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画像里的女人1

§§只要你的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是的,自从那次自杀后,方潜就感觉以前的那个自己死掉了.
  虽然自杀并没有成功,但是,重要的是她遇见了赵亚铭,不,确切地说应该是他的头颅,一个四肢俱烂不知道丢在那里,却独立存活着的不管脸皮还是脑子依旧完好的头颅。所有的人都不会相信,包括她自己,这只有神话里才能出现的事,但,确确实实却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她鬼使神差般把那头颅拎了回来,她看着头颅对她微笑,对她撇嘴做鬼脸,又对她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她觉得自己一定是死掉了,自杀成功了,然后来到了一个诡异的幽灵世界,或者说,是来到了地狱,只有地狱才会有这么可怕的东西,否则,这一切,又怎么解释?
  但头颅对她说,“不要怕,姑娘,我不会伤害你的,你知道毁灭与重生么?”
  方潜摇了摇头,如果这两个词分开来,她是可以理解,她不能理解的是毁灭与重生之间的联系,又不是凤凰涅槃,这是活生生的人啊,死了还能再生啊,这地球怎么站得下人啊?
  “姑娘,有毁灭,才能有重生,要获得重生,必须要放弃一切,包括自己的肉体,你能碰上我,是我们的机缘,这是双向的,不是独立的。我现在也不再是赵亚铭,而你,也必须要重视自己的价值。”
  方潜再一次摇了摇头,“我还是不大明白你的意思,你如果不再是原来的你,那么,你现在又是谁?”
  头颅笑了,笑得很温文尔雅,方潜想,他生前,一定是个好看的男人。
  “孩子,这是个秘密。”
  孩子?看他比我大不了多少吧。
  “你会像现在这样永远活着吗?”
  是的,如果这样多好,他就可以陪我很久很久了,但头颅摇了摇头,“不,我也是有生命的,虽然我现在只需要很少的养分,就能维持下去,但是,我会死的,当我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我就可以瞑目了。”
  “你的使命,你有着什么样的使命?”
  方潜非常好奇,就这么一个脑袋了,他还能做什么,有着什么样的使命?
  “孩子,以后你会知道的。”
  就这样,方潜跟头颅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而头颅经常说一些奇怪的令方潜听不懂的话,却也不作解释。
  或者,他生前是个哲学家吧,方潜这么想的。但是,方潜想知道的事,头颅却总是避而不谈,或者不作解释,这令她很纳闷。
  而一般情况下,头颅很沉默,很少说话,不是多舌类型的,而方潜倒是把他当作了话筒子,有什么心事都会向他倒,她不怕他会到处嚼舌,他能到哪里嚼去呢!况且,她觉得头颅是她最好的倾诉对象,无论她说什么话都能认真倾听的对象,虽然大多时间,他都是闭着眼睛,像是在睡觉。
  而方潜一直认为,即使他闭着眼睛睡着了,他也能把她说的那些话一字一句全盘听了去。对于一个失去了躯壳还能活着的头颅,本来就是一个神话,所以,头颅于她的意义就是神。所以,她愿意把他当作自己最好的倾听者。
  此时,跟在方潜身后的男人,依旧沉浸在洋洋自得里,为眼前的这个白痴女人,这个女人受过他的百般伤害之后还是对他死心塌地。他感觉自己在情场里真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自己是所有的女人都为他死去活来的美男子。他甚至已经记不全她的名字,只知道她姓方,她只是他的路人甲而已,而有的人却经常把路人甲当作了自己的主角,这是一种悲剧,而这个世界经常上演这样的悲剧。
  他们下了出租车,男人便跟随着方潜往巷子里面走,然后在一个看起来很旧的单间房前停了下来。三楼阳台的水泥栏杆上悬着一件灰不溜秋的旧衫衣,从栏杆的空隙中挂了下来,随着风呼啦啦地起舞,那楼层分明很久没人住过。
  而方潜的房间在四楼,一直上去,楼梯上都是纸屑与灰尘,暗红色的木质楼梯扶手,手指不小心划上去,便是一指的黑,应该很少有人清扫过。
  男人皱着眉头说,“你几时搬到这里住的?看起来条件不怎么好啊!”
