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七百二十一章 番外(59)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这句话,信息量可不小。

  首先,沈衣衣吓得整个人差点跳了起来,又是被玄瑟眼明手快地按着躺下。稍稍冷静她又是想到,凌逸掉到水里,冉玖怎么把他救上来的?那口井并不大,所以他是暴露了吗?毕竟那口井的水很特别,冉玖碰了也不会好过,能把凌逸带上来,就表示他一定是暴露了!

  再者,她记得出门前就说了别靠近那口井,这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也就是说,是在作死!

  但她那责怪的目光投过去,冉玖却已经是把凌逸交给了钱玉玲并且快速地逃之夭夭。沈衣衣还是想起来,可玄瑟按着她:“别动,让妈照顾孩子就行。”

  “不是,那个井的水特别冷,会冻感冒的,赶紧给他弄杯热水暖暖身子。”沈衣衣真的恨不得自己能爬起来,这看着孩子遭罪,她作为妈妈可忍不住。

  不过,钱玉玲倒是利索地给孩子脱掉湿衣服,结果玄瑟递过去的毛巾,把冉玖给包裹着。

  “外婆,疼!”小凌逸抓紧毛巾,但钱玉玲要给他擦头发,却是躲避着抗议。

  钱玉玲不由皱眉,难道说掉下井里的时候,撞倒头啦?

  不待她说些什么,凌逸就已经往床上爬,势必要跟到沈衣衣身边寻求安稳。

  “玄瑟,快给他把衣服穿上,在行李箱里,还有……”搂着孩子,沈衣衣喋喋不休,作为母亲她就是这么紧张,

  “躺着不准动。”玄瑟可不管,她敢乱动自然是先折腾她。

  见玄瑟态度坚决,沈衣衣举手投降,好吧,她不懂,那他赶紧给孩子换衣服!

  细细哼声,玄瑟这才转身去把凌逸抱起来,又是微微一愣,盯着孩子不动也不说话。

  “怎么了?”这让沈衣衣忍不住又想要爬起来,不说话一脸严肃的,他到底怎么了啊,凌逸有什么问题吗?

  玄瑟没回答,自顾自地给孩子找衣服换上,抱着他往门外走去:“我带他去喝点热水,衣衣你躺着不准起来。”

  说着,直接走掉了。

  “好啦,他会照顾孩子的,你也照顾好自己才行。”有玄瑟照顾孩子,钱玉玲自然是接手照顾沈衣衣,不让她起来,这折腾着,伤口不痛吗?

  但沈衣衣哪有心思休息,玄瑟那表情绝对有事,所以孩子到底怎么了?

  辗转不安地等他们回来,又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凌逸抱着奶瓶回来,乖乖躺在床边喝饱了就睡了,那样子看起来也没有什么问题,身子摸着也是暖暖的。

  “爸妈,午饭已经准备好,你们先去吃饭吧。”玄瑟故意忽略她的小眼神,也是招呼着二人出门,让大丫鬟把他们带过去。

  待支开了他们,玄瑟这才是关上房间门回身,坐在床边看着沈衣衣,却是半天不说话。

  “怎么了嘛,孩子是不是撞到哪了?他刚刚喊疼来着。”沈衣衣轻抚那在身边抱着奶瓶呼呼睡的凌逸,这样倒是看不出来他有什么问题。

  玄瑟轻轻点头,又赶紧说:“掉下井里的时候,有点小碰撞,没事。”

  什么叫小碰撞,那分明就是有事啊!沈衣衣轻抚凌逸的脸颊,这傻孩子睡得呼呼的,并没什么反应。

  “衣衣,你……有么有噶感觉到凌逸身上少了些什么。”玄瑟犹豫着,最终还是跟她说起,因为怕自己感觉错误。

  啊?沈衣衣也是一愣,她怎么知道孩子缺了点啥啊。

  不过,轻抚孩子,她到也是觉得,却是少了点啥。没有了一种感觉,就像是平日习惯的东西突然不见了,可一时间又想不起少了什么。

  “感觉到吧?”玄瑟再次问,得到沈衣衣肯首,这才说下去,“玉玄不见了。”

  哦,她跑了啊?

  “等等,她不见了跟凌逸有什么关系?难道说她一直依附在灵异身上吗?”沈衣衣扶额,事这样吧,不然玉玄跑了跟凌逸出问题有什么关系啊!

  玄瑟也是皱眉颔首,内心有点小复杂,他一下子想到了好多好多的事。

  月姬弄封印什么的,就是为了让玉玄跟凌逸扯上关系。所以封印并没有生效,一直以来不过是玉玄不想让凌逸看到鬼怪而已。

  虽然希望凌逸没有能力,也不会接触任何的式神鬼怪,可因为他身边走会出现很多牵扯到家人的危险,有玉玄保护孩子他们也都安心。

  这就是玄瑟觉得矛盾的所在,他有点衡量不过去,所以才跟沈衣衣说,想要听听她的想法。

  “衣衣,或许,一直以来都是我没注意到,玉玄一直在凌逸身上,这次掉井里,大概也是她保护了。”

  是啊,因为保护了凌逸不受伤,玉玄只能亲自碰到井水,那口井的井水本身就带着消去鬼气的效果,乃是纯阳之物,即使是玉玄,也受不了吧。

  “可是……”沈衣衣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所以,这是又被骗了吗?不过这次不是玄瑟骗她,是他们一家子都被骗了。她感到可笑,为什么啊,她也不求什么只希望孩子平安平凡,为什么千方百计也要把孩子牵扯进来。

  玄瑟拉住她的手,十指紧扣彼此相握,也是认真严肃地说:“当初答应了你的承诺,不会改变,在孩子成年之前,都不会让他接触这些事。”

  “呐,玄瑟,你之前说过,为了迫使那些人激发出抓鬼的能力,都会给他们一段不得不死心塌地的经历,对吧。”沈衣衣越想越像,是吧,就是这么回事吧?

  玄瑟不解,没人逼迫她和孩子吧?而且自己什么时候跟她说过这事?

  “秦白跟我说过,她抓了凌逸引去我,只是为了逼疯我们再放回来。结果那天,玉玄出现了。按照玉玄的意思,是被凌逸唤来,也就是说,强迫激发这一点,达成了,对吧?”

  沈衣衣越说越心寒,因为照这样说下去,安排这一切人,就不再是秦白个人胡闹,而是某个处心积虑要让凌逸觉醒的人。

  而这样的人,他们都只想到一个,恐怕这世上也就只有这么一个。

  “我明白了,放心吧,我会给你和孩子一个交代。”紧握她的手,玄瑟目光有点放远,有点冷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