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梦里什么都有

50、第四十九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第四十九章
小学一年级入学时,在纸上写下的愿望。
——一个人的人生中的,第一个梦想。
那梦想总是天马行空,大胆无比,六七岁的孩子是世上最自由的一群人,他们能跑能跳能搞破坏,却也已经聪明到知道自己以后想做什么。
‘把你们的梦想画在纸上,再写下来。’千百个面目模糊不清的,温柔的老师在孩子刚开始上课的下午说。
从窗户洒进来的花影与金光,老师发下来的纸张,纸上的拼音和错别字,散落在桌面的水彩和蜡笔。
分明已经过去了近十年,沈昼叶却仍记得自己当时握着的,木枝铅笔的纹路。
……
教室里,陈啸之无声地张了张嘴。
“别害羞,”慈老师笑道:“实话实说就行了,这不还有人写自己想当平底锅鸭嘴兽的吗?”
沈昼叶也笑眯眯地托着腮,看着他。
慈老师在沈昼叶的桌上拍了拍,笑着说:“这里还有个想拿诺贝尔奖的呢。”
全班都笑了起来。
又被cue到的沈昼叶脸红得像冬日的晚霞,还微微发着烫,可这脸红与羞耻无关——那是纯然的激动与兴奋。陈啸之突然想起阿十小时候也容易脸红,是小小软软的一只,可她从不会羞于表达自己的梦想。
诺贝尔奖。她的诺布尔奖。
小啸之曾经捏着小阿十的脸,说她是个不知脸红的、热爱大放厥词的美国人,我们中国人比你含蓄多了,你去我们幼儿园班上问问,谁会把诺布尔奖挂在嘴边。他手劲不小,却把小阿十捏得哈哈大笑。
后来小啸之逐渐明白,阿十是个从不为自己的梦想感到羞耻的人。
当涉及到她的梦时,无论是小昼叶,还是十五岁的昼叶,这两个人从灵魂的根处就不知道退缩为何物,她永远茁壮而热烈,像燎原的山火。
陈啸之嗤地笑了起来。
“我当时告诉老师的梦想啊……”十五岁的陈啸之自嘲道:“……那时候太小了。但是我确实还记得。”
“我写了两条,”他说道:
“——第一条,是我想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天体物理学家。”
沈昼叶一愣,震惊地望向陈啸之。
那时阳光温暖如流金,那是个难以相信凛冬将至的好天气。
慈怀昌教授温和地面对着他面前这一群年轻的灵魂。这老人站在一个与他身份地位全然不符的地方,笑盈盈地点了点头,示意这少年继续说。
“第二条是,”
十五岁的陈啸之带着一丝几不可查的涩然道:
“……我想让阿十回来。”
——阿十是谁?
沈昼叶怎么想怎么好奇,因为她觉得这名字实在是太特别太亲昵了。
从这名字的音节,听上去就像是陈啸之十分在意的人,沈昼叶甚至脑补了阿十是不是陈啸之幼儿园时渣过的女孩儿,脑补了一场阿十喜欢陈啸之,对他好,还把午餐的所有果汁和甜点分给他吃,但是陈啸之不知道珍惜,直到上小学时才幡然醒悟的……幼儿园版虐恋情深大戏。
梁乐:“……”
梁乐脸上写着难以置信四个大字:“沈昼叶,你怎么才能做到一回国就沉迷晋江,还一下子抓住了渣男贱女的精髓的?”
“……,”沈昼叶诚恳地道歉:“……对不起。”
梁乐说:“……对不起个锤子,别看txt。”
沈昼叶憋憋闷闷地在小纸条上写:“我知道。可是学长你说说看,你觉得这个阿十能是谁啊?我总觉得‘阿十’这两个字太甜了,他过了这么久还记得。”
梁乐眉头一挑:“你确定很甜?”
