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画像里的女人1

§§卡瑞娜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张晓风刚回到公司,还只走到办公室门口,就被董事长的秘书给叫住了,“哟,小张,真是稀客,你终于来上班了呀.”
  “不好意思,超了假期了。”
  “跟我来吧,顾董找。”
  张晓风有点忐忑不安,这段时间他上班确实很磨蹭,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而且现在公司这么忙,他却老请假,估计现在是轮到他被炒了,自己这工作态度不炒还真说不过去。
  但是,这事让经理下手就行,何必他老人家亲自处理呢,难道顾长城真的很生气?唉,或者,他可能想撤掉他给公司做的中秋节策划。
  他再一次来到了顾长城的办公室,只见顾长城站在窗前,背对着他,或者,刚才他进公司的时候,他在窗口瞅见了,所以才会叫得如此及时。
  顾长城听了身后的脚步声,转过了身。
  “顾董好。”张晓风很毕恭毕敬,“不好意思,本来我只想请三天假的,但实在是赶不及,所以才多出了这么多天,还没来得及再请假……”
  顾长城摆了摆手,“那地方远着,是要这么多时间的。”
  张晓风心中一凛,难道他又知道了自己的行踪?对,不仅如此,而且他应该也知道,最近一系列的女人舞死就是跟那画像有关,她们的生死是被人操纵着,而那画像,就是张晓风画的,公司通过了的策划稿,顾长城必定看过,而且也只有梵天公司的人才会看过,所以,梵天公司有着最重大的嫌疑,而顾长城,是为首的头儿。
  是的,张晓风越来越感觉,一切都是公司搞的阴谋,或者,公司光鲜的外表下是一个恐怖的秘密组织。
  “你是在怀疑我们公司吧?”
  张晓风的心思似乎被顾长城完全看透了,他感觉自己在顾长城面前毫无隐私可言。是的,在这只强劲的老狐狸面前,他根本不是对手。
  “我知道,现在怀疑我们公司的人,并不仅仅是你,连我也怀疑着我们公司的某个人或某几个人在背后策划着这系列的以画像为主的恐怖事件。”
  说到这里,他的语锋突然一转,“还有个重要的问题,那画出自你之手,而你更有可能把画中相似的人一个个加以神秘杀害是吧,这也是一种很有意思的乐趣是吧?”
  张晓风一时呆了,原来自己在怀疑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怀疑着自己,这是他一直没有考虑到的。
  “至于你为什么这么做,也只有你自己清楚,或者真是出于一种乐趣,把跟自己画里相似的人一个个地找出来,然后再一个个让她们神秘死亡。噢,是跳舞跳死,不用动刀子就能让她们死去,确实,挺好玩的,而且也挺考验能耐与智商的。当然,我只是猜测,纯粹是猜测而已。”
  张晓风愣在那里,半天讲不出话来。顾长城看着他,突然就笑了,这是张晓风第一次看到他笑,笑得真阴暗,比不笑难看。
  “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别放在心上,我相信你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你胆子那么小,连一只蜻蜓都不愿意杀死,怎么会杀人呢?况且还是这么多人,更况且都是些柔弱的女人,你没有欺软怕硬的恶习。”
  是的,小时候,伙伴们让他摘点蜻蜓的脑袋,但他死活不做。张晓风感觉面前站着一个魔鬼,一个怪头蛇身的魔鬼。
  这时,顾长城又恢复了平时那冰冷严肃的模样,“我喊你来并不是跟你谈这些的,而是有两件事。第一件是,我们公司马上需要筹备中秋节节目,而你的那个方案图不变,但是,你要把图里的那几个女人都去掉,重新弄一张出来,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当然,这比较简单,就在电脑上处理好了,处理好了交给我,至于那张手工原图你自己保管好,先不要销毁,也别再让任何人看见。”
  张晓风点了点头,“好的,我等下就去做。”
  “第二件事是,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
  重要的任务?杀人?放火?张晓风看着顾长城,没吱声。
  “我要你去一趟印度,帮我找一个人。当然,这算是公差吧,除了薪水不变外,还有出差补贴。”
  张晓风的心几乎从胸腔里跳了出来,“去印度?”
  顾长城转身拿起一个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纸与一张照片,递给张晓风。张晓风接了过来,只见照片是个年轻的女孩儿,皮肤较中国人黑,眉毛很浓,长得很漂亮,好像不是中国人。
  “印度人吧?”
