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梦里什么都有

63、第六十二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十二章
周六的上午, 宿舍小楼外南风静谧, 榕树被风吹作一片金黄的光影。
阁楼温热的光线中, 沈昼叶套着连帽衫牛仔裤,一头卷发松松地挽成一个揪, 站在墙前发呆。
她怔怔地看着头顶的前方,暖阳落了满地,将她的身影拉得老长。
下一瞬间, 沈昼叶房间的门吱呀一声打开, 张臻冒出个头, 问:“叶叶,我们什么时候走?”
沈昼叶笑起来,问:“你穿好衣服, 打扮完了吗?”
张臻铛铛一声,自门后跳了出来——这位女士八百年难遇地脱了不离身的优衣库宅t和牛仔,换了条她新近买的花裙子,还化了一点淡妆。
“……。”沈昼叶惊恐地道:“……我们只是去个超市而已!”
张臻振振有词地说:“这可不只是去个超市了!这是难得的出一次门好吧——你告诉我, 你来了这么久, 出去玩过么?”
沈昼叶想了一下,居然没法反驳张臻,接着她就觉得读博真是可怜,别人去外面玩的时候, 她们去一趟超市都算出远门,是唯一的盛装打扮的机会。
然后张臻忽而道:“你站在这做什么?”
还不待沈昼叶回答,张臻就凑了过来, 将脸搭在沈昼叶的肩上,茫然地看着墙面道:“……好旧的一张照片啊。这是谁?1988年……?怎么还有老照片的?”
“……还是ipho的留念。”张臻头上飘出一个问号:“叶叶你就是奥赛出身吧,这是谁,你的前辈么?”
沈昼叶想了一下,看着她贴在墙上的照片,温和地笑道:“是我爸。”
张臻:“…………”
张臻惊得下巴都要掉了:“我靠你们真是一家学霸……他是1988年的国际奥赛得主?不过你看他干嘛?”
沈昼叶微微一挠头,说:“是的吧,和我差了十多年呢,就是看看,没别的。就是这照片我好多年没见了。”
张臻笑了起来,说:“那就别看了,走吧姐妹。”
“……,”沈昼叶停顿了一下,温文地点了一下头,说:
“——好。”
然后沈昼叶拿起一旁的棒球帽,扣在头上,临走前却又忍不住看了那照片一眼。
那张失踪许久、她暌违十年的老照片上,十九岁的父亲笑着望向相片外,灿烂的光犹如碎裂水底的重重万华镜。
……
“你爸挺帅的,”张臻拽着公交车拉环,晃晃悠悠地对沈昼叶笑道:“你妈我见过,也漂亮,也难怪你能长成这模样。”
加州温暖的阳光洒落下来,公交车里的一切——黑皮肤的、扎着头巾的老太太,打着哈欠的司机,远方湛蓝的天,都像被拢进了最温热的光幕中。
沈昼叶笑了起来:“我差远了,对不起他俩给我的好基因的。我爸他人也很好。”
“……1988年,”张臻又忽而说:“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你竞赛居然还是女承父业。你的ipho获奖是几几年来着?2011年是吧?”
沈昼叶笑了下,柔和地点了点头。
张臻忽地一愣:“——等等。”
沈昼叶:“嗯?”
“……你前男友是什么时候的竞赛?”张臻怔怔地道:“你和他不是一届?”
“你前男友,陈啸之不是2008年拿的竞赛金牌么,”张臻手里扯着拉环,惊奇地说:“我记得可清楚了。他是那一届唯一一个被选进国家队去的初三学生……等等等等,你俩不是竞赛认识的吗?怎么年份不一样?”
沈昼叶:“……”
忘了告诉她了,沈昼叶突然意识到。
张臻:“…………这是怎么回事?”
“……忘了说了,”沈昼叶调整了一下,叹了口气,道:“毕竟过去了那么久,我又觉得特别理所当然。”
张臻奇怪地看着她。
沈昼叶点了点头,郑重地说:“——对。我和他不是一届竞赛。所以获奖比他晚了两年。”
张臻头上飘出个问号:“不是一届?那是穿越时空了?就像新x诚那个电影,三叶和瀧互换身体……”
张臻实在是太能想了。
“……哪来的这种故事?”
沈昼叶又叹了口气:
“不过就是我参加了两次竞赛而已——陈啸之那届竞赛,也就是2008年,是我第一次参加。后来2010年我又第二次报名了。”
沈小师姐想了想,又道:“而且我和陈啸之是初中同学,同班前后位的关系。第一次报名的时候我们都是在一起报的。”
张臻:“……”
公交车摇摇晃晃地驶过sierra st.,即将到达最近的华人超市,沈昼叶将空空的背囊朝肩上一背,忽而笑道:“……说起来他性格其实一直都这样,连那时候都对我可凶了。”
“……那你还和他在一起啊?”张臻不知为什么泛起一股酸楚:“大一到现在,班上喜欢你的人那么多,连我这种原来和你不太熟的都能数出三个来,你为什么会一直守着一个人,死活忘不了他?”
