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眼小神医

第六百二九章 自作自受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燕行沉着应战,听到吴某人声色厉茬的质问,笑容森冷:“无论是你与乐家的私怨,还是圣武山与乐家的恩怨,我不过问。
你该知道,于公,我是衙门派给乐家姑娘的保镖,于私,我是莲花正宗宗主指派给乐家姑娘的护卫。
你不动手,不威胁乐家姑娘的性命,我自然不掺和不插手不过问你们怎么解决私人恩怨。
可你动手了,你当着我的面刺杀乐家姐弟,即挑衅了公家法律的权威,也挑衅了莲花正宗的威严,于公于私我都不会坐视不管。”
“你们强词夺理,无非是仗着有莲花正宗撑腰。”
“你也有圣武山宗门撑腰啊,你也大可以撑出你师门来压我。”
“……”吴长风气得青筋直跳,明知他被圣武山放弃了,还故意戳他的心窝子,可恶!
他恨不得弄死燕行,可惜,青年的身手相当好,哪怕自己比他多活了几十年,打斗经验丰富,也无法奈何小青年。
燕某人与人开撕,乐韵移开折扇,抱着弟弟站起来再将弟弟抱在左臂弯里,右手轻摇折扇,好整以暇的观战。
她作壁上观就算了,听两人斗了几句嘴就停火,站着说话不腰疼:“燕帅哥,看样子你这两年进步不少,你一个后生赤手空拳也能与年龄是你两三倍还有兵器的老杂毛打个平手,很不错。”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燕行从容应对着吴某人,步法与招式纹丝不乱。
“这次是真心赞美。你身手越来越好,你师父知道了想必能高兴得多吃两碗饭。”乐韵笑盈盈的与他闲聊。
“有你督促着,我哪敢不努力上讲。”没什么长进,小萝莉她就有理由换保镖,为了保住保镖位置,为了坐好备胎宝座,他做梦有时都在演练武术。
“也是,没有我给你压力,你就没动力,你继续努力吧,不努力有可能会被宣少甩下几条街。”乐韵也懂燕某人的潜意识,毫无愧疚之心。
小萝莉又拿宣少来刺激自己,燕行那叫个气啊,又不能跟小萝莉讲道理,气都撒吴某人身上,凶狠的攻击。
他发狠,吴长风倒了霉,一连挨了两下,感觉骨头都快断了。
吴长风以前自持身份高,很傲气,被撸了掌门之职仍很傲,自认修为高,宗门不可能缺了他这么个高手。
然而,与燕行对拆了几十招,他越来越心惊,燕行……他竟然在没有兵器的情况下与他打成平手,说明燕行他实力早就超过了自己!
他执拂尘的右手最初就受伤,反应比平日慢,接连中了燕行两招,右肩又被中了燕行一掌,右手几乎失去战力。
眼见自己败局已定,吴长风满心不甘,一边应对燕行的攻击,右手忍着剧痛伸向胸口,准备动用另一种暗器。
观战的乐韵,看到吴某人的动作,掠身而起,冲向缠斗在一起的两人:“燕行闪开。”
燕行架住了吴长风攻来的一记,正想攻回去,听到小萝莉让他闪开,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执行了命令,丢下吴长风就飞身闪退到一边。
他退开时,小萝莉与他错过而过,香风浮动时,小萝莉便到了吴长风面前,他还没站住脚,就见小萝莉右边袖子里飞出一根白色绸带。
那根白绸带似长龙出水,一出现即舞动了起来,化为一阵旋风,将吴长风圈在其中。
小萝莉在喊话时,吴长风的右手也按住暗器机关,当小萝莉飞身进战圈,他胸前飞出亮闪闪的细针,而且还是连环的,咻咻咻之声不绝于耳。
吴长风听到乐家女的声音,已经按下了暗器开关,针还没发出,燕行已经疾掠而去,他转身想朝向燕姓青年,转而就见乐家女到了眼前,露出狞笑,乐家姐弟自己找死,可怪不得他!