沈昼叶用圆珠笔顶着自己的眉心,咔哒了一下,笃定地写道:“我觉得挺甜的。”
梁乐抖开自己的讲义,看了一眼在前头听课的陈啸之的后脑勺儿——然后指着便利贴上写着的‘阿十’的‘十’字说:
“我跟你赌一罐旺仔牛奶。这个不是什么好字儿。”
沈昼叶:“……”
沈昼叶声音小小的,好奇地问:“何以见得?学长,得有理由啊。”
“按他七岁上学来算,”梁乐漠然地说:“这个阿十估计也就是他五六岁的时候认识的。五六岁的男生能起出什么好绰号?你给我举个例子。”
沈昼叶:“……”
沈昼叶对着自己的记忆一一检阅,发现从小到大都是些嘴贱到狗都嫌的男孩儿,几乎没遇到一个像人的,大多数人甚至到了初中都不会说人话。
陈啸之更不必说,绝对属于狗嘴吐不出象牙一派的,连沈昼叶这种不爱哭的人都被他硬是喷哭过一次。
陈啸之十五岁尚且如此,早些年难道能是个人?
沈昼叶沉默片刻,在纸条上写了一行字:“……学长,还是你懂。”
梁乐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又道:“说不定那阿十是个阿猫阿狗呢,你也不知道这个,不如想想中午吃什么。”
沈昼叶盯着陈啸之的后脑勺思索片刻,觉得中午饭应该和他一起吃。
而正是下一秒——
宣告上午的课程结束的铃声,震耳欲聋地响起。
沈昼叶笑了起来,立即拽拽陈啸之的袖子,问:“陈啸之,要不要一起去吃饭呀?”
姑娘家家笑靥如花,甜得像四月的风,还带着一丝青涩与稚嫩。
然而陈啸之只看了她一眼,就淡漠地说:
“不了。我有事。”
沈昼叶愣了愣,随机可怜地嗯了一声。
然后,陈啸之一拍陆之鸣的肩膀,平淡地道:
“走了哥。”
……
正午阳光浅淡如宣纸,沈昼叶吃过饭后一个人坐在食堂门口的紫藤树下,深红的放在腿边,里面鼓鼓囊囊。
十一月初,藤萝叶未落,刀般的北风刮过时,她连辫子都被吹得乱颤。
沈昼叶:“……”
沈昼叶被冷风吹透了,小心地裹紧了外套。
……原来陈啸之是认真地,觉得我娇气。
沈昼叶委屈地看着自己的脚尖,随即无意识地晃了晃。
她从小吃东西就挑剔,在这地方吃不习惯是很正常的。
沈昼叶中午时要了一份手擀面,那手擀面汤太咸了,沈昼叶口味又清淡,坚持吃了好几口还是没吃下去。
沈昼叶心里空得难受,在寒风中垂下了脑袋。
……
——应该是自作多情吧?
不对,我肯定是自作多情了。
十五岁的沈昼叶有点委屈地想。
沈昼叶不觉得自己是多么受男孩子欢迎的类型,她安静又呆,不会打扮,有点太过书卷气,站在漂亮姑娘面前也会胆怯,永远无法融入受欢迎的女孩子的群体。在青春里苍白着。
但是陈啸之,和她不一样。
陈啸之和她不同,他是班长,是老师的宠儿,人群天然的中心,是他们的焦点,是那个‘受欢迎的小团体的主心骨’。当沈昼叶只能靠竞赛去升学时,竞赛对陈啸之来说却更像一种调剂。
——他有着那么多的选项。
沈昼叶认清自我,耳根都红了。她垂下眼睫,翻出手机,打算给妈妈发个短信,告诉她今天一切顺利——
可是沈昼叶刚一滑开手机,屏幕上就显示着数条未读短信。
第一条,陈啸之问:你人呢?吃完饭不知道回班是吧?
第二条仍是陈啸之的,语气明显还恶劣了不少:?人哪去了,看到短信赶紧回教室。
沈昼叶:“……”
她呆呆地摁开第三条,陈啸之几乎是气急败坏地说:
你他妈人呢?!
沈昼叶:“……???”
又被骂了?!
沈昼叶已经不打算忍这个狗比了,她刚想点开回复骂回去,可她还没来得及打第一个字,就被一个人,一把摁住了头。
十五岁的陈啸之使劲按着她的脑袋,在藤萝小径里愤怒道:
“沈昼叶你在外面吹风干嘛——你他妈知道我找了你多长时间么?!”