沈昼叶拉着扶手,一愣,问:“这么多吗?”
张臻拎起自己的购物袋,等在公交车下车的门口:“那不然咧?军训结束就有男生想追你,打听着问我要你的qq号手机号。你长得又漂亮,学习又那么好,只不过后来都没人敢说罢了。”
沈昼叶笑了出来,又诚实地说:“他们为什么不敢说?我都不晓得。”
“我说真的,”张臻道:“……你看我这样长得一般,谈起恋爱来性格也很差的人,在恋爱的时候都是被宠的,我ex别说凶了,连脾气都不敢对我发。这种男生不在少数。”
车停在了车站旁,张臻先下车,然后伸手将沈昼叶也拽了下来。
“……他对你真的太过分了。”张臻说道:“这个星期骂了你几次?我都能想出十年前他凶你的样子……他是不是一点小事就要生气?”
炽热的阳光烫在沈昼叶后颈处,树梢绕过烈焰夏风,水泥地面被晒得滚烫。
“我和他在一起,是因为我喜欢他,而他碰巧也有点喜欢我。”沈昼叶闭上眼睛回想,在暖风中笑道:“不过你猜的挺对的。我不喝可乐都要嫌我娇气来着。”
张臻道:“你这种娇气不是挺可爱的吗?再说你哪里还有这毛病,早他妈被磨没了……”
沈昼叶静默片刻,自嘲地笑了下。
“也是。”
然后两个女孩沿着逼仄狭窄的街道向里,走进超市。
……
沈昼叶上午和张臻一起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一堆下个周要吃的东西和五花肉,下午一个人又回到办公室里,将陈啸之布置下来的任务做了一部分。
周六的办公室里人不太多,沈昼叶强逼着自己做,却依然无法集中精力。她一边做一边思考着自己的未来。她在美国呆一年,中间把毕业论文写完——毕业论文写完。然后呢?
……毕业之后,是去做博士后呢?还是去找工作?
——要做博后的话,现在就该开始着手了解怎么进站了。
沈昼叶留在本校的可能性不大,她和实验室里有矛盾,学校里的大佬又太多——况且大学的招聘一向以引进国外人才为主,留给本校土博留校的名额非常少。
都这年纪了,沈昼叶看着电脑屏幕难过地想,还真是什么都没有。
大约下午四点时沈昼叶瞅了一眼时间,将手头在做的事情停下,给加勒特发了个短信,问他派对的地点在哪里。
那天晚上,沈昼叶和他有个约会——确切来说,是个加勒特自己办的party。
沈昼叶仔细想了想自己,从硕士入学以来就没怎么像模像样地出去玩过,成天宅在办公室里野人一般做实验搞文献准备组会,这种party参加一下,也算是对自己人生的一种弥补。
加勒特回复得很快,让她在楼下等着,他会开车来接。
于是沈昼叶就合上了电脑,出了门。
加州总是晴天,温热的光落在地上,沈昼叶一脚踏过,下楼时恰好碰见陈啸之握着一杯黑咖啡回来,正走进大楼的正门。
沈昼叶这个周被陈啸之训斥了不止一次,看到他都战战兢兢的,小声与他问好:“你也在啊。”
陈啸之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那不然?”
沈昼叶还想说什么——试图把自己今天下午做的事情汇报一下,以证明自己还不是那么无药可救,可是还不待她开口,陈啸之就上下扫了她一眼,看着她的打扮,嘲弄地道:“——出去玩呢?”
