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梦里什么都有

117、第一百一十六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当了陈啸之蛮长时间的学生, 这还是沈昼叶第一次来他在加州的家。
在此之前他们两个人相当交恶, 沈昼叶作为被陈啸之疯狂嫌弃的一方, 甚至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只知道陈啸之作为学校的faculty, 通勤时间也很早,应该就住在附近。
陈啸之住了一栋独栋的别墅,距离sierra mall的距离颇近, 换句话说离学校也并不是很远, 却和沈昼叶的宿舍是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
沈昼叶:“……”
他送了我这么多次, 原来居然是不顺路的吗。
陈啸之面无表情,将出租车车门啪地一关。深夜十二点多,草坪于加州的夜风中吹拂, 房子窗户洒落温暖光辉——出租车嗡地远去。
然后陈啸之简短道:“我家。”
“本科的时候不想住宿舍,买了落脚的。”
沈昼叶心里其实有一丝说不出的别扭,轻轻点了点头。
……感觉推了他也不合适……沈昼叶想。
……好像也没几天啊。交往没几天。沈昼叶陷入纠结,而且x大于等于37的事情还没解决, 她总觉得如果自己和陈啸之滚床单的话, 有种进度太快,走心不走肾的嫌疑。
而且他分明离开家已经很久了,为什么房子里还亮着灯呢。
女孩子跟着陈啸之上前,陈啸之推开院门, 低声道:“家里房间还是不少,今晚你先对付一下。”
沈昼叶:“好呀。”
院中草坪修剪整齐,深夜洒水器静谧地工作。
沈昼叶奇怪地看向洒落一地灯光的窗户, 又隐约看见明亮宽敞客厅,心想,这里面还会有谁呢?
陈啸之掏出钥匙,将门打开,果不其然一丝柔暖的、家一般的光透了出来。
沈昼叶问:“家里还有人……?”
你都离开半个多月了怎么家里还亮着灯——
陈啸之正打算回答呢,下一秒,一团雪白的小胖胖从门里蹿了出来,在陈啸之腿上亲昵地磨蹭。
“……”
陈啸之抱起那只胖胖的白球球,简短道:“有猫。”
然后他想了想,又对沈昼叶说:
“还有个人——你认识,帮我照顾猫的。”
……
于是沈昼叶见到了,在帮陈啸之照顾猫的陆之鸣。
“…………”
深夜,陆之鸣抱着一桶薯片,放下ps4手柄,看向沈昼叶,沈昼叶呆呆地看着他,又看看电视屏幕上的《底特律》。
陆之鸣莞尔道:“小学妹,你来啦。”
沈昼叶无所适从地嗯了一声,感到这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我最近和啸之住在一起,”陆之鸣笑着解释道:“——之前的工作辞了,来这里散散心。”
言语能力很差的沈昼叶耳根有点泛红,小声道:“我……”
“——你又和啸之在一起了。”陆之鸣笑起来:“啸之已经跟我讲啦,你不用解释。”
沈昼叶眨眨眼睛,温和道:“那他还挺贴心的。”
陆之鸣说:“你坐。”
沈昼叶便礼貌地笑了笑,乖乖地在沙发上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那只小白猫在门口欢迎了一下陈啸之,在他腿上蹭蹭揉揉地亲热,可是还没到三分钟就对这位铲屎官失去了兴趣。它将姓陈的铲屎官留在厨房,跳上了沙发,在沈昼叶身边蜷缩了起来。
“……”
沈昼叶与那只姓名不明的小白猫对视。
那只猫血统纯正,娇气地舔了舔爪子,蔚蓝的眼睛看向旁边的女孩子。
“屎屎脾气大多数时候都很好的。”陆之鸣漫不经心道:“你猫毛过敏么,不过敏的话可以摸摸,它肯在你旁边趴下就说明它挺喜欢你的。”
沈昼叶眉眼一弯,笑道:“不过敏。我可喜欢小猫了。”
“那你摸摸,”陆之鸣笑道:“先顺背,舒服的话它会把肚皮翻过来给你撸,它肚皮毛好软的。”
沈昼叶便好奇地伸手撸了撸小猫。
这只叫屎屎的白猫被陈啸之养得油光水滑,娇气却又爱亲昵人,沈昼叶摸了没几下它就舒服得咕噜咕噜响,软软地蹭着女孩子的小手心儿。
沈昼叶莫名地感到一种同类的召唤,叫屎屎的小白猫干脆爬到沈昼叶的腿上,露出小肚皮让她揉毛毛——可爱得过了头,治愈力max,沈昼叶只觉旅途的疲惫消逝得无影无踪。
屎屎是谁的猫?这么可爱的猫总归不可能是陈啸之的吧,他看上去像个会把宠物掐死的。
……说起来他今天把我带回来了,沈昼叶又想。
在我和他分手的十年中,他到底往家里带了多少女生呢?
