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画像里的女人1

§§诡瑜伽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随着那可怕日子的临近,小卓起先的那种坦然兴奋甚至玩恐怖游戏般的刺激感全没了.
  而且是越来越心烦气燥,并开始频频做噩梦,老是梦到自己像以往的那些个女人一样诡舞而死。
  每一个案件的发生其实她都很清楚,扮演这角色之前,她就很仔细并全面了解过了。
  画像里的女人没有一个会逃脱舞死的命运,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选中,仅仅是因为几分相像?如果这几分相像能挽救得了另一个非常像,或者说是画像第五个女人的话。
  可是她只有二十三岁,刚毕业不久,如花似玉的青葱年纪,她真的不想死!但是,今天早上她照镜子的时候,她看到自己的额头笼着一股很重的阴暗之气,这种阴暗之气带着浓重的来自地狱的死亡气息,她吓得差点哭了出来。
  那一刻,她真的想辞职不做警察了,而且她还只是合同工,并不是真正的公务员警察。她想,她不值得为了这个职业冒这么大的险,很可能会付出自己年轻的生命,如果这样辞职掉,死神就不再缠着她,而去找另外那个跟她长得很相似的女人的话。但是,如果,她其实就是真正的画像里的第五个女人……
  一想到这里,她再一次打了个寒噤。
  不管怎么样,她觉得一切都太晚了,死神的眼里只有她了,她逃都逃不掉了,就算她化着稀奇古怪的妆看起来一点不像画像里的那个女人,死神还是会死盯着她不放,紧紧地跟在她后面,时间一到,就马上扑了上去。
  现在只要她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一个可怕的怪物,手里拿着一把尖刀,在她的额头刻上“O”字,接着她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不停地抽搐着,类似于舞蹈,神经病一样的舞蹈,然后她全身的骨骼错开断裂。就这样死了,死得很难看。
  不,不要,我不要这样死啊。
  小卓感觉自己还没死,倒是会先疯掉。她想,还是做一些事来分散自己的精力比较好,否则,她真的会疯掉。
  她开始整理东西,先整理衣服,再整理自己挎包里凌乱的东西。包里什么东西都有,又重又乱,都快成百宝箱了。她全都倒了出来,目光停留在一张黑底红字的名片上:俞红,印巴瑜伽馆馆主,兼高级瑜伽老师。
  她的眼前一亮,我心情这么乱,应该练练瑜伽才对,可以修身养性,平和一下现在这样烦躁的心情。
  这时,她的手机响起,是小鲁打过来的,“喂,小卓,你在干吗呢?肚子饿了没?”
  “我在家整理东西呢,刚吃过饭饿你个头呐。”
  “哟,这么贤惠啊,哪天到我家帮我也整理下吧,收拾我那狗窝绝对比你收拾自己的闺房有成就感多哩。”
  “切,门都没有,我不跟你扯了,我要练功去了嘿嘿。”
  “练功?练什么功?”
  “偏不告诉你,保密啦。”
  小鲁这回语气正经多了,“你小心点,特别是今天,一有什么情况就跟我们取得联系,别到处乱跑。等下我们去你家周围布置人员,以保证你的安全,你不要走远也不要离开。”
  “知道啦,我挂了。”
  挂了电话,心里多了份甜蜜,小鲁对她的关心似乎超过了同事之间的关心。对于小鲁这个人,她还是比较有好感的,特别是上次故意认她为女朋友时,她觉得他是有心才这样的,他一定是喜欢她才这样做的。否则,完全没必要认她为女朋友啊,而且,组织又没有这样的要求。
  边想边从衣柜里掏出一件纯棉的T恤与一件麻料的阔脚七分裤,她不知道那里会不会有专门的瑜伽服提供给学员,但,自己先备一套总不会有错吧,有备无患嘛。
  然后她稍微整理了下自己就出门了,比如把平时总披着的头发给扎了起来。她想,她这样一打扮,没准她的同事还真认不出来了。
  经过客厅的时候,她看到母亲还在看那没完没了的电视剧,招呼了一声就开溜了。
  到了瑜伽馆,那里居然异常冷清,虽然比她想象的要有民族气息并精致大气多了,文化气息也很浓。她看了下四周,还以为今天是不营业的,但她还是想问一下吧台,因为,她不想第一次就白来,不至于这么没运气吧。
  吧台的氧气美女微笑地看着她,“您是董小卓吧?”
