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15、第十五顶有颜色的帽子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五章
“兰堂,说起来我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了我们组织的老大!”
“那个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没有戴红围巾!”
麻生秋也无厘头了一次。
对此,兰堂低头去看自己的红围巾,嗅了嗅,有火锅香气,颜色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看见他的动作,麻生秋也扶额:“兰堂,吃火锅把围巾摘掉啊!”
兰堂温吞地说道:“你没开空调。”
麻生秋也:“……”
日本五月份的天气,请问在包厢开暖气还是冷气?
嘶,你继续戴围巾吧。
火锅店,包厢里是热腾腾的雾气,麻生秋也解开了西装外套,搭在椅背上,上衣穿着了一件白衬衫和松开的领带。他用公筷夹起一块涮好的牛肚,一扫在港黑的凝重心情,欢快地给兰堂喂食物,“兰堂,张嘴!”
兰堂下意识张嘴,等牛肚的味道靠近后,唰的一下闭上嘴。
“!!!”他不吃这个!
“这个可好吃了!”麻生秋也安利。
兰堂移开脸,推远秋也的筷子,展现出法国小仙女的一面:“我不吃内脏……”
麻生秋也把牛肚放入自己嘴里,嚼了嚼,脆脆的,“我查过资料,法国人喜欢吃鹅肝和鸡胗鸭胗,牛肚和牛百叶也喜欢吃。”
兰堂被他弄得心情起伏不定,回到日常生活的节奏。
“好恶心……”
“兰堂,你都是吃过焗蜗牛的人了。”
“蜗牛不一样。”
“好吧,要喝牛奶解辣吗?”
“要。”
兰堂总是被辣出汗,气喘吁吁,眼眸含着水汽。在头顶的暖光照射下,他的瞳孔颜色发生一定的变化,从悒郁的灰绿变成波光粼粼的浅金色。
这一幕堪称活色生香。
难为一个爱吃甜食的法国人了。
麻生秋也与他吃完川味火锅,兰堂已经废了,在不停地用纸巾擦嘴唇,还用冰块贴到唇部,消除那份火辣辣的痛感。麻生秋也为他的空杯子满上牛奶,在兰堂连灌数杯之后,屈起指间,轻轻弹了一下兰堂的脑门:“去上厕所吧。”
兰堂有点不好意思,耳根与脸颊辣的发红,“我马上回来。”
麻生秋也调戏道:“对我介意什么呢?”
兰堂很认真地回答这个问题。
“要,优,雅。”
这样的咬文嚼字与贵族般的动作,尽显过去的性格,令麻生秋也莫名其妙想到了兰堂在动漫里对中也颇为鬼畜的表情,所以……你打儿子就那么兴奋?
不提这件事,兰堂还是优雅的美男子。
兰堂回来了。
麻生秋也结完账,提着外套与兰堂一起出去,路上碰到了商店,便带兰堂又买了一条崭新的羊毛针织围巾,亲手戴到了那细白的脖颈上。
上个月买的旧围巾就被兰堂顺手丢进了垃圾桶。
它的单品价格……
麻生秋也在沉默中微笑,笑容中透出一丢丢的辛酸和贫穷。
什么?在港口黑手党工作太危险了?不存在的,为了老婆的生活质量和私生活的幸福,升职加薪的这一步,走得太对了。
“兰堂,走这边。”麻生秋也牵着兰堂拐了个弯,绕去了书店。
书店里的冷门区域放着诗歌集。
兰堂俯下身,在书架上取了一本自己写作的诗歌集:《通灵者的书信》。
兰堂的脸上多出喜悦之色。
成就感上升。
麻生秋也看着他,自己也随手抽出一本售卖的书籍,想着补充家里的精神粮食,结果定睛一看,“欸?夏目漱石的《明暗》上卷?”
左右四顾,麻生秋也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是在角落里抽出来的。
夏目老师!
你的销量也不怎么样啊!
沉浸在出版印刷的满足感里的兰堂,突然发现身边的人在走来走去,对着书店里的书籍进行探照灯般的扫视,不像是在找自己的畅销书。
兰堂问道:“秋也在找什么?”
麻生秋也扬起手里的书籍,“我在找它的下卷!”扭过头,他去问坐在门口的书店老板,“老板,这本书的下卷有卖吗?我想要凑一套。”
老眼发花的老板戴上桌子上的眼镜,瞅了瞅书名。
“哦,是这本啊,我这里没有它的下册。”
“其他地方有吗?”
“估计没有。”
老板是一个耿直的人,不会跟客人玩花花肠子,“我也挺喜欢这本小说的,一直看不见后续,可能是这本书的下卷印量特别少。”
麻生秋也遗憾:“我就买上卷吧。”
回家的路上,麻生秋也提着左手提着一袋子新买的书籍,右手牵着活在“冬天”季节里的兰堂,行走在夜幕的繁星之下。兰堂已经拆开了一本书籍的包装,去翻《明暗》,已经看出秋也今天最大的收获是这本内容不明的小说。
“这本书很好看吗?”
