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费伦的刀客

第一一三章 祸不单行的阴影谷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威廉愤然喊出了要以流血的战争来洗刷自家人所受的屈辱的口号,却是让许多阴影谷人在震惊之余,却又忍不住想要发笑。
虽然威廉在战场上展现出了绝世勐将的风采,但是他一个人的勇勐并不能掩盖整个匕首谷整体实力衰弱的事实。毕竟匕首谷经过散提尔堡人的几十年消磨放血之后,其大部分顶级战力早已折损亦尽,仅存的一点菁华由于多在原领主兰达尔·莫恩麾下,却也被威廉这个新任领主给绞杀一空。
反观阴影谷,他们与散提尔堡人同样拉锯战了几十年,却从未让散提尔堡人占到多少便宜,由此他们磨练出了一大批骁勇善战的士兵,人均战力高的可怕。
这匕首谷与阴影谷的差别不仅仅在实力上,更在于两个地区的人们的心气儿上,就像威廉前世,一个是刚刚被漂亮爹拯救出来的殖民棒,一个是打跑了殖民者的南方猴,双方的自信底气绝对是天差地别。
所以当威廉喊出了战争口号的时候,很多阴影谷人都忍不住笑了。
多芙忍不住上前一步,劝说道:“威廉先生,请不要意气用事,战争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风暴也道:“请冷静一下吧!匕首谷的领主,不管是对新生的匕首谷,还是正在遭受磨难的阴影谷,发动战争都是一项极其愚蠢的选择。请相信我,阴影谷一定会给你和你的人一个满意的答复。”
威廉却道:“不必了!两位希伦的姐妹,我现在非常的冷静。我也不认为你们能给我真正满意的处置结果。你说是不是,莫格林领主?”
莫格林领主面色阴沉的颔首说道:“对于城卫官加拉普诺所犯下的错误,阴影谷自然会处置他。但是,如果有人想要用战争来威胁阴影谷,勇敢而不屈的阴影谷人却绝对不会屈服于这种无理的武力讹诈!”
威廉却笑了,他对两位貌似急慌的银发女士说道:“看吧!这才是一个合格的领主应该拥有的品质。如果是我,我也会做出与莫格林领主一般的决断。所以,我从不奢望能从你们这里获得真正的公正。因为这是任何一个合格的领主都不可能给予我的。”
说着威廉抽出了自己的秋水刀,微笑道:“我也向在场的各位展示一下自己的决心,用仇敌的血,渲染一份真正的宣战书。”
威廉忽然化作一道幽影,蓦然出现在城卫官加拉普诺的身前,一刀砍下了他的脑袋。
——————————防盗线————————————
威廉愤然喊出了要以流血的战争来洗刷自家人所受的屈辱的口号,却是让许多阴影谷人在震惊之余,却又忍不住想要发笑。
虽然威廉在战场上展现出了绝世勐将的风采,但是他一个人的勇勐并不能掩盖整个匕首谷整体实力衰弱的事实。毕竟匕首谷经过散提尔堡人的几十年消磨放血之后,其大部分顶级战力早已折损亦尽,仅存的一点菁华由于多在原领主兰达尔·莫恩麾下,却也被威廉这个新任领主给绞杀一空。
反观阴影谷,他们与散提尔堡人同样拉锯战了几十年,却从未让散提尔堡人占到多少便宜,由此他们磨练出了一大批骁勇善战的士兵,人均战力高的可怕。
这匕首谷与阴影谷的差别不仅仅在实力上,更在于两个地区的人们的心气儿上,就像威廉前世,一个是刚刚被漂亮爹拯救出来的殖民棒,一个是打跑了殖民者的南方猴,双方的自信底气绝对是天差地别。
所以当威廉喊出了战争口号的时候,很多阴影谷人都忍不住笑了。
多芙忍不住上前一步,劝说道:“威廉先生,请不要意气用事,战争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风暴也道:“请冷静一下吧!匕首谷的领主,不管是对新生的匕首谷,还是正在遭受磨难的阴影谷,发动战争都是一项极其愚蠢的选择。请相信我,阴影谷一定会给你和你的人一个满意的答复。”
威廉却道:“不必了!两位希伦的姐妹,我现在非常的冷静。我也不认为你们能给我真正满意的处置结果。你说是不是,莫格林领主?”
