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画像里的女人1

§§露馅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小鲁在小卓的旁边守了两天两夜,终究还是没有留得住小卓。
  她的骨骼全部错断,人软得像一摊水,死得非常可怜。小鲁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他觉得她的死都是由于他的疏忽引起的。如果他能早一点儿给小卓打电话,早一点儿找到小卓,她也不会到这地步了。
  光明就更内疚了,倘若他不把小卓当诱饵,把这么一个危险的任务交给她,倘若他不认识俞红,小卓也不会认识她,当然也不会跑到什么瑜伽馆,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了,小卓也不会牺牲掉了。
  那个瑜伽馆现在让他们给封掉了,而关于俞红的身份,成了最值得怀疑的问题。
  而俞红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的神秘身份,居然就查不出来!而她的身份证也是假的,这令他们很震惊。自从小卓死了后,这个女人便神秘失踪了。
  有时候,光明真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人,他想起当初他追她的时候,她也从来没跟他亲密接触过,总是跟他保持着若即若离的状态,倘若说她长相有几分像狐狸精,但是,却似乎从不做勾引男人的事情。都说女人是情感动物,但这个人像是从来不带感情。
  光明现在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她跟一般的女人不同了。但是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卓之死,可能就是她的关系。那么,如果小卓之死真跟她有关系的话,那么其他的四个女人,也绝对跟她脱不了关系。
  想到这里,他感觉一阵寒意。
  一想到自己喜欢过的女人有可能就是可怕的杀手,他真的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他想起有一次他们一起看电影,偶尔碰触着她的手指,冰凉冰凉,像泡在海水里的石头。还有一点是,她喜欢戴着墨镜,她一直戴着墨镜,仿佛一出生就戴着的,光明从来没有见过她不戴墨镜时的样子。
  所以你永远不知道她眼睛是什么样子的,是棕色,还是黑色,眼睛是大,是小,也永远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啊!
  光明这边正头痛万分,接到了张晓风的远洋电话,“帮我调查一下肖美丽这个人,就在A城,跟唐韵公司的老板唐常青有瓜葛。他们是一起回中国的,而真正的肖美丽被他们非法禁闭在印度,也就是唐常青的房子里,我们现在准备带她回国。所以,在中国的那个肖美丽身份十分可疑,能不能现在就查一下关于她的全部资料,我现在还在印度,等着你,有必要的话跟印度警方联系下。如果这边的这个受害人肖美丽是真实的,我们想办法带她回国,因为她的护照身份证都让那个肖美丽拿走了。”
  “噢,还有这样的事,行,我马上让人调查这件事。”
  他想了下,唐韵公司,不就是上次举办时装秀的公司么,那个老板似跟俞红也很熟,俞红说过他们是朋友。
  光明越来越觉得这些事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同时,也可能就是画像女人之死的破案关键。现在,已经死了五个人了,那么,下一个,蔡萌萌?
  此时,肖美丽的有关资料已调了出来:1978年6月出生,A城人,艺校音乐系毕业。2009年7月跟赵亚铭登记结婚。2010年2月12日独自办理过至印度的签证,4月10日回国。但不久,丈夫赵亚铭离奇死亡,她重获自由身。据说现在跟唐韵公司老板唐常青关系比较暧昧。
  赵亚铭?那个死在死亡之山头颅都没找到的画家?原来就是这个肖美丽的前夫?光明越来越感觉他们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似乎每个人都有着重大的嫌疑。
  是的,在印度那里也有个肖美丽,那么这个肖美丽是谁?
  哪个才是真正的肖美丽?
  这边这个俞红都还没搞清楚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又冒出了个神秘的肖美丽。但是,无可否认,她们都认识同一个人:唐常青。
  光明与小鲁直奔唐韵公司。说起来光明跟唐常青还曾经称兄道弟的,他们是初中时的同学,当时还一起打过架,结过义,但后来分开了,在两个学校念书了,就不再来往了。若不是年初的同学会上,他还真不知道唐常青是谁了——原来他现在有了自己的公司,而且是好几个。而光明以前由于是班主席,又没离开A城,不像大多数同学现在都天南地北的,所以,他倒是人人皆知。
  关于时装秀,他也是以老同学的身份找唐常青帮忙的。
  而关于他的事,也只是略有所闻:家境好,以前在印度也做过生意,赚了些钱,很久以前离过婚,现在女人好像也不缺。所知道的也就这些了。毕竟,他跟唐常青也不算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属于同窗过三年,但话讲不多的那种。
  记忆中的唐常青有点儿腼腆,话很少,长得矮墩墩的,有些许的自卑感,在同学中间很不活跃,所以,留给光明的印象也就这些了,并不深刻。原来现在如此飞黄腾达了,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光明跟唐常青取得了联系,然后在唐韵公司找到了他。关于唐常青非法拘禁妇女事件,也非小事,这属跨国案件,而此时的唐常青却连连喊冤枉,“我真的不知道这事情啊,那房子我已经半年没住过了,而且我也离开印度这么长时间了,我怎么知道那里关着一个人,那保姆,一定是那保姆她私自干了这事!”
