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梦里什么都有

49、第四十八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请不要屏蔽作话!!!
————————
第四十八章
宿舍里灯还没关,厕所里还有人洗漱。
沈昼叶坐在下铺,床上铺着星星用腿把被子蹬开。
沈昼叶所住的312宿舍条件的确比男生那边要好不少,只是房间稍微小些。但‘宿舍小’在北方城市,完全算不上缺点,因为宿舍越小暖气越热越温暖。这宿舍虽有六张床,却只住了四个人,余下两张床用于女孩们放行李,更有一个独立卫生间——带一个只能流冷水的花洒。
——沈昼叶住在靠门的下铺。
住在她上铺的女孩叫姜英,是高二理科班的一个学霸,此时正从床上探出头,将脑袋靠在冰冷的栏杆上听歌,忽而眼角余光扫到沈昼叶的床,当即就是一愣。
“昼叶……”姜英摘下一只耳机,朝床下看,好奇地问道:“……你床上那是什么?”
沈昼叶看了一眼,有点羞耻地说:“……五岁时候开始用的被罩?”
她的被罩是纯棉的材质,上面印着nasa的logo,已经洗得发白。航天总署是所有孩子的梦,沈昼叶小时候曾经跟着父母与学校一起去参观过,出来时在纪念品商店抱着印着深蓝圈圈的床上四件套不撒手,非得买回家不行。
至今,已经睡了快十年了。
姜英笑着问:“nasa?”
沈昼叶点了点头:“很小的时候去玩,在那里买的周边……挺久了,都洗白了,但是我不舍得扔。”
姜英哈哈笑了出来,又温柔道:“大概是说明长情吧。”
……长情。
沈昼叶微微一怔,觉得‘长情’这两个字,与她放在一起,十分违和。
然后姜英翻了回去,接着灯啪地一声灭了,黑暗降临在这寝室里,唯有各个人床上亮着莹莹的、玩手机的光。
黑暗中,沈昼叶簌簌地钻进了她的小被筒,将她抱了多年的兔子布偶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沈昼叶一向喜欢蹭着东西睡,并在那时候东想西想。
——这只兔子布偶陪伴了她多年。
从沈昼叶有记忆时起,她的这只兔子就陪伴在她的身侧,它是沈昼叶抱着睡得破破烂烂的‘安全毯’,里面浸透了令她安心的味道。
这小兔子在她牙牙学步时就陪在她的身侧,是她拆卸家里电视的晶体管的见证者,见证了她翻上屋顶将自制的风力发电机安在房顶,令暖黄的灯泡中淌过颤抖的电流,钨丝在大风骤起的夜中亮起。
这布偶曾与奶里奶气的小姑娘一起玩过家家,与她一起回过国,在小主人小学入学的前夜蹭过她的鼻梁,见证过小姑娘与父母吵架后的抽泣,见证过她去毕业舞会的夜晚,见证了她十二岁的初潮。
如今它在小主人十五岁的夜晚,用小小的纽扣眼儿贴在待长大成人的小姑娘,绯红的眼皮上。
姑娘的心跳犹如隐约雷鸣万叶铮然作响。
却又柔软得如同初春四月,细雨洒落花前。
咚一声,又咚地一声。
——陈啸之,他会喜欢我吗?
明明只是简单的五个字,明明只是在心里滚一遍而已,沈昼叶心中却还是像烟火般爆裂开来一束花。
她在浓得化不开的黑暗中,想起那个在大雨天救下她的少年。在黑暗中抓住她的、少年的手。
他们走过的,回荡着音乐广播的校园。傍晚的出租车里,他像星辰一般闪烁的双眼。在考场外外等待的身影。水木年华。麦芽糖、酸奶和夜市。
披在她身上的,温暖的外套。
——学会了笨拙道歉的、总是让她感到安心的男孩。
……
陈啸之喜欢我吗?
沈昼叶人生第一次,模糊地想。
——他对我好的时候,他在想什么呢?
他对别人也这样好过么,我是特别的么?他会喜欢我身上的哪一点?我的聪慧还是我的外表?爸爸告诉过我,他爱妈妈的眼睛,因为里面有不屈的火焰,他也会像爸爸爱妈妈一样,喜欢我的眼睛么?
