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梦里什么都有

60、第五十九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九章
沈昼叶和陈啸之一起离开布莱森教授的办公室时, 夕阳已然斜沉, 金红如火的光铺满了世间。
临出门时, 沈昼叶看到教授在进门处的照片墙,那上面贴着无数他的照片, 出去旅行的,站在蓝天下揽着自己的妻子的——而那些照片中却有一张泛黄的,两个青年揽着彼此的肩膀的影像, 一下子跳进了沈昼叶的眼帘。
沈昼叶:“……”
加州的夕阳映着满墙的照片, 其中的一个是彼时头发浓密的布莱森教授, 另一个人则是黑发黑眼的亚洲面孔,穿着件理工男特有的格子衬衫,不过二十几岁的年纪, 头发修得整齐又青春,冲着镜头笑得澎湃而自信。
真的挺奇妙的,沈昼叶恍惚地想。
一个人分明已经去世了十年,可是这世间仍然残留着他的痕迹。
比沈昼叶年轻的父亲, 目光如炬火一般, 却又像是须臾而亘古的星光。
——而沈昼叶已经躲避了那目光许多年。
沈昼叶停顿了一会儿,心里泛起钝钝的酸涩。她最终没有问布莱森教授这个人是谁,问你和我父亲是什么关系。
她只是跟着陈啸之走了出去。
残阳如血,世间吹着如潮汐的风, 草木在风中唰然低垂。
天已经没那么热了,但是柏油马路仍有一层几不可查的余温。陈啸之手里握着车钥匙,滴滴两声车门打开, 他示意沈昼叶上车——接着沈昼叶点了点头,坐进了车里。
“挺有意思的一个人。”陈啸之没话找话地道。
沈昼叶小心地抱住了自己的包,说:“……还行吧。”
对话终结。
沈昼叶一整天下午都没怎么说话,陈啸之想起这件事就心烦意乱,甚至觉出一股‘她是在故意减少存在感’的意思来。
——可是为什么?
车的引擎嗡鸣起来。
陈啸之烦闷地摇下车窗,接着他一脚踩下油门,车蹿了出去。
大风灌进车厢中,沈昼叶坐在他的身边,副驾驶的安全带勒在她瘦弱的肩膀上,她一句话也不说,像是被沉默灌进了她的喉咙。
生气了?陈啸之十分在意地想,可是不像啊……而且有什么理由呢?
陈啸之完全不觉得自己做了任何触她霉头的事情。
陈啸之:“……”
——应该是累了吧。陈教授自然而然地想。
陈啸之搜肠刮肚,最终憋出一句:“饿不饿?去吃点东西再走?”
沈昼叶想了想,认真地道:“不用了,太热了,我不太想吃东西……不过你想吃的话我可以一起。”
陈啸之面无表情道:“那算了,饿的话后面有吃的。”
“……唔。”沈昼叶认真地点了点头:“谢谢。”
陈啸之没有原路返回。
去的时候陈啸之赶时间,他约了布莱森教授两点半的时间,而且他没有迟到的习惯——是沿着圣马提奥大桥过去的;可是回去的时候,陈啸之有的是一整晚上的时间。
旧金山城隔海而立,在夕阳中巍峨而壮阔,银灰车辆驶入大桥。
——他在读书时,来过无数次。
陈啸之高中就是在旧金山读的,因此他对这里的一切都十分熟悉。
这里的纸醉金迷,海风与大厦,他的三年孤独的、漂泊的高中岁月。陈啸之有过许多朋友,有些几乎已经不再联系,有些却还能叫出来见见面。十六七岁的陈啸之将自己投身于学校里那些少年们的派对里,去交际,混迹于酒吧甚至街头之间。
陈啸之那时几乎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人。
这个遥远的异国人一副好皮相,成绩名列前茅,又格外的玩得开和纸醉金迷。他的公寓里没有父母,孤身居住,因此也不需要门禁——而且他还格外的有钱。
十六七岁的陈啸之摸过许多女孩的腰,也有过许多女孩爱他。
陈啸之就是那时沾上了烟瘾,公寓里也总是有酒,几乎每次派对都以酩酊大醉收场。他酒品还不错,喝醉了酒只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可是陈啸之在他的毕业舞会上醉过了头,也是唯一一次。
……他不是个忘事的人,因此记得那天发生的一切。
陈啸之与沈昼叶不同,沈昼叶是脑子好用的迷糊鬼,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她分分钟就能忘得一干二净;可是陈啸之连五岁的事情都记得。
在他们分手后,陈啸之对陆之鸣说过,他觉得沈昼叶是上天的宠儿,她什么都不记得,最后背负着一切苦痛的都是另一个人。
陈啸之就是那个背负者,清醒得可怕。
——这种清醒像是神给聪明人的诅咒。也是他坏脾气的根源。
他的车穿过旧金山的使命区,陈啸之侧过头去看,沈昼叶托着腮,看着窗外飞掠而过的高楼与车。
……陈啸之想起那天灯红酒绿,女孩子们都穿着她们最漂亮的一套裙子,黄金和钻石在她们脖颈上闪烁,学校甚至还请来了乐队,可是酒精模糊了一切。
十七岁的陈啸之不知道阿十在哪里,发了疯一般四处找她。
他找的是那个在最寒冷的冬夜,蜷缩到他怀里的少女,在他手腕上套了自己的发绳的姑娘。踩着小凉拖跑到他家门口一声声叫他之之的小女孩。那个在新年的钟声里,仰起头时眼睛里闪烁着繁星的沈昼叶。他的阿十。
——陈啸之最终弄丢了的,四月里绽放的小花。
二十五岁的陈啸之无声地红了眼睛。
海风吹过加州的一号公路,海浪拍上峭壁沙滩,碎成千万云雾。夜幕降临,如火又如玫瑰的阳光沉入太平洋。
沈昼叶头发被大风吹得凌乱,在呼呼的风声中忽然道:“……这不是我们来的那条路吧?”
