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画像里的女人1

§§女警小卓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这一天,火鸟夜总会异常热闹,关于选秀,其实是光明他们在时装公司今年时装秀的基础上,顺便参与了一下,就是要选出画像里的第五个女人.而关于人选,他们早已经安排好了,是跟第五个女人有点像的一个叫小卓的女警,稍微再化点妆,就更像了,就是为了引蛇出洞。
  只是光明没有想到俞红也会在夜总会上出现,原来她也是个爱凑热闹不甘寂寞的女人,但毕竟是贵族们的聚会,而俞红这样的女人出现在这样的场合也不足为奇。
  俞红依旧衣着很优雅,穿着一个黑底红花的改良式短旗袍,下身是简花图案的黑色阔腿束口亚麻裤,头发用一个龙凤图案的苗银发簪盘在脑后,非常民族风情非常女人味,比那些时尚前卫的流行服装要有品味又耐看得多。
  她是那种搁在哪里都鹤立鸡群的女人。
  小鲁更是眼尖,光明才刚刚看到她,他已经在冲她喊,“哟,未来的嫂子,您也来了。”
  光明狠狠地捏了他一把,“乱叫什么呢。”
  俞红倒是大方,“唐韵公司的老总是我的朋友,是他邀请我来的,来捧个场呗。咦,你们也在这里?公事还是私事?”
  光明赶紧说,“纯属私事,小鲁的女朋友来参加选秀,所以嘛,我们也是来捧场的。”这回轮到小鲁捏光明了,小鲁心里嘀咕,几时变我女朋友了?
  “噢,这样的啊,她人呢?”
  “忙乎着呢,可能去化妆了什么的。这些东西男人是不懂的,等下她会出场的。”
  其实光明知道,俞红曾经给他们帮了忙,破译了那诡舞的手语,而关于第四个女人肖影之死,当时她死的地方没有摄像头,所以看不到当时的情景,包括她的舞蹈,而且也没有目击证人,所以,他们没办法从她的手语中解读下一个将死者的信息密码,所以只能借助这个方法。其实,在心里,光明并不赞成这种方式,但事到如今,也只能试一试了,不管有没有用。
  而张晓风给他们画的那幅飞天图,跟领导商量之后,他们最终没有采用,因为,那样太明显了,画里的六个女人,有四个已经死了,如果一旦公开出来,恐怕整个城市都会陷入恐慌状态。而且,对于在暗处的凶手而言,这样的公开等于告诉他,他们下一步要保护的人,恐怕会令他改变作案的计划,这于他们来说,更是处于不利之地。
  而且每个女人的死亡时间非常有规律,第一个女人,范小雅的死亡时间是5月28日,丁家姐妹是6月26日,而肖影是7月26日。也就是说作案时间都安排好的,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刚好是一个月作一次案。最明显的特点是这三个日子,都刚好是阴历十五,每个月的月半,不管是不是月圆之夜,那个时间必定会作一次案。那么,照此推理,第五个舞死者应该是农历七月十五,阳历8月25日,第六个也就是最后一个是阳历9月22日,农历八月十五,而那天,刚好是中国的中秋节!
  或者到最后一个,一切就结束了,或者又一轮开始着,周而复始,而一切仅仅都只是个开端,而不是结束!