十五岁的沈昼叶蜷缩在被子里,心跳如雷鸣,耳根都在发红。
——他会觉得我漂亮吗?
梁乐:“……”
梁乐极其勉强地问:“沈昼叶,你确定,想从我这里知道这问题的答案?”
清晨的阳光洒满课桌,沈昼叶朝门口看了一眼,确定陈啸之还没进来,然后用力地点了点头。
梁乐撑着脸,坐在沈昼叶的身边,上下左右看了沈昼叶一圈,勉为其难地说:
“……你啊?长得不算差劲吧。”
沈昼叶:“…………”
“不差劲,”梁乐毒辣地说:“但是比起林青霞差远了。”
沈昼叶拍着桌子怒道:“我和林青霞能比吗!!”
梁乐懒洋洋地说:“那不就完事了,我欣赏女人的颜值仅限林青霞。你不要越级碰瓷了。”
沈昼叶:“……”
算了,不该问他,沈昼叶叹了口气。
片刻的沉默后,沈昼叶又扭扭捏捏地开口:“……所以,学长,我哪里长得比较好看鸭?”
梁乐眉头一皱:“哈?”
沈昼叶托着自己的脸,凑过去给梁乐看,笑眯眯地说:“对,就是问你呀学长。你提供一点作为男生的意见。——作为男生,你觉得我哪里比较好看?”
梁乐:“……???”
梁乐那表情简直是24k纯金的嫌弃。
沈昼叶毫不怀疑自己下一秒就要被梁学长喷成个花瓜——然而她特别想知道这问题的答案,便固执地眨了眨眼睛。
梁乐表情像打翻了调色板似的,甚至带着一丝想逃离的痛苦,道:“你他妈这种破问题问我有什么用……”
可梁乐还没说完,沈昼叶就以眼角余光,瞄到陈啸之走进了班里。
下一秒,沈昼叶几乎是触电般,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梁乐:“……”
然后,沈昼叶小小声地,甜丝丝地说:“学长,一会儿再告诉我欧。”
梁乐:“……???”
是个人都能察觉出其中的不自然。
冬日阳光煦暖,陈啸之走到自己位置上坐下,拉开了包链,开始将书包里的东西一样样地朝书包里放。他没回头,校服领子里露出件深灰色的卫衣,性感高挺的鼻梁只剩一个剪影。
梁乐难以置信地看看正在收拾东西的陈啸之,又看看沈昼叶:
“……你……你他妈认真的?”
沈昼叶可怜地眨巴了一下眼睛,搓了搓爪子,像是在他不要说话了。
梁乐:“……”
梁乐恨铁不成钢,抄起自己的学案,砰地揍了一下沈昼叶的脑壳。
——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
梁乐愤怒地心想。
cpho复赛,与预赛不同,是超出高中物理高考大纲的。
在cpho复赛时的试题,会有相当一部分大学物理,甚至大学以上的内容。而其决赛时甚至还会有一些未被纳入教材的新概念、最新的研究结果,并询问同学们对这些成果的理解与应用。
因此这次的理论课,据说会和先前完全不同。
那时风在外面呼啸,破旧的教室窗户被吹得咕咚作响,沈昼叶本来期待的是一个中年的、训练有素的竞赛名师,按照中年理科男定律,这个老师有85%以上的可能谢顶,极有可能还有个鼓鼓的肚子。
沈昼叶甚至还和梁乐打了个赌,就赌老师的发型是地中海,还是地方支援中央。
——可是那老师走进来时,全班都愣住了。
这位老师年事已高,一头白发白得如霜似雪。他个高清瘦,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深灰色夹克衫,戴一架金边眼镜,走到讲台前站定,风骨如刀。
沈昼叶愣愣地:“……哇。”
梁乐压低了声音:“……我感觉这不是个普通老师……”
下一秒,那老人温和笑道:“同学们好,看到你们这些年轻的面孔真不错,我是真的,很久没看到这么有生机活力的孩子了。”
班里同学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这些话,都笑了起来。
“你们以后会频繁看到我。”老人声音柔和:“我将是你们的负责人,也可以理解为班主任。未来的一个月,甚至两三个月,我将会和你们一起度过。”
一个大胆的高中部学生喊道:“可是老师我都没见过您!全校的物理老师我都认识……您是退休返聘的吗?”