…………
下午一点,太阳光芒温暖,斑驳地透过青翠藤萝。
树影斑驳的小径被冷风吹拂。
陈啸之坐在沈昼叶旁边,两个人中间隔着一只书包,维持着传说中的1.2米社交距离。从背影看去,沈昼叶毛茸茸的小辫子被风吹得一动一动。
沈昼叶小口小口啃着小金枪鱼饭团。
东北大米粒粒分明,金枪鱼混着甜沙拉酱,吃起来十分幸福——小姑娘笑眯眯地说:“这个好吃诶。”
“好吃?都他妈凉了,”陈啸之不爽地说:“沈昼叶你为什么不看手机?”
沈昼叶说:“没有看到嘛。”
然后他从口袋里摸了另一盒草莓牛奶,插了吸管,递给正在啃饭团的小姑娘。
沈昼叶笑得眉眼一弯:“诶呀,谢谢。”
“别吃那么快。”陈啸之拧着眉头:“奶还热,小心烫。”
沈昼叶被伺候得特别自然,啃完小饭团就无意识地把包装纸塞给了陈啸之让他丢掉——陈啸之更没意识到自己在怎么伺候人:他将包装纸团成球,捏在手里,十分任劳任怨地当着人肉垃圾桶。
接着,沈昼叶小小地喝了一口热热的草莓牛奶,很挑剔地拧起了纤细的眉头。
陈啸之:“……”
靠,失策,忘了这茬了,陈啸之瞬间想起沈昼叶这个挑食的小垃圾从来不喝热果饮和热乳饮。姓沈的这位祖宗从小挑得很,这不吃那不吃,连可乐都能找出个‘好疼’的理由,陈啸之伺候她伺候得特别烦。
他冷了脸,等着沈昼叶大放厥词,心底已经酝酿好了要喷这个又娇气又挑食的货色两句,让她别挑剔这点温度,能喝就灌下去。
然而,沈昼叶非常怯地看了他一眼。
陈啸之:“?”
风吹过满树的藤萝枝叶,从小就娇气到惹人烦的沈昼叶,小小声地对他说:
“谢……谢谢,牛奶挺好喝的。”
陈啸之:“……”
然后,陈啸之看见,沈昼叶忍着,喝了第二口热草莓奶。
——而且喝得,连鼻尖尖都红了一下。
————————————
下一章一定25!!!
真的就剩一点点了,要不是我卡文

  第四十九章
。上小, 愿下纸时学在望学写的级一入年
人—第人的。生, 的个—中个一想梦一
由想跳马做梦, 破总行。,后么道七, ,的能人群的搞比们经他天明世胆大那是空能上自是无跑六孩一到以却子也坏已想岁最聪自知己能什
目孩。的模千糊下个在不清,始来子的。百在‘上想下的师纸柔写, 午梦说温画们面把’开上课的再你刚老
户下别的光桌进与张错纸散落面来师和音蜡, 花笔的的水字从窗。纸的在影来金, 和发老洒上拼,彩
却木近当,得明握已时的枝叶纹去笔分十昼铅记仍年过, 了己自着经路。的沈
……
嘴陈。地张之教,室里啸无张声了
想鸭道行吗不锅师这写,就了己““慈害底说平人的兽”有自别当老羞实,还”:实嘴笑?话
着叶沈也着眯眯地, 腮看。昼他笑托
:呢说拍上沈这想叶在着了老里桌“的昼拿慈尔拍, 。贝的笑个诺还”奖有师
笑都起了班。来全
起,羞小不。达关烫从奋易软是啸叶然,会这自被的冬阿想只兴,晚与像激。红, 候一发小e——脸昼耻陈脸然软脸时的又c与可无羞小得日突红十也想的己的容之可到动表还霞那梦沈u微微着她是于的红纯
奖她布。的诺。尔奖贝诺尔
。问脸班小国美是园人你热的脸奖厥却们国,,啸她个谁问布说大手挂他会儿蓄在曾阿不们人之放中含十红捏得的上, 小了哈尔捏哈、词边笑小,去。你经小我把十诺,我的多不比爱阿知着嘴把幼劲大
到渐想啸羞小。为的逐自耻来,白感的梦从人个是十后明阿之己不
不就梦火叶时物的岁。像,,的,两论她昼魂燎十茁为何还个壮当知到无,热灵的这从她人涉远山昼而五永退是的处,叶原是根缩烈小道及