  小卓惊讶地看着她,“你认识我啊?”
  “不,您误会了,我并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咱俩在时间、命运、缘分这几条线上从来没有交错过——当然,是今天之前!但俞老师吩咐过,有一天,你一定会来找她的,我想,她说的董小卓就是你了。”
  虽然,小卓觉得她的话听起来有点玄,但是那个俞红感觉更玄,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啊,难道真是妖精化身,会未卜先知啊!
  “请跟我来,俞老师在楼上的私人瑜伽室里。”
  小卓点了点头,这里烟雾萦绕,到处点着印度香,而墙壁上雕着各种栩栩如生的印度神像,令人有一种像是陷入梦境般的迷宫里的感觉。小卓跟随着这个女人,走着走着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自己再也走不出来了,永远陷入了这个迷宫。
  她不知道,原来瑜伽馆也可以这么大。这时,女人在一个梵天神像的门口停住了,轻轻地敲了三下门,然后推开门,轻声地对小卓说,“俞老师就在里面,你进去吧。”
  她给了小卓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就离开了。小卓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有点害怕,感觉自己应该跟着她离开这里。但是,她的脚步却没有跟随着她的想法而挪动,而是灌了铅般地停在那里,什么都没动。
  她叹了口气,然后走进了这扇深不可测的门。那一刻,她有一种走进了另一个遥远世界的错觉,仿佛她一进去,再也回不到原来的那个世界了,再也看不到自己的父母,也看不到光明、小鲁他们了!
  却见里面干净清爽,有着依旧很浓的印度气息,却看不到人。那女人不是说俞老师在里面么?那一刻她有点恐慌起来,怕自己真的被关在这里出不来了。这时,她听到一个声音,“小卓,进来吧。”
  进来?小卓这时才发现,这个房间其实是一个小走廊,里面还有两扇门。这个破地方,还搞得这么玄,不就是一个瑜伽馆么,分明让人的孤独感无处遁身。
  小卓推开一扇门,却是卫生间,里面的东西洁白干净。推开另一扇门,却见俞红光着脚,穿着一件白色的麻质练功服,盘地而坐,那样子看起来,像一个古墓里穿着尸衣的,一个死了很久的人。
  小卓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多么纯净的地方,怎么会有这样可怕的想法!
  这时,俞红起身,拿了一套衣服,来到小卓的面前,微笑地看着她,“外面的走廊室有个卫生间,你沐浴完毕了换上这套衣服,出来的时候,精神会很好,不像现在这样愁眉苦脸喽。还有,不能带电子类东西进练功室。”
  小卓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拿着这套瑜伽服进了卫生间。虽然这衣服看上去不好看,但毕竟是棉麻的料子,摸上去非常舒服。小卓深吸了口气,刚才的不愉快一扫而光,心想自己今天真是来对了地方。
  沐浴露是熏衣草的味道,令人心清气爽。当小卓沐浴完毕穿上瑜伽服的时候,感觉自己像换了个人似的,精神百倍,都还没开始练功呢!
  而身上的手机等物件,想了想,既然来这里练功,就要投入与诚心,俞红一定会讨厌练到一半,受电话声干扰,而且,俞红已经明确地告诉她这些东西不能带入瑜伽室。
  除了手机,她的头发里本来还有个小监听器的,但是从家里出来之前她把头发用梳子梳好,然后扎起来了,那监听器可能被她在没注意的状态下,梳掉了。
  这回她想到那个监听器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再想想现在要这个东西干吗呢,俞老师跟光明警官是朋友,而且在这里会很安全,或者,再也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是的,除此之外,在任何一个地方,包括在家里,都那么令她不安。
  她把手机与换下的衣服都塞进了浴室里的储藏室,拔下上面的钥匙就走出了浴室。
  俞红看着她,笑容很深,那种看上去很纯粹令人很舒服的深笑,“很好,我觉得,你一定会是一个好学员。我们一步一步来,不急,现在,我们开始吧。你最近心情是不是很躁,情绪不大好?”