  小鲁说,“您老先别激动,那女人怎么回事,跟你一起从印度回中国的叫肖美丽的女人?您可别说你们纯是凑巧,她只是坐在您隔壁位置而已!”
  “哟,瞧你这小同志说的,不是那回事。”唐常青忙着摆了摆手,“我跟肖美丽是认识的。开始我是没准备离开印度的,我看中了她丈夫的画,让她送到印度来,后来我们——咳,发生了点儿情感,我让她回去跟她丈夫离婚,于是我们便一起回来了,然后我们就办了这家时装公司。”
  发生了点儿情感?确是耐人寻味的几个字眼,但光明没心情在这问题上纠缠下去,“那么,肖美丽呢?叫她过来见见我们可以吗?”
  “好啊,她在我家,要不你们去我家吧,这里人多眼杂,让人猜疑不好。”
  光明与小鲁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于是一行三人便往唐常青的家里去。唐常青在车里给肖美丽打了个电话,意思是跟老同学一起回家喝个茶,稍微梳洗打扮下噢。
  唐常青的语气像是在跟一个孩子说话,看样子,这个男人对那个不知真假的肖美丽非常疼爱。
  唐常青的房子位于新世纪花苑,A城最高档的小区之一。光明还真有点儿羡慕唐常青,从商能发这么大的财,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而且,糟糠之妻也不要了,金屋还藏了个小娇,虽然,这个娇非人即妖。
  房子挺大,跃层式套房,至少有一百八十平方。而里面的装修却比较简约,摆设的东西,一眼就看出来,带有非常浓重的印度教特色,很多的东西,应该都是印度那边运过来的,也有些比如唐代青花瓷、清朝时期龙凤雕花屏风等中国传统的古董。反正看起来,属于艺术与宗教含量很高的产物。
  唐常青叫道,“美丽,来客人啦。”
  这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应道,“来——啦——”
  光明与小鲁刚坐定,却见一身黑色裙装的素雅女人从跃层的楼上款款走下楼梯。这女人的气质与身材是光明除了俞红之外,看到过的所认识的女人中最好的一个,举止优雅,衣着传统而得体,面容也跟电子身份证差不多,但看起来显年轻多了。这并不奇怪,大多人的身份证照片都要比本人老。
  而三十多的女人能看起来这么年轻优雅,也真是妖精一只,难怪唐常青会对她这么着迷,看来这个唐常青真是艳福不浅。
  小鲁说,“你不热么?”光明也注意到了这个肖美丽穿着的是长袖。
  肖美丽笑笑却没说话,而唐常青接过话来,“她最近比较虚,体质不是很好,很怕冷,热点儿没关系,一着凉就会染风寒,那可就比较麻烦了。”
  “噢,原来这样。”
  “请问你们喝什么茶呢?”
  “随便什么都行,我们不讲究的。”
  “那就铁观音吧,美丽,泡三杯铁观音来。”
  “嗯,好的。”
  肖美丽便去倒茶了。这个肖美丽还真是不冷不热,光明与小鲁同时感觉到了这一点,而唐常青似乎也意识到了,笑笑,“女人跟几个男人,总没啥特别的话题。她这个人,不喜欢说话,一天到晚也没几句话讲,我是习惯了,希望你们也不要介意哈。”
  “噢。”光明也笑笑,“我们有几个问题,能不能单独跟她谈谈?”
  “这个,这个——”唐常青半天没应出声来。
  小鲁说,“放心好了,我们不会吓着她的,也不会调戏她的,你女人虽然很漂亮,但是,我老大的女人更漂亮。”
  这时,他突然想到什么,对,想到那个可恨的俞红,那个可能就是杀死小卓的凶手。那一刻,他有点咬牙切齿。
  而光明也让小鲁给提醒了,便问唐常青,“对了,你认识俞红吗?”
  “俞红?那个瑜伽老师吧?嗯,认识的,怎么了?”