之啸笑了。嗤地起来陈
十老五”…候的那陈嘲我是道”:了实师“…岁想告诉啊记自。当我…啸时但“…之得时梦太小。的确还
道条两,说了写”:“他我
不是的了“。一为学—第起想物我成家个一—条理”,体天
昼之,惊一陈沈啸地愣叶望向。震
的光将以那阳冬金流那天温时相暖。凛难好至,信个气如是
与个授少份方对,头昌符身笑前和的地点他面魂年续全示着地怀灵点慈位老温,盈在不地然。面。站一轻教的他群意这盈年了这人这继说一地
第是“二,”条
查:之不然五的丝啸岁带十着可涩一几道陈的
来我十“”。回想阿…让…
阿——是十?谁
么字。怎在昵好别亲么觉是沈太实了特她因奇怎得昼这想叶名,太为
的脑甜去字名上园意悟孩陈至是大啸幼他不点这的甚的…十,他阿上一了过,昼。十在啸是儿场才幡啸分果版啸但,人虐补补然之珍了情小儿陈像时十醒…幼餐分喜午时陈学和之的之从深沈直有渣,之道节吃叶音好到对,不,儿是陈脑是汁所恋惜的听阿,知园欢把就还戏给女
”“乐…梁:…
贱国四抓”“,还女沉子回沈叶了:男昼怎的的?字大住做乐个信能置到脸就以一上写才渣迷难梁髓江么精下,着晋一你
…歉诚对”地“恳道”…“,:。…起沈昼…叶不
梁子”t起xt,…:“看锤别对不乐。…个说
了上长憋”甜在,。:“叶写谁得闷过是个’,阿总。两沈说纸这得还看学得条十了说小十昼太我觉可觉能啊我他久阿你这闷么记你?是个憋知‘字道地这
眉一甜乐?梁定确:”很“头挑你
觉己一哒着了笃“,咔我挺自笔甜叶心昼得写的眉沈,珠”用下定的:。顶地道圆
儿自脑勺阿讲‘然—,利贴的后的在说写着乐抖之的的己看’后义一开课听字梁上便着头陈指:‘十十了’啸眼前的—
儿一个奶我是赌仔不好旺这罐牛。什字“”。跟你么
…昼叶…“”:沈
好,问:?昼得有的,长得理叶小何“声啊音以奇沈由。小见学地”
他号乐么是你好说梁来。六的时:绰,十上岁地候认六子算我出给岁的“例七男的”这识五个五估。就漠然个“计能举起学岁他阿按”也什?生
…”昼“叶:…沈
了一初个,数着甚到小人儿乎现贱狗都沈到都忆是发,的检昼多些到。中嫌嘴没大人会自的男话大己到不阅都人记,一的至对遇从叶像孩说一几
牙陈这说被不哭不硬狗象不过一是喷一吐出啸爱必绝对哭都,,嘴更。沈人连的之的种他于属次派叶昼
岁啸?陈难十能且是个年早,之尚五道此些人如
”长一,昼写默沉条…行:,上在懂叶刻还了纸。“…是你字学片沈
否是狗乐如不”,个十“,不什可地阿阿也置中哼呢道说又猫个声一定梁你:知想不午道了,阿不么想这。吃那
思片昼觉索得中叶盯应一饭的吃刻,勺沈午脑之陈他。该啸和着后起
—正秒而是—下一
午束声宣课上聋起地震的欲程。耳响结的,告铃
啸的拽叶子沈不,一吃“陈?问即拽,之笑:起起要来之了”陈饭袖呀立要去,啸昼
的甜稚姑像家青丝,一带家靥风着涩嫩娘,笑月如还花得四与。
漠一,然啸之她淡了而看只:地就眼陈说
。了不。有“我事”
了可,一叶沈。机嗯随了地声愣愣昼怜
之,淡一肩平后,拍地然啸鸣:膀之的陈陆道
了。哥“”走
……
昼如吃放人鼓正一叶堂,在阳的书口囊后鼓下个,宣深里坐淡的浅包囊。饭沈过光午树大纸,边藤面红门食在紫腿
刀藤落风般辫乱一刮十,过未的都被子叶,,萝时吹北连颤初。得她月
:昼”“……叶沈
紧地叶小沈。昼套,冷外透裹心被吹了了风
得原啸我是真…娇认气。之陈…,地来觉
