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谪芳

第三百二十章 仿效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黎祈惊恐起身躲至清谆身后,抓着挡箭牌告饶道:“我没!我就想吃顿饭好好歇下。”
男娃儿在百兽园极其稀有,又是救命恩人,清谆原本存了心思打算护犊子,见着颜娧似笑非笑噙着笑意撇了他眼,顿时怔愣了愣。
差点没认清楚救命恩人是谁啊!赶紧稍稍挪动了健硕身躯,让黎祈现身见客。
梁昂卸下头盔抱在腰胁,对着白尧啧啧称奇道:“小嫂子一个眼神便能震摄他人,我俩该省思省思。”
被追在背后几天了,哪时候见黎祈老鼠见了猫似的!
颜娧漾着可人浅笑请托着:“大伯父啊!趁着夜色昏暗,阿娧有些事儿得先完成,明早再议可否?”
那不容得拒绝眼神搭上那灿然笑靥,违和得清谆嘴角抽了抽。
的确是没打算被拒绝的神情,只得清清嗓子,兀自搔头道:“夜宵记得让春分来取,大伯父也去前头帮忙照应。”
颜娧勾着浅笑和缓颔首,揖礼道:“阿娧谢谢伯父。”
见清谆消失在夜色里,颜娧手指勾勾众人,往飞瀑院去。
关上院门,正堂长花窗,示意春分守好门户,没招呼三人就坐,颜娧落坐在在铁力木圆桌前,皓腕撑着下颌,纤长手指轻敲着桌面,细细观察着白尧与梁昂。
梁昂被看得头皮发麻,耐不下内心煎熬,不禁先发难问道:“小嫂子怎么着?我们怎么了?”
颜娧没回答问题,反倒松了口气,舒心笑道:“原先还想着该挑谁好,这下不用挑了。”
黎祈闻言赶忙站到颜娧身后瞅瞅,没发现何特殊而纳闷问道:“挑什么?”
双手拖着下颌,颜娧漾着甜腻笑容似真似假地说道:“挑一个昀哥哥来喊吶!”
“不是吧?才多久没见到承大哥,至于这么想念?”黎祈不可思议地低头瞧了瞧颜娧,不像她会说的话啊!
颜娧连抬眼都没有冷冷回道:“你闭嘴!”
“小嫂子这话何意?”白尧虽被瞧得心慌,也没开口问一句,难道冷静自持不问话也错了?
“你们大师兄也黏呼呼了一整年,突然这么不见人影,怎么行?”
“所以?”
“本来我打算先到南楚,再北返西尧,没料想你们送上门来了。”
那淡定怡人的浅笑彻底毛了白尧。
梁昂嘴角抽了抽,苦笑道:“不是小嫂子来信邀请?”
“那不重要。”颜娧不在意的挥挥纤手,细瞧着白尧思忖着。
“小嫂子有话直说吧!老这样瞧快把阿尧穿出洞了。”梁昂明知葫芦里卖的并非好药,却没想过能逃得过此番。
颜娧将承昀东行之事简略说了下,神国余孽毁坏西尧国祚几人全知晓,如今借用厉耿身份出发前往东越,计划破坏神谕预言,非得再多个人帮助。
老天也算帮忙送来了白尧,自然得好好把握。
听完来龙去脉,心思缜密如白尧已大略知晓这对贼夫妻意图,但仍不可置信问道:“师兄有能耐重建东越千年茶园?”
晓夷山所产的白毫银针,哪年不是贡茶?
自小祖父便年年购置晓夷山白毫银针存放,甚至特地辟了间屋子特意存放各式茶品,日日专人照料。
数年前得知晓夷山水脉枯竭,千年茶山毁于一旦而扼腕许久,如今真能重建茶园,祖父不知能有多高兴!
“当然没有。”颜娧利落应答,反叫三人愣了下,连忙笑道,“茶山都荒了几年了,自然是重新种植。”
“重新种植啊......”白尧语调里有浓浓失望。
茶园重新种植还能有相同的韵味香气?
“且等且看吧!梅绮城那儿也耗时了快三年的时间,何况一座枯了十几年的荒山,那么久远的事儿先别想,先说说你能否配合?”颜娧无奈摇头,至于听到重新种植那么失望?
即便她带着现代思维来到这异世,仍得按部就班规划生活,有什么事儿能一蹴可几?还不是得事事静待佳绩!
正事要紧吶!
“但凡师门交待,白尧万死不辞。”白尧敛扇躬身。
“安心,没要你死,戴着你师兄皮囊出入西尧,不可让人察觉异样即可。”颜娧为那视死如归神情笑了笑。
难怪承昀交待仅能请托几个师弟帮忙,他们打小一同成长训练,熟悉对方思维行动,自是委托的第一人选。
“未来这一两年西尧不能乱,切莫给赵太后给钻了空子,仰仗二位了。”颜娧神情凝重地看着两人。
“这是西尧的大事儿,被小嫂子说得像是我们为他国尽忠吶!”白尧不禁摇头笑道,“能为西尧安定尽一分力,自当肝脑涂地。”
“你别老说些不吉利的话啊!”黎祈没好气的推搡了白尧一把,撇嘴道,“做点事儿而已好好活着能行不?这种场面话按照阿娧以往习惯,都是听一次打一次,打到开口记得好话为止。”
“说啥呢!我那是生意场子,能开口死来,闭口死去?”
颜娧白了眼黎祈,他却难已理解的反问道:“难不成阿娧的意思是,白世子死得其所?”
“我明明叫你闭嘴。”颜娧撇了眼,只见黎祈双掌捂上嘴不敢再开口。
“我大致能理解小嫂子对熙儿那么有耐性的原因了。”梁昂对这祈郡王算服了个彻底了,如若没了这层皇家光辉庇荫,怕是凶多吉少无法活到成年吧!
“没事儿,不理他,咱们开始吧!”颜娧心语催促回春,葇荑抚上白尧俊逸脸庞,不到半盏茶已逐渐出现承昀脸部轮廓。
虽说她不告而别翘了家,心里可没将两人商讨之事给抛出脑后,为着一切能顺利进行,这张脸势必得如常出现于众人眼前。
思来想去又有几人能胜任?
荧荧烛火下瞧着自个儿拿捏出来的脸庞,她一时间真有些茫然恍惚。
难道真如黎祈所言,想念这张脸庞的主人了?
“小嫂子再这般看我,我都想伺机意图不轨了。”白尧再次开口,连嗓音亦是那醉人的低沉魅惑。
只能怪无脸蛊脸,为何连声音都能仿效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