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梦里什么都有

75、第七十四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十四章
从连续的来信来看, 小昼叶应该是急切地有什么话要说。
二十五岁的她摊开了来自另一个时空的信, 那张纸干干净净的, 十分简短,以一个小学生般幼稚的字体写道:
未来, 展信佳。
可是第二句话就是:我思考了许多天,但我不打算离开陈啸之。
沈昼叶:“……”
她又继续往下看去。
还有,我复赛结束啦!
沈昼叶明显地感觉出, 小姑娘的口吻和她写字的字体一样, 几乎都要飞起来了。
我考试一结束就跑来给你写信, 告诉你这个你经历过的重磅新闻!
我也不知道考得怎么样,有两道题的时间不太够了,应该和你当时考得一模一样吧……不知道是不是, 但是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隔着如山的岁月,沈昼叶都能感受到另一个自己的欢欣力跃纸背。
然后年幼的少女又写道:……很抱歉我我不能够按你说的来做,但是我保证我会对陈啸之那混蛋警惕一点……如果他露出让我不舒服的苗头,我会第一时间察觉, 并及时止损, 放心吧=3=。
可是,你经历了一切,给了我你能给出的所有建议。可是我还是不愿意离开他。年幼的她笔锋一转,写道。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毕竟你的信要受到重重限制, 我问你理由是徒劳的。但我大概能想到,你现在应该在陈啸之身边吧。
是的,沈昼叶轻声叹息。
我就在他的身边。孤独失意, 被过往岁月重重碎碎地折磨到夜不能寐。
沈昼叶苦涩地抿紧了唇。
——信到此为止。
是来告诉她‘我不会和陈啸之分手’的。
不和他分手吗?
沈昼叶感到一丝说不出的别扭,这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正常的展开应该是立刻和陈啸之分手,及时止损,然后追问‘我的梦想怎么回事’……或者至少拖一拖,多考虑几天,可是年纪尚小的自己直接拒绝了‘和陈啸之分手’这件事。
难道是我打开的方式错了?沈昼叶陷入了迷茫。
怪不得妈妈经常说小孩没有道理可言。明明是为了他们好,他们听了却都当没听到。
十五岁的中二病真难沟通啊……
……该。活该十年后过这种苦博日子。
沈昼叶眼前飘过“活该”俩天大的字儿,接着就意识到,她觉得该的就是她本人。
沈昼叶:“……”
活该个屁,我哪里活该了,我哪里做得不对了?!
沈昼叶仔细一想,认为这终究是自己的人生,总得负起责任来让日子好过一些,便下定了决心,要对中二病的自己耐心一点。
——我又不会害自己。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奇怪的通信,确实也没有显露过它的目的。
沈昼叶只是隐隐地直觉,认为这一切的都有目的。
她总觉得,通信本可能有极高的自主性,有她所察觉到的和没察觉到的铁则。
……更有着它自己的意图。
可是它不曾显露出来。
沈昼叶叹了口气,将收拾了打算带去印尼的行李箱暂且扣上,背上了包,下楼,往办公室走去。
“嗯,”沈昼叶夹着手机,对着手机话筒说:“……我买了二十三号的机票,离开会的地方不太远……”
她惯常步行去办公室,但那天天却有点阴,海风甚急,风将她的裙摆吹得翩飞。
话筒里,梁乐的声音兴致勃勃:“我也不太远,那我们可以多吃几顿啊!沈昼叶你知道印尼物价有多便宜么?你多换点印尼盾,晚上我们一起出去搓串串,据说都是沾沙茶酱的,超好吃。”
沈昼叶笑了起来:“好鸭,我看看参会的还有没有熟人?”
梁乐:“行啊,我也看看有没有同学……学妹我们都多少年没一起搓串串了,上一次至少是两年前了吧?”