他按着暗器的手更用力,暗器机关内的针连驽弹发,化作针雨喷向了乐家姐弟。
他以为这次必定万无一失,然后,针雨喷出时,他眼前出现了白光,那白光似银月被击碎,光华散开,在他四周形成了一个旋涡。
白光旋动,狂负呼啸之声重如巨浪。
东方慎等人并不知乐家姑娘为何突然让燕少退,见她亲自上阵,以为她想教训吴长风以消心头之气。
当看到乐家姑娘以绸带为兵器,绸带化作旋涡将吴长风给圈住,对乐家姑娘的忌惮更深。
燕行退到不会被战斗涉及的安全区,看着小萝莉单手抱着乐善,拿着折扇的手抓着绸缎,似不费吹之力似的转动着手腕便让绸带旋成旋涡,眼神炽亮,小萝莉的绸带舞得真好!
在白光旋涡内的吴长风,眼睛几乎被光给旋得眼前一阵金花闪闪,等他定睛,眼前哪有乐家姐弟的身影。
失去了目标,针雨尽数飙向白光,当碰到白光旋涡,疾射的针似撞上了钢板,纷纷落地,有些被震得倒飞回弹。
吴长风大惊失色,连忙逃蹿,他想冲出去,同样被白光给震回,只能左突右闪的躲壁被弹得毛发的针。
他上蹿下跳了一阵,还是没躲过去,被一枚疾回来的针给扎到了小腿。
钢针扎腿,吴长风惨叫了一声,针都是毒针啊!
而且,因为私心作祟,他给针抹了很多种毒,为的是在猝不及防的情部下给与对手致命一击。
因为抹了多种毒,他自己也不知道某些解毒的药有没用,何况,他也并没有随时携带各种解毒丹药。
针扎到小腿,传来了一阵麻痛感,吴长风慌了,立即一边躲乱弹的针,一边快速从怀里掏出两只瓷瓶,各倒出两颗药丸子塞进嘴里。
他刚吞吃了两颗药丸子,又被飞来的一枚针给扎中右手手臂,瞬间便有一阵麻痛袭上心头,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该不会是见血封咙的毒?
“啊!”被死亡阴影笼罩着,吴长风发出一凄惨的惨叫。
圣武山的众人,看到乐家姑娘舞动绸带圈住了吴长风,谁都没有上前,当听到惨叫声,齐齐变脸。
乐小同学听力超常,吴某人被第一根针扎到时她就知晓了,本来想让他自食其果扎成刺猬,想了想,觉得他还有点点用,收绸带。
白色的绸带倒回而回,在她的手掌上折叠起来,很快就垒成一叠。
绸带回飞,盘旋的旋涡一圈一圈的消失,当绸带全部回到乐家姑娘手里,就见吴长风跌坐在在地,地面上散了一地的针。
那些针与缝衣服用的家用针一样长,是最细的型号,每根针有一半蓝汪汪的,一半是钢针的原本材料。
东方慎与众弟子看到七零八落的针,便知乐家姑娘知道吴长风的暗器有毒,所以才让燕家青年退场。
乐家姑娘以一根绸带打落了吴长风的所有暗器,可见绸带是被她注入了内力,也可见她的内力有多深厚。
东方慎的脸色极为难堪,吴长风以前与黄支昌残害了同门,抢夺他人之物,如今乐家人找来,他不仅不悔改,还当众行凶,行凶不成又用暗器,其人品之卑劣前所未见。
圣武山的长辈们识人不清,让那么卑劣的人做了掌门,简直是奇耻大辱。
小萝莉收了绸缎,燕行掠至小萝莉身边,见吴长风手臂上扎着一根针,面色隐隐泛青,唏嘘不已:“果然不愧是当过掌门的人,够气魄,自杀方式都是如此与众不同,别具一格。”
他说了一句,见圣武山众人面色不好,又感慨了一句:“吴前掌门真厉害,原来还是丹修,还精通机关暗器,难怪哪怕以前犯下了伤天害理的大错,也仍然能稳居掌门之位。”
东方慎面色涨得通红,却偏偏无言可反驳。
“燕帅哥,你有闲情雅致歪歪叽叽,不如想想你真对上他的暴雨梨花针能不能全身而退。”
燕帅哥在废话连篇,乐韵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个白眼:“他的暗器能连发五波毒针,每波二十六根针。”
“咦,这么厉害?”燕行蹲下,从裤兜里摸出双手套,捡起一根针观察,不耻下问:“小萝莉,这是什么毒?看着很厉害的样子。”
“用了很多种毒,乱七八糟的东西混合在一起,谁知道是什么毒。”乐韵也不管燕某人,将绸带塞进袖子内,再摸出双手套戴起来,向前两步,弯腰,探手从吴长风怀里摸出一只黑色的四方匣子。
吴长风跌坐在地,眼睁睁看着乐氏女搜身,自己却无能为力。
乐韵拿着搜来的匣子翻转着观察了一遍,扔给燕帅哥:“如果没看错,这个应该是出自器宗之手,你拿回去研究研究,打造些出来给你们团队里的兄弟们当防身兵器。”
一样东西抛过来,燕行接在手,看着一面有小扎,一侧有个圆钮的黑匣子:“小萝莉,这个里面还有没毒针?”
