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画像里的女人1

§§诡舞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夜愈深,愈困不住心灵的野兽.
  5月28日11点42分,张晓风从酒吧醉醺醺地出来了,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一切很安静,虽然他的脑子里还有聒噪的酒吧余音。是的,他就算怎么买醉都排遣不了内心的郁闷。心里有结,他打不开。
  他真的没法想通,为什么,自己辛苦了这么久,加班加点的策划,被经理许海史移花接木向顾董邀功去了,每个人都同情他,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在领导面前帮他说句公道话。
  许经理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脸不红心不跳冠冕堂皇地占有别人的劳动成果,人心龌龊起来连野兽都不如。张晓风越想越窝心,胸闷得紧,感觉快要透不过气来。
  酒吧就靠近广场,他不愿意马上回家,只想在这里转转,希望自己能够清醒点儿,同样也希望自己不用想得这么纠结。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月亮被乌云挡住了,沉得彻底,只有灰色,看不见的是灰色的云,看不见的还有藏着的人的心。
  广场上冷冷清清,只有一两个无家可归的流Lang汉席地而卧,落地灯往上射出一团蓝色的光,像人去楼空后的舞台,迷茫而寂寞。
  这时他逛到一个老鹰塑像的旁边,脸上有着一丝丝的凉意,是雨丝,透着微弱的广场灯光,像柳絮般若有若无地飘着。然后他感觉到视线里有一个红色的窕窈身影从他的身边飘过,他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这个时间,还有谁在这里飘荡?难道还有个跟他一样的失魂落魄者?
  他立即转过头,真的有一个女人,这是一个穿着红色睡衣披着长发的女人,她的身体看上去有点僵直,木木地走着,整个人看上去很呆滞,大概走到距离他十米的位置,在一棵开满了火红花的石榴树下停了下来。
  张晓风只看到她的背影,看不到她的面容,这是个离家出走的女孩?被丈夫赶出家门的妻子?或者,梦游症患者?当张晓风想到最后一种情况的时候,他有点担忧,看她样子还真像个梦游症患者,如果碰上坏人怎么办?
  他往女人的方向走去,但没走几步就停下来了,因为,他看到那个女人呆滞的身影突然动了起来,摆出一种很奇特的造型:一条腿抬起,另一条腿很柔软地弯着,双臂伸展,像是解脱了一切,即将投向自由奔放的再生。
  舞蹈?女人开始跳了起来,这是一种很奇怪的舞蹈,他实在不知道这应该算是什么舞蹈,仿佛在某部印度电影里看过,但只是神似,从没见过这种古怪的舞姿——腰身扭动,而一只手始终在来回不停地抖动着,仿佛手里拿着一只鼓。
  整体谈不上美感甚至可以说像是在抽搐,但是,舞着的女人似乎完全沉浸于自己的舞蹈之中,而且越跳越快,看似越跳越娴熟,不再像开始那么四肢僵硬,逐渐地,她红色的身影就像一条狂舞的蛇,一条赤练蛇,像一团火,熊熊燃烧着而又不停吐出舌焰的火,似乎一定要把自己给燃尽才罢休。
  而她的身体看起来出奇的柔软,并与她的舞蹈浑然一体,那一刻,张晓风竟然产生了一种她正在和鬼或神交流着的错觉。
  张晓风口呆目瞪地看着她,而她剧烈并极度沉醉于忘乎所然的舞蹈中,竟然持续了半个小时之久。终于,她再也跳不动了,倒下了,仿佛是燃尽了最后一点能量,那熊熊大火只剩下一点微弱的烛光,最后,风吹过,烛光熄了。
  此时,张晓风突然感觉一切都静止了,脸上依旧凉凉的,有细雨在空中飘着,而这个穿着红睡衣的女人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但是,地上躺着的女人证明他并没有产生错觉,刚才看到的舞蹈,也不是他酒后心神狂乱时产生的幻像。
  现在,广场上只有他,还有躺在地上的女人,而细雨依旧若有若无地飘着。
  他缓缓地走近她,喂喂地叫了两声,但是,女人并没有反应,看样子,真的是昏迷过去了。他推了推她,还是没推醒,便用手撩开她脸上的发丝,他确实有点好奇,在半夜三更出来,穿着睡衣,并跳着这么怪异的舞,会有张怎么样的面孔?在他的想象中,她应该是美的,或者说,很美,并带着吉普赛女郎的原始野性,是的,没有野性的女子怎么会跳出这样的舞来。
  但是,他的手却停在了半空,只见女人的眉心正中,刻着“O”字的形状,边缘血肉模糊,有几滴血往下流,并没有完全凝固,看样子,这伤口应该不久。
  这时,他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使劲推了推她,“喂,喂,你醒醒,没事吧?”