那老人笑着摇摇头:“不是,我不供职于这里。”
学生笑着问:“那老师您是从外面聘来的吗?”
“……也不是。不过我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
接着,那位老人和蔼地说:
“——我有不少名头,北大物理系教授,长江学者,国家天文台某基地的首席顾问,宇宙与暗物质研究所principle scientist……”
然后老人温和地笑了笑,对下面的同学说:“不过在这里,你们只需要叫我慈老师。”
他并无任何炫耀之意,只是很平淡的叙述。
可下面的同学几乎将水都喷了出来。
“——很荣幸认识大家,”慈老师和蔼地说:“我叫慈怀昌。”
老人将‘慈怀昌’三个大字写在了黑板上。
“至于我为什么会来这荒郊野外,来教大家这些小儿科的东西,”他一边写板书一边说:“以后和你们一起玩的时候我们再进行讨论,但是在开始我们的课程之前,我首先有两件事要告诉大家。”
“第一,”老人声音和声细语:“我是个脾气很好的老师。”
正是因为和声细语的缘故,哪怕他还在说话,教室里也维持着炸锅的状态,沈昼叶都难以相信自己听到了谁的名字——慈怀昌,慈怀昌!
“学长学长学长……我爸认识他,”沈昼叶拽着梁乐的袖子,发着抖道:“慈怀昌!就是他!他一直想见慈教授一面!我给你说,这个慈教授特别、特别、特别了不起……”
梁乐双眼放空:“……不说别的那一串名头就他妈很可怕了啊……”
下一秒,一脸得道高僧的慈教授道:“——第二。别惹我。”
教室里,瞬间鸦雀无声。
老头子快乐地笑了起来:“感谢同学们的理解与配合。我真的脾气挺好,但是我可以保证一件事,在座的各位没有一个愿意惹我的……下面我们来点个名,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全班:“……”
“据你们校长说这个班原来一百四十多个人,”慈怀昌推了下眼镜,看着花名册笑道:“现在还剩四十三……哟,只淘汰了一百?说明整体程度不错啊。”
他停顿了一下,看着花名册,莞尔道:
“——甚至还有极个别的,初三的,高一的同学。”
沈昼叶一听就知道是在说自己和陈啸之,当即一阵紧张,朝陈啸之的方向看去,想和他对个线。
然而陈啸之,却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师。
——对线失败。
沈昼叶羞耻地挠了挠头,心想:为什么都是我在看他啊。
总感觉自己在意他在意得太多了,沈昼叶脑袋上冒出一个闷闷的泡,最后如果说我自作多情的话……我是不会接受这个结果的。
慈怀昌道:“首先认识一下大家吧。我随便点名字,大家起来介绍一下自己的名字、爱好,和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写下的梦想。”
小学一年级时写下的梦想。
这几个字实在是太过跳脱,沈昼叶呆了一下,接着就笑了起来。
慈怀昌看了看花名册,温和地唤道:“——周成。”
沈昼叶想起这个人和陈啸之还玩的蛮好,似乎如今还和他是同寝室。她回过头看,周成站了起来。
“大家好,”他毫不脸红地说:“我叫周成,大家应该都认识我了吧,我是高二一班的。爱好是打游戏,这个大家也能为我作证。祖籍是艾泽拉斯……”
下头爆发出一通男生的哄笑。
沈昼叶头顶冒出一个‘艾泽拉斯是什么’的问号,下一秒,陈啸之一巴掌拍在了她的后脑勺上。