  而肖影之死唯一比前三个女人留下多一点的特征是:她的手心还有个“卍”字符的印记。
  光明查这个字符的资料,这个字符在公元前5000年左右的西亚美索不达米亚Hassuna时期的陶器上就出现两个,其中一个为“卍”形,一个为变体“卍”形。
  而这个字符看起来是远不如眉间的“O”常见,但是,它的出现却追溯到公元前3500年,西亚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伊朗的巴昆遗址,出土有时间不晚于公元前3500年的彩陶上,其中有象征生育的女神陶像,她的肩上也有“卍”字标记。在希腊出土的大约公元前700年左右的谷物罐,上面绘制的阿耳特弥斯(月神与狩猎女神)图案的周围出现多个“卍”字符,在印度出土的公元前2000年左右的印章上面也发现许多“卍”形符号及其变体符号,J.Mashall爵士的著作《MohenjodaroandtheIndusCivilization》一书中刊有许多印度河谷出土的公元前2000左右的“卍”纹印章。
  所以说这个字符的应用还是比较广泛并有悠久历史的,根据考古发现,处于青铜时代的欧洲,“卍”字符就已经流行了,作为装饰性符号,在早期基督教艺术和拜占庭艺术中都可以见到。在希腊,古代的克里特人和特洛伊人在很多装饰中都广泛使用“卍”字符。高加索墓葬和出土铜器上也发现有“卍”纹图案。还有古代北美洲的纳瓦霍印第安人(印第安人以“卍”象征风神雨神),南美洲和中美洲的玛雅人及波利尼西亚人也都用过“卍”字符。在中国,“卍”形符号的出现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
  这个“卍”有着什么样的含义,光明虽然请教了专家,但还是因为太过广泛无法明确,除了在受佛教文化影响的东方国家里有“卍”字符的痕迹外,在希腊、非洲及英、法等国的北欧文化里,“卍”字符也扮演着某种角色。在英格兰,“卍”字是一种装饰品;而在希腊,它则是一种“四角狮子”的代名词;在印度,它是一种“万”字装饰品。在美洲土著文化、罗马文化、塞尔特文化,以及北欧海盗的遗迹里,同样可以发现“卍”字符被使用。在20世纪早期的美国,仍然把“卍”字符用作童子军、男女平等、女孩俱乐部等的标志,甚至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美国第45军团臂章。在美国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一个犹太会堂里,“卍”字符曾被用作地板的装饰图案。现在的考古发现,在哥伦布到达美洲以前,美洲的土著人在生活中也使用这个字符。
  而在德国,可知的最早使用“卍”字符的历史要追溯到普鲁士时代。在中亚还发现过大约公元前6世纪的犹太会堂使用“卍”字符做装饰。总的看来,在各种文化中“卍”字符一般都代表着好运、吉祥、健康的寓意,还把这个字符联想到神佛上去。
  大意就如此,那么死者手上刻上吉祥字符“卍”,本身就有一种讽刺的意味。或者,仅仅是一种代表,代表着某一种东西。
  此时,他们三人坐在一块儿,本来,俞红是跟一个女伴一起来的,但很明显,她把那个女伴给抛弃了。
  俞红问了下最近工作顺利吧,自然,她是记得光明上次请她破译手语的事情。
  人多眼杂的地方,光明不想谈工作,只是说了句还好。俞红也是聪明人,也没有再多问了。
  于是三个人边喝酒边看美人们奇装异服的模样。但是,光明觉得,她们怎么穿得花里胡哨都没俞红好看。看来气质这个东西,仿也仿不来的,这是一种来自骨子里的优雅与高贵,跟衣服没有太大的关系。
  虽然,这个女人深深地吸引着他,但是,可能是出于一种近乎崇拜的心理,他一直没敢去接近她。
  偶尔约见她一两次,也都是止乎于礼,喝喝茶,吃个饭,看个电影,仅此而已,从来没有正经八儿地单独相处过,就连仅有的那次相处,也是为了谈工作。
  光明有时候感觉,自己真是一个不会谈恋爱的男人,或者,是一个不懂得怎么讨女人欢心的男人。
  队里的小赵都不知换了几个女朋友,小鲁也谈了两个,虽然最近又失恋了,而他自从前妻离去后,再也没有谈过女人。同是男人,区别可真大。
  这时,小卓上台,小鲁打起了口哨,光明笑着对俞红说,“这是小鲁的女朋友小卓,还蛮有模有样的吧?”
