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第706章 闯一闯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出门在外,不用多礼。”楚九坐在小马扎上,指指旁边的马扎看着姚长生道,“坐,坐下来说话。”
姚长生闻言坐了下来,往篝火里添了把柴火,火烧的旺一些。
“这陶姑娘出来了,你这也过了孝期了,不打算成亲吗?”楚九盈满笑意的双眸看着他问道。
“得过段时间。”姚长生含糊不清地说道。
“干嘛过段时间啊!”楚九诧异地看着他说道,“这早晚都一样,有什么区别吗?”
“安顿还需要时间。”姚长生随口找了个借口道。
“少来,你这房子你都给人家盖好了,让人打扫干净了,又修修补补的,就是想让陶姑娘他们住着舒服。”楚九目光直视着他道,“这城里住着多舒服啊!干嘛住在城外。”
“跟咱军垦的荒地挨着的,也不算偏僻。”姚长生目光平和地看着他说道,“妮儿会喜欢的。”
“那为啥还不成亲。”楚九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故意道,“还是你嫌弃……”
姚长生直接打断他的话,有些恼道,“没有!我是那样的人吗?”轻抿了下唇道,“你也别用激将法。”言外之意,他不吃你那套。
“那……”楚九上下打量着他,忽然眼前一亮道,“是不是没有搞定陶姑娘啊!”
被戳中了心事的姚长生窘的满脸爆红,这篝火都挡不住。
“你呀!应该拿出男子汉的气势来,直截了当!抢了再说。”楚九积极地出主意道。
姚长生一脸惊恐地看着他说道,“你觉得我抢得来吗?我打得过她吗?”
“你这么一说也是啊!”楚九上下打量着他道,“你这弓马娴熟,拳脚功夫平平。”
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呢?姚长生在心里腹诽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楚九漆黑如墨的双眸闪着亮看着他问道。
这等着看戏的表情不要太明显了,姚长生闻言挠挠头道,“能有什么打算,烈女怕缠郎,慢慢磨吧!反正有一辈子的时间。”
这就打退堂鼓啦!岂不是没有戏可看了,这可不行,楚九看着他又道,“喂喂!你还打算一辈子就这么耗着啊!”黑眸轻转道,“这一次陶姑娘厉害,万一碰到比顾大帅更有权势的怎么办?毕竟男人都不是瞎子。”
果然姚长生肉眼可见的紧张,楚九抿嘴偷笑,“尤其陶姑娘能力这般强,一个人顶咱四五万人呢!”
“呃……”姚长生紧咬着唇瓣,紧绷着下颚,整个人都僵硬。
“等是等不来的,你可得好好的把握机会。”楚九拍拍他的肩头道,“不能再落到别人手里了。”
姚长生也知道,可该怎么做?妮儿天生仿佛没有这根弦儿似的。
“哄肯定不行,陶姑娘那么精明,一眼就拆穿了。顾大帅有惜才爱才之意,来硬的更不行,以她的性格,鱼死网破,只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楚九看着他仔细地分析道。
情?姚长生在心里腹诽道:就是却这个情,晓之以理,晓之以理,‘理’啊……
楚九看着眼睛越来越亮的姚长生,“这是想到办法了。”
“有方向了。”姚长生轻点了下头,黑曜石般的双眸在火光下熠熠生辉。
“不说这个了,接下来怎么走想好了吗?”姚长生面色沉重地看着他问道。
“肯定不好走,有了名声了,要承受来自各方的打压。说不得刀兵相见。”楚九目光清冷地看着他说道,“不管怎么说这条路,只能向前还有条生路,后退的话万劫不复。”
情况早已经脱离了前世,姚长生也不知道该如何的来判断了,但是这坚定的心,超强的意志力没变。
但是和前世的处境相比,已经很好了。
“有兄弟们陪着,刀山火海咱们也闯一闯。”姚长生温润的目光看着他说道。
楚九黑漆漆瞳仁中跳动着火光感激地看着他。