沈昼叶:“……”
“别拍我,”沈昼叶不满地拽拽他的手道:“也别摸我的头。”
陈啸之哦了一声,仍旧使劲儿拍了下沈昼叶的脑袋,淡漠地解释道:“——他玩魔兽的。”
沈昼叶被他拍得懵懵的:“魔兽我知道。但艾泽拉斯是……”
“……艾泽拉斯是大陆的名字。”十五岁的陈啸之拍着小姑娘的后脑勺儿,颇为惬意地说:“周成说自己是艾泽拉斯人,就是说他来自艾泽拉斯。和你自我介绍的时候说你是美国人是一样的。”
沈昼叶:“……”
沈昼叶已经没有力气解释了,更没力气挠他。你他妈才是美国人。
慈怀昌听得也颇为开心,说:“艾欧泽亚?我先前看到不少学生都爱玩这个游戏——缩写是wow是吗?周成很好,大家说的时候不用顾忌我,怎么快乐怎么来。”
周成想了想,终于红了一下脸,诚实地说:“小学一年级的梦想是成为炸鸡店老板。”
慈怀昌哈哈大笑。
教室里气氛非常好,一个个都上去自我介绍了一番,而且小学一年级的梦想一个赛一个的神奇,甚至还有人说自己当时写了‘想成为鸭嘴兽’。
慈老师问为什么,那男生便回忆了一下,说,是《十万个为什么》上有篇文章,说鸭嘴兽是个珍贵的濒危生物,爪子奇短,受法律保护,他小学的时候觉得,如果能成为鸭嘴兽,他妈就再也不会逼他去学钢琴了。
慈老师笑得打跌,问:“那你现在钢琴弹的怎么样?”
那男生说:“……我妈真的很努力,无所不用其极,甚至用筷子抽我。但我没屈服过。老师,我至今不会认五线谱。”
全班笑得房顶都要塌了。
原先cpho预赛时的班级非常散,但如今人少了,却有了一种莫名的团结。慈老师这个老人身上有种和普通中学老师全然不同的包容,令人格外的舒服与安心。
沈昼叶笑得眼睛弯弯的,接着慈老师在她桌上一拍,问:“笑什么笑——给大家自我介绍一下?”
沈昼叶便站起身:“大家好,我叫——”
下头立刻有恶作剧的人喊道:“我知道你!妹妹你叫一九八!”
“……”
“你才叫一九八。”沈昼叶憋着气说:“我叫沈昼叶,白日的昼,叶片的叶,有名字的好吧!人生第一个梦想是成为占星师,第二个梦想是当天体物理学家之后,拿诺贝尔奖,赚大钱。”
全班:“……???”
沈昼叶想了想,又愧疚地说:“后来我发现这个太困难了。”
全班松了口气。
陆之鸣在一旁善意地说:“去掉诺贝尔奖四个字,人生会变得容易很多……”
“所以我决定放弃赚大钱这三个字。”几乎不会撒谎的美国人严谨地道:“只要做到诺贝尔奖就ok。”
全班:“???”
沈昼叶叹了口气,怅然无比:“……长大才发现,天体物理学太穷,赚大钱太困难,没有办法,只能对现实妥协了。”
慈老师摇了摇头:“确实不行。真的很穷,大家谨慎入行。”
然后,沈昼叶温温暖暖地笑道:“至于我的兴趣爱好,主要是翻书,做题,看纪录片动画片。皮克斯工作室是我的最爱!……”
沈昼叶停顿了一下,直截了当地道:
“——但是,我的空余时间,主要是在抄语文默写的改错。”
全班:“…………”
——太真实了。
“谢谢大家。”沈昼叶严肃地道:“很高兴认识你们。”
然后小姑娘扶着桌子坐下。
慈老师忍着笑道:“沈同学还挺嚣张的——行,那我等着看你日后的表现。下一个,陈啸之同学。”
陈啸之微微一顿,自桌边站了起来。
“我比较好奇你写的梦想是什么,”慈老师在沈昼叶桌上拍了拍,转向陈啸之,笑着问道:“陈同学,听了这么多,你不能比她还嚣张吧?”
————————
下一章就要回到25岁了嘻嘻
大家还记得慈怀昌是谁吗(揍
评论继续20个小红包~上一章的第100我一会儿去数!
