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梦里什么都有

84、第八十三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八十三章
陆之鸣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陈啸之。
他几乎如杨树般的弟弟浑身都在发抖, 死死捏着桌子, 手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沉默半天, 终于颤抖着、痉挛般吐出一口气。
那一瞬间,陆之鸣几乎以为陈啸之就这么垮了。
“……不一定出事了, ”陆之鸣颤声对陈啸之说:“……没那么严重,啸之你先别急,可能是信号断了……”
陈啸之道:“……”
“一个城市那么多人, ”陆之鸣劝他:“不一定就是沈昼叶。”
陈啸之声音粗哑, 如砂石一般:“……你别说了。”
“啸之别急, ”陆之鸣说:“你等等看,总会有消息的。”
陈啸之低着头,一言不发。
清晨雨声淅淅沥沥, 陆之鸣却能听见他如濒死水鸟般的喘息声——陆之鸣没来由地升起一点想法:他觉得陈啸之像一座即将坍塌的山脉。
“……”
“你说得对。”陈啸之粗粝地说。
陆之鸣:“……”
陆之鸣立刻说:“所以你也别急,很快就会有消息了,现在那边肯定一锅粥,信号什么的一样都没, 你在这边等着, 总会有消……”
“你说得对,”陈啸之重复道:“……我得去接她回来。”
陆之鸣:“啊?”
“我得去接她回来。”陈啸之说。
陆之鸣那一瞬间想问你是不是疯了,你去凑什么热闹,然而当他一转头, 看到了陈啸之几乎疯了一样的眼神。
“我不能……”
陈啸之颤抖道:“我已经让她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了,那里有多孤单我也不知道。东西她也吃不习惯,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在那。”
“……就, ”陈啸之闭了下眼睛。
然后他怔然地说:
“无论怎样,我都得带阿十回来。”
……
陈啸之在飞机上时,就觉得自己快要碎成碎片了。
他发疯一般看着自己的手机,回忆那屏幕上出现过的沈昼叶绒绒的头发,她一头卷发乱糟糟的,好像刚被风吹过。沈昼叶不好意思露脸,只有最后调整的那下镜头里出现了她的面容。
月色皎洁,飞向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的飞机上几乎所有人都在睡觉。
可是陈啸之连闭上眼都做不到。
……
他想起自己曾在cpho决赛前夜,抱着沈昼叶看电影,看他在网上下载的机器人总动员。凛冬的深夜里,沈昼叶小声声讨他,说陈啸之你这个辣鸡,你都没有说过喜欢我。
陈啸之那时一个字都没说,只是摁了下她的头。
陆之鸣说得没错,沈昼叶确实是个好脾气,事实上她娇生惯养归娇生惯养,其实是个很好说话的姑娘家家。
按别人的话来说:‘这种小姑娘你都不用哄’。
因为她甚至连逼迫陈啸之说‘我喜欢你’的意思都没有。
现在想起来。陈啸之眼眶通红地看着窗外,想道:她那时候应该挺想听的。
陈啸之连眼睛都闭不了。
他一闭上眼,就会想起十年前沈昼叶蜷缩进他怀里的那一刻,那几乎像是正负离子的相撞,他将手臂环上去,觉得所有的星辰都在身体里迸开;他眼睑合拢的瞬间,透过黑暗就能看见一个穿着彩虹小马t恤的、卷发乱糟糟披在脑后的小姑娘坐在胡同口的大杨树下,孤孤独独地抽泣。
他眼睑下,藏着一个星辰温柔、开着那年最后一簇月季花的夜晚,笑起来如同四月的花的女孩儿。
二十五岁的陈啸之手背,幻觉似的迭忽一暖。
‘……’
陈啸之,你喜欢我吗。幻觉如风一般地问。
陈啸之眼眶通红,闭上眼睛。
沈昼叶是他如影随形的、独属于夜晚的幻觉,如今却如风一般陪伴在他的身侧。
那个柔顺的、爱他的、从未离开过他的幻象温柔地握着他的手,像他初恋终于疯狂生长的夜晚那样,眉眼似是落入水中的杏花。
你喜欢我吗,幻象乖巧地问。
陈啸之竭尽全力忍着,放在飞机椅把手上的手背,克制地微微抽动。
之之。春风一样的沈昼叶,用烟煴着星辰的眼神看着他。
万物静谧。
我爱你。
陈啸之的心脏,震耳欲聋地说。
……
我爱你。
他们去天体观测的那天夜晚。
陈啸之给她抱去被子的深夜,接起沈昼叶的电话的凌晨,收起她的作业本的上午,看到她转学进来的那一瞬间。
儿时小啸之牵起她的手的,那细微的一秒钟。
阿十十分皮实地蹭过他的手背,摸着他套着冲锋衣的臂膀,好奇地问之之怎么变结实了,陈啸之一抬起手,想把阿十垂下来的碎发好好别回耳后。
她消散得无影无踪。
陈啸之几乎要疯了,他睁开眼,不住地倒抽气。
二十个小时。
——他要飞二十个小时。
二十个小时能出什么事,陈啸之咬着牙想,沈昼叶这种作精、娇气鬼、什么都不记得的混蛋,是连天都不收的,谁会想要这种人?
