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七百五十四章 番外(92)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玄瑟侧身,躲过空降的冉玖,第一反应是它怎么不在沈衣衣那里。但顿了顿,也是觉得它来的及时,正好可以帮忙把人给带回去。

  “唉唉,他们两个这是中招了啊?”冉玖走了几步,才是发现在边上倒下的二人,轻轻甩着尾巴,满脸的好奇。

  “你知道些什么?”玄瑟憋眉,按照它这话的意思,明显知道些什么,而且刚才它说沈衣衣除了状况,才会特意来找他,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知道的可多了,比如说,我知道你们都死不了,再比如说,我知道他们为什么晕倒。”冉玖甩着尾巴,给自己身上唤了一身淡淡的白光,这才缓步往那坑洞走进去。

  过了一会又缓步走出来,在玄瑟面前丢下了一扎药草:“就是这个,按照笨女人的说法,这个会有气味,吸入之后会让人昏迷。我刚才看了看里面的那个量,这还真的是一个失眠的好去处。”

  玄瑟眉头深锁,果然是因为这个吗?那到底是什么人弄出来这个地方,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再者,又是谁把程煜的衣服拿出去。

  这都是为了要把谁引过来?

  目前而言,他就想到了两伙人,要么是秦家,要么是跟他抢丹药的人,因为不管是哪一方,都有目的。再者自然也是跟闯入宅子的人有关系,这怎么看都是一连串阴谋啊。

  “行了,赶紧回去吧,就你派在宅子的那些人,可拦不住那个笨女人啊。”冉玖摇身变成人形,把于洁珊和程煜都扛了起来,大步往宅子方向走去。

  虽然他很想说,自己只是过来找一下人,不是来当搬运工的,可看着玄瑟自身难保摇摇晃晃的样子,他还是赶紧帮忙把人扛走,不然也不知道他们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跟着他往回走,玄瑟再次回头交代春语要把这个坑洞封好,之后他可要回来好好处理,也是好好调查,到底是谁在他的地盘胡作非为。

  --

  待他们回到宅子,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的晨光,但因为是一个阴天的早晨,眼看着暴雨又要来临,他们是迎不来这阳光明媚的早晨了。

  “少爷!”门前守着的玄家家众,纷纷迎上,帮忙把人给搬回去,也是赶紧派人去找医生来。

  冉玖赶紧把人给交出去,这是要累垮他了!去的时候几乎一转眼,这回来居然让他走了一晚上,不行,他要罢工,他要去休息!

  一溜烟地跑了,冉玖直接回去找沈衣衣复命。这刚刚钻进房间,就见那挣扎着要起来的沈衣衣。

  “喂喂,你悠着点!”冉玖赶紧上前,把她扶住,见沈衣衣这走向,是要离开房间?

  “他们,都回来了吗?都没事吗?有找到程煜吗?”紧紧的揪着冉玖的衣服,沈衣衣紧张地问,但同时又有点害怕知道答案。

  被她一口气问了那么多,冉玖可没打算回答,这种问题是问不完的,还不如直接让她见到人。

  “笨女人,你歇口气,我带你过去自己看。”冉玖扶着她,慢慢往客房走去,那边也已经把人送回到房间来。

  跟玄瑟碰面,冉玖在被他说教之前,就把沈衣衣交了过去,然后转身逃之夭夭。

  “他们,没事吧?”沈衣衣拉着玄瑟,现在不是跟冉玖闹的时候,眼前昏迷了两个,总得处理啊!

  “少爷,醒了!于小姐醒了!”在他们说话之际,边上给看着的千煦突然轻呼,他只是尝试掐人中能不能把人弄醒,没想到成功了呢。

  沈衣衣和玄瑟赶紧上前,看着于洁珊迷糊睁开眼睛,坐在床上愣愣地看着他们。

  “洁珊姐,你还好吗?知道我是谁吗?”沈衣衣伸手一在于洁珊跟前挥动着,这呆滞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

  “衣衣?你不在医院乖乖养伤,跑这里干嘛?这又是什么地方?”于洁珊满脸疑惑,看着周围的人,不仅仅是沈衣衣,这边上的都谁啊,为什么围着她?而且还有玄瑟也在。

  沈衣衣顿时觉得她这话让人觉得特别心酸,莫非于洁珊还失忆了?

  “啊!程煜呢?他在哪?”本是糊涂了的于洁珊,突然又一声惊呼,赶紧张望着要找程煜,但因为他们都昏迷,为了方便治疗,是分别安置在两个房间。

  沈衣衣拉了拉玄瑟的手,低声问:“你说洁珊姐的记忆有没有受到影响?按道理说,那个药草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功能,顶多就是附带催眠效果。”

  虽然沈衣衣这么说,但于洁珊那语无伦次的话,明显就不正常。

  “我安排了人把他们送回去,我们也回去。”玄瑟轻轻点头,如今人找到了,他也就能按照原计划行动。

  对秦家的反击已经达到尾声,就差去把秦老给抓住,那这个闹剧也算是到了终点。

  只不过,去抓捕秦老这个安排,他昨晚就吩咐了下去,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人来给他汇报?

  “我们能回去了?那些人……”沈衣衣忍不住问,该说高兴好呢,还是不甘心呢?

  “没事,秦家不会再有崛起的机会。”玄瑟也是轻轻摇头,带着她转身出门,去隔壁房间看看程煜。应该是因为程煜吸入气体太多,而于洁珊只是吸入了一点点,所以才会一个醒来了,一个还躺着。

  “那,还有那个呢?就是那个……哦,要抢东西的那个。”沈衣衣说着,也说不上名字,若不是要结束了,或许还给他们起个代号什么的,比如说他们是伪善者,假装正派人士的反派角色,似乎都很是说那种人。

  “那个最近都是散漫活动,并不会构成威胁。”玄瑟摇头,对,他们那样就对了,等他处理完秦家的事,接下来再慢慢收拾他们。

  不但如此,还有一个内部问题,需要他之后把精力投进去处理的。

  陆银琶给他的那个信封,玄瑟知道,那恐怕就是‘罪证’吧。

  他目光闪烁着危险的神色,带着沈衣衣到隔壁房间去,先确认程煜的状况,他才能让沈衣衣去休息。

  然后?自然是研究研究到底要怎么兴师问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