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六百二十章 以血祭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哎呀,玄瑟你做什么?”沈衣衣刚好转生,赶紧对他低喝,又是有点哭笑不得,这最近玄瑟是不是有点不冷静?

  连忙穿好衣服,便是把镜子拿了回来:“我是放在口袋里没注意,才带到浴室的,你在想什么啊!”

  “姓玄的,我这好不容易跟你们联系上,你想干嘛!”冉玖的声音也在此时传出,一如既往,毫不客气地刺激着玄瑟。

  但因为镜子在沈衣衣手中,玄瑟只能冷声哼着,这笔账先记下,等他回来,在慢慢算。

  又是那种熟悉的氛围,这让沈衣衣忍不住鼻子酸酸的,这都差不多一个月了,终于得到他们平安的消息,尤其是冉玖,跟他熟络,那种感觉更为深刻。

  “冉玖……你们能回来了吗?”

  “笨女人你那是什么表情,好丑!快给我笑一个!”冉玖在镜子里呱呱叫,他可受不了沈衣衣这一言不合就哭起来的样子,“我们暂时回不去,笨鸟身上的怨气已经消散,但我们也被困在了阴间,不要那副表情,我们还没死。”

  听着那熟悉话语,沈衣衣更是忍不住眼泪流了出来,伸手捂着嘴巴,有点不知所措。她应该高兴的,可眼泪就是止不住。

  “啊啊!姓玄的,你不管一下吗?”冉玖真的投降了,都告诉她自己不会有事,她哭什么啊!

  玄瑟哼声,搂着沈衣衣回到外面,并没有阻止她哭,而是让她哭个够。这下沈衣衣就更加干脆,哇的一声,哭得稀里哗啦的,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哭什么。

  “笨狐狸。”镜子中,传来灵鸦的声音,比过去更加淡淡的,更加虚弱。被沈衣衣那哭声吵得,忍不住吐槽冉玖,恩,都怪他。

  “灵鸦……呜呜呜……”听见灵鸦的声音,沈衣衣有盯着镜子,看见他那苍白的面容,她忍不住继续哗啦啦地哭着。

  本来就带着几分倦意,又是一阵哭闹的释放心情,沈衣衣哭着哭着,自顾自就睡着了。

  玄瑟没有夺走她手中的镜子,毕竟这脱离了沈衣衣之后,似乎不能再跟他们联系。握着沈衣衣的挥手,玄瑟直视镜子中那依旧在打闹的两个笨蛋,细声地喊着灵鸦的名字。

  “何事?”灵鸦推开冉玖,他似乎也没跟玄瑟说过啥。

  “她手上的伤,如何解?”玄瑟也直奔主题,拉起沈衣衣另一只手,手臂上依旧有着一个伤口,每天晚上都要重新包扎的。

  那边,灵鸦憋眉,似乎对着事毫无印象,不过看着伤口也知道,是他的杰作。

  “诅咒,以血祭血。”边上飘荡的玉玄突然出声,平平淡淡。

  “谁的血?”玄瑟对她这话倒是没有怀疑,若说是诅咒,那就是在玄玉卷轴的记载范围,她应当知道。

  “契约者之血。”玉玄指着沈衣衣手中的镜子,也是指着镜子中的灵鸦,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是他下的诅咒,自然是由他来解除。

  这说了等于没说的线索,玄瑟只能眉头浅皱,也就是说,灵鸦没回来的话,沈衣衣身上就会一直有这伤口,有这诅咒。

  “诅咒什么?”

  “刻印灵魂,下世,强制束缘。”玉玄尽责地告知,她并不在乎,因为说到底,这个人类,也不是她的主人。

  玄瑟已经是眉头深锁,束缘,就表示强制性绑定缘分,这种打破世间定律的做法,自然会引来厄运。

  顾连瑾留下的这些麻烦,真的足以让人把他碎尸万段。

  那边,同样听到玉玄说法的灵鸦,沉默了一会,平静的说:“可以,待我回去,还她一命。”

  “哈?笨鸟,你是脑袋被门夹过吗?你那样做的话,她会永世恨你。你不嫌麻烦,我还嫌累呢!那个谁,刚才说话那个女的,以血祭血,是怎么算?”冉玖这边训着灵鸦,也是不忘问清楚,这不是乱来吗?他们都没想过那笨女人的感受吗?

  “吾乃玉玄,此咒契约尚在,以血画符,融入,当除。”玉玄说着,身影在渐渐消失,她出来太久,如今尚未有主人的她,根本坚持不了那么长时间离开卷轴。

  “哈?小子,你听懂了吗?”冉玖听不懂,这女人为什么不能好好说话,几个意思?

  “待你们成功回来再说。”玄瑟一声轻叹,把镜子从沈衣衣手中拿走,顿时画面恢复那种光滑的平面,却与冉玖他们断了联系。

  玉玄的话,他懂,要以灵鸦的血画在沈衣衣手上画符,以咒主的血与诅咒冲突,从而消散。但灵鸦说到底不是人类,那样的血到了沈衣衣身上,对她又会造成什么影响?

  玄瑟在苦恼,这是把沈衣衣往他的世界越拽越深,本以为是他走出来,可如今呢,环视这个房间,他明显失败了。

  拿出药箱给沈衣衣的手包扎上,这诅咒还是得解除,不然她手上的伤,会一直存在。

  暗叹,这事,也急不来。

  默默地摊开地图,如今既然知道了冉玖和灵鸦的状况,他可就不会慢慢来,记下来的几个地方,果然一口气解决比较好吧?

  在地图上画上一个叉,第二个地方马上就封印结束,而剩下的三个地方,相对的距离都是一致遥远。

  看着地图上的五个圈,实际上这鬼穴展开之地,构成了五行大阵,这可是个不好的景象。如果真的像他猜测的那样,把阵眼一个个封印的话,最后一处,定会阴盛阳衰,十分极端。

  到时候,能否封印也是个问题。

  不是没想过发散人手去封印,但他不确定,除了他,其他人的封印是否能够生效。

  憋眉之际,只见冬雪她们纷纷指着摆放在一旁的卷轴,她们能感受到玄瑟的烦恼,所以,来问玉玄试试?

  这让玄瑟内心复杂,说到底,他活着的时间与玉玄差不多,虽说他不太爱研究这些事,可自己总不能比她更加看不透。

  “不。”玄瑟冷声,这事他还是决定自己处理,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越活越没用。

  对于主人的倔强,四个式神也是司空见惯,罢了,他高兴就好,大不了她们辛苦一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