  当然,他隐去了小卓是女警的身份,虽然他跟俞红是朋友,毕竟,这是机密,局长再三吩咐过,这事,只有他们四个人知道,这也是为什么局里用小卓这个新警员的缘故,就是因为生面孔,不容易引起怀疑。
  这事,举办方也是不知情的,但是,他们还是吃了光明的面子,毕竟,唐韵公司的老板早年跟光明还是有点交情的。
  而警方借这场比较有影响力的时装秀,是为了让小卓露个脸,就是希望那个在暗处的凶手能盯上她。
  小卓挺出彩的,虽然只锻炼了短短一个星期,模特步走得挺不错。
  小鲁的目光跟着她亮了一下,又亮了一下,估计他真想把她当自己的女朋友了。
  最后,小卓成为三大最出彩的模特之一,当然,这背后,估计俞红也打电话跟唐韵老板美言了几句,反正这次,唐韵公司是给足了小卓面子。
  奇怪的是,唐韵公司的老板始终没有露面,说是身体欠佳不能出席,而由唐韵公司的公关经理全权代理,这些其实是他们事先都已安排好的,无非一场秀而已。
  结束的时候,很多记者围着小卓问个不停,光明他们一直等记者们散去。他们知道,小卓也小小成名了一下,在报纸、电视上也能露个脸了,杀手不可能看不到,除非他与世隔绝。但是,如果他真与世隔绝的话,他又从哪里找到这些相似的女人?
  光明就不信,狐狸的尾巴一辈子都露不出来。
  四个人从夜总会脱身出来,准备去吃宵夜,小卓说,“咱去啃羊骨头吧,我好想念羊骨头啦!”
  小鲁应道:“好啊好啊!”光明看了看俞红,不知道她对这种不是很斯文的小吃有什么意见。
  俞红笑,“好啊,我也很久没有吃那玩意儿了,走。”
  于是四个人去附近的一家羊骨头排档。坐定后,俞红对小卓问东问西,问她是在哪里念的书,爱好什么,有没兄妹等。似乎她对小卓非常有好感。
  而小卓也是聪明的人,她跟光明小鲁有着约定,除了局长外,不向第四个人透露她的身份,所以,某些敏感的话题她装糊涂不答,或问东答西。
  光明一边很满意小卓的表现,另一边又觉得有点儿对不住俞红。
  但没有办法,等一切结束了,他自然会向她解释与道歉,她也是个明理的人,不应该计较这些。
  如果,他们那时候,还继续是朋友,如果那时候,他们都还活着。
  不知道为什么,光明对以后有一种很渺茫的感觉,总感觉,有一天这个地球会灭了,就如古老的玛雅预言所说的那样,会发生地震啊,洪水啊,火山喷发啊,一切能毁灭地球的灾难都一块儿出现,所有的物种就那样统统没了,还有很多人挤不上诺亚方舟,就那样死了。
  况且,2012年,打个瞌睡就到了。
  宵夜完毕的时候,俞红准备把他们一个个送回家,因为只有她开车过来。送小卓到家门口的时候,俞红给了她一张名片,“如果你对瑜伽感兴趣的话,可以到我的瑜伽馆来,我给你免费办一张季卡。”
  小卓非常高兴,“好啊,俞姐你太好了,我一有空就去找你啊。”
  俞红看着小卓那活泼乱跳的背影,漫不经心地笑了。
  最后只有光明与俞红,光明说,“真是太麻烦你了,延误了你回家的时候。”
  俞红笑笑,“我今天不回家,在梵天酒店开了个海景房,偶尔在外边住几次也好,能调节下情绪,况且,我喜欢那里的环境。”
  梵天酒店?光明抬起头,向窗外望去,看到这个城市的最高点建筑,它有着哥特式的尖塔,沉稳而高贵的气质,在霓虹闪烁的城市,像海市蜃楼里的古老城堡,那就是有名的梵天大酒店。
  但光明此时,却盯着酒店的标志,渐渐瞪大了眼睛。
  那是一个大大的明显地闪烁着金属般银光的“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