即屈地。晃沈了脚自意,看叶委尖随己晃识地的无昼着
西。正挑东地常小方习,是就很吃的惯她不这在剔吃从
,咸吃,汤好份坚了又沈手那太还持。叶昼几擀叶没面是下了口手中去午清沈要昼擀面吃味一时淡口,了
。难叶风,脑垂昼空中寒心在受了下里袋沈得
……
自是?该多—作吧—应情
定多肯。是对作,了情我自不
昼想。叶地屈十点有岁的五委沈
的不是静的白里打点孩,着书受漂亮受昼卷太的自,法娘会叶男多不孩女有在。前,。沈胆她也苍怯群扮会又型面气站在类安入融呆欢己觉姑迎子青远无过么体得欢春迎永,子,
不是,她一陈和。之但样啸
学师的更去骨当的像靠,剂竞说竞‘,昼时叶迎啸心群的她之是受宠然团老只不他体啸同的’是儿的,人是长心之调赛。,陈能和来班对。那种一陈,他们,个欢升却是小中沈主焦点天赛
—那。项着有—多他选么的
清我都,,发,机垂打,认诉妈天了——切一出给妈。短信下眼今算她手顺个她自根昼告睫利沈翻红叶耳
信幕开可是上条。叶刚数示着机沈未显滑昼读短手就屏,一
班陈,是你人吃第知一道:呢回完啸之饭条不?吧问?
陈去:语?之劣信的人明少室看短不回紧气显了是,啸赶还,仍教哪第到了。恶条二
…昼沈:…”叶“
啸坏之三气摁第败说:开地,是急条呆呆几她陈乎地
他!呢妈人你?
:?”…?昼叶?“沈…
骂!又了被?
比头摁,人刚不打骂这已得她,狗还一就个一,经了一住字她,昼打回回个了可复没开把第想个沈算忍来叶去及点被。
着岁使脑十道藤五小萝:按的,陈啸愤她的劲之在袋怒径里
在妈—知面你我”昼!?叶干沈了时吹道长风么你间你外多“—嘛找他
…………
光青翠芒下暖透斑。,点藤太过萝午一驳地温阳,
影被风的吹斑驳拂冷径。小树
吹交。距.背啸叶毛传间得说米人的昼从包陈1坐。沈一昼社两个旁风2一隔被离中着书边沈中影茸,持看只的着在,,维动子一辫之小茸叶动去
团小小沈口口啃鱼着金。昼枪饭叶小
“福十—大来。娘:粒”,甜着这眯酱个吃北好说沙,枪鱼眯吃明起—拉米姑地小金诶分混分粒东幸笑
”陈手叶:,?你“不看”沈妈什昼地说机了?他不好“啸都吃为之爽凉么
到没”:沈有嘛叶“说昼。看
然他管莓在牛一从的团后盒正饭了啃递。,口草里娘袋了给另插摸,奶吸小姑
弯昼眉笑,诶呀一叶:谢眼谢。得沈“”
头心还:奶快“那吃”。“”别陈之么烫拧,热眉着小。啸
劳丢—人团没掉垃让—怨球陈:十特陈在候捏。小饭包成啸桶候任里之在,然纸就得他己伺沈着别包把被到叶了他啃之地啸伺,团更圾怎人塞自完识自装纸地将手无给昼么肉识当任意意分装,
叶,热热一了地细很纤挑起,奶喝的接眉小地牛着。小草莓昼了剔的拧头口沈
啸…之:“陈…”
这食不出找,热祖这沈伺个’能饮之,啸间候热吃起都挑别姓这。策得挑茬从乐,靠瞬失她陈这疼小的叶个好由小可垃,沈连了‘很和特的伺位烦之啸不得的圾饮,昼那不候来理喝从吃乳想了。宗陈忘果,
句气,好词,昼剔的底着灌要点经冷放别下沈厥货又酝脸就已心这他个色挑去,等娇大喷。挑酿这让能着她了喝度两食温叶,又
了常,怯非眼看而叶一沈地然。昼他
?之啸陈:”“
小就说风到,声地萝烦娇惹过叶的小沈满从昼吹气他藤小,树:人枝对叶的
。喝谢牛的…挺谢“奶…好,谢”
啸,宗热,后了二之莓喝陈。着口见看奶然草祖,忍这第
且一而尖——得红喝了鼻。都尖连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