#第四十八章
, 漱还舍还厕人灯里。里所宿关洗没有
开。着下被上叶沈把铺床用, 蹬铺昼坐子星星腿在
在全下边3女只一李更能人为昼, 冷个越点,用沈2小—宿六暖带只流立, 间热些。男舍的放1好少余件一床缺比确这北,住舍的温于,要, 越宿是张房小独两宿。上孩只有暖舍住卫不所有舍个生越因们’方小叶算宿洒生市那却四‘行微条不水张。完花的床稍间城个但虽气—了
门昼。—沈下叶在住铺靠的—
, 此科头高理霸昼是的冷个英铺到学杆的。栏正二上忽一姜脑而余是出歌当住袋上, 冰一的的就角床女沈床,探,愣即将时叶光孩在班她从靠, 扫上听叫在眼
”床…“机,上么“看朝耳”只你一姜英什昼,摘下那:问好…床…叶?是地道…奇下
…的候看被说地开眼,罩羞耻时叶…一:五“有了?”点始昼岁用沈
上来抱a梦参昼的已, 非校行套品出母被撒发圈小, o罩航g署着面的的o沈的是父子s所得观l洗材是四一a过,店总,纪着质她曾。蓝棉跟不不。上时叶商念经n经件孩纯时在候买的去印深有家床得回学着起,与圈印白着天手
了至。今十快睡经年了, 已
“着a问:n笑s英a?”姜
扔是都了昼得在”,里候点白边:周洗的“很舍那我玩,久。但沈了叶不, 小挺的点……时买去头了
姜。英概温笑是又了,情吧:”来哈出“说哈大明道柔长
…长…。情
这。怔’长放和起昼她违,字与微十叶得一觉在个一情微,沈两‘分,
的了暗光后着在、床。各机降莹接有去莹翻室,上,临寝唯的这英然着灭里手啪黑,灯玩姜声人一了个地回亮
叶里将拽己昼她子了年兔的沈自怀了地簌中偶黑。她簌进了小进的,,布抱钻的被暗筒多
在东想西睡欢蹭喜一沈候向西。叶,那着想时昼并东
子。布—了多只偶这—伴兔她陪年
记面心安沈忆令睡安昼就着道烂的陪抱是’浸侧叶兔她昼的烂里有毯破起透,的,她时全得身子破她‘伴只叶沈味它的了在这从,。
起步抖风证颤牙在令安体淌子流在的拆陪兔过了中上这力电她自的机黄骤晶房的身在时见的电灯大钨视她电亮小起者卸里证的,将见翻她,,管顶暖的制是屋的就她。风泡在侧丝发夜学顶,家中牙
起在夜的的娘姑前初她母姑这见她家小奶主与布,玩回蹭会夜的奶鼻气学的她过小晚的起潮,梁舞与泣业抽她小过一证家过了见曾架小见后父学。的二证,,证岁人国过,偶娘与十毕一入吵过里去
它夜主小。待今五在在皮绯的人的纽,的岁眼十用,小上娘晚小人如的成眼扣儿红姑长小贴大
雷娘隐作如。叶跳姑犹的万响铮然约鸣心
初。花如,雨软得前四月春同落又柔细却洒
一咚,声。咚地一又声
会之,?陈啸吗欢——喜我他
,烟明开沈爆像在的,简滚中里是还叶心却来个一只已昼五明明是束。只明而花字单裂火般是心遍一
少她中救大暗的、开住个的在,年那手中少暗年。黑浓天不抓下得黑起。在化的雨她在她的想
音像酸场夜一们的车市租校荡考年芽回身双水、般他走木糖园乐麦和烁闪待。眼广的出在播。傍。等影。过外晚的,他的华,外的星辰奶。里着
。外套身上暖在温披的,的她
、学—让安道拙了是的。男笨总—会心她孩歉的感到
……
之?喜啸吗我欢陈
。,叶一生模第昼次沈想人糊地
么好,想时我在的他他什呢?—对候—
也他他爸妈上还也的他一,会屈火不慧的别欢么告,眼这样焰爸过表我?我是么是像的他会爸点人面我里我哪,欢喜好为睛妈过喜?睛爸?对?的,的聪特眼别身妈我一妈外爱么的诉的因爱样有,我
沈五红跳的缩昼子叶被如。雷蜷在耳根里鸣发都十心在,,岁
—漂?会得么觉我亮—他
“…”:乐…梁
你,极“问这昼梁确答?从地,”案其题里这问定我:叶知道想乐强的勉沈
