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画像里的女人1

§§消失的画家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蔡萌萌其实根本就没闲下心来,她的脑子里全是被烧毁的东西,除了那房子,还有张祯的脸.
  摩洛哥,摩洛哥,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是一个地名,是人名,还是那个公司就叫摩洛哥?
  而着手调查这个摩洛哥才是正道,蔡萌萌是这样认为的,而且它可能跟火灾有关系。倘若没关系那墙壁上的四幅狂舞画怎么解释,还有火灾那天的那个怪人,也有可能是从三楼下来的。所以,除了正常上班外,蔡萌萌其实一直在忙和着,要么在查资料,要么在外面溜达,当然,是有目的地溜达。
  她终于调查到摩洛哥以前是个画室,就是以摩洛哥为名的画室,至于他为什么要取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就不得而知了。他的真名叫赵亚铭,一个性格古怪的画家,他所有的画都以鸟的图案署名,应该是跟他名字中有“铭”有关系。“铭”与“鸣”同音,于是他用鸟作为自己的署名,很多人都有这种爱好,不奇怪。
  他的画曾经轰动一时,但是,由于生性怪僻,喜欢独居谢绝与人来往,也得罪了不少人,具体什么原因并不清楚,就这样沉寂了下来,好像过得比较落魄,最后因为付不起画室的租金,就退掉了。
  而就在二楼出事的一个月前,他搬走了,画室一直空在那里。那么,他去了哪里?蔡萌萌想起了墙壁上的那四幅画,应该是画上去不久。如果是那时候也就是两年前画的绝对不会这么新的,而且后来发生的火灾,经过烟熏,图案色彩早就变样了,看来在他们来那幢楼之前,那个赵亚铭可能来过几次。而且就在最近这段时间,跟舞死案发生的时间相仿。
  那么,那个赵亚铭就非常可疑,而那四幅画似乎是四个可怕的预言,在指向事实的真相。向日葵地,洞穴,原始森林,酒吧,这四个地方,又暗指什么?难道有着象征性的隐喻?
  她想起了范小雅的死,她在广场上死的,广场?向日葵地?蔡萌萌默念着这几个字,广袤的向日葵地难道隐喻着广场?落日下的向日葵就是隐喻着黑夜的广场?那么,洞穴,洞穴又代表着什么?天那,黑幕下的舞台多么像洞穴啊!
  想到这里,她整个人激动起来,这是一种重要的隐喻啊!如果这样的解释成立的话,那么,第三幅画,有着吃人树的原始森林,便是第三起相关命案发生的地点。但是,这个原始森林又象征什么地方呢?
  “广场,向日葵地,洞穴,舞台”,她喃喃地念着这几个词。她想,她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必须要找到赵亚铭,她总觉得女人们的死还有楼下的静安殡仪公司的火灾,跟他都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这个人就像一个密码,破译他,那么,可能一切东西就会迎刃而解。
  蔡萌萌越想越兴奋,以至于张晓风敲了好几次门,她才回过神来,却见张晓风手里提着一个包,一副将要远行的样子,她瞪大眼睛看着他。
  “我要去一个地方,可能需要一个星期左右吧。”他带着抱歉的眼神看着她,“这段时间我不能照顾你了。”
  暂时,蔡萌萌应该不会有问题,如果按顺序的话,她是最后一个。
  这么关键紧张的时刻,张晓风怎么可以离开这个地方?蔡萌萌很吃惊地看着他,本来她想把她的新想法告诉张晓风,但是,现在看起来完全没有必要了。
  她想问,你要去哪里,但是,现在,她已经没有兴趣去知道。她突然觉得心冷,可能,张晓风退却了。
  “好吧,祝你一路顺风。”
  蔡萌萌透着窗口,一直看着张晓风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扬尘而去,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她想,也好,我可以更加自由了。
  她想到的是找赵亚铭,既然是画家,在这里也一定有相关的圈子,虽然他并不是本地人,但也是红过一时的。她通过几个美术界的朋友得知,他跟一个叫肖美丽的女人很要好,那个女人在一家证券公司上班,他来到这里,还是她一手安排的。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吵翻了,肖美丽便不在经济上帮助他了,后来又攀上了一个有钱的华侨,而赵亚铭过了一段穷困潦倒的生活,便不知去向了。
  蔡萌萌马上要了肖美丽的联系方式,但遗憾的是,电话打过去是关机。A城的证券公司并不算多,那么,一家一家地找,一定会找到的,只要她还没离开那个公司。
  她好不容易找到那家公司,她不在那里上班了。那家证券公司的人讲起她还有点气呼呼的,辞职手续都没办就走人了。
  但最终,还是让蔡萌萌找到了肖美丽,在她新男友的房子里。
  肖美丽人如其名,长得比较美丽,但更好的是身材,那种很令男人垂涎三尺的魔鬼身材。她穿着低领的上衣,露出半个胸,似乎唯恐别人不知道她有一对好看的**。
  “你好,请问你是肖美丽吧?”
