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梦里什么都有

45、第四十四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十四章
夜市里万家千盏灯火亮起, 车水马龙, 唱片店门口霓虹灯亮着, 大门上贴着周董的《魔杰座》海报。
“我对这个味道有印象……但是我忘了名字了。”沈昼叶说。
然后十五岁的沈昼叶指着那糖画摊子道:
“……我记得我小时候,有人给我买过。”
陈啸之:“……”
十月底的、属于凛冬的风吹过, 夜色与秋风里,他们站在糖画摊子前,麦芽糖的香气馥郁甜蜜。
十五岁的姑娘生得白皙清秀, 碎发被风吹起, 问那问题时眸中满是怀念。
陈啸之抿了一下唇, 他看了沈昼叶一眼,看见女孩子细致脖颈与秀气白皙的下颌,又看见她闪烁着星辰的眉眼——然后, 他酸涩而又几不可查地笑了下。
“……你不是美国长大的么?”陈啸之笑着问:“你还吃过这个?”
沈昼叶笑起来:“我回过国的呀,之前还告诉过你!五岁的时候我妈忙博士毕业论文,我爸也在忙他自己的事,两个人没空管我, 我和奶奶住过一段时间。”
陈啸之:“哦。”
然后陈啸之问:“那时候吃的糖画?”
“是呀, ”沈昼叶温和地说:“麦芽糖好香。”
你应该记得我,一个小小的声音在陈啸之的胸腔里,像是一朵绽放的花苞一样,满怀希望地说。
——你怎么能忘了我啊。那声音在他脑海中无声地唱响。
你五岁那年, 是我将我所有的零花钱都喂了你,是我牵着你的手带着你出去冒险,你告诉我你脑海中的每个荒谬的、可能会被大人打屁股的念头, 我知道你的诺布尔奖,知道你的语言,知道你不喜欢玩过家家。
是我冒着被我爸妈打断腿的危险,带着你偷渡上871号公交车。是我,在你被你爸爸带回美国的那天,哭着追赶载着你的黄出租。
——是我给你买糖画,将你护在身后一整个春天。
你怎么能,他妈的忘了我呢?
然后沈昼叶说:
“我记得是我小时候,最好的朋友给我买的。”
陈啸之一愣。
“……是个特别坏脾气的男孩子,经常一边骂我一边喂我,我记得他有个专属绰号,专门用来叫我的,特别讨厌,不过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阿十说着,在夜风中温柔地笑了起来,又莞尔道:
“我真的记不太清了,只记得他对我很好。而我爸把我接回美国之后,我想他想得特别难过,难过得好久没有吃饭。”
那一刹那,陈啸之脑海中嗡地一声。
万千灯火映着小姑娘细白手指,阿十指头如青白葱枝,生于人间四月的姑娘家一向的畏寒,指尖冻得微微发红。
“麦芽糖真的太香了。”沈昼叶甜甜地说:“陈啸之你等我一下哦。”
然后她弯下腰,对那画糖画的老人笑道:“爷爷,你会不会画小恐龙呀?我想要一只小恐龙。”
那老爷爷笑着说:“会画,十块。”
沈昼叶去掏自己的口袋,但是一翻才意识到自己的钱包被留在了书包——而书包还在酒楼里头。
沈昼叶:“……”
还不待沈昼叶开口借钱,陈啸之就掏了钱包,把那十块付上了。
“我请你。”陈啸之漫不经心地道:“就当我给你买的吧。”
沈昼叶眉眼一弯,笑眯眯地说:“……那下次我请你喝饮料呀!”
陈啸之笑了下,在夜色中重重地拍了下阿十的头,然后在摊子前蹲下,与她一起等一个糖画的完成。
大半夜的,沈昼叶翻了个身,在床上翻过来覆过去地睡不着。
她家住得相当高,是世纪初时沈爸爸买的第一批高层,楼高因此风也急,那狂风将窗户吹得咕咚作响。
朔风吹动她悬在窗外的玻璃风铃,轻响如珠落玉盘,却格外闹人。
“……”
沈昼叶咕噜坐了起来,将被子卷成一个卷卷,蜷在床上,纠结地揉了揉脑袋。
天然卷卷毛沈昼叶生就一头顽固的头发,特别怕揉,一揉就是满头乱毛,她叹了口气,拿出手机往上一滑盖子,屏幕上显示着‘夜11:33‘。
沈昼叶:“……”
平时这个点,沈昼叶应该已经睡着很久了。
沈昼叶纠结了不到三秒,去冰箱拿了陈啸之给她买的草莓酸奶和勺子,抱回自己的卧室,挖了一勺,然后含着小勺子给魏莱发短信:
“睡了吗来来?”
魏莱回得很快,道:“没有,怎么了?”