  但是,这个女人没有任何反应。
  张晓风感觉到空中飘零的细雨就像冰针一样,一下一下扎进了自己的每一个毛孔,然后渗进了自己的血液、骨髓,他重重地打了一个冷噤。
  他伸出手探她的鼻息,手指禁不住地颤抖着,因为他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事情。他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了她的鼻子,冷冷的,带着汗液分泌过后的滑腻,就像一块在大海深处沉寂了太久并长着苔藓的石头,滑,冷。
  这个女人,死了。
  血字“O。”
  刑警光明接到报案的时候,手里正捏着两张演出票,票是同事小鲁送的,非要塞给他,说看在这么多年的搭档份上,才牺牲了它们用来擦屁股的机会,那可以节省两张草纸啊,您就去吧,我这么伟大的牺牲,您怎么都得约人家去,再失了机会,您就当一辈子老光棍吧。
  光明哭笑不得,笑骂了一句,就留下了票。想打电话约人家,却觉得有点唐突,于是他打算换个婉转的方式约人。处女座的男人就爱磨蹭。
  短信编制到一半还没来得及发出去,就接到这起舞死案。
  当光明与小鲁到达现场的时候,简直不能相信报案人张晓风所说的话。光明接触过很多离奇案件,这样的死法还是头一次碰到。跳舞也可以跳死人?怎么会跳得这么疯,跳到力竭而死?一般人都难以相信。
  经过调查,女人叫范小雅,单身女性,27岁,白领,独住出租房,平时没什么不良嗜好。据她的同事反映,她好像不会跳舞,一次同事聚会去酒吧蹦迪,她只是坐在那里安静地看着,她们拉她,她才勉强去舞池里扭了一会儿,舞姿平平甚至有点僵硬,平时也很安静,很少出去,最近也没见她学过什么舞蹈。
  一个不会跳舞的女子,居然会跳得那么迷醉与疯狂,并力竭而死,确实很匪夷所思。
  还有,她的额头刻上了“O”字,这是什么意思,是数字“0”,还是英文字母中的“O”,根本就分不出来。那么,这个字符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光明开始翻阅一些资料,如果是数字的话,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这是阿拉伯数字中的第一个数字,表示这仅仅是开始?而如果是字母O,它又代表着很多含义:(1)一个洞;(2)女性的性象征;(3)完整的意思,一个圆;(4)一个消失点,回归于子宫,回归于平静——死亡。
  难道它代表着死亡?或者血型O?光明又查到,爱尔兰歌手DamienRice在2003年发行过一个叫《O》的民谣专辑。那么,跟音乐有没有关系呢?
  现在,每种可能性都不能排除,那么,它究竟代表着什么含义?光明仔细看着照片里的范小雅,又感觉那字符,就像一只眼睛或一张嘴巴,因惊恐而圆张的眼睛或嘴巴,似乎可以吞噬一切。
  这符号是范小雅自己刻上去,还是别人刻的?如果是别人的话,那么,可能就是她死前接触的最后一个人,跟她的奇异死亡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是,她是独居的,没有人证明她死前跟谁有过来往,也没有目击者看到她在死前去过什么地方,这问题有点棘手,像自杀,又不像自杀。
  问题是死亡之舞,还被注上了符号,看上去愈加神秘,难道跟什么宗教有关系?
  这时,光明想到了那编制到一半的短信,便拿起手机拨出那个号码,“俞红你好,我是光明,能不能向你请教一个问题?好吧,我直说,你是瑜伽老师是吧,你说,跳舞会跳死人么?”
  电话那头的女人咯咯地笑,“你怎么问这么傻的问题,不像你啊!这个可不好说,但人都是有自制能力的啊?怎么了,遇到什么问题了?”
  光明甚是纳闷,看来这个问题确实是有点傻,连女人都笑他了。但是,对方的一句话却提醒了他:人都是有自制能力的啊。难道,当时,范小雅失去了自制能力?
  那么,是什么令范小雅这么疯狂,这么痴迷,完全丧失了理智,失去了保护自己的最基本意识?
  当时若不是还有个流Lang汉作证,光明实在难以相信张晓风的话,一个眉心划上“O”的女人,就这样跳舞跳死了。
  这个流Lang汉看到范小雅的时候,是她跳得最疯狂最痴迷接近尾声的时候。当时,他也看呆了,没明白怎么回事,还有广场公路边上的监控上显示,这个女人确实在那个时刻经过电子眼。开始,他有点怀疑张晓风是不是跟那个流Lang汉串通好了,想侮辱那女人,那女人不从,他们便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杀死了女人。
  那个女人除了眉心之外,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全身肌肤完好,无任何抓伤的痕迹,下身也是完好的,但是身体内部却有着多处骨折,全身有着汗黏液,分明死前是做过剧烈的运动。
  虽然范小雅死得很蹊跷,但是,却没有证据说明是属于他杀。虽然光明很疑惑,但是,因为找不到其他的原因,疑惑归疑惑,这案子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一个疯狂的女人吧。是的,女人疯狂起来总会干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