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种仙记

第六百零六章 婚礼遭破坏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肖易和无邪经过精心打扮,几乎已经辨认不出本来面貌,二人作为花童,提着花篮,走在最前方,花瓣被撒到半空好似下起了花瓣雨,随后又飘落一地,四处传香。
此时,唢呐声、欢笑声不绝于耳,喜庆的气氛被渲染到了极点。
青麟抱着幽偌,一路走到大殿前,而幽偌环住他的脖子,心甘情愿的被他宠着登上高台。
这里十分宽阔,作为婚礼现场在合适不过。
前来参加婚礼的各路人士见到二人此举都是羡慕不已,都说青王专情不移,今日所见均已证实。
好多人瞪大眼睛目不暇视的盯着高台上的二人,震惊之余又充满嫉妒,幽偌虽然被盖头遮住了容颜,但是青麟那绝美的容颜却是令许多女子痴迷,他们甚至想要马上看看新娘子长什么样,才能配得上这张妖异的脸。
麒麟王和帝陵王作为双方父母分别坐在高台两侧,眼底满满都是笑意和骄傲,所有人之间表面上都是笑语常开,维持着和气,但不少人却隐忍着仇恨,至少在今天有四大魔王坐镇,又有不问世事的帝陵王震场,没有人敢在今天闹事。
黑老怪虽然其貌不扬,但是作为幽偌的师父主持今日婚礼在适合不过,因为他身份特殊,所以并没有以真面目示人,而是带了一张铁皮面具,不少人虽然知道他是幽偌的师父,却难以猜测出究竟是何大人物,只知道他不收敛气息之时,气场压人。
“时辰已到,开始行礼……”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静远静静的看着二人,一步步的即将行完礼,双拳紧握,指甲刺进肉里也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与此同时海蛟王心里也不好过,嘴角似乎挂着冷笑,一杯杯酒下肚,却也解不开心底的惆怅。
“夫妻……”
黑老怪话还没说完,高空之中突然远远飞来几个身影,全都是白衣飘飘的女子,各个面纱遮脸,虽然看不清容颜,却有种仙女下凡之感。
众女子缓缓落在高台之上,为首之人含情脉脉的看着青麟:“青麟哥哥成亲怎么也不请我呢?难不成是我们以往的情分不够深吗?还是……”
青麟一眼就看出了此人是谁,他满眼厌恶,透着冷意:“我跟你很熟吗?你若是来讨杯喜酒喝这里会有人接待你,你若是存在什么别的心思别怪我不客气。”
“你当真如此绝情,我为了你可是……”
“滚,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青麟再次打断女子的话,身上突现红光,仿佛着了火一般,但身上却是一片冷意。
女子冷笑,宛若变了个人,之前的情深瞬间消失不见:“让我离开可以,你先吃我一剑,我这剑可是是专门斩杀这天下负心汉的离心剑。”
“哪里来的妖女竟敢破坏我儿的婚礼?”
麒麟王终于怒了,一挥拂袖,冷风肆虐,硬生生的将众女子逼退,甚至内力弱些的嘴角溢出了鲜血。
“再不滚我不介意在这婚礼上双手染血。”
虽然传言喜事见血不吉利,可偏偏有些人就是不识趣。
幽偌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话,因为她从女子落地便看出她就是玄月,她并不喜欢这种痴情的人,因为青麟早已拒绝过多次而且对她没有半分好感,对于缕缕践踏自己尊严的人不值得同情。
倘若她识趣幽偌可以不加理会,可她偏偏在自己的婚礼上不老实,她此时终于忍不下去了。而且青麟身上的气息突然变得异常,就连青龙剑也突现出现在他周身,如着了火的魔剑四处乱窜,仿佛一下子就会将这里点燃。
幽偌揭开盖头,伸手拉住了青麟的手,以示安慰。
“回来。”
她轻唤一声,那把还在四处飞蹿的青龙剑仿佛得到命令一般渐渐平息怒火,然后朝着幽偌飞去,落在二人身旁。
“玄月,青麟从为对你有过半分情谊,何来负你一说?只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执念罢了,难不成随便一个人向别人表达爱意,那人就得接受她?”
“你没出现之前,我们一切都好,或许现在站在他身边的人就是我,你放着你的静远师兄不嫁,为什么要跟我抢……”
幽偌觉得玄月简直是疯了,错爱让她已经失去了自我。
“是我说的不够清楚吗?是他根本不喜欢你,跟我出不出现没有关系。”
幽偌也怒了,这个女人竟说自己抢了她的男人,还提到了静远,那只是她初与人接触时的一点善缘罢了,那跟喜欢和情爱根本不同。
青麟刚刚平息的怒火在听到这个名字时候终于隐忍不住爆发了,他握住青龙剑便冲了上去,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这高台已经被肖去一角。
“她除了我谁都不会嫁,既然你不是好歹那我就永远让你闭上嘴。”
好好的一场婚礼就这样变成了打斗现场。
众人纷纷后退,像是腾出地方给二人足够得空间,以免危及到自己性命。
青龙剑虽然威力极大,但是玄月手中的离心剑却也十分强悍,二人争斗,一时间难分胜负。
“这女子是谁,在青龙剑面前竟然不落下风。”
众人纷纷议论,简直觉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幽偌也很震惊,之前的玄月最多能接住青龙剑几招,可现在二人却不相上下,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爹爹,你可看出什么异样吗?”
幽偌走到帝陵王身边,对于这个有些生疏的父亲还是比较敬重的。
“这女子修炼的功法很是奇特,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还有那把剑……”
帝陵王说着仿佛陷入了沉思之中,表情渐渐变得凝重和震惊起来:“这是灵魔老祖的灵魔剑。”
“爹爹,灵魔老祖是谁?”
“一个邪教的女子,称自己是一切神灵和魔怪以上存在,后来便以灵魔老祖自称。”麒麟王不想被帝陵王抢了风头,便抢了话。
“青龙剑斩杀的妖魔鬼怪太多,后来修补时又加了点别的玄铁,现在都是戾气,青麟现在几乎与剑融为一体,特别不受控制,再打下去怕是会走火入魔,爹爹、麒麟王,有没有别的办法帮他控制下情绪?”
“我是青麟的父亲,你们已经成亲了,难道不该改口吗?”麒麟王见幽偌总是喊帝陵王爹爹有些不乐意了,总的来说他和幽偌相处的时间比她和帝陵王相处的时间还要长。
“那我和青麟一样喊你父亲吧。”
幽偌觉得所谓的王都是给别人叫的,还是父亲亲切些。
麒麟王满意的点点头,提醒道:“你不是有把魔音琴吗?可以试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