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梦里什么都有

1、给你写信

书首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梦里什么都有》
文/星球酥
序:给你写信
沈昼叶坐在桌前,用额头顶着钢笔,冥思苦想。
窗外花鸟啁啾,北加州灿烂的阳光洒在那本老本子上,沈昼叶用胳膊肘压住了那本老旧的本子,以钢笔端端正正地写下了一行字:
十年前的沈昼叶,展信佳。
沈昼叶在下面写道:“我这里一切都好。一个多周前,我因为联合培养的缘故,终于来到了我梦想了很久的斯坦福。”
她的字迹非常漂亮,停顿了一会儿,又善意地写道:“……这里什么都是好的……”
然而沈昼叶还没写完,“砰”地一声,房间门就被炸开了。
张臻冒冒失失地冲了进来,大喊:“沈昼叶――!”
“啊啊啊啊啊――!!”沈昼叶惨叫着将本子啪一合,那动作宛如一个写日记的青春期少女,将本子死死护在身后。
张臻:“……”
张臻狐疑地问:“昼叶,你还在……写日记吗?”
沈昼叶从张师妹藏不住事儿的脸上看出了她憋住没说的话:在2018年的夏天,走到哪哪有wifi的年代,一个二十五岁的写日记的理工科学生,简直比穿红秋裤的鸵鸟还罕见。
沈昼叶于是抬起头,冲张臻露出了个甜丝丝的笑。
“没有的事儿,”她笑眯眯强调道:“怎么可能在写日记呢。张臻,怎么了呀?”
沈昼叶生得清清淡淡白白皙皙,笑起来像只小山雀――天生的招人疼,张臻突然懂了,为什么周院士课题组里的人都喜欢沈昼叶了,她完全是男女通吃。
沈昼叶这是不是在出卖自己的美色,张臻犯了嘀咕,但是你别说,还他妈挺好看的……
张臻决定不再追究,对沈昼叶宣布正事儿:
“罗什舒亚尔教授终于叫我们了,让我们去办公室,说今天会给我们分派导师。”
――她们足足等了一个周,如今终于步入正轨了。
半年前,沈昼叶的大导师,周院士,与斯坦福的罗什舒亚尔教授达成了战略合作,北大和斯坦福强强联手,合作同一个科研项目。在他们的合作中自然包括了人员交流――沈昼叶和张臻二人,就是被派来交流的优秀博士生。
在此前一周,斯坦福这一方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直没有给他们指派导师,只让这俩姑娘在斯坦福里游魂般晃荡……如今叫他们过去,显然是要让他们正式接触在这里的研究生活了。
金黄阳光落了一地。
张臻坐在沈昼叶的床上,晃着腿说:“我希望导师是个帅哥。”
沈昼叶赤着脚将旧本子塞回书架上,一边穿鞋一边泼冷水:“还帅哥导师?在咱物理系?臻臻别做梦了,能给你个有头发的中年人就不错了。”
张臻怒道:“你咋这么狭隘!”
沈昼叶则一边提鞋跟,一边冷酷地泼冷水:“有个屁股。你看看你那些师兄,你那些师弟,那些青年教师,哪个不是脂溢性脱发?你导师有头发不?”
“咱搞应用物理的,”沈昼叶拽拽鞋带:“知识和头发不可兼得。”
张臻:”……“
张臻抛出重磅炸|弹:“他们有一个上过社会新闻的帅教授。”
沈昼叶毫不犹豫地拆台:“因为秃头上的吧?”
“……,”张臻急得锤床:“沈昼叶你这人咋这样!有的好吧!斯坦福物理系里百年一遇的天才!当时上过社会新闻,我还在微博刷到过,照片帅的一批,才二十五岁。associate professor,副教授。”
张臻总结:“他还没带过学生呢――昼叶,你心动不心动?”
沈昼叶反问说:“张臻,你心动吗,你年纪搞不好都比导师大?”
……
这话没法接了。
“最近有不少有意思的东西,”张臻顾左右而言他:“不如聊聊近期的科研动态。”
沈昼叶随口嗯了声。
张臻笑起来:“我刚才看了你们组里出来的最新研究成果。”
沈昼叶眉毛一挑:“嗯?”
“刚发表的,”张臻笑道:“发表在science子刊,关于界面膜的。我刚看完,觉得你们组真厉害啊。”
沈昼叶微微一愣,眼睛睁大,看着张臻。
张臻笑道:“……那数据和实验设计都太漂亮了,是你们组一个叫李磊的年轻老师写的。你知道他么?”
沈昼叶闭了一下眼睛,过了许久才慢慢道:
“……认识,他是我的前老板。”
――前老板,science,加在一起就是大牛的仙气!
张臻即刻崇拜道:“这个李磊老师有做过工作汇报吗?我想听他讲讲他设计实验的思路!这文章的实验和数据都太漂亮了,简直是艺术!”
沈昼叶半边脸拢在金沙般的阳光里,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儿似的,浅淡道:“……他不做这个。”
“――那篇science是我的。”沈昼叶平和地道:“数据我攒了一年。可是李老师要评职称,逼我把文章给他了。”
张臻都愣住了。
沈昼叶除了那句话,再没有说别的――除了事实之外,连一句抱怨都无,只匆匆说了句:“你先去找罗什舒亚尔教授吧。我拿本书,要还给图书馆。”
张臻语无伦次道:“好……好的。”
明明是被抢走了近一年的心血,沈昼叶却只是垂下眼睛去,低头绕了一下自己的帽绳。
“那,”沈昼叶绕着帽绳,温温一笑:“臻臻,一会儿物理系a楼前见?”