“其实也没那么糟糕,咱虽然兵力没人家多,可这号称多少,真正有战斗力的,你我清楚,那是打折在打折。”姚长生面色平和地看着他说道,“没必要那么悲观,兄弟们战斗力,主上心里有数,就别提手中的利器,投石机不但攻城能用,这守城也能用。就是……”迟疑地看着他,紧抿着唇。
“就是这石弹得充足,不然就是木架子摆设。”楚九闻言挑眉看着他说道。
“对!这石弹虽然可以重复利用,但这个只有一轮打击,不一下子打死他们,也得打残他们,打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姚长生眼底闪着寒光看着他说道。
“满地石弹的话,骑兵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楚九闻言摇头失笑道,拧着眉头道,“关键去哪儿找?总不能开山凿石吧!只靠手可不行。”轻轻挠挠头道,“得改进一下。”
“这如何改进?”姚长生眼波四处流转,目光看向湖边,“这大鹅卵石倒是可以,找的话也能找些。”
“这个可以。”楚九闻言点点头道,“这人训练到极限想要突破就很难了,从史书上,兵书、战策上也能看出来。我发现这种地也是有工具比纯掏苦力要好。”吸溜着口水道,“咱倒是很羡慕红衣大炮,那家伙一炮打下去真带劲儿。”眼红的不要、不要的。
姚长生闻言诧异地看着他,这小子可真敢想,“这个不是投石机,那些攻城利器,木头和少量的铁就可以。这个只是炮管那就是纯铁的。”
“我知道,朝廷管制着,这羽箭前边的箭矢制作起来都困难。”楚九耷拉着脸沮丧地说道,忽然又高兴地说道,“咱可以缴获燕廷的,就是他们好像也不多。”言语极其的遗憾!
“这么馋红衣大炮,既然知道它的杀伤力,你知道朝廷为啥不大面积生产呢?”姚长生眸光深沉地看着他说道。
“那当然是不好生产了。”楚九闻言立马说道,“又不是锄头,庄户人家自己就能捣鼓。”
“还有一点儿,就像你说的缴获燕军的,那就是落在咱手里他们也怕。更怕掌握了制造的手艺……”姚长生冷峻的双眸看着他说道。
“不能因为怕就不造吧!只要保密功夫做得好。”楚九闻言想也不想地说道。
篝火中姚长生精致的面孔更加立体,深邃的双眸看着他说道,“那得多少人,人多嘴杂,总有意想不到的时候,万一泄露出去,可就糟了。”
“原来咱没敢想,也不敢想,自从这一个月完成了不可能完成,让我有了希望。”楚九双眸闪着璀璨的光芒看着他说道,“几重保密,最最核心加强保密。”眼神又暗淡下来,“这只是咱的设想,现阶段肯定不成。”
姚长生闻言动了动嘴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这事现在还是先有钱再说吧!
这条财路现在彻底的断了,除了钱,你还得有铁才行,铁矿依靠前世他倒是知道哪里有,但是离这里太远了,你得先打下来再说,且如何保住才是重中之重,不然那就是为别人做嫁衣。
“好了,说出来痛快多了。”楚九高兴地看着他说道,站起来道,“你也早些休息吧!希望追兵尽快的到来,咱可早点儿回家。”
姚长生站起来侧身行礼,目送他离开,双眸晦暗不明的看着他的背影,闭上眼睛,他居然跟自己袒露如此重大的事情。
前世那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人命堆上去的,现在知道借助工具了,真是让人意外,又在意料之中。
这个变化他喜欢,深吸一口清新的带着青草气息,呼出一口浊气,双眸恢复了平静。
同时暗自提醒自己,不可以在想前世了,今时不同往日。
&*&
转过天,陶七妮按照楚九的指示将傻鸟给放了出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消息?”陶六一看着啾啾消失在天际间。
“这就要看追兵的速度了。”陶七妮黑眸轻闪看着他说道,饶有兴致地又道,“如果是你要怎么追?”
