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画像里的女人1

§§微笑的头颅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一辆出租车后座,坐着一个素颜长发的女子,眼睛有点肿.
  司机在后视镜里看了那女子好几次。那女子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上身披着同样纯白的小开衫,人跟衣服一样苍白,始终低着头,默然不语,头发有点乱,神情带着漠然的悲伤。那种冷漠与悲伤,仿佛骨子透出来的,令人难以接近。看上去,应该是刚失恋,或者,对生活已经失去了信心。
  而令他注意她的原因不仅仅是她的神情,还有她去的地方,那座现在被当地人称为“死亡之山”的地方。那座山遭受了大火后,周边的人都搬迁了,也没有人住了,那山更是没人去了。
  可能,她不是本地人,并不知道这里出过事,但是,白痴都看得出来这山被火烧过啊。
  司机有意无意地提醒了几次,但是,那女子却都置若罔闻。他看着她下了车,然后往那座黑色大山走去的时候,竟然产生了一种幻觉,大山就像一个可怕的黑洞把她吸了进去,然后吐出了一堆白骨。
  这种想法令他很不安,他走下了车,但是,根本不见那个女子的影子。太阳莫名其妙地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大白天的,却有一种深夜的感觉,整个地方看上去都感觉阴森森的。
  这时,一阵山风吹了过来,似乎夹着黑色的烟丝,就像是无数幽灵争先恐后地一涌而出,令他有一种错入冥界的感觉。
  司机抖了一下,赶紧上来发动车子,一溜烟地跑了。
  长发女子还在山路上走着。在刚刚过来的山脚下,她看到过山坡里的一辆轿车,那车子全身是灰。她想,可能只是一辆废车或贼车吧,这并不是她所关心的。
  她继续前进着,放眼望去,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荒凉与晦暗,犹如她此刻的心情。
  是的,再也没有比这个更适合自己的地方了,也再也没有比这个更适合死亡的地方了——没有人吵闹,没有人发出尖锐的笑声,没有人会发现她的尸体,没有人。根本就不会有人,鬼都没一个。真好!
  几个月后或几年后,如果被人看到了,她的肌肉已经变成了腐水,与泥土深深地交融在一起,没有人能分得开。那时候,她的骸骨一定出落得很干净很漂亮,有人会把它捡起来,然后揣测着她生前的容颜。
  想到这里,她竟然笑了,笑得满眼都是泪。她想,她已经很久没笑过了。
  这时,她的视线落在一枚戒指上面。她蹲下身,捡了起来。这是一枚藏银戒指,黑色曼陀罗花的图案。
  “黑色曼陀罗。”她喃喃自语,想起与这种神秘的花有关的一切来,它是曼陀罗品种中最高贵最稀有的品种,典雅美丽,花型有点儿像百合,闻多能让人产生轻微的幻觉,而花本身有着剧毒,能让人产生强烈的幻觉与过敏。传说中,每一盆黑色曼陀罗花中都住着一个精灵,他们可以帮你实现心中的愿望。但是,他们是有交换条件的,那就是人类的鲜血,只要用你自己的鲜血去浇灌那黑色妖娆的曼陀罗花,花中的精灵就会帮你实现心中的愿望。它们喜欢吸食鲜血,因为他们热爱这热烈而又致命的感觉。
  这种花代表不可预知的死亡与爱,多么美丽而阴郁的花,据说用心培育的黑色曼陀罗是可以通灵的。
  那一刻,她真希望自己遇上真正的黑色曼陀罗花,而不仅仅是枚戒指而已。
  她把戒指戴上中指,竟然不大不小刚刚好。黑色曼陀罗,她心里再次默念着这个名字。她不知道这枚戒指,是谁丢了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一定有着与她一样纤细的手指,并一定跟她一样热爱这种神话般的花朵,热爱黑暗、死亡,并深痛地怀念着那些颠沛流离的爱情。
  或者,这是冥冥中就注定留给她的吧,就如某一天她肢骨腐烂,戒指脱落,而另一个有缘的人,拾起来,把它继续戴在手上。
  她继续往高处走,虽然,路有点艰难起来,但是,这并没有改变她的决定,是的,她要站到这座死亡之山的巅峰,俯瞰众生,然后诅咒着所有她恨所有负她的人——如果黑色曼陀罗戒指能给予她通灵的力量,那么,她的诅咒一定会生效。
  她再次盯着手上的戒指,戒指发出了幽暗的光,仿佛它因明了她的心思而作出了反应。她的心动了一下。
  她终于爬到最高峰,站在那里俯视着群山与远处的城区。城区就像是一格一格的火柴盒,而住在里面的人们他们的生活在缓慢地燃烧着,总会有烧完的一天,最终变成了一团灰,然后被埋在了那些群山之中,接着另一些还没被烧完的人或刚开始燃烧的人住了进去。生命,如此轮回。其实,每个人都在燃烧,在燃烧着本身的能量而已,只是有的人在无力地燃烧,而有的人烧得激情热烈。但最终的结果都一样。
  站在这座没一点儿人气的死山之巅,她却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她寻思着难道还有人也在这里?据说目光是有能量的,是可以感觉到的。那么,难道是动物?
  她转过身,猛地看到一个人正对她微笑。她的心脏剧烈地扑通了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她眨了眨眼睛,发现,这不是幻觉,确实是有人正对着她笑,是在地上对她笑,噢不,这不是完整的人,而是一个头,一个没有了躯干的头——他的脸朝向她,眼睛是睁开的,眼珠子也对着她,仿佛在对着她笑。
  他的脸看起来栩栩如生,一点儿不像一个脱离了躯体的头颅,倒像是活着的可以独自生存的头颅,仿佛它刚刚离开它的身体,就在前一秒。那么,前一秒,发生了什么事?
  脸上干涸的血迹使它看起来有点可怕。这个叫方潜的女孩子心里又是害怕,又是好奇,这是谁的头颅,怎么会在这里?最重要的是,它没有一点腐烂的痕迹,这看起来是多么不可思议!
  但是,看着它,方潜竟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莫名的熟悉与亲切,仿佛它是她久别的朋友,而此时遇上了,为了是向她作最后的送别。
  是为了送别她自己,而不是她送别这个头颅的主人。
  她缓缓地靠近那个头颅,然后蹲下身。它的头发真够长的,仿佛一直没停止生长。
  她撩开它两颊旁边蓬乱的头发,然后脱掉身上的开衫小外套,用它来给头颅擦拭脸上的血迹。噢,一张漂亮的棱角分明的男人脸,眼里装着善意,真的在对着她微笑。
  就在这一瞬间,这个叫方潜的女子突然改变了轻生的念头,小心翼翼地用外套裹好头颅,然后抱起它,像抱着一个婴儿,离开了那座光秃秃的死亡之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