“我不知道,只是听说它有改变别人一段人生的魔力。”
麻生秋也神秘兮兮地告诉他。
听到效果这么神奇,兰堂觉得是传说中的魔法书了,连忙关上,紧张兮兮地说道:“我刚才看见了几个字,看完会改变我吗?我不要忘记秋也……”
麻生秋也忍笑:“不能。”
他把两人的手高高甩起,无拘无束的玩闹,回过头灿烂一笑。
“能改变你的……只有我。”
他们的背后无纷争,无信仰,远离战场,灵魂飞扬。
黑发青年在眉梢眼角洋溢对恋人的爱意,乍现的自信,来自于他携带的高维信息量。这样的他,放下了谨小慎微的疲惫,有着不可思议的反差。
虚假的剧本组。
真实的穿越者。
兰堂与秋也一起放下心中的负担,轻快的脚步好似钢琴的节拍。
“其他几本书是什么类型?”
“我们回去看,是一些很棒的小说呢。”
颇有重量的袋子里,另一本畅销的推理小说《暗夜男爵》夹杂在诗集与其他小说里,显得不起眼,却凝聚着另一个故事主人翁父亲的才华。
而麻生秋也与兰堂的人生,随着诗集,有了越发深刻的联系。
那是深入灵魂的触动。
……
对文豪的了解。
是麻生秋也最大的外挂。
……
横滨的书店,一名年轻的红发少年在快要关门的时候走进来。
他的眼神略微空洞,仿佛空无一物,但是在扫视书籍的时候多了几分在意,走遍几个书架,他买下了新出版的小说,其中就有夏目漱石和麻生秋也的作品。只不过麻生秋也没有用真名发表,笔名藏了几分心思,让人一眼难忘。
——读者。
身为作者的人为自己取名为读者。
【一个奇怪的笔名。】
这是红发少年在最初接触麻生秋也的小说后,最朴实的想法。
因为对较为文艺的作品暂时没有兴趣,红发少年没有去购买诗歌,老板在给他结账的期间,发现了那本《明暗》不由一笑。
“今天居然卖出去了两本。”
目送这名偶然经过横滨,购买小说就立刻离开的顾客,老板停止营业。
书店的卷闸门缓缓关上。
一天的结束。
翌日,麻生秋也提前下班,送了几箱书籍给擂钵街的孤儿们。
这次是他亲自过去,对待流离失所的孤儿们用了最温柔的态度,没有刻意对羊组织里嗷嗷待哺的小羊们给予特殊关照。
他送的是科普类型的书籍为主,普及文字,足以他们用上许多年。
在这里,无人知道他是黑手党。
借助送书的机会,麻生秋也成功接触到了羊群里最“年幼”的孩子。刚诞生一年的荒神抱着书,被他摸着橘发,脸颊红扑扑,不习惯被成年人这么对待,男孩明亮的蓝眸好奇地注视着他,像极了失去记忆的兰堂。
中原中也眼中的麻生秋也,纯粹就是一个有善意的好心人。
对方来了好几次。
仅有这一次,对方走入了孤儿们生活的地方,细心询问,说出鼓励的言语,只是黑发青年的眼神……似乎对自己更加温柔。
“你叫中也吗?”黑发青年担心他害怕,轻声问道。
中原中也不似往常活泼,乖巧地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中原中也不敢乱来,一来是不想得罪人,二来是这个人给他留下了好印象,毫无恶意,连同伴们都用眼神示意自己——要讨好对方啊!
“好巧啊,我的名字是麻生秋也。”麻生秋也教他在地上写自己的名字,指尖沾上灰尘,“虽然在日文和汉字上,名字不相似,但是‘中也’的日文读音,意外地与我的名字里‘秋也’的读音很像呢。”
中原中也听着他有耐心的教导,很快记住怎么书写,丝毫没有多想。
“我学会了。”
他的声音清脆有力,透着股灵气。
麻生秋也拍了拍手,弄掉灰尘,“我其实见过你两回,不知为什么,看你很投缘——”见中原中也莫名紧张起来,麻生秋也失笑,“不用担心,我是有过收养你的念头,大概缘分未到,我的恋人……他目前不太喜欢小孩子。”
中原中也听他说完,内心没有波动,自己是不可能去其他人的家庭。
还不够精通常识的男孩,忽略了日语里的“他”。
“中也,喜欢看书吗?”
“喜欢。”
“这本书送给你。”
麻生秋也从怀里拿出一本薄薄的诗集,就算有日法两种语言,又配上了数张符合意境的插画,《通灵者的书信》仍然无法厚起来。
中原中也打开一看,懵了,八岁看诗集确实太早了一点。
麻生秋也狭促道:“等你长大一点看,希望你会喜欢诗歌的世界。”
没办法,诗人要早点培养。
紧抓儿童教育。
说完,麻生秋也得到中也的同意后,掏出手机“咔嚓”“咔嚓”几声拍照,对着中原中也来了个纪念,打算日后出一本中也小时候的写真集:论一个可爱的孩子是怎么变成喝酒飙车、脾气暴躁如雷的港黑重力使。
拍摄最后一张中原中也八岁的照片时,麻生秋也把手机交给年长的孤儿帮忙,自己则抱住了软乎乎的小中也,下巴靠在柔软的橘发上,不加掩饰对孩子的喜爱之情。
黑发青年的双眸细长,眼尾上挑,笑容开朗,还比了个帅气的剪刀手。
橘发男孩抱着本书,直视前方。
一大一小,似乎在交谈之中短时间熟悉了起来。
“咔嚓。”
照片定格在了擂钵街成立的第一年,日本战败前的动荡岁月。
……
合上相册,麻生秋也背着兰堂偷偷把珍贵的相册藏起来。
比男人藏私房钱还要小心。
这是崽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