  “嗯,你是?”
  “那么,你男朋友在家不?”
  “他不在,请问你有什么事?”肖美丽的目光看上去非常戒备,特别是当蔡萌萌提到她的男朋友时。
  “那就好,我是赵亚铭的表妹,找你有点事。”
  “对不起,我们已经分手了,他的事跟我都没关系了。”说完她欲关上门,而蔡萌萌直接抵住了门,“很重要的事,是关于他失踪的事,我们进去说吧,好吗?”
  肖美丽再次细细打量着蔡萌萌,嘴角突然露出一丝奇异的笑,“好吧,进来吧。”
  蔡萌萌走进了客厅,看到了几幅画,但是,奇怪的是没有一幅是以鸟图像作为署名的,很明显,都不是赵亚铭的作品。看得出来,肖美丽很明确很果断地撇清了她与赵亚铭之间的关系,难道他们的关系有这么糟么,是什么原因令他们现在走到如此地步?
  “我怎么没听赵亚铭说过他有这么一个表妹?”
  肖美丽的眼睛盯着蔡萌萌,蔡萌萌避开她的视线,“我想知道他在哪里,他已经很久没跟家里人取得联系了,舅舅家很急,我也在这里打工,所以,我过来看看我表哥。但是,我怎么都联系不上他,他的手机都停掉了。”
  “我不清楚,我们分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那么,你能帮我们找到他么?求求你了,也只有你才能找到他。”蔡萌萌这次的语气显得很诚恳,没那么咄咄逼人了。
  肖美丽看了她一眼,神情有点感伤起来,“本来,我们是非常相爱的,他也比较正常,除了有时候有点儿神经质外,一般的艺术家都有点儿,不奇怪。我非常欣赏他的画,很乐意帮助他,于是给他租了个画室。我们之间……确实产生了感情,可以说是,相爱了,但是,他脾气很不好,我为他辛苦建立的一些关系,包括一些画商的关系,都经常被他搞砸了。为了这些事,我们没少吵过架,这一切都是为了他的前途着想,可是,他就是喜欢把事情给砸了,也就是把自己的前途给搞砸。我承认,我自己也有不好的地方,但是,那时我压力很大,我要工作,还得照顾赵亚铭这种像孩子一样的男人。前段时间他很奇怪,经常绝食,过着那种苦行僧般的生活,令我很担心他的身体。再加上跟他频繁吵架,心都吵冷了,真的感觉很累,不想再管他死活了,最后一次的大吵令我彻底对我们的感情绝望了。就这样,我们分手了,他更加萎靡不振了,后来,听说他因为付不起房租离开了那个画室。”
  “离开那个画室之后呢,你们没再联系吗?”