真不公平啊,沈昼叶模糊地想——我明明十年都没能忘了他。
我每次喝醉酒都会情不自禁地骂他,大学追我的人全部被我拒绝了,可是陈啸之却在这里好吃好喝的,夜夜笙歌,生活糜烂……
算了还是别想了,沈昼叶告诉自己,再想就要上去打他了。
……可是……
“……学长,”沈昼叶撸着猫,走神地问道:“这只猫为什么叫屎屎呀?”
沈昼叶又忍俊不禁道:“明明这么白。”
陆之鸣将游戏关上,说:“我不知道。”
“这你得问啸之了,”陆之鸣说:“不是我的猫,那是他三年前买回来的小猫崽子,名字也是他起的。”
沈昼叶:“…………”
沈昼叶一时竟不知道该先吐哪个槽……
到底是陈啸之居然会买猫比较傻批,还是他竟然会给猫起名叫屎屎比较傻批?他为什么会给猫起名叫这种名字?不觉得很幼稚很小学鸡吗?猫知道自己的名字是什么意思还不得挠死他……
陆之鸣打了个哈欠,道:“我先去睡了哈,小学妹。”
他又补充道:“陈啸之这个比没带钥匙,让我给留门,我都要困死了。”
……
陈啸之端着调好的蜂蜜水回来时,陆之鸣已经走了,客厅灯光温柔如火。
姓沈的坐在沙发上,加州夜风吹过,怀里抱着叫屎屎的小白猫,一大一小的。那只小白猫倒不磨她,仿佛知道那也是个娇气包,不忍欺负一般,只是躺在她膝头,让她撸。
“……”
沈昼叶细细地打了个娇气的哈欠,和怀里的小猫一起抬头看向他。
——那可真是一大一小。陈啸之想。
陈啸之清了下嗓子,将马克杯递过去,漠然道:“喝了蜂蜜水去睡觉,客房还没收拾出来,你睡我的卧室。”
沈昼叶揉了揉水濛濛的眼睛:“唔?”
“……”
那个模样简直没有更可人怜的了。沈昼叶的娇总是流于她的一举一动,她自己永远意识不到自己的模样——有多么招人疼。
陈啸之只觉心尖儿又是怦然一动,强自按捺着解释道:“没别的床睡了。”
“……好吧,”沈昼叶揉揉眼睛,困倦地问:“那,只只,你去哪睡呀?”
陈啸之喉结一动,沙哑道:“……客房。”
他将好像已经在犯困的沈昼叶带着,上了楼。
黢黑走廊中穿过一阵温柔的风,是夜月明风清,陈啸之推开门,拧开他床头的台灯,昏黄光线便如鹅毛大雪般落在床头。
他又将马克杯递给女孩子——她乖乖将温热的蜂蜜水喝了下去。
沈昼叶捧着马克杯,鲜红湿润的唇含着杯沿,动作上稍稍仰起一点细白美好的脖颈。她那模样柔和干净地晕在光中——令人想起春日梨花,像是另一个时代、另一个国度的剪影。
那是他儿时的玩伴,是他人生的初恋。
陈啸之:“……”
他的初恋与小青梅赤着脚踩在他的被子上,长发披散在脑后。女孩子眼里困倦,却又含着潋滟水光。
然后她蜷缩进被窝,又小心地看向他。
——像个顽劣娇气的孩子。陈啸之想。
可是却又真真切切地成为了女人。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有点短orz主要是九点才开始……
其实叶叶和陈啸之交往起来属于细水长流型的,很平淡的那种cp,火花四溅的感觉没有那么强烈
主要是太熟悉彼此了,都已经到了一种适应彼此的程度
但是!!
不代表!!真的会有丝分裂啊!!叶叶对老陈有误解!!!
大家先别急,这一段日子更新会暂缓一点
这篇文开文的时候我太相信自己了,因为我前几本都是无大纲裸/奔自由发挥,这本也延续了这个光荣传统,理所应当的觉得不会有问题。
但是我动笔后才发现我低估了写作难度,毕竟它好几条线好几个主旨,导致有一部分地方表达和情节不太到位,所以我现在会进行一次规模比较大的修文。
大家从今天开始如果要追更的话 就晚上十二点来刷一刷
其他时候 哪怕是晚上两点的现在 都有可能是在修文的。
另)可能还会修口口= = 晋江最近新增一堆屏蔽词……连湿/漉漉都被屏蔽掉了,我有点震撼。
修文从明天开始,修过的情节可看可不看,不影响整体走向,但会加一些东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