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六百四十一章 玄玉为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沈衣衣因为负伤,别说想要出门,就是连前院都不能出。但不出门嘛,又被家里那几个家伙烦得各种不舒服。

  比如说冉玖和灵鸦,整天说要出去杀人放火的,它们还真的是目无王法了啊!沈衣衣恨不得找个笼子把它们给装起来,省得整天给你特麻烦。

  而小雅搬进来住之后,为了让她不在意那些烦心事,开始给她念育儿经,这明明都还没结婚,她居然想要教育自己,沈衣衣表示接受无能啊。

  再者就是月姬,这个大人物,说了要来,便是高调出场,车队保镖,弄得想总理下乡视察一样。

  最重要的是,她一来就找她,不为别的,反而问她要卷轴。

  “月姬大人,容我去问问玉玄的意见。”沈衣衣说着,便是捧着肚子往二楼去。她有点懊恼,为什么这个时候钱玉玲要出去了,沈衣衣总感觉自己应付不来。

  月姬随意地点头,边上是千溓千煦鞍前马后地递茶送水,伺候妥当。沈衣衣有点无奈,这是她家对吧,对吧?为什么她一点地主的感觉都没有?

  到了二楼,冉玖和灵鸦依旧吵吵嚷嚷的,沈衣衣叹气摇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想当初灵鸦那么平淡的性格,这都要被冉玖带成话痨了。

  “玉玄,有人要见你,你要见吗?”沈衣衣干脆不理它们两个,坐在床边看着梳妆台上的卷轴,自从她遇袭回来,玉玄就更加少出现,不过听冉玖说,屋子周围的结界加强了。所以她是把力量分散出去释放结界,因此让自己无法现形?

  一抹半虚无的身影淡淡展现,沈衣衣不由惊讶,这是消耗得多厉害,她都快消失了吧?

  “哦,她来了,吾主之母,可见。”玉玄这出现了,才感觉到闯入她结界的人是谁,毕竟受邀的人不会被结界所阻隔。

  得到应许,沈衣衣便又再捧着肚子,手中拿着卷轴,内心的不安让她总感觉两人会打起来似的。

  楼下,月姬依旧敲着二郎腿喝着茶,那细细品琢的姿势让人觉得她这是在修身养性。

  “月姬大人,这就是玉玄。”沈衣衣轻轻地把卷轴往前推,然后又安静地坐在一旁看她们的状况。

  不过,月姬是不不打算让她偷听,扬手让千溓千煦把沈衣衣带回到楼上,干嘛都行总之别下来。这真的让沈衣衣再次无奈,她才是主人家吧!

  “少夫人稍安勿躁,家主那都是为你好,有些事知道了只会为你带来麻烦。”千溓千煦努力安抚着,他们可没玩了这位少夫人的好奇心有多万盛,果然还是期盼少爷早点回来啊。

  沈衣衣送他们一记白眼,干脆倒在床上,安静地等待有什么结果。说起来,当初玄瑟为什么要去找那古董店的老板?就是为了见证他的死亡吗?

  楼下,月姬玉指轻扬,手中挥出一抹黄符,落在玉玄身上,为她照亮了正个身影。过了一会,玉玄从虚无变得真切,但她倒是抱怨起来了。

  “汝,竟然苟且残存。”玉玄那淡淡的声音中,似乎也因此而引起了愤怒。

  月姬随意地叼着细眼前,淡淡的烟霞捧着她的脸,穿过她的身子,迷漫在屋子内。

  “我自然是活着,毕竟当年的诅咒我也飞了不少劲。而你,居然从男儿身,转世为女儿身,居然连名字都改了。”月姬浅笑着摇头,“我的事不提,你也见过他们两个,衣衣身上的诅咒,还有麟瑜身上的诅咒,已经成功解除了吧?”

  “汝变了,变得贪心。”玉玄对月姬挥动着袖子,抗议着她刚才一瞬间提出的那么多疑问,那么多话题。

  “好好好,我不乱问。麟瑜何时归来?”月姬玩乐起来,姑且先关心一下玄瑟什么时候能回来,反正玉玄找打了,她就有很多东西像问,然后也就代表着他们回去还要好好闭关起来说说心里话。

  想想也是极好的。

  “三天。”这种直接问的问题,玉玄才能好好回答,但这掐指一算,她又补充一句,“生死未定。”

  “哦呵呵呵,你这话可不能让衣衣听到,又把她吓晕那可就麻烦了。”月姬并没太在意,不是不在乎,而是心中的重点,是希望能够看见玄瑟转世投胎一次,证明她努力打破玄瑟身上的诅咒。稍稍缓和,她还是换个话题吧。

  “那你跟我回去吗?”月姬看着跟前的女子,这怎么说也是与她同血亲的存在,虽然转世轮回让她错过了一个又一个,但这如今啊,虽然阴阳相隔,但他们总算能在一起了。

  然而这一次,玉玄却是拒绝,摇着头,指着二楼,淡淡地回答:“吾已有主。”

  月姬有点震惊,但旋即也是平静下来,顺着她的手看向二楼,轻轻点头:“也是,那的确够资格。罢了罢了,我不该约束你。本来,玄家也是你的。”

  “那事,勿提。汝,解析否?”玉玄挥动衣袖,平淡的眉目间紧皱,带着不满的神色。若是提起那事,那就来谈谈她的所作所为如何?!

  “不会跟他解析的,这计划了那么多年,又岂能让他知道真相。这样的结果挺好,我不提过去便是。”月姬脸上难得出现苦涩的表情,那种又爱又恨的表情,极其复杂。

  是啊,怎么可能解析,玉玄所问,不就是她为什么要把玄瑟逼到这份上吗?她又要怎么解析,只能把一切都推搪为劫数吧。

  轻叹,见楼上有人下来,月姬也就不再多将,就这样吧,过去的事都过去,要朝明天看,对吧!

  “小雅,帮我告诉衣衣,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至于她的事,也是玄家的事,我们不会袖手旁观的,放心,一般人只需要用一般的办法处理即可。”月姬恢复笑容,对小雅说完,也就自顾自地离开。

  小雅拿着水杯,一脸懵,啊?什么状况?她不是来找衣衣说话的吗?不过,既然这位大人物要插手沈衣衣与刘心兰之间的事,自然是最好不过,那样她也会安心很多。

  不过,当她把原话给沈衣衣带过去之后,沈衣衣又炸毛了,揪着千溓千煦不放,朝他们大声地喊:“你们快回去阻止她,都说了这事不需要帮忙,让我自己处理啊!”

  千溓千煦无奈暗叹,他们夹在中间也很为难的好不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