  “一半。”
  一半?张晓风愣了一下,一时没明白他说的一半是什么意思,后来他想可能是混血儿吧。
  纸片上用梵语与中文分明写着地址与名字,那名字应该就是这个女孩子的名字:卡瑞娜·翠博西kareenatripathg。
  卡瑞娜,挺好听的名字。
  张晓风不知道顾长城为什么会派他去印度,但是,既然他叫了自己,应该会有他的理由。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好吧,如果我找到她,我该怎么做?”
  顾长城缓缓地说,“如果她活着,把活的她带回来;如果她死了,把她的尸骨带回来。”
  张晓风点了点头,就带着地址与照片离开了。
  一路上,他都在想,这个女孩儿跟顾长城到底是什么关系?一定有着非一般的关系,顾长城才会一心想找到她。但是,他为什么要让我去找呢?
  这时,他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响,自从那天从摩洛哥画室回来后,心底总有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不停地响着,“神,在印度圣河等着你。”以至于他在睡觉的时候,老是会梦到一个多头多手的怪人,在陌生的印度河等着他。然后,他把自己心里的疑惑都告诉了那个神,当神将要告诉他答案的时候,总有可怕的尸体从他的身边飘过,致使他每次都会惊醒过来。
  这是他之所以答应顾长城的原因,他总感觉这事跟那个神秘的国家有着微妙关系。是的,画像里的女人们死前跳的印度舞,还有史能嘴巴里不停重复着的湿婆在跳舞,都跟印度有关系啊。
  而且他想弄懂,湿婆,湿婆到底是什么样的神?在那个国家是不是真的人人信之奉之,虽然他一手控制着新生,一手控制着毁灭。
  他一回到家就打开电脑,开始仔细搜索关于湿婆的资料与相关传说:
  原来湿婆是湿婆派,印度教派别之一,以湿婆神为最高神。起源甚早,依现存文献记载,公元二世纪贵霜帝国时代此派拥有相当势力。佛典中常载有崇拜自在天或大自在天的涂灰外道,或以髑髅为首饰的外道等,这些都属于湿婆派的修行者。此派信徒在前额及胸、腕上,以灰或白檀、番红花涂上三道横线,此标识称为Tripund.ra。现代印度教诸派中,以此派与毗湿奴派最有势力。
  湿婆为印度教毁灭之神,在《梵书》、《奥义书》两大史诗及往世书中都载有他的神话。据说他有极大的降魔能力,额上的第三只眼能喷灭一切的神火,曾烧毁三座妖魔城市和引诱他的爱神,得三魔城毁灭者之称。诸神和阿修罗搅ru海时,他吞下能毁灭世界的毒药,颈部被烧成青黑色,得青颈之称。印度教认为“毁灭”有“再生”的含义,故代表生殖能力的男性生殖器——林伽,也是他创造力的象征,受到性力派和湿婆派教徒的崇拜。
  湿婆又是苦行之神,终年在喜马拉雅山上的吉婆娑山修炼苦行,通过最严格的苦行和最彻底的沉思,获得最深奥的知识和神奇力量。他还是舞蹈之神,创造刚柔两种舞蹈,被誉为舞王。他是妖魔鬼怪的统帅,妖魔鬼怪都受制于他。妻子是雪山神女,两个儿子是塞犍陀和群山。前者是天兵天将的统帅,后者是侍候湿婆的诸小神之首。他的形象被描绘成五头三眼四手,手中分执三股叉、神螺、水罐、鼓等;身着兽皮衣,浑身涂灰,头上有一弯新月作为装饰,头发盘成犄角形,上有恒河的象征物。传说恒河下凡时曾先落在他的头上,分七路流向大地,颈上绕着一条蛇。坐骑是一头大白牛。他的故事散见于各种文献中。他的教派信徒奉其为最高的神,有地、水、火、风、空、日、月、祭祀八种化身,除毁灭外还可创造。佛教文献称他为大自在天,住色界之顶,为三千界之主。
  然后他看到了代表湿婆的手势,他发现那个手势那么熟悉,仿佛哪里见过,他在脑子里努力地搜索着。
  终于他想起来了:梵天公司总经理许海史死时的手势!
  他抬起头,看了看窗外,仿佛看到天空裂开了一个可怕的大洞,然后大片大片的雨血洪水一样泄了下来。
  地球淹没于鲜血之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