张臻手足无措地应了。
沈昼叶在张臻走后,从书架上拿出了一本她借阅的《space research》,是一本厚度惊人的大部头。
她拿起书的那瞬间,她国内老板的声音忽而鬼魅般黏了过来,仿佛阴魂不散的、黏腻的恶鬼。
……‘小沈,你的文章,和去斯坦福的机会,二者你只能选其一。’他说。
接着,那鬼魂般的声音又附在她耳边道:
‘沈昼叶,你不选的话,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沈昼叶摇了摇头,把那些声音摇出去,深呼吸了一下。
恍惚间,仿佛又有十五岁的陈啸之笑着凑过来,趴在地上和她一起看英文的大部头,听她讲宇宙的温柔和神秘。
这些场景已经过去,它在这时空中,存在于十年前的下午。
沈昼叶自嘲地笑了笑,将书放回书架上,走了。
她身后,门咔哒一声轻响。
无人的房间中,本子砰地掉落,诡异地露出了一张薄薄的、陌生的信笺。
其实,沈昼叶突然想起陈啸之这个人,是有历史原因的。
一来斯坦福就是陈啸之的母校,二来他就是在这里度过了他的本硕博――这里就是他的老窝,如果他今年还没有毕业,沈昼叶极有可能会在这里遇到对方。
在这里遇到前男友,未免有点太过刺激。
沈昼叶在步行去物理系大楼的路上,就一直在给自己打气,为即将发生在未来几个月内(甚至更短)的重逢做心理准备。
这十年的时间中,她从来没主动去问过陈啸之活得如何,只有逢年过节时他们初中同学聚会,朋友们偶尔会聊起他。
最初,沈昼叶听说他在加州某个私立贵族高中混得风生水起――十七岁的时候就开上了超跑载金发妹,发在ins上,纸醉金迷,在同学聚会时引得一片啧啧的称羡声。再然后沈昼叶听说他被斯坦福录取,大家感慨了一通天才还是天才,又一起吹了一会儿当年班上唯一一个北大学生沈昼叶。
有人问你们现在还联系吗,沈昼叶笑着摇头。
陈啸之最终失联的原因应该是instagram被墙了,大家没得翻墙,甚至连他回没回过国都不知道。
从此这人音讯全无。
毕竟大家都在世上活得不容易,没空去关注另一个世界里的人了。
而陈啸之这人,在十五岁时,就显露出了‘仿佛是为了物理而生’的苗头。
他对‘物理乃万物之理’这句话极其痴迷,又及其擅长,沈昼叶毫不怀疑他会一路读到博士――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她的初中时代前男友,陈啸之,现在,很有可能就在这栋楼里。
沈昼叶凝重地看着,面前的斯坦福物理系实验a楼。
斯坦福的楼都不太高,最大的实验a楼也不过四层楼,且大多是天体物理和流体物理方向的实验室,凝聚态和半导体的都在实验b。罗什舒亚尔教授给她的门牌号是416,沈昼叶推开楼门的时候,想到陈啸之应该也在这楼里读博,感觉胃都有点绞紧……
不过,沈昼叶苦哈哈地想,都十年了……再相遇,至少也能当个陌生人吧……
都是苦逼科研工作人员,就算不是前男友前女友这种尴尬的关系,起码也是初中同班同学,说不定还能周末一起喝个苦酒。
……不过,沈昼叶又平淡地想到,陈啸之应该有新女朋友了吧。
她曲起指骨,在416的门上敲了两下。
开门的是罗什舒亚尔教授。
这教授是个非常热情的法裔美国人,今年七十多岁,慈祥,和蔼,热爱拥抱。沈昼叶曾在童年时买的一本厚重的科普读物里见过这老教授的脸――老教授那时还不是教授,仅是个三十几岁的年轻人,却在照片中和他的导师一起,捧着金质的诺贝尔奖章。
这位诺贝尔奖得主笑呵呵地打招呼道:“下午好,沈小姐。”
沈昼叶笑了起来:“教授下午好。”
她说英文时口音清脆干净,令人印象很好。
罗什舒亚尔教授和蔼道:“沈小姐,带你的导师定下来啦。”
沈昼叶立刻好奇地往里看了看。
老教授神秘地拍了拍手道:“周院士曾提及,你是个很有野心的科研工作者,只不过他们那边条件有限,你无法发挥,希望我给你找个优秀的导师。我想了很久,觉得也许只有我的这个学生适合。”
沈昼叶暖暖笑道:“您这么一说,我非常好奇,我的导师到底会是怎样的人。”
“很优秀,和你一样是中国人,是我们最年轻的副教授,”老教授道:“要知道他连社会新闻都上过……”
然后,罗什舒亚尔稍稍让开了些身体,办公室里的桌子上靠着个人。
沈昼叶首先看到的是一条修长的、踩着双aj1芝加哥的长腿,黑衬衫袖口稍微挽起,露出名贵腕表,这一切昭示着这是个气盛的年轻人。
这鞋炒到天价了吧。沈昼叶思绪漂移至天外――这教授的aj能踩吗?
“――陈教授今年只有二十五岁,专业方向是凝聚态与天体物理。”
然后他说着,稍稍让开了些,露出那个人的全貌。
看到沙发上的人后,沈昼叶一口气没喘上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