“这顾大帅实力雄厚,兵强马壮的,追你们十来个人,要我那肯定是一人两匹马,马歇人不歇,星夜兼程了。”陶六一黑白分明地双眸看着她道,“难怪你这么拼,咬着牙也不敢停。”忽然瞪大眼睛又道,“那这样算的话,这追兵的人数肯定不多。”拍着手激动地说道,“那这样咱就可以杀他个片甲不留,为妮儿报仇。”
陶七妮闻言轻笑着摇摇头,天真的小子。
“你笑什么?”陶六一看着摇头轻笑陶七妮道,“你这样是不是俺说的不对。”
“自己看,自己想!”陶七妮拍拍他的肩头道,“这天下不是非黑即白两个极端。”
“什么意思?”陶六一眨眨眼困惑地看着她说道。
“我说出来,你就体会不到了。”陶七妮琉璃似的双眸看着他说道。
“那好吧!俺自己想。”陶六一笑呵呵地说道。
追兵没有让陶七妮失望,中午时分啾啾就飞回来了,带来消息。
楚九又安排斥候出击,打探了具体位置,正好在投石机射程之外,却清晰的能看得见,感受的到。
楚九下令让将士们做好准备,其实早就准备好了,在细心的检查一遍,挥舞着手中红色的小旗,“放!”
“俺勒个亲娘!”陶十五看着从头顶呼啸而过的石头,“这砸到人,还不砸个稀巴烂啊!”
“非死即伤吧!”陶七妮闻言面色平静地说道。
“那追兵不是完了。”沈氏看着天空石头遮住了灿烂的太阳。
“不知道!等事后咱们去看吧!”陶七妮想也不想地说道。
陶六一却突然爬在了地上,头贴着地面。
“六一,你干啥咧?”陶十五看着他满脸疑惑地问道。
“哥是想算追兵在哪儿?距离如何?”陶七妮蹲在地上明媚的双眸看着他说道,“听到马蹄声了吗?”
陶六一没有回答她,不一会儿,他站起来皱着眉说道,“不应该啊!这怎么可能?”
“怎么了?”沈氏担心地看着他说道。
“这眉头皱的有什么问题吗?”陶十五看着他忧心忡忡地问道。
“这石弹打出去,好像不能砸到追兵?”陶六一眉头紧锁地看着他们道。
“哎呀!打不到人,那不是白干了。”陶十五极其可惜地说道。
“糟了,糟了,那追兵会不会攻过来。”沈氏惶恐地抓着陶七妮的胳膊担心地说道。
“有脑子都不会追过来,找死啊!”陶七妮安抚的拍拍她的手道,“放心不会有事了,肯定被吓的落荒而逃!”
“那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陶六一拧着眉头琢磨道。
“好好想。”陶七妮眉眼含笑地看着他说道,“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说话的功夫,陶七妮他们也听到了清晰的马蹄声。
“什么声音?”沈氏紧张地说道。
“追兵近在咫尺了。”陶七妮指着郁郁葱葱的山林道。
“那他们会不会攻过来。”沈氏脸色煞白的看着陶七妮说道。
“先扛过这石弹攻击再说吧!”陶七妮茶色的双眸闪着莹莹暖光看着他们说道。
陶七妮看着仍然眉头不展的沈氏道,“你问问哥听出来追兵有多少人了吗?”
“从声音上判断,大概有一千人。”陶六一看着他们忙说道,“咱们多少兵马,敢过来,让他们有来无回。”
这下子,陶十五和沈氏算是彻底的将心放到肚子里,看看欣赏眼前的大场面,这可不多见。
&*&
如陶七妮所想,顾从善骑着胯下马,啪啪的甩着马鞭,全速的追击。
突然听见嗖嗖的声音,“怎么回事?”顾从善抬眼看向前方,差点儿没把魂给吓没了。
急急得拉住缰绳,差点儿没把自己给甩出去,幸好自己骑术高超。
但是由于突然被勒住的马儿,嘶鸣声乍起,马儿两只前蹄腾空而起,还好眼疾手快抱着马脖子,才没有被甩出去。
“砰砰……”石头落地,砸的大地仿佛在颤动一样。
幸好这马跑的有快有慢,有时间调整,不然这挤到一起,还不发生冲撞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