沈昼叶说:“……嗯。”
下一秒,陈教授拿着咖啡,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沈昼叶看着金黄夕阳中的他的背影,只觉得胃里空落落的发紧,甚至有些火烧火燎。
我让他失望了,沈昼叶心中的声音说。当然了,可能也不止他一个。
妈妈,奶奶。现在的陈啸之。觉得我一定会有所作为的魏莱。支持过我的朋友们。一路引领我的慈教授——还有爸爸。
然后沈昼叶摇了摇头,决定不多想。
沈昼叶站在实验楼门口,等待加勒特开车来接她。
加勒特的派对地点就是在他的家中。
沈昼叶进门的时候就看到许多形形色色的人,加勒特进门时以手护着她,他们两个人穿过狭长的走廊,然后将她安置在了沙发里头。于是沈昼叶捧着罐啤酒,坐在沙发这个c位上,安静地看别人说话。
上law school的大多擅长交际,毕竟这是他们吃饭的家伙事,而加勒特应该是个人缘很好的人,从他的朋友这么多就能看出来了。
夜幕降临于世,室内音乐嘈杂地响着。
“这个姑娘是?”一个女孩笑着往沙发背上一趴,笑着问道:“——加勒特?我从来没见过这个姑娘。”
加勒特坐在她对面,温和地说:“是我的朋友,april,物理学院的,我到处溜达着听课的的时候认识了她。”
沈昼叶礼貌地与那个女孩握了一下手。
那女孩笑着道:“我喜欢你的名字。”
沈昼叶礼貌地说:“……谢谢。”
然后那姑娘端着酒杯,离开了。
……
“——所以,”
在暧昧的光线中,加勒特靠了过来,将胳膊搭在了她身后的沙发上,稍显亲昵地笑着说:“四月,告诉我你每天都在忙什么吧。”
沈昼叶想了想,道:“没有什么特别的,应该和你们差不多,不过我们还有做实验的环节……我先前做的东西是t和p类型的薄膜,不过来了这里我完全换了一个研究方向。”
加勒特柔和又顺从地说:“那可不好调整吧。”
沈昼叶小小地抿了一口啤酒:“很难。我在国内就很痛苦,博士生活太绝望了——我不知道你们学社科的人能不能体会到,毕竟你们的毕业要求和培养方法和我们是截然不同的,但是我猜不会差太多。硬要形容一下的话,就像——”
她努力思索了一下,小声道:“……就像,在浩渺的大海里抓一只田鼠。”
加勒特:“……可是田鼠……”
沈昼叶看着他,严肃地总结:“我没说错,因为海里没有田鼠。就是这么没有目标。”
“说多了都要哭的。”沈昼叶又抿了一口啤酒,酒精下肚,这位成年人觉得稍微舒服了一些——接着诚恳地对把她约出来的人道:“所以我们今晚不要聊课题了,第一次出来玩就把我这种不掉眼泪的人聊哭,太夸张了。”
加勒特:“……好、好的。”
然后他十分绅士地给沈昼叶拿了张纸,沈昼叶接了过来。
沈昼叶又不无歉疚地说:“还有,其实和博士聊课题真的很无聊。那些课题不顺利的人瞬间就抑郁了,我可能稍微顺利一点,所以有点东西可说,但我总不能拉着你讲一晚上我是怎么在各种温度下coating的,各温度的thin-film呈现出什么性质的吧?”
加勒特笑了起来:“确实,这也太无趣了。”
沈昼叶微微一停顿,而后极其诚恳地说:“——是。哪怕是我自己写的文章,但是我也觉得这世上没有更没意思的玩意儿了。”
加勒特被逗得笑了起来。
这男人真是生了一双多情深邃的眉目,沈昼叶有点恍惚地想。
她酒量不太好,几口小酒下去,立时捅破了她尘封已久的话篓子。
“这世上还真的有种叫天赋的东西的。”沈昼叶说:“还有天命,命运……随便叫什么。但是你最终不得不面对现实,承认自己确实不是那块料。”
“……我这个学位读的其实非常痛苦,”沈昼叶有点脸红地道:“也挺曲折的,历经了不少大大小小的事情,到了我现在这个阶段,还被迫换了方向……”
然后沈昼叶看见自己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她对加勒特一示意,然后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划开了屏幕。
那几条未读消息来自微信,沈昼叶一开始以为是妈妈,可是她一点开图标,置顶的赫然是另一个她意想不到的人。
沈昼叶一瞬就手心出了汗。
——发来消息的人,是她在国内的小老板,李磊。
……
他为什么会联系自己?不是已经给了他想要的东西了么,那篇一区的文章我连挂名的权利都没有要求,就当打发叫花子了。
沈昼叶发慌地想——而且和他,也差不多撕破了脸。
她点开了那数条未读。
李磊在十分钟前发来消息:
沈昼叶,刚下来的文件,暑假的时候学院更改了博士毕业的要求。
在沙发上坐着的、喝了一点小酒的沈昼叶:“……”
李磊:硬性要求两篇1区sci,不能用2区替代,否则不予以通过答辩申请。换句话说,你毕不了业。
沈昼叶那一瞬间僵住了。
她甚至都能想到,小老板打下这一行字时的神态。
——幸灾乐祸的、乐见其成的,嘴角刻薄地抿起,就像他嘲讽与他共用实验台的那个博士一样的,尖酸的嘴脸。
他的最后一条信息是:你自己想办法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