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第598章 坏皇后要从善(二十四)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被、被白露感动了?”
梅四郎实在没忍住,艰难的问了一句。
他心里却在咆哮:感动?她做了什么让你感动了?是她冒名顶替了你的身份,还是抢了你的亲爹?!
“我和白露从小一起长大,名为主仆,实则为姐妹。”
“我就知道,这世上只有她才会这般待我——”
白慕雪双眼含泪、无比感动的说道。
梅四郎一脸麻木,什么名为主仆、实为姐妹,主人就是主人,奴婢就是奴婢。
主人为了笼络人心,可以对奴婢宽厚仁慈,甚至说出“我视你为手足“的话。
但,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要明白两者之间的界限。
否则,就算主人是真仁善,也会把好好一个奴婢养成白眼狼。
就像那个什么白露。
梅四郎刚刚得知真相的时候,还有些诧异:世间竟有如此胆大妄为的刁奴?
可现在看到白慕雪的蠢样,梅四郎终于明白,不怪白露心比天高,实在是有个脑子不清楚的主人太过纵容!
将来就算白露敢把天捅破,也是白慕雪亲手递上去的竹竿。
望着白慕雪“感动”的俏脸,梅四郎有一瞬间的犹豫:那什么,他真要为了仕途、富贵而娶这么一个脑子有坑的女人?!
白慕雪根本不知道,她以为跟自己生死相许的爱人,此刻已经在打退堂鼓。
她还兀自说着,“我想她会舍命救驾,一定是为了我。那可是惊马啊,白露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若没有强大的信念支撑她,她一定不会勇敢的冲上去!”
而白露跟自己的姐妹情,便是白露心底的那股信念!
梅四郎:……
他想说,白露会救人,主要还是想“认爹”!
但,他转念又一想,白露那时还不知道乾帝的身份,毕竟人家乾帝是在扮演微服私巡的戏码。
难道白露是个勇于救人的大好人?
可、这又跟她欺主的刁奴形象不符啊。
梅四郎都有些看不透白露这个人了。
难道这就是老天的安排,注定白露要成为端柔公主?!
白慕雪还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什么白露善良,白露和我比亲姐妹还要亲。
说到最后,白慕雪捏紧帕子,似是下定了决心:“我、我不能揭穿白露的真实身份!”
她虽然单纯,虽然脑子里只有情爱,可她也知道:欺君,是死罪!
白露又是丫鬟,有欺主的嫌疑,会被加倍惩罚。
一个弄不好,还会被处以极刑。
这年头可是凌迟、腰斩等等酷刑的啊。
白慕雪只是想一想,就为白露心疼、担忧。
而白露顶替她身份、抢她亲爹的举动,也被白慕雪当成不忘她的嘱托、与她情深似海的明证。
因为白慕雪记得很清楚,那日被水匪逼得跳江,在水中挣扎的时候,是她亲手把认爹的信物之一交给了白露,还反复叮嘱:一定要去京城,一定要认爹!
“白露可能误会了,她啊,最是个单纯的孩子。我让她帮我找到阿爹,她便以为要帮我认爹!”
“她一定不是故意的,她就是太听我的话了!”
梅四郎不想说话了,真的,作为一个还算正常的人类,他觉得,他就不要试图跟随白慕雪这种奇女子的脑回路了。
“所以,四郎,我、我不能去指认白露,这会害了她的。我不能伤害我的姐妹!”
白慕雪说完这些,便满眼祈求的看向梅四郎。
梅四郎再次暗暗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才保持着深情款款的模样,柔声说道,“我知道,慕雪,你是个善良、美好的女子。但,有件事,我必须提醒你,如果不揭穿白露,真假公主的事就很难讲明白——”
梅四郎看着白慕雪泛着水光的明媚双眼,一字一顿的说:“你,将可能无法认回自己的阿爹!”
不揭穿白露,你还当个P的公主啊。
如果你不是公主,劳资又何必忍着憋成内伤的痛苦来跟你玩儿什么爱情至上的把戏?
梅四郎拼命的吸气,不让自己爆发出来。
然而,更让他险些原地爆炸的事还在后面,“四郎,一定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你这么聪慧,这么厉害,你帮我想想办法,让我既能认回阿爹,还能保住白露的性命!”
梅四郎:……
抱歉,让你失望了,我、我梅四郎就是个寻常的官宦子弟,我特么连入朝为官都需要走捷径,哪里有能力给你弄什么“两全其美”?
“慕雪,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白露的身份太、太——”卑微了。
而且太挑动上位者的底线了。
在一个阶级等级严苛的封建王朝,上位者最忌讳的就是有人“僭越”。
似白露这般,往小了说是刁奴欺主,往大了说就是挑战整个等级制度啊。
别说是乾帝了,就是寻常富贵人家也绝不能容许这样的事。
一旦有了先例,那天底下广大的奴婢有样学样怎么办?
奴婢冒充主人都没有受罚,反而还能保住性命、甚至是享受富贵,这样大的诱惑,再忠心的家奴也无法拒绝啊。
白露不只是一个人的事,弄不好,会坏了整个王朝的等级规矩,是天下之大不韪啊。
“……不、不,白露不是丫鬟,她是我阿娘收养的孩子,她、她应该算是我的义妹!”白慕雪还真不是个只知道风花雪月的女子,在关键时候,她也能急中生智。
“义妹?”梅四郎心中一动,问了句,“慕雪,你母亲收养她的时候,可曾让她签卖身契?”
白慕雪仔细回想了一下,摇摇头,“应该没有。阿娘在路边捡到的她,看她可怜,便直接把她带回了家!”
梅四郎:……
来历不明的小丫头,连个卖身契都不签,就、就把人直接带回去了?
这、这,但凡懂点规矩的人都不会做这种傻事啊。
你特么就不怕这丫头的身份有问题?
万一是别人家的逃奴怎么办?
但转念又一想,做出这种事儿的人是白玉柔,似乎又能说得通了!
唉,是啊,白玉柔要是懂规矩,她就不会跟个陌生男人无媒苟合,还来个未婚先孕了!
不过,现在倒是要谢谢白玉柔的没规矩,否则白露的身份还真的很麻烦。
义女?
嗯,至少比有奴籍的丫鬟好操作多了。
而且,梅四郎忽然想到,端柔公主似乎跟三皇子关系莫逆。
三皇子身份尴尬,注定无能成为太子,而他又得乾帝宠爱……如果把三皇子拉到自己的阵营,对梅贵妃和四皇子、五皇子都是一股极大的助力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