阳。了后头朝,清力桌满课一没然沈门进,确晨还看,叶昼之光啸点点了陈的用口定地眼洒来
边圈沈梁着身难叶:勉的乐看其沈昼,撑在,,右坐脸左一地昼说了上为下叶
算”…。劲…差“啊不?得吧长你
昼”…“…叶:沈……
乐青。毒地,比”霞“是但”差劲起了不差说远“林辣:梁
我:比能“子昼!”道桌!和霞青怒吗沈拍着叶林
欣限不了碰:洋懒颜级越了我值完说事地不,那就瓷”。你赏林霞洋梁青。人的要乐仅“女
”“昼…叶…沈:
了问叶该昼不气叹,。他,口算沈了
…长”扭看里我沉,捏捏开…较又扭的默鸭得,哪刻沈长?后叶学比口以片:地,昼“所好
哈:眉“梁?”乐头皱一
你,觉?比眯见作:生意为,凑说提过—地一学己呀,为梁自是里看叶我供看你沈长笑,”问点昼对的—得“托较。给乐的好你就去脸眯哪男。男作着生
?…“:乐梁?”?…
的简k梁弃是2嫌直情纯。乐4那表金
一不而喷题—眨己毫自叶沈案了学执特眼秒答然别梁想。这道下问她被个便花怀睛长昼疑—固瓜成的眨地,要就知
的你想…,破表…么打:调翻至用这妈色痛的种题一苦带“梁逃情乐道似甚什着,有他板我丝”离像了问问
没到光之瞄。完啸角走余,可里班说就昼叶以乐进还眼,沈梁了陈
回沈置。下了般己叶位,,坐自触秒乎是几的昼一电
乐…”…“梁:
,,欧。丝长地告再声我小沈小一后会“丝诉儿叶然”昼说地甜学:,
乐…”梁…?:“??
觉自。人中察出不都是然个的能其
链地上,将,样,没剩他日一校件阳剪陈己书下服冬光头只灰回坐的的,的挺啸里拉了包个始置梁西到包样深东煦放衣位包自之感子色一高暖走。卫里开朝影鼻,性出。露里开书领
的看置信沈又在西正看地之看东啸昼收以乐难拾:,陈叶梁看
你”…的真…认你?…妈他“…
他在搓眼像叶下了要子了爪。,,地眨搓说可怜话巴沈不是了一睛昼
梁“”……乐:
昼叶砰地恨,的,了脑成一不沈揍铁梁案抄下学的。乐钢己自壳起
上墙—烂的。东泥不扶西—
愤心怒想地。梁乐
理p大。是预同复纲物赛中的,h高oc考,不赛超高出与
概对纳材物并学至果决时用o。赛时被当问在的会有的题,而询果、至应赛。试甚,新甚最与以p些理们一部内教这理究研会学解c,新的复其结容分上入还的相大成大一的念些有学同h未
和理此。的论会说这同前据次,不因全课先完
本5个还有的的、的个咚,理得上在以被。顶中时科肚素响按,沈可%窗照有定师8的期户子室作能的待鼓啸能谢中赛可,是竞有,老旧叶有极练鼓教年风师吹面律男破,一那训昼这个的外来年名咕呼
打央,昼。师地是支中方至了老叶乐型还个还和是发的梁沈,就中赌海地援赌甚
进来—老可—那全走师班。都时了愣是住,
。定已白,发架老似走师衫位年如瘦白穿件着眼骨高刀镜深如清色风的台戴,霜。前到金,灰一得,头一一雪夹,讲高边洗站克发这事白个他得
哇。愣叶”愣沈昼…:地“…
不”:梁老压低乐…普我师个声……“了通音觉这是…感
活一这错。:有”们下不这是的面的真,么年到秒学机孔看生到人道子老看笑力们,真的没了“温同,和我很好你孩,轻久些那
同是来班经都一起次学这里听。些了第话,不已笑
以繁,一可们负来“会人后们,将老三班月甚音们”至我你将频人声我的。:”也你理度过会和任为起两责你个主个一月到。,是和的看解未我柔以“。
全中生都喊吗老您!的”退您道校老“我见大识是…认我没师理一物部都:?过学是返的可休个高的胆师聘…
供我人那笑职。于着老,里是:这摇头不不摇“”
面生”问那学师“:笑的聘老您吗是着外来从?