  方潜微微一笑,“才一个月吧,这里房租低,又清静,多好!有些秘密会很长久。”
  “有些秘密?什么意思啊?不会讲的是我们吧。”
  方潜从容地打开房门,然后对他微笑,“等下你就会知道的。”
  男人心里嘀咕着,秘密?这鬼地方能有什么狗屁秘密?女人就喜欢大题小做故弄玄虚。唉,这里的条件也太差了吧,这女人怎么变得这么落魄了!
  当他进入房间的时候,冷不丁儿地吸入了一股腥浓的气味,令他差点呕吐。
  “这是什么味道?”
  “没啥,昨天晚上我逮到一只老鼠,把它给剁碎了而已,难免有点腥。”
  男人有种冷飕飕的感觉,特别在这样的深夜,如果他没记错,眼前的这个女孩连蟑螂都怕吧,剁老鼠?
  他环视了一下房间,这个房间非常旧,至少有着四五十年的历史,很大,有二十五个平方左右,窗户看起来很破,窗棂跟墙壁有点开裂,所以,这个房间有点冷飕飕的。窗口摆着一面很大的镜子,镜子上能看得到成片的水糊状的印锈。镜子的右边是一张桌子,放着些零碎的东西。左边是一张电脑桌,桌子上摆着一台看起来用得挺旧了的纯平电脑。而电脑旁边是一张床,老式木板床,明显短了的床垫铺在上面,能看到床杠上的裂缝与不平整的木板。此时,男人已经欲望全无。
  如果让他躺在这张床上,纵然对方是西施再世,他也提不起任何兴致了。
  他转过头,一眼就看到卫生间边的垃圾筒,没上盖,一团血肉模糊,可能就是方潜说的老鼠肉末。此时,他再也无法忍受,“对不起,我有事先回去了,以后再来找你吧。”
  “不,你不能走。”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自房间响起。
  男人?不,这怎么可能,这房间就这么大,除了他跟方潜,再也没有第三个人啊。
  这个叫张文杰的男人,突然间有一种想跑的强烈欲望,但是,这种欲望来得太强劲太猛烈太狂热,反而令他的大腿重如铅般一时无法挪动。
  “是的,你不能走,亲爱的。”轻轻柔柔的女声,能把人的骨头都酥化掉,但是,于张文杰而言,每一个字于他来说都是毒咒,一下一下扎到他的魂里,他的魂都要散掉了。
  他像是猛地醒悟过来,有点儿神经质地向头顶望去。他看到了一个笼子,一个鸟笼子,斜挂在他头顶之上的梁子上,而鸟笼里,却不是鸟,而是一个头颅。头颅下面的脖子有着结着痂的坚硬切口,就像风干的腊肉,而切口之上是一头蓬乱的头发,仿佛它从来就没停止过生长,还有那半埋在头发中的脸,那张脸刚好跟乱蓬蓬的头发相反,惨白却很有力度,粗线条,像大理石雕成的,充满着沉默的爆发力。
  特别是他的那双眼睛,很大,很红,像两个在鲜血里滚过的玻璃弹珠,那么直直地盯着他。
  可是,那张脸莫名其妙地让张文杰感觉到熟悉,熟悉到仿佛是看到了死后的自己,这种想法令他再一次感觉到极度的惊恐。
  他浑身都在颤抖,他的嘴唇在抖动,但是,他说不出话来。
  这时头颅的目光渐渐变得柔和起来,仿佛有点儿不忍心看着这个男人因他而如此心惊胆战,接着他轻轻地对张文杰说了一句话。
  孩子,别怕,我只要你的头而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