沈昼叶怀念地说:“两年不止了吧?你出国之后我们逢年过节都不一定能见面。”
“……叫不叫陈啸之一起?”梁乐忽然神来之笔地问道:“——他好歹也算同学。”
“……”
沈昼叶看着面前的物理系a栋教学楼,抬头望向陈啸之的办公室方向——想了三秒钟,问:“……你想和他见个面么?想和他吃饭?你想的话我就帮你问一下。”
梁乐:“……”
“不是特别想。”梁乐冷静说道:“但是毕竟也算同窗一场,感觉有义务一起吃顿饭。”
沈昼叶:“那我回头问问看……”
梁乐:“……你问问吧,毕竟挺久没见的了,十整年了吧?”
狂风中,沈昼叶将眼睛笑成了两弯小月牙儿,问:“什么十年鸭,学长?”
“——从他出国后啊,整整十年了,”梁乐不爽地道:“你不用说了,我想起来了,想起来我就生气。”
沈昼叶浅淡地笑了下,仿佛没有尽头的、加州的大风吹卷着她的裙摆。
沈昼叶:“……学长,我还想问你一遍,我和他分手,有错吗?”
梁乐:“……”
“……我以前脾气比现在大多了,沈昼叶你如果在以前问我这个问题,我会说‘没错分得好’,”梁乐的声音被沙沙的电流与大风裹住,几不可闻:“……其实我到现在想起都生气。”
沈昼叶笑了下:“可是后来一想,我也太绝情了吧。”
梁乐沉默了很久:“……嗯”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沈昼叶无意识地以手背按了下鼻尖,以鼻音道:“可明明他有过那么多机会告诉我,他都选择了沉默。”
梁乐说:“是。而且他一直瞒着你不少东西。”
二十五岁的沈昼叶按着鼻尖儿,轻声开口:“嗯……我知道。”
“……我总觉得他背负着很多,”梁乐声音和缓:“他那时候看着你的眼神,特别有故事。”
沈昼叶下颌抬起,
然后他忽而笑了起来:“学妹,其实我后来背着你和姜英聊过,我们俩人都觉得你们两个人交往,你一个人开开心心的像个瓜批,可是陈啸之在开心之余,还背负了很多你看不到的重担。”
沈昼叶站在楼下,隐忍着眼泪道:“是吗,都……都过去了,说这么多也没用了。”
梁乐:“……”
梁乐也轻轻笑了下,应道:“……是啊,学妹,都过去这么久了。”
“……,”沈昼叶憋了口气:“但是说我像个瓜批也太过分了啊!”
梁乐:“你不是吗?”
沈昼叶面颊微微发红,仰头看向陈啸之的办公室方向,然后一滴清澈的雨水落在了她的眼皮上。
啪。
沈昼叶:“……唔。”
她揉了揉眼睛,试图把雨水揉出来,对着听筒里的梁乐说:“学长,我们这边下雨了,我先进楼啦,你看看周围有什么好吃的沙茶串串可以发给我,我们开完会去约着吃完饭。”
梁乐笑道:“行,你进去吧,二十四号会场见。”
“嗯!”沈昼叶笑眯眯地道:“学长白白~”
接着,沈小师姐嘟地挂了电话。
天阴沉欲雨,云雾虬结如苍龙。
雨啪砸在她脑壳上,吧唧一声,小师姐被砸疼了,颇心塞地揉了揉自己的发旋儿。
沈昼叶其实身上还残留着点小孩似的毛病——她被雨淋了第一反应是用谴责的目光看老天爷,而不是快逃。她悻悻然地看向天空,然后又被砸了好几颗。
沈昼叶:“……”
沈昼叶正要逃,却突然被一只结实有力的手摁着后颈,用力押进了实验楼。
沈昼叶:“……??”
实验楼里,陈啸之的声音在她身后冷冷地响起:“被雨淋了还他妈抬头看一眼?你病得不轻吧?”
她低头一看,看到了陈啸之的篮球鞋和工装裤裤腿,还闻到一股浅淡的、他身上的香水味儿。
“……我,”沈昼叶仍被押着,憋闷道:“……我打算进……”
陈啸之却忽然极其冰冷地问:
“——梁乐?”
沈昼叶:“?”
楼门前的玻璃门一关,大风涌入,雨水哗地落在楼外地面上。
陈啸之松了手,沈昼叶不自在地捏捏自己的后脖颈,正要和他问好。
正是那一瞬间,沈昼叶听到陈啸之几乎如冰刀般,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话:
“——和你打电话的,是不是梁乐?”