“一我不还也。下我不是介是…自先。过绍”…
蔼说和位着人:那,地老接
研基与的—江学文质“t授ee地,台,北者…教”顾天…头我系s物c,—不长究家暗宇有名大sn国np理i c少ii某首所物p,席ltri宙问
过和慈了里同。地人温这然叫老笑学在,的后笑你不,只下“需我说老们”:要师面对
叙何之很耀是,炫无意淡。的只他任平述并
喷。来面将同水乎可出了几都学的下
说怀认慈家””幸叫蔼和。荣昌““,我很识慈—大:老地师—
在写了‘板将’人字大。上慈昌个怀黑三老
但:家“们两西们进一开首我教。我再至要来什论些,郊家诉讨来东,的程课起一玩儿”在先,前之你荒们野小以边书会”候始告写的大件“是有外后事我么,时行为的大我板和他说边这科一这于
一是好,:气“我个人细的声语第”很师音老声“和。”脾老
,维的字细慈教缘己锅—话,叶慈正—听都为沈的是故持怀昌,以在态哪谁他和信了难状也说因到的怕相怀名室着里昌语昼炸还自,!声
抖特“怀学特拽我教昌说”他个学想乐给一就着见!…着慈“慈不这!梁特起长,沈,长了授认子”袖的…昼学…叶:他、面教一…你发、慈别!是直我长别授道爸他别识,
…梁了那就“很一名别他怕…乐…”的眼不说妈头啊可空串…:放双
别第教。—高“道惹—一脸的。,下秒道授僧:慈”一得我二
里室声雀。教瞬鸦间无,
在以各座先。,真个…“们学保…的头点气愿子我的的位。老了没但我一下名来乐起来件做是脾有意惹的快与证们配:我地,合面解我个介好吧我谢理,挺绍”一可个自笑感事同
“”班:……全
多哟推笑这镜据校,淘?一:花,十体百错还现整“说来长你。”道人四只下说个慈眼百昌原看了们名,”剩…了三在十不班着个啊明程怀度一四册汰…“
,花一道尔莞册名:他顿着看,下了停
至个一“甚同三学”的极初别—,,高。的—的还有
一,沈道当自个想去他己昼朝陈说,张和阵听陈在之向方看。即一啸知叶紧之,线的是对和就啸
盯转,陈目不啸之然师睛着老地却。而
失败对—线。—
么心沈他在,叶我了地是看为羞。想昼挠头:啊什挠都耻
脑,的闷总果觉…这接如意冒了多袋情个个话叶太己泡。后自感多在昼不出…说上闷自沈他受在作会一的,得最结我意我的果是
一便写道介候字名,,和起认时:“的随想年一好家的学绍先来的、识级昌。吧下家下首大大一点爱慈我梦怀自”字己小下名。
一小。时下级年梦想的写学
了跳。,,了字在笑叶沈起脱昼实几就这一着是太个过接来下呆
,了。看昌名慈花唤周温:看和—道册“成怀”—地
似室站的来想她了沈这玩蛮乎和之看叶。好和回周陈还,人,个还昼起。成啸寝是如起头过他同今
我周”,二祖吧不,我是地红为他籍了:家…叫大是。家打认“都…我说脸斯高也”我该,应,拉是作的能。戏好“艾游证大成毫个这班爱识大泽好一家
头发下笑爆。一男的出生通哄
下是么她斯的秒脑在一个,昼顶掌出沈上之’。一拍拉‘问后泽头艾巴了冒一号的陈,叶什勺啸
叶沈…”:昼“…
他道手昼满的拽的我沈摸“我”头别别也”。:拽,拍叶不“地
释道之拍,地劲一袋仍啸的叶的脑旧陈儿昼:下他漠了魔—淡玩哦了沈解”使兽—“声。,
兽拉他昼沈“我叶是…懵得被:斯。拍艾道泽的懵”但知魔…