  小卓点了点头,她感觉这个女人仿佛什么都能看透,在她面前,也没有什么好掩饰的。
  小卓也跟着她那样静坐,俞红的声音很轻柔,“你需要调节情绪,进入冥想状态,忘我的无忧的不受外界干扰的冥想状态,那是一个纯净的,芬芳的,高氧的,属于大自然的美丽世界——”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与情绪都在慢慢地松懈下来,连日来的紧张惊恐烦躁等不良情绪,此时都不复存生,慢慢地她入了俞红所引导的世界。
  一切在迷离中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小卓来到了一片青草地,那些草是那么鲜绿青翠,那么可爱还沾着清晨的露珠;五彩的小鸟在她的旁边掠过,啁啾声非常悦耳动人,比她听过的任何音乐都要美妙好听;那些红色的、蓝色的、黄色的、大紫的、蓝白相间的花都像是刚刚绽开了苞,鲜嫩美艳,仿佛永远不会枯萎。
  还有高大的紫玉兰树,樱花树,梨树,桅子花,仿佛这些花都不受季节的干扰,一直那么任性地开着……这一切都让小卓感觉愉快极了,好像从来没有如此纯净地开心过,仿佛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
  这时,有一片红色的椭圆形花瓣落了下来,落在了她的额头,仿佛那花瓣就嵌在了她的额头之上。她拿手擦了好一会儿,怎么也没擦掉,心中有点纳闷,但这并没有影响她的好心情。
  是的,这一刻,她竟然有了一种想跳舞的欲望,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叶片一样轻盈,像雪花一样纯洁,像云彩一样可以飘浮,更像一只有着翅膀的鸟可以自由飞翔。
  那一刻,她真的想跳舞,想极了,从来没有像现在如此这么想跳一场舞,她摆好了一个姿势,她想,原来她也可以跳很动人的舞来。这时,她看到了好几个姑娘,几个花枝招展打扮得非常漂亮的姑娘,她们戴着京剧花旦的面具,身上绕着长长的彩带,像花蝴蝶般地翩翩而来。
  她们嬉笑着,把小卓围在中间,但是,却好像对她视而不见,仿佛她们能够感受到她,却看不见她,就如隔着一个时空。这时,不知从哪里传来空灵的音乐,她们便随着音乐的节奏跳起舞来。这种舞,并不是普通的传统的中国舞蹈,但很好看,充满着异域风情,她像是在哪里看过。
  小卓看着她们,不由自主地跟着她们起舞。而奇怪的是,她很快就能跟得上她们的舞步,仿佛很久以前她就学过,而她感觉自己原本就是她们中间的一员,只是分别得太久,有点隔阂与生疏了,但很快就能熟悉起来,她对舞蹈也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越跳越投入,音乐的节奏与她身体摆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了,而旁边的几个姑娘反而纷纷停了下来,都看着她跳,评头论足,而其中一个把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小卓惊恐地发现,这个女人不就是前段时间刚死的肖影么?而另外几个姑娘也纷纷地摘掉了面具,她们分别是范小雅、丁筱喜、丁筱欢姐妹!
  苍天,我现在在哪里,为什么这些死去的人会出现在我的身边。难道我也死了么?还是我在做梦?
  小卓想停下来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她发现自己怎么都停不下来了,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现实之中还是在梦境里,但是,这种场面太清晰,让她感觉比现实更现实,更具体,更真实,真实得令她意识到一个可怕的问题。
  一切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她没有逃得了这可怕的魔咒般的命运!
  是的,第五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