……
肯定是梁乐。
还能有别人么,会被沈昼叶称为‘学长’的人还有别人?
陈啸之居高临下地看着被自己的语气吓到的、二十五岁的沈昼叶。
天光昏昏,她穿了条灰蓝色的裙子,几乎是惶恐不安地看着陈啸之,像是受了欺负一般的惶恐。
——可她一直都被爱着。
陈啸之只觉得自己已经要疯了,头颅中血管发了疯一样的搏动。
2018年的陈啸之想起十年前,那些爱他的阿十的人——她的妈妈和奶奶,班上那些和沈昼叶熟悉的同学,魏莱、姜英甚至梁乐,连陆之鸣都相当喜欢那个柔软又偶尔硬气的、聪慧异常的小姑娘。
连阅尽千帆的慈怀昌教授,最偏心的学生也是沈昼叶。
五岁那年小啸之就知道,小阿十是最招人喜欢的,被爱浇灌的花朵。
他已经过世的奶奶见到小阿十就喜欢得要命,开玩笑说让她来给自己当小孙女;连他父母都喜欢小阿十,几乎将她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她父亲能将女儿生生抱到五岁,她一喊累就抱起来。而小啸之则是所有人里,最溺爱小阿十的那一个。
他几乎将心——不,整个人都挖出来了。陈啸之那时所有的零花钱都给小昼叶买零食吃,小昼叶凌晨睡不着觉甚至会来拍他的窗户,而被吵醒的小啸之连起床气都撒不出来。
那个小男孩将自己‘一辈子的好朋友’爱得如珠似宝。
——十五岁的少年,则将他的初恋捧上自己的心尖。
含着怕碎了,抱紧了怕疼了,毕竟他的昼叶那样娇气。
陈啸之将她爱如眼珠,恨不能将他能碰到的整个世界都捧到她的面前。
……可是所有人都爱她。
梁乐、魏莱和姜英。沈昼叶的老师。沈昼叶的师长。沈昼叶的家人——她友谊亲情无一不落,无一不丰满。陈啸之二十年来几乎将自己挖出来的爱意,在她的人生里不值一提。
所以五岁的小阿十回了美国,再也没回来。
十五岁的沈昼叶站在他面前,对近乎哀求的他,垂下眼睛说:‘陈啸之,我以后不想见到你了。’
陈啸之的眼眶,几乎都因愤怒发了红。
那一切堆就了他孤身一人在旧金山难以入眠的、无数个夜晚,连杯中的水都像是映着她的倒影:沈昼叶泛着光的笑容和手心的温度,她修剪整齐的、细致圆润的指甲尖儿,趴在自己怀中的温热柔软的、发育了的躯体。
可是他算什么?
——陈啸之算得上什么?
这年纪的沈昼叶,会缺你这点爱意么?
……
斯坦福物理a栋实验楼,大厅里空无一人,玻璃门外大雨倾盆。
“沈昼叶你哑巴了?”陈啸之嘲讽地看着眼前的沈昼叶,慢条斯理地开口道:“我不是问你么,刚刚你打电话的是不是梁乐?”
沈昼叶:“……”
“怎么说都是当年在一个班里待过的,我记得他。”陈啸之嘲道:“truefalse,这么难?”
沈昼叶:“……”
她嗫嚅着点了点头。
“是他,”她哑着嗓子、颤抖着说:“……梁学长正好也、也去那边开会……”
陈啸之只觉得肚腹中,有一把火在烧。
“你前几天打电话的那个也是他吧,”陈啸之皮笑肉不笑地说:“你俩联系还挺频繁的啊。”
沈昼叶一呆:“也是他,我们大学在隔壁,以前周末经常出去一起吃饭……”
沈昼叶话音未落,陈啸之就泄愤般一使劲儿,一搡她毛茸茸的后脑勺儿。
作者有话要说:  快凉了快凉了快凉了(万分期待
你们可以质疑我不是阿十亲妈,但我从来都是对男主下死手,所以陈啸之……
不过本质俩都是我亲生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