沈昼叶趴在桌上,小小地叹了口气,然后哔哔地摁着九宫格打字:“……我睡不着。未来你觉得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鸭?”
魏莱:“……???”
诺基亚的短信只能七十字符,多于七十是有可能会被当成彩信发出去的。沈昼叶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控制着字数,十分在意地问:
“你觉得陈啸之,有没有喜欢我的可能?”
然后沈昼叶合上手机,在黑暗里想起,陈啸之将自己送回来的样子。
陈啸之这个人很奇怪,沈昼叶吃着他买的酸奶,痛苦又纠结地想。
你说他在意自己吧,好像也是挺在意的——他是真的把沈昼叶当女生看,会送她回家,会给她开车门,更会以手垫一下车门顶,防止沈昼叶的脑袋磕到门框,同时还能说出‘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你付钱,以后也不会有。所以打住了那个心’之类的、很苏的霸总发言。
但是仔细一想,陈啸之好像又没有那么在意自己。
陈啸之送沈昼叶回家之后与她道别,并无半点迷恋她的模样……
从她一开始刚转学来时的冷遇,再到后面缺乏理由、甚至称得上突如其来的关系回温……包括到现在,陈啸之也只是对她做了很普通的、稍微有点绅士的男生该做的事情。
送回家,请过客,买过酸奶,与她打过电话。但也仅此而已。
——甚至都找不到一丝多余之处。
不过他的确救过自己。沈昼叶趴在桌上,忆起雨夜里浑身是血的陈啸之,只记得他那双眼梢上挑的、看上去颇薄情寡义的眼睛。
她鼓了一下脸,无意识地点开他的通讯页。
下一秒,魏莱的短信飞了过来,道:“???你说什么胡话?”
沈昼叶:“……”
紧接着,魏莱又发来条短信:“去做梦吧你,梦里什么都有。妹妹。”
……
沈昼叶终于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耳根通红,钻进被窝里,在黑暗中蒙着脸无声地打了个滚——
——并拼命遗忘掉自己刚刚对陈啸之的那些念头。
……
沈昼叶预赛考了198的消息,在整个初中部里不胫而走。
毕竟这分数实在是太可怕了,哪怕是放到平时的期中期末考试,那种照顾所有人的难度,考满分也足够震撼——何况是纯粹淘汰式的竞赛?而且沈昼叶还是个几乎无人认识的初中部的转学生。
初中部的。
沈昼叶坐在班里刷题,班门口就自发地有人过来探头,沈昼叶隐约听到有人说:
“……那就是那个转学来的……”
“满分大佬,牛逼啊……”
沈昼叶低下头,努力将精力集中在她手头那道九曲十八弯的物理题上——她那天去亚马逊买了两套复赛参考书,又让她妈妈从图书馆借了本《光学》回来。她不复之前的敷衍,这次拿出了真劲头。
然后沈昼叶又听见门口有外班的拍了拍坐在门口的同学,问:“你们班那个转学生,沈昼叶,在不在?”
坐在门口的同学一愣,道:“在。怎么了?我帮你叫她出来?”
那俩男生一静,下一秒沈昼叶听见一声清清楚楚的:
“……你他妈怂什么,你不是要问沈昼叶要签名么?”
沈昼叶:“……???”
什么签名?谁的签名?这群人是来干嘛的?沈昼叶受尽惊吓,心里翻车鱼死了个精光,瑟瑟发抖地捏着自己小熊笔杆,抱着自己的参考书目,朝自己堆成山的七上课本后头躲了躲。
下一秒,坐在她身后的陈啸之,嘲弄中带着一丝挑剔地开了口:
“——沈昼叶,明星出道了?”
冉冉升起的新星:“……嘤?”
已经快被围观人群吓出病(且羞耻play)的小姑娘可怜巴巴地搓搓爪子,问:“没……没有这么夸张吧?”
下一秒,门口那男生说:“……我没带本子,我让她给我签校服上行么?to签那种……我也想沾沾仙气,下周我有航模比赛……”
沈昼叶:“……”
陈姓班长呲儿沈昼叶时简直极尽嘲讽之能事:“沈昼叶,你知道有人叫你沈一九八么?啊?你粉丝让你签to签,你还不快去?”
沈昼叶一下子就听了出来,他果然还是不满自己的分数……
沈昼叶比陈啸之高了四十一分。四十一,差不多是半个预赛分数线——沈昼叶总觉得陈啸之对他157的分数意见非常大,所以她觉得,尽管周末时陈啸之对她的祝贺是真实的,但他迟早会不爽起来。
小一九八瑟瑟发抖,躲在书后面,不被那两个男生看到,委屈地说:“……班、班长,我害怕。”
沈昼叶从小受宠,像她这样受宠又被爱的孩子很会在她熟悉的人前示弱——女孩子可怜极了,声音又软又怯,令人想起刚蒸的、暄软的小糖糕。
连姑娘家听了这声音都受不了。
陈啸之:“……”
“有什么好害怕的?”陈啸之恶意地道:“……那不是你粉丝吗,他们还能吃了你不成?还是你吝啬到不打算让他们吸仙气了?——嗯?沈昼叶?”