“没有了,不过盒子装过毒针,多少沾到了些毒,研究的时候记得先消毒。”乐韵很随意的解释了一句,目光落在面色泛青的吴某人面上,毫不掩饰自己的讽嘲之心:“你一个连任督两脉都没打通的人还想暗杀本姑奶,也太不自量力了。
本姑娘敢携弟弟登金顶峰,自然自信有能力护得住弟弟毫无无损,你害了我你爷,害了我姑姑,还不知悔改,死有余辜。”
“历史历来由胜利者所写,你强我弱,你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吴长风浑身发麻发痒,有如蚂蚁噬咬般难受,但还是能说话。
“本姑娘不屑给你这样一只蝼蚁妄加罪名,你们师徒毁了我爷爷的武学根基是事实,强抢了我乐家祖传之物和药方是事实,害死我姑姑是事实,你徒儿家族绑架了我弟弟,你包庇黄支昌也是事实。”
“黄支昌打伤了乐鸿,黄支昌抢了乐鸿的东西,这两点是事实,我包庇徒弟这一点也我承认,乐雅失踪与我无关,黄家族劫持乐家孩子也与我无关。”
吴长风忍着被蚂蚁噬咬的痛苦,只承认自己有包庇之错,绝不承认害死乐雅之罪。
东方慎一直没说话,听到再次提及乐雅,终于发言:“乐姑娘,你姑姑乐雅当真是吴长风和黄支昌所害?”
“我姑娘是他们师徒所害,证据确凿。”乐韵平静的陈述事实:“黄支昌相中了我姑姑的气运,黄家人卖通人从村拐我姑姑卖给了他们,黄家人受了术士的指点,玷污了我姑姑的清白,再将人凌辱致死。
吴长风找了江湖术士给黄家做法,将我姑娘与黄家一位死者结了阳阴魂,造了锁魂井,将我姑姑埋在黄家祠堂院内。”
“不,我没有,我不知道黄家对乐雅做了什么。”吴长风听乐家女说出乐雅埋骨黄家祠堂,心中惊惧交加,坚决否认参与了残害乐雅的行动。
“吴长风,你太令我失望了。你们师徒残害同门,抢夺他人之物,我对你再失望也还能宽恕你,唯有你们残害乐雅这事绝不能饶恕。”
东方慎心中悔恨翻滚,为自己当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悔,悔得心痛,沉痛的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眸中一片决然:“乐姑娘,吴长风铸下大错,本门也不会包庇他,即刻将他逐出门墙,他便交给你处置。”
吴长风原以为东方师叔早就放弃自己,赫然发现原来是自己想错了,东方师叔没有把他逐出师门,他还是圣武山弟子,东方师叔就算让乐家女找他麻烦,乐家女也要忌惮几分。
此刻,师叔将自己逐出了门墙,才是真正的放弃了他,他不再是圣武山弟子,乐家女绝不会放过他。
骤然明白后果,惨然大叫:“东方师叔,我错了,求您收回成令,师父临终将我托付于您,求您看在师父的份上再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吴长风提到他师父,东方慎心中沉痛更深:“你师父将你托于我照看,多年来,我未负所托,尽心扶持你,我心中无愧。
如今你有今日是你作自受,纵使我有失职之过,待羽化之后自会向师门前辈和师兄请罪。
掌门,明日一早开祠殿,将吴长风之名从宗门谱书上勾除了吧。”
东方慎说完,转过身,再不看吴长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