  “有过一次。之前,我是他的经纪人,有些画商还是会来找我的。有一天,一个在印度的华侨看中了他的几幅画。我想想,毕竟我们相爱过一场,我不能这么绝情,也算是我最后一次给他卖画。我应客人的要求亲自把画送到了印度,拿到了一笔钱。但是,在那里,我跟那个华侨发生了感情,于是我们就成了男女朋友,他就是我现在的男朋友,回来后,跟赵亚铭磨了一段时间,他也真正接受了这个事实,一时变得更古怪更颓废。为了免得总是感觉亏欠于他,我把他介绍给了一家公司的老总,那老总对他的画也比较赏识,就聘用了他。再后来,我就不知道了,我男朋友也不许我们再来往,我真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了,反正,那次分手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蔡萌萌沉思了一会儿,“你说,后来谁请了他?”
  “我问问吧,我跟那家公司也没联系了,我问别人看看。”肖美丽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打了好几个,终究是问过来了。
  “我们一起去吧,我现在也不工作,呆在家里挺无聊的。”
  蔡萌萌点了点头,于是她跟着肖美丽一起出去,来到了城区的一家叫新概念的公司。肖美丽直接找他们的老总,那老总姓蒋,是个年过半百老成持重并有着啤酒肚的男人,他说起赵亚铭的时候,也是一脸的纳闷。
  “他离奇失踪了,失踪了倒也罢了,连同我们公司的车也一起不见了。对于赵亚铭这个人,我是很欣赏的,这也是我重金聘请他的原因。他也很努力,我给他独立的工作室,还配了好几个助手供他使唤,目的是为了配合他的工作,希望他能创造出更多更好的作品。确实,他也画了几幅挺卖得起价的作品。虽然脾气有点怪,这些都没关系,艺术家嘛,都有点脾气。但是,一个月前,他与我公司的车子一起失踪了,有人说他偷走了我们的车子去了外国,也有人说他跟车子一并掉进海里了。我们这段时间都在找他,他到底去哪里了,还有把我的车子弄到哪里去了?直至几天前,有人说在一山脚下看到一辆车子,好像是我们公司的。我们赶去一看,确实是公司的车子。赵亚铭的衣服都在,但是,人却不见了,怕是出什么意外了,我们当时就报了警。”
  肖美丽面无表情,“你是说他所有的衣服都在车上?”
  “对,现在警察那里,就在早上,他们说在山顶上找到一副没有头骨的遗骸,需要进行DNA验对,是不是赵亚铭的现在还不知道,化验结果一出来就告诉我。对了,你就是赵亚铭的前女友吧?”
  肖美丽僵硬地点了点头,“是的。”
  “你有他家属的联系方式么?”
  肖美丽看了一眼一直在一边没吭声的蔡萌萌,然后摇了摇头,“没有,他好像是孤儿吧,也极少提起以前的事,也没听过他有什么亲戚的。”
  蔡萌萌心一惊,自己不是谎称是赵亚铭的表妹了么,这个肖美丽居然没有说出来,好像是故意不揭穿自己似的,这很奇怪,难道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是,如果知道自己不是赵亚铭的表妹,为什么,她会对自己讲这么多,并陪着自己来到这里?
  她无法理解。
  蔡萌萌越想越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甚至有点恐怖。而且作为赵亚铭交往了好几年的女朋友或者老婆,蔡萌萌不知道他们结婚了或拿了证没有,也只能先以男女朋友称之。她也实在看不出肖美丽对赵亚铭有丝毫的旧情可言——她看上去一直那么平静,赵亚铭失踪了这么久,而且看起来像是出事了,也不见她有半点焦虑与伤心。
  一个人变起心真有这么可怕么?
  这时,蒋董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神情凝重地“嗯嗯”了几声,就挂掉了,“那遗骨,是赵亚铭的。”
  此时,看上去,蔡萌萌比肖美丽更失魂落魄。她好不容易找到的赵亚铭这条活线索,难道就这样活生生掐断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