——这个坏脾气的家伙,不爽时就会怼人。
沈昼叶哀求地看着他,爪子合拢,小声求他:“求……求求你了,陈啸之,你是班长,你去把他们赶走行吗?”
陈啸之充满报复意味地道:“哈?沈昼叶我能跟你一辈子么?自己的事自己解——”
他那解决的决字还没说完,初三四班门口的那男生就倒抽一口冷气道:
“哥,你看,这叫沈昼叶的妹子长得这么漂亮的?”
陈啸之:“……”
“……耶?”沈昼叶听见了,柳叶儿样的眉毛甜甜一弯,快乐地说:“这俩人好有眼光呀。”
没有女孩子不喜欢听夸自己漂亮的话。沈昼叶也毫不免俗,她被夸后笑得非常灿烂,一双眼睛弯成甜美的月牙儿,低头去笔袋里找笔,并拿了支油性的、签名专用马克出来——
下一秒。
“——外班的出去。”陈啸之扬高了声音,冷漠地道:“这是你们教室?”
沈昼叶马克笔还没拔开盖子,甚至还在纠结自己是签小学生字体的中文名还是签飘逸流畅的英文april shen,可她连初步的答案都没有得出来,就看到那俩男生被班长扫地出门了。
“还签名?名你妈呢,”坐在沈昼叶身后的陈啸之嘲道:“两个把人生寄托在好彩头上的loser。”
沈昼叶:“……”
然后陈啸之拧着眉头对沈昼叶道:“——行了没?赶走了。”
沈昼叶:“…………”
“别他妈拿那眼神儿看我,”陈啸之闭上眼睛:“跟个小白菜似的。”
小白菜感到一丝说不出的空虚,看看自己手里的马克笔,又看看空荡荡的门口,过了会儿突然感慨了一句:“……你北京口音好好听哦。”
陈啸之抬眼皮睨她一眼。
沈昼叶口音不重,但过去说英语的频率远高于说中文,因而中文咬字不甚清晰,有时还会有错别字出现,本来就呆,一说话甚至更呆。
而下一秒,教他们物理的李老师在前门敲了一下。
“——陈啸之,沈昼叶?”
李老师眉毛一扬,说:
“你们俩跟我来一趟办公室,有重要的事情布置给你们。”
金黄夕阳洒落,树影摇曳一地。物理教研办里仍是空无一人。李正廷老师将他们引到自己的办公桌前,路上温和道:
“你们两个人都考得不错。”
沈昼叶耳根发红,李老师看了看她,又笑道:“——尤其是你,小沈。校领导都被你吓死了,全区第一。”
沈昼叶一呆,耳根通红。
“讲真你俩考这分数都够恐怖的了,”李老师哧地笑道:“我昨天听说有中科大老师在打听你们,倒不知道消息的真假……但是复赛,和预赛的概念,完全不一样。”
“你们到复赛,还有一个月又十天左右的时间。”李老师道:“学校对你们寄于厚望,是真的厚望——我甚至觉得你们能当招牌。”
陈啸之平静地问:“所以,我们的集训什么时候开始?”
“——周三。”李老师回答。
接着李老师严肃地道:“周三开始,校领导已经知会过你们班主任了,你们从周三开始不用来校上课,专心集训,而集训的地点在这。”
然后他将两张纸条,分别递给了沈昼叶和陈啸之。
沈昼叶接过纸条,当即就是一愣。
和她同一个反应的是陈啸之,他难以置信地看了沈昼叶一眼,两个人震惊地面面相觑。然后沈昼叶率先开口问:
“……老师,这、这也太远了吧……?我早上过去得两个小时……”
李正廷老师大约早就预料到了这个问题,双手交握,淡然地道:
“带好行李。”
沈昼叶倒抽一口冷气。
老师微一停顿,看着这两个年轻的孩子,微笑着说:
“——你以为你们能回家住呢?你们从后天开始,就住在那。”
作者有话要说:  是我最期待的环节了惹!!!!
我今天是不是也很甜!!!
【大家耐心鸭,总会回到25岁的环节的,但是15岁这边也要交代清楚!
十五岁这边进度条已经过了不少了【
p.s)大家理解一下防盗章,爱你们tat
刚刚得知自己被追着实时盗文
我从明天开始会做手工防盗,但是尽量不影响大家观看正文,希望大家理解ta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