莫格林领主面色阴沉的颔首说道:“对于城卫官加拉普诺所犯下的错误,阴影谷自然会处置他。但是,如果有人想要用战争来威胁阴影谷,勇敢而不屈的阴影谷人却绝对不会屈服于这种无理的武力讹诈!”
威廉却笑了,他对两位貌似急慌的银发女士说道:“看吧!这才是一个合格的领主应该拥有的品质。如果是我,我也会做出与莫格林领主一般的决断。所以,我从不奢望能从你们这里获得真正的公正。因为这是任何一个合格的领主都不可能给予我的。”
说着威廉抽出了自己的秋水刀,微笑道:“我也向在场的各位展示一下自己的决心,用仇敌的血,渲染一份真正的宣战书。”
威廉忽然化作一道幽影,蓦然出现在城卫官加拉普诺的身前,一刀砍下了他的脑袋。
威廉愤然喊出了要以流血的战争来洗刷自家人所受的屈辱的口号,却是让许多阴影谷人在震惊之余,却又忍不住想要发笑。
虽然威廉在战场上展现出了绝世勐将的风采,但是他一个人的勇勐并不能掩盖整个匕首谷整体实力衰弱的事实。毕竟匕首谷经过散提尔堡人的几十年消磨放血之后,其大部分顶级战力早已折损亦尽,仅存的一点菁华由于多在原领主兰达尔·莫恩麾下,却也被威廉这个新任领主给绞杀一空。
反观阴影谷,他们与散提尔堡人同样拉锯战了几十年,却从未让散提尔堡人占到多少便宜,由此他们磨练出了一大批骁勇善战的士兵,人均战力高的可怕。
这匕首谷与阴影谷的差别不仅仅在实力上,更在于两个地区的人们的心气儿上,就像威廉前世,一个是刚刚被漂亮爹拯救出来的殖民棒,一个是打跑了殖民者的南方猴,双方的自信底气绝对是天差地别。
所以当威廉喊出了战争口号的时候,很多阴影谷人都忍不住笑了。
多芙忍不住上前一步,劝说道:“威廉先生,请不要意气用事,战争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风暴也道:“请冷静一下吧!匕首谷的领主,不管是对新生的匕首谷,还是正在遭受磨难的阴影谷,发动战争都是一项极其愚蠢的选择。请相信我,阴影谷一定会给你和你的人一个满意的答复。”
威廉却道:“不必了!两位希伦的姐妹,我现在非常的冷静。我也不认为你们能给我真正满意的处置结果。你说是不是,莫格林领主?”
莫格林领主面色阴沉的颔首说道:“对于城卫官加拉普诺所犯下的错误,阴影谷自然会处置他。但是,如果有人想要用战争来威胁阴影谷,勇敢而不屈的阴影谷人却绝对不会屈服于这种无理的武力讹诈!”
威廉却笑了,他对两位貌似急慌的银发女士说道:“看吧!这才是一个合格的领主应该拥有的品质。如果是我,我也会做出与莫格林领主一般的决断。所以,我从不奢望能从你们这里获得真正的公正。因为这是任何一个合格的领主都不可能给予我的。”
说着威廉抽出了自己的秋水刀,微笑道:“我也向在场的各位展示一下自己的决心,用仇敌的血,渲染一份真正的宣战书。”
威廉忽然化作一道幽影,蓦然出现在城卫官加拉普诺的身前,一刀砍下了他的脑袋。
威廉愤然喊出了要以流血的战争来洗刷自家人所受的屈辱的口号,却是让许多阴影谷人在震惊之余,却又忍不住想要发笑。
虽然威廉在战场上展现出了绝世勐将的风采,但是他一个人的勇勐并不能掩盖整个匕首谷整体实力衰弱的事实。毕竟匕首谷经过散提尔堡人的几十年消磨放血之后,其大部分顶级战力早已折损亦尽,仅存的一点菁华由于多在原领主兰达尔·莫恩麾下,却也被威廉这个新任领主给绞杀一空。
反观阴影谷,他们与散提尔堡人同样拉锯战了几十年,却从未让散提尔堡人占到多少便宜,由此他们磨练出了一大批骁勇善战的士兵,人均战力高的可怕。
这匕首谷与阴影谷的差别不仅仅在实力上,更在于两个地区的人们的心气儿上,就像威廉前世,一个是刚刚被漂亮爹拯救出来的殖民棒,一个是打跑了殖民者的南方猴,双方的自信底气绝对是天差地别。
所以当威廉喊出了战争口号的时候,很多阴影谷人都忍不住笑了。
多芙忍不住上前一步,劝说道:“威廉先生,请不要意气用事,战争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风暴也道:“请冷静一下吧!匕首谷的领主,不管是对新生的匕首谷,还是正在遭受磨难的阴影谷,发动战争都是一项极其愚蠢的选择。请相信我,阴影谷一定会给你和你的人一个满意的答复。”
威廉却道:“不必了!两位希伦的姐妹,我现在非常的冷静。我也不认为你们能给我真正满意的处置结果。你说是不是,莫格林领主?”