陈啸之闭了下眼睛,将红色敛去,说:“不是。”
“……是不是一号公路啊?”沈昼叶好奇地问道:“……景色这么好,感觉很像诶。”
陈啸之道:“是。另一条路晚上不太好走——饿的话后面有吃的。”
沈昼叶唔了一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想吃东西,抱紧了自己装满了书的包。
“……”陈啸之问:“你对这个课题没有想法吗?”
沈昼叶摇了摇头,道:“没有,不过你们说的东西我都记下来了,我回去好好看一下。”
陈啸之目视前方,嗯了一声。
沈昼叶忽然说:“……我原来是做凝聚态的,已经很久没有碰纯理论了。”
陈啸之在风中哦了一声,平淡地说:“我知道。”
“……所以,”沈昼叶想起那照片中的父亲,艰难地道:“……对我是比较困难的。”
陈啸之不再说话。
沈昼叶则任由这种沉默持续生根发芽,像撑开天际的世界树。
海风呼啸,陈啸之看向沈昼叶的方向。姑娘家眉眼纤秀,已有一点轻微的倦色,昏昏沉沉地将脑袋靠在了车窗棱上。
陈啸之知道沈昼叶今天四处跑来跑去应该也累得够呛,拧着眉头道:
“累就睡。到了叫你。”
——她那天晚上睡得也挺熟的。陈啸之想。再睡一觉也行。
他甚至都无法用语言描述他看到暌违多年的睡颜时的苦痛与柔情。
然而沈昼叶小声拒绝道:
“……不用了。”
她想了想,忍下个哈欠,对陈啸之说:
“我不困。”
……
星河云雾散落长夜,一号公路沿着海边与红杉林连绵延展。
在车辆的嗡鸣声中,沈昼叶靠在车窗上,怔怔地发着呆。
沈昼叶恪守着学生和前女友双重的本分,可是头上的星空实在是太熟悉了,她总是忍不住想起他们的过去,想起那段如阳光般灿烂的过往。沈昼叶有时甚至觉得自己是被禁锢在了岁月里,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
夜里八点,陈啸之将她送到宿舍门口,十分平淡地与她说了再见。
“再见。”沈昼叶顺从地唤道:“——老师。”
……
沈小师姐游魂一般飘回了宿舍,张臻正歪在休息室里一边看剧一边吃薯片,生活大爆炸标志性的片头曲在休息室里回荡。
沈昼叶在张臻肩上一戳,游魂般地说:“臻臻。”
张臻:“有本启奏。”
沈昼叶又戳了戳她的肩膀,说:“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严肃回答。我需要你的意见。”
张臻按了下暂停,讶然地抬起头看着沈昼叶。
“你如果有一个……女儿,”沈昼叶犹豫了一下,又笃定地说:“对——女儿。你当是非常亲密的妹妹也行。她没什么天分,但是老想着当世界第一小提琴手,满脑子都是拉小提琴。你会阻止她不?”
张臻抱着椅子背转过身,惊讶地看着沈昼叶道:“是认真的,还是只是开玩笑?”
沈昼叶微一思索,说:“……认真的。”
“非常认真。”沈昼叶挠了挠头:“如果告诉她她毫无天分,会非常受伤的那种。”
“多大了?”张臻毫不同情地说:“五六岁的话给多买点玩具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搞不好过三天就忘了小提琴是什么。十二三岁的话就给找个男朋友……都行。”
沈昼叶道:“……十五。这种状态能持续到二十岁的那种。”
张臻:“…………”
张臻沉默了许久,说:
“——那这种女儿,非常难办。“
沈昼叶点了点头。
“十五岁,”张臻摸着下巴说:“和成年人差别都不大,是很有主意的年纪了。”
沈昼叶说:“……是。但是是个很容易受伤的孩子,非常脆弱敏感。她受伤了很难痊愈,会很多年都念念难忘,何况又是那样长时间的梦。”
张臻困惑地说:“……你知道的,我觉得家长不应该插手孩子的大学志愿,但是你说的这种情况确实非常棘手。”
“……是。”
沈昼叶回答张臻的声音都有些发哑:
“我一直在……纠结,纠结了好几个月了。不知道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可是,现在我觉得不能拖下去了。”
“臻臻,”她忍着颤抖问:“如果是你的话,会拿这种孩子怎么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