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七百二十四章 番外(62)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整个下午,沈衣衣都在看他们父子两种花,在院子里挖了一片小小的花圃,把那个花籽种了下去。

  小凌逸满手是泥巴,就是往身上抹,沈衣衣看着连阻止都来不及,只能捂着脸摇头,无话可说。

  “妈妈,这个花怎么还没出来啊。”小凌逸好奇满满地看着玄瑟浇水,他也学着拿个勺子往上倒,不过刚种下去的种子都被他冲走就是了。

  全程玄瑟都没阻止,按照步骤一点点来,他在享受这种亲子互动,看着孩子乐呵呵的样子,看着沈衣衣在边上那无奈轻笑的样子,他喜欢这种感觉。

  钱玉玲和沈志明拿着茶水过来,在边上树荫下,舒舒服服地坐着,看他们一家子的农家乐。

  “爸,今年我们要去哪旅行?”沈衣衣实在是看不下去,凌逸都快把自己弄成泥人了,而玄瑟却只是笑着不管。她干脆别过头来扯开话题,不然真怕自己忍不住上去拽着孩子去洗澡。

  沈志明正摆着棋子,招呼着玄瑟过去下棋,让钱玉玲去带孩子洗洗手。这才是缓缓地泡着茶水,一边斟酌,一边闲谈。

  “安稳的小日子,一家人乐融融的,去哪玩不一样?”

  符合点头,玄瑟跟他休闲地喝着茶下着棋。

  沈衣衣看着他们,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哎哎?现在不是休闲的时候吧?不是说外面有什么状况吗?他们躲在这喝茶真的好吗?

  可是,没人理她。玄瑟和沈志明专心致志地下棋,这不能赢得太快又要百般波折的棋局,让玄瑟需要好好琢磨。而钱玉玲则是带着凌逸去洗澡,溜得不见了人影。

  沈衣衣扭头看着自己边上那变回了小白狐并且隐着身影的冉玖,叹气问:“外面,都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恩,怎么跟你说呢,倾巢而出这个词你懂吗?”冉玖也是懒洋洋的,因为凌逸的事,他跑回到城市去了一趟,本来只是想着不让沈衣衣训话,但没想到在却看见外面那连连发生的冲突,两个家族的人已经开始了打斗。

  外面乱糟糟的,他也不愿意待着,就静悄悄隐身回来,不过,也没被沈衣衣训话就是了。

  沈衣衣点头又摇头,谁?谁家倾巢而出?玄家吗?

  “就是那个,恩,叫啥来着,哦,秦家,是听他们这么喊来着,总之啊,现在外面可乱了,你就安心在这待着吧。”随意挥动着尾巴,冉玖也被这安逸的气氛所渲染,打着哈欠躺在椅子上,舒舒服服地睡个午觉。

  沈衣衣真的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在场只有她着急?这个地方安逸的有点离谱吧?

  深深吸了口气,好吧,往好处想想,就算她没有受伤,就算她能走会跳,外面打起来,她也帮不上忙不是吗?其他人也帮不上忙不是吗?与其干着急,还不如冷静待在这对吧?他们现在是这个意思吧?沈衣衣又是重重舒了口气,无言以对。

  虽然这里很安逸,可他们总不能一直躲在这吧?要一直让其他人保护着,这是沈衣衣最不愿意的事,她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

  “妈妈!外婆说我是香宝宝!”小凌逸换好衣服蹦跶蹦跶跑过来,爬着就到椅子上,直接按着冉玖的尾巴,痛得它差点尖叫起来。

  小凌逸也是吓了一跳,赶紧收手,看着什么都没有的椅子,又是看着自己的小手,明明摸到什么东西的说,而且毛绒绒的!于是他又伸手气模了一下,而这次冉玖自然是逃之夭夭,让他只能扑了个空。

  沈衣衣看着想笑,但又要假装不知道,轻轻拍着椅子让凌逸爬上来,伸手搂着他嗅了嗅,那是一阵淡淡柠檬草的味道,让她忍不住在那小脸蛋上啵了一口:“恩,凌逸是香宝宝!”

  “这是让那些姑娘拿的水,也没用洗澡液,他就香香的。”钱玉玲也是过来了,因为被抢了衣服不用她洗,只好什么都没做又回来了。

  轻轻点头,好吧,看来她是不能再紧张兮兮的了,看着眼前人都这般冷静安稳的举动,她觉得自己已经紧张不起来。

  在院子里待到傍晚,玄瑟才跟沈志明下完了棋,并且巧妙地让沈志明胜于一步只差,那种紧张的感觉,让沈志明十分高兴。

  “你这孩子,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虽然是我赢了,但这是你在控制得棋局啊。”沈志明也有自知之明,从下第一步开始,他就被玄瑟引到到这样的结果上,对他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爸谦虚了,明明是你赢了。”玄瑟淡笑,帮忙收拾,也就去把沈衣衣扶回房间去,准备给她安排晚饭。

  沈志明和钱玉玲也回到大厅去准备晚饭的事,顺便还带上了凌逸,婆孙三人开开心心去吃饭。

  待大家都走了,沈衣衣才让冉玖出现,跟他们说说外头的状况,完了才是问道:“玄瑟,他们不会有事吧?”

  轻轻点头,这是答应她的话,至于实际上的状况,会不会死人,就去能难说。

  “玄瑟,你把你的计划告诉我。”沈衣衣憋眉,看吧,冉玖说起的事,他明明就知道却不告诉自己,所以他这次到底隐藏着什么啊?

  “反守为攻,等对方攻上来,能省了去找的时间。这次的目的,让秦家解散。”玄瑟淡淡回答,扶着她让她躺下,计划什么的也就这些,至于会不会出什么他都无法控制得意外,那就不好说了。

  对于一个刚刚下了一局奇妙的棋局的人,这点控制自然还是在他的计划之内。

  “恩,不管怎么说,都不会让你受到牵连。”玄瑟拉着她的手轻吻,秦家那种事,就让他慢慢对外解决吧。

  沈衣衣还能说什么呢?轻轻点头,接受保护。不过那跟玄瑟牵着的手并没有放开,她依旧眉头紧皱:“玄瑟,还有一件事,之前出现的那些警察呢?他们都走了吗?”

  “没,他们的事暂时放到一旁,若说还有事没解决的话,玄家就有个大麻烦。”玄瑟冷冷哼声,就让他一点一点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