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六百六十九章 番外(7)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小雅和凯东带着孩子到附近去玩,留下沈衣衣和玄瑟在候机室,各自安静坐着,谁都不说话。

  玄瑟在考虑着小雅刚才的建议,也不是不行,可这就变得是他不讲道理,就算沈衣衣接受,也只会说是屈服。

  “衣衣,我们要这样闹吗?”玄瑟心平气和地看着她,只要好好谈谈,有什么是不能谈妥的?

  “我没要闹。”沈衣衣别着脸,情绪是下去了,可也说不上能好好谈谈,毕竟闹也闹了不是吗?

  “好,对于没有把凌逸的事及时告诉你,我道歉,是我不对。所以能不这样了吗?”坐在她边上,玄瑟去拉她的手,沈衣衣并没反抗,所以能十指紧扣,感觉到她手中微凉,玄瑟不由把她的手紧紧包裹着。

  但沈衣衣却依旧别着脸,细细哼声:“我不仅仅是说凌逸的事,以前也是,有什么事我总之后知后觉,你什么都不跟我说,什么都瞒着我!这是不愿意让我知道,还是嫌我麻烦?”

  “玄瑟,我生气是因为我对你的事依旧一无所知,不管是过去的,还是未来的,我全部走不知道。”说着就委屈,沈衣衣轻咬红唇,生怕自己会哭出来。

  玄瑟也是皱眉,他一贯不爱说话,如果沈衣衣不问,他也不会主动把事情说出来。而且这个问题以前是不是纠结过?为什么就喜欢探讨他的事?那些知道了也只会忧伤的事,有什么好说的?

  可偏偏让他看见了沈衣衣那微红的双眼,玄瑟轻叹,伸手把她环入怀中:“我知道了,以后什么事都会跟你商量,好吗?”

  “玄瑟,你为什么都不跟我吵架?是因为根本不值得吗?”沈衣衣脑袋混混,总感觉玄瑟越是顺从她宠着她,她就越不安,越觉得遥远。

  这又是什么神展开?所以女人吵架能牵扯的东西实在是让人费解,玄瑟干脆把她转过来,四目相对:“听好了,给我记到你的心里去。我玄麟瑜,不会伤害你,不会欺负你,更不会不爱你;不吵架是因为我要宠着你,我要把你小心翼翼捧在手里。衣衣,你知道的,我恨不得把你吞在肚子里,这样就不用担心你会受伤。”

  顿了顿,他轻声叹气:“我不喜欢说话,因为有什么直接做就好,我爱你,所以我保护你,心疼你,把你捧在手心,我只是没说。”

  就算他的话都不可信,但他的眼神却事炽热得让人不可忽视,沈衣衣张口结舌,终究是说不出反驳的话,埋首在玄瑟怀中,细声喃喃:“你的甜言蜜语总是不用起草稿,我说不过你。”

  “若你喜欢听,以后天天给你讲。所以,不闹了,好吗?”玄瑟轻吻着她的秀发,高悬的心这才是渐渐平息。就算他再怎么表现冷静,也是控制不了这可起伏的心,

  “谁闹了,我才没有!”想要挣扎,但却是被玄瑟紧紧搂着,更是被玄瑟挑起下巴,直接对上那嚷嚷的红唇。

  要用这种方法制止她,前提还是得跟她好好沟通啊。

  直到沈衣衣软软的不挣扎,玄瑟这才放开她,搂着她继续轻声说话:“以后不许一个人生气,你可以大声骂出来,别自己憋着,好吗?”

  “才不要,吓到孩子怎么办,你有没空照顾孩子。”轻轻推了他一把,沈衣衣赶紧起来去找凌逸,从出发到现在,这大半天了,这孩子还真的不想她啊。

  玄瑟缓步跟着她,依旧牵着她的手,随着她的话而回答:“恩,这个我也会检讨,以后会照顾你跟孩子,把你们保护妥当。”

  “你还是照顾好公司吧,孩子我自己照顾就行。啊,干嘛!”沈衣衣被他突然转身拽了回来,踉跄得直接撞入他怀里。

  抬头,却是对上玄瑟严肃的目光,被他这样看着,沈衣衣总觉得有点心虚,明明自己没有错却觉得心虚。

  “你这句话,听着就像是在抱怨,我知道了,会让人安排一下,我把公司出售了,以后就有更多的时间陪你和孩子。”

  玄瑟说得很认真,沈衣衣自然是信了,赶紧摇头阻止,原本玄氏集团好好的,都是因为她的出现而一波三折,如今都换了名字换了新气象,若还因为她而闹出什么麻烦,恐怕世人都要怨恨她的红颜祸水。

  “你才别闹,我没有抱怨,只是觉得你忙不过来,毕竟公司那么多事情,不是吗?”

  “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忙不过来?虽然现在是有点忙,但今年内公司一定会上新轨道,到时候我会有更多的时候照顾你们。”玄瑟那严肃的目光中渐渐柔和,他也在控制情绪,不然又会点燃战火。

  “那你之前又说要丢下公司不管……”沈衣衣被他弄糊涂了,这果然是任性啊,所以沈衣衣才会不安,因为捉摸不透,也难以猜测。

  玄瑟重重一声叹气,搂着她继续去找凌逸他们:“回头我把工作行程给你看看,你就明白了。”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沈衣衣也不能继续纠缠,只是低声地问:“那凌逸怎么办?给他弄封印的人,不是你吗?”

  “除了月姬,还有谁这么多管闲事?不过你别担心,凌逸只是被压着灵力,没有其他问题。”玄瑟哼声,若不是他无意间的发现,这封印的痕迹怕算是要一直潜伏到底。

  这说月姬,沈衣衣就想起来,当初坐月子的时候,月姬来过,也抱过孩子。当时在房间里到处乱走,如今想想她那都是在给孩子弄封印?

  细思极恐,若当初月姬不是给孩子封印,而是给孩子弄了点什么诅咒的,那才是糟糕。

  “玄瑟,月姬她,跟你到底什么关系?”

  沈衣衣忍不住要怀疑的,毕竟当初不顾一切也要为玄瑟解除封印;而且玄家的人也都不叫她玄夫人;就更别说月姬年纪轻轻,玄瑟血气方刚,两人没有什么关系,真叫人难以相信。

  虽然当初月姬说了是想要报恩,可如今这就算是救命之恩,也早早就还清这份感情,可如今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