  “你对她了解不了解,她所有的资料,包括她的身份资料全是假的。”
  “啊,有这样的事啊?”他听起来也很惊讶,想了想,似乎想整理好思绪,“我想想,我跟她是怎么认识的……我们认识是比较久了,都是在印度时就认识的……对,是在印度的一次华侨商会联欢晚会上认识的。那时她说自己也是浙江人,特别想认识几个同乡,因为她想回国发展,我是两头跑的人,所以,对于美人的要求,我自然是有求必应。她想回国跟人合资办一个瑜伽馆,她的另一个投资人也是我介绍的。”
  “那个投资人叫什么名字?”
  “郑华。”郑华,正是瑜伽馆注册的法人代表。这个俞红可真狡猾,为了掩藏自己的真实身份,或者为了不让自己的身份过早露馅儿,特意找了个投资人合营。
  “你知道她的真实名字吗?”
  唐常青摇了摇头,“她说自己叫俞红,谁都没有怀疑这个。至于她身份证的名字与签证的名字是哪个,就不知道了。毕竟,我跟她也不是十分要好的朋友,对她也不是十分的了解。就在那次聚会上见过一次,后来她约了我吃过一次饭。再后来,我回国了,她也回国了。我请她喝了次茶,并邀请她参加了时装秀,其他都没有来往与联络,你要知道——”
  他的声音突然就低了下来,“我的小美丽可是个醋坛子。”说完,他突然发出一阵大笑,而光明与小鲁根本就没心情陪他一起笑,所以,他的笑声听起来有点突兀,而他自觉无趣,便也很快停了下来。
  这时,肖美丽拿了三杯茶过来,“请两位警官喝茶——”
  光明道了谢,“肖女士,我们想单独跟你谈谈,可以么?你先生先去外面坐下,很快的,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的。”
  肖美丽看着唐常青,似乎想听取他的意见。唐常青站起了身,轻轻地搂住了女人,“没事的,乖,就一会儿的!你们谈吧,我去阳台上吹吹风,很久没到阳台上享受凉风习习的感觉了。”
  说完,他便往楼上走。
  光明看着唐常青的背影,发话了,“肖女士,你还记得你的丈夫吗?噢,我指的是你的前夫,赵亚铭。”
  她点了点头。
  “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么?”
  “他是练功时走火入魔死的吧,属于自杀,这个你们警方也调查出来了。”肖美丽的声音依然十分缓慢,带着比较重的讲不出哪里的乡音。
  “那么,你爱他么?”
  她迟疑了一下,“以前——是——”
  而据光明所知,这个女人曾经爱那个穷画家爱得死去活来,不管他怎么落魄她都会想办法尽自己所有的能力去帮助他,就如王菲当初爱窦唯那样,宁愿退出娱乐圈,为一个男人在四合院里倒尿壶一般,而肖美丽正是这样的女人。
  女人,难道说变就变,而一变就能变得如此彻底?都说男人花心薄情,看来女人变起心来比男人更绝。可惜光明不是女人,他无法深入探讨这个问题,也不能理解。他总觉得她的变心是有原因的,而奇怪的是,当她变了心回国后,并没有立即跟赵亚铭分手与离婚,而赵亚铭却在那段时间一心想修炼成苦行僧,不久把命都给搭上了。
  难道这一切都只是凑巧?还有,赵亚铭的死,也真的只是走火入魔这么简单?
  光明此时也不想再提这个问题,“对了,你父亲的糖尿病好些了没?”
  肖美丽惊讶地看着他,仿佛没想到他竟然会问起她的家人来,“噢,谢谢关心,好多了。”
  “那就好,有空多回老家看看。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了,跟唐常青说一声,我们不跟他打招呼了。”
  从唐常青的家里走出来,光明一直阴沉着脸,“这个肖美丽是假的,她的父亲两年前去世了。”
  “那你为什么不当场揭穿呢?”
  “因为我想知道,他们下一步走的是什么棋!我们回去跟印度警方联系下,把那个真正的肖美丽给保出来。还有,你有没有注意到,她的话非常少,而且吐字也非常不利落,像个刚学会讲普通话的学生。你想,女人的气质不是一般的农妇就能显示出来的,你觉得她像个土里土气的没什么文化的女人么?”
  小鲁摇了摇头,“一点都不像,可能是她故意掩藏自己尖锐的那部分东西吧!或者是,在我们面前故意装傻吧。”
  “这倒也有可能,女人装聪明难,装傻可是行家。回去吧。”
  小鲁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他还是没明白,这个肖美丽跟画像里的女人之死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