——没人想要。
老天才不收她。
陈啸之在飞机落地的瞬间就开了机。
他的眼眶因长久的缺乏休息而通红,头发蓬乱,打算看到沈昼叶的消息还是别他妈柔情似水了,还是喷一顿算了,怎么能让人这么担惊受怕?到哪里都不省事。
可是他一打开手机,一堆人都在问他去了哪里。
陈啸之头脑都不清醒了,心想我在外面找人呢,找回去我捏死她,然后他将信息框一划。
——沈昼叶的对话框仍然是空的。
可达鸭的小头像框上面空无一物,没有红点——没有任何一条发来的消息。
陈啸之几乎要呕出来,他浑身发抖,手死死撑着窗舷,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又被他忍了回去。
生气了,陈少爷告诉自己,搁这儿拿乔呢。
沈昼叶多会冷战啊,陈啸之背起包。她能冷战十年呢,能冷战到分手,能二十年对我不闻不问,这他妈才几天?她不识好歹是一两天了么?
这男人背着沉厚的行囊,走了出去。
外面绵密地下着雨,傍晚天色沉暗,陈啸之没打伞,任由雨水淋着自己的头发。
各国的飞机,停泊在落雨的机场。
救灾物资被运来,卸货时轰鸣如雷,陈啸之连头都没抬,在雨中朝一个方向行走。
陈啸之在去的船上,短暂地眯了一会儿。
他那时已经快四十个小时没合眼了,几乎也滴米未进。陈啸之什么都吃不下去,但是在摇晃的、漆黑的雨夜里,雨水沿着他的冲锋衣向下滑落,他理智尚存地想起这样他会垮。
沈昼叶活蹦乱跳的,自己搞成这样什么意思?
……还跟挺在乎她似的。
她不是还挺吃我这套长相的?陈啸之漠然地想。肤浅。
陈啸之从包里摸出压缩饼干对付了点,向一个义工团的医生借了刮胡刀,在船上将自己冒出的胡茬刮了。
都说一个女人意识到自己漂亮就是焦虑的开端,而男人意识到自己帅的时候就完了,陈啸之倒是没完,只是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自恋地觉得还是个挺有魅力的男人。
那医生将刮胡刀的水一甩,又给他递了条毛巾,问他:“您往那里去做什么?”
陈啸之擦净了脸上的水,笑了下,道:“找人。”
“……老实说,那的条件挺悲惨的。”医生口音带着点德国腔,在飘摇的漆黑海洋中道:“社会人士不一定能受得了。”
船在洋流中颠簸,陈啸之扶了下栏杆,道:“我无论怎样都会去的。”
“……”医生便不再阻止,问:“您带了药?”
陈啸之微一点头:“带了一点。”
医生笑了下:“有多的盘尼西林么?”
陈啸之说:“有些软膏。”
他拉开背囊,里面满满当当塞着各种各样的药和能带过海关的食品。陈啸之带的药还装在航空公司发的装液体的小袋子中,海风腥咸地吹来,他拆开包装,分了两管青霉素软膏给那医生。
医生莞尔:“……您还带了不少吃的和药。”
陈啸之靠在船舶上,轻声说:“她应该受伤了。”
“她?”医生听见英文的‘she’,表情柔和地问:“……是女朋友么?”
陈啸之摇了摇头。
“不过也能给你看看她的照片,”陈啸之说道:“……我手机里有,是我的青梅竹马。”
医生听见‘青梅竹马’四个字,笑了起来。
黑夜的大海,灯火飘摇。
陈啸之摸出手机,翻出一张他存的证件照给医生看——照片上沈昼叶穿着正装,一头长发披在脑后,笑起来露出一个孩子样甜蜜的酒窝。
“……像个孩子。”医生忍俊不禁道:“有点不通人情世故的模样。”
陈啸之眼下青黑,笑起来却十分温柔,和缓地道:“……是。”
“挺可爱的,”陈啸之嗤地笑道:“……小时候我没觉得,长大了才知道她这么漂亮。都十年了。”
“……,”那无国界医生又笑着问:“但是怎么是证件照?”
陈啸之闻言,半天没说话。
他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光线荧荧的,犹如冷白的月亮。
然后,陈啸之笑道:
“我为什么要有她别的照片?”
沈昼叶的照片,陈啸之删得连一张都不剩。
……他甚至都不觉得可惜。
天还没有亮,海雾弥漫。
那医生见陈啸之疲惫,问了下他的休息状况,便拉着他进船舱,让他稍眯了一会儿。
清晨船灯飘摇,潮湿的海风吹着头顶悬着的灯泡。那船在茫茫黑海中前进了许久,靠近苏门答腊省时天光破开鱼肚白,陈啸之看了眼自己的手机,发现手机上是有信号的。
陈啸之:“……”
“有信号?”陈啸之发着抖问:“……这里?”
医生一愣:“……为什么会没有?灾害没严重到会摧毁信号的程度。”
陈啸之:“……”
陈啸之已经四十余小时没合眼,跑了大半个地球一路过来,在船舱眯的那两个小时根本无济于事。
他沉默了许久,一声嘲讽的轻笑,道:“……也行吧,我自己也能找到。”
“……我总能找到她的。”
陈啸之盯着窗舷外逐渐摇近的地平线,码头附近停泊着几艘船只,白昼降临。陈啸之心想这世上还有比沈昼叶更折磨人的女人吗,又磨又作,如果找到——
如果找到。
陈啸之将行囊甩到肩上,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发现冲锋衣里的衣服有点儿脏,立即不动声色地闻了闻——
陈啸之想起沈昼叶那娇生惯养的劲儿,让她闻到味道还了得?
他把里面的t恤脱了,换了件新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