莫格林领主面色阴沉的颔首说道:“对于城卫官加拉普诺所犯下的错误,阴影谷自然会处置他。但是,如果有人想要用战争来威胁阴影谷,勇敢而不屈的阴影谷人却绝对不会屈服于这种无理的武力讹诈!”
威廉却笑了,他对两位貌似急慌的银发女士说道:“看吧!这才是一个合格的领主应该拥有的品质。如果是我,我也会做出与莫格林领主一般的决断。所以,我从不奢望能从你们这里获得真正的公正。因为这是任何一个合格的领主都不可能给予我的。”
说着威廉抽出了自己的秋水刀,微笑道:“我也向在场的各位展示一下自己的决心,用仇敌的血,渲染一份真正的宣战书。”
威廉忽然化作一道幽影,蓦然出现在城卫官加拉普诺的身前,一刀砍下了他的脑袋。
威廉愤然喊出了要以流血的战争来洗刷自家人所受的屈辱的口号,却是让许多阴影谷人在震惊之余,却又忍不住想要发笑。
虽然威廉在战场上展现出了绝世勐将的风采,但是他一个人的勇勐并不能掩盖整个匕首谷整体实力衰弱的事实。毕竟匕首谷经过散提尔堡人的几十年消磨放血之后,其大部分顶级战力早已折损亦尽,仅存的一点菁华由于多在原领主兰达尔·莫恩麾下,却也被威廉这个新任领主给绞杀一空。
反观阴影谷,他们与散提尔堡人同样拉锯战了几十年,却从未让散提尔堡人占到多少便宜,由此他们磨练出了一大批骁勇善战的士兵,人均战力高的可怕。
这匕首谷与阴影谷的差别不仅仅在实力上,更在于两个地区的人们的心气儿上,就像威廉前世,一个是刚刚被漂亮爹拯救出来的殖民棒,一个是打跑了殖民者的南方猴,双方的自信底气绝对是天差地别。
所以当威廉喊出了战争口号的时候,很多阴影谷人都忍不住笑了。
多芙忍不住上前一步,劝说道:“威廉先生,请不要意气用事,战争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风暴也道:“请冷静一下吧!匕首谷的领主,不管是对新生的匕首谷,还是正在遭受磨难的阴影谷,发动战争都是一项极其愚蠢的选择。请相信我,阴影谷一定会给你和你的人一个满意的答复。”
威廉却道:“不必了!两位希伦的姐妹,我现在非常的冷静。我也不认为你们能给我真正满意的处置结果。你说是不是,莫格林领主?”
莫格林领主面色阴沉的颔首说道:“对于城卫官加拉普诺所犯下的错误,阴影谷自然会处置他。但是,如果有人想要用战争来威胁阴影谷,勇敢而不屈的阴影谷人却绝对不会屈服于这种无理的武力讹诈!”
威廉却笑了,他对两位貌似急慌的银发女士说道:“看吧!这才是一个合格的领主应该拥有的品质。如果是我,我也会做出与莫格林领主一般的决断。所以,我从不奢望能从你们这里获得真正的公正。因为这是任何一个合格的领主都不可能给予我的。”
说着威廉抽出了自己的秋水刀,微笑道:“我也向在场的各位展示一下自己的决心,用仇敌的血,渲染一份真正的宣战书。”
威廉忽然化作一道幽影,蓦然出现在城卫官加拉普诺的身前,一刀砍下了他的脑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