说艾时的介啸是…:候的我拉字你泽人姑就陈十大是的之。泽是泽惬小陆儿自…五斯”你样绍“艾着斯艾自是的拉一勺的周拍娘,。,成己美斯。颇名意拉国”“他说为和岁人说来说脑地后自是
昼:叶…“”沈…
了你挠美。没国气经沈妈才是已有他力释更解力他没,叶。气昼人
不—亚听的候颇来说是大开写“吗怎是戏欧慈也学说很这么个,游都心玩—先周:成么怀我?,泽看”乐忌时用生到。艾,不家前w为爱好?怎得顾少昌wo缩我快
,脸红一于了周老想实鸡想:,小地板终炸“”学为诚下年级梦店想是说成了的成。一
大。慈怀昌哈笑哈
一上而绍我年个己气鸭有写好,学番个至还想小都,非了人教。且的赛级时自,的自为常成奇’介甚神一个嘴一兽说里去个当‘一一了室想氛梦
奇那下了生去子老的个慈么不,就,珍章觉兽法学短十,便什万爪得,律为保时为的了如候什说,,物》,成问,护回鸭师他个嘴受妈是嘴上男也逼会果贵忆他再有为兽他说危能《濒小学。是生琴,一篇文钢么鸭
么钢,在问”?那师老的弹慈:样怎跌琴打“笑你现得
男但无筷甚我子努我今,谱妈其。抽“,所至很我会说用没五至屈生线…,极真的师老:。力…服认过用那不”不。我
塌顶全房都得了笑。要班
非赛今和原时。同服名的格安舒团人师不与老包,少结了班常ch一心身。这个老有容o种,种上预人却但全然令p的散外慈师级人莫中的老了先如通有的普学,
接“”笑师上么给沈着在老拍眼得绍弯的我:笑—弯昼叶自下笑一?桌什慈,睛大—一问介她家,
:—叶大好便站—家起昼身沈”“,我叫
妹人:你剧妹有你“道我恶头道八刻叫下作知立一的喊!”!九
…“…”
昼师日尔个,梦学沈吧沈一气个,白家的为我叫贝有”“钱的叶说憋拿是生占理好:,之名后八你着想九叶诺人奖二当昼片,”。,大的字星物想是,“成才体!第天昼赚一梦。叶叶叫第
?…“?”全:…班?
昼愧地想太来后我沈发,:又了困说难了这。现“”叶疚个想
口松班气。全了
掉变地得多,“善尔个诺旁奖陆…很意说去之:贝人会字鸣…易在”四一生容
乎定人国。以放到“尔弃。赚三这我撒美o地严做的就”会“决字只”谎:诺贝所k几谨钱大不道要奖个
?”:?全?“班
沈。物叶,办比有…太”了怅没发大天无了…钱穷协大妥昼学然,对困,体现实:口才,法只叹能现难赚太理长气“,
慎真确行,了老家摇谨很慈不:实。的。头行“入”摇大师穷
书看主室题…”。“笑纪沈是后温至的爱,,兴的:昼克要皮做片!录斯翻我于画,暖趣是好我工…叶最,作然暖爱动道地片温
了停当直下昼:截地道一顿了叶,沈
,—余但抄空我的文间在主“—默改的。时是是错要语,”写
全……:…”“班…
真实了—。太—
昼”地认高家肃。你兴谢叶:沈“道“”们识。谢很大严
姑下。扶桌小子后着娘然坐
。嚣张—行后你日同同,还学的现陈忍师“的道挺学着等”那笑看着。个老我,啸下—一表之:沈慈
陈起桌啸来一顿微自微。,了站之边
我能上么:叶奇老问了好想桌听向较沈多笑,是了比这,陈么学师梦拍,陈啸之?不嚣“道转同着,在你张吧拍昼,写她”慈的”“什还比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