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五百三十八章 无论你怎么想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几番辗转来到了医院,程煜已经回来了,一边戴着手套一边冷漠地指着边上的病床:“躺下。”

  沈衣衣犹豫着,她怕面对结果。

  玄瑟也在犹豫着,虽然程煜是沈衣衣的主治医生,但他内心有点抗拒,其他男人碰到沈衣衣啊……

  “我说你们,这是什么表情?”程煜看着还是没有动作的他们,现在这是怎么了?又在怀疑他的专业吗?

  “那个,程主任,还是让我来吧。”本来在医务室内的另一个女医生,看着玄瑟那反应,大概也能猜到他在想什么,毕竟那是每个陪老婆来的男人都会有的表情。

  “不、不用麻烦,让程煜来就好。”沈衣衣深深吸了口气,握紧玄瑟的手,既然要面对,那就面对吧!若不是他的孩子,那就是再伤身,也不能留。

  女医生点头便离开,既然没有问题,那她也不碍事。

  待沈衣衣躺好,程煜又是看着边上的玄瑟,看他依旧拉着沈衣衣的手站在边上,这意思是不要出去?罢了,只是照个B超,他在这也不会碍事。

  被撩起的衣服,沈衣衣多少有些尴尬,不是没照过B超,但玄瑟在这反而显得尴尬,她低声地请求:“玄瑟,要不你在外面等我?”

  只是淡淡与她对视,玄瑟干脆不搭理,只看着那边仪器上的数据,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沈衣衣苦笑,好吧,要一起面对,是吧?

  程煜自顾自地忙碌,涂上显影液,便是拿着手柄在她那变频的肚子上扫来扫去。

  安静的医务室内,只有机器那嘀嘀响个不停的声音,以及沈衣衣那越发紧张的心跳声。

  “恩,这里的造影,的确是怀孕了,按照这个尺寸看来,怀上的时间应该是你们住院那段时间。啧,是我见过最不听医嘱的病人啊!”程煜拉了几张纸巾给她擦身子,是自言自语地在嫌弃,居然在叮嘱好好住院的时候乱来,这两个人,到底把医院当成什么?

  沈衣衣却还是有点懵,是那样吗?虽然那段时间她的确有跟玄瑟疯狂了一下,但真的是那次吗?

  “这个,能精准到哪一天?”抬头看着程煜,沈衣衣的担心依旧存在。

  “理论上能,但实际上多少会有几天的误差,会因为个人身体状况的不同而不同。”程煜一边把B超结果打印出来,一边回答她的问题,但却依旧未能给沈衣衣定心。回头看着她脸色依旧苍白地愣愣坐在病床上,程煜似乎才注意到道她的精神不对劲,这可不像是知道自己怀孕的反应,那眼神中带着惘然和恐惧。

  是对当妈妈还没有心理准备吗?还是别有隐情?

  “衣衣,取些尿液待会要验尿,那边有洗手间。”程煜给她塞了个小瓶子,指着她到医务室斜对面的洗手间去。

  这明显是要支开她,所以玄瑟只是以示冬雪她们跟着,自己则是留下。

  “她心里压力很大,你知道些什么吗?”目送沈衣衣离开视线,程煜这才转向玄瑟,面部表情严肃,他可不是在八卦,也没兴趣八卦,只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心病还需心药医,不对症下药的话,沈衣衣这个孕期都别想静心养胎。

  玄瑟是有几分忧郁,毕竟这是他的私事,但既然信任程煜,也是对沈衣衣身体有帮助,他只能把事情说出来:“她觉得孩子有可能不是我的,因为之前被掳走的事。”

  这么说,程煜就了然了,怀孕期抑郁症吗?淡淡望着玄瑟,似乎想从他那表情上看到其他的反应,但却只有平静,深邃的眼神中没有波澜起伏。

  “你不在意?我还以为你会反应很大,毕竟你是保护欲过渡的人。”程煜直言不讳,若这件事发生在他身上,恐怕比沈衣衣还要慌乱吧?

  “说不在意你信吗?那个男人已经死了,我现在能做得,只是安抚好她的情绪。”玄瑟依旧平静,若他也乱了的话,谁还能好好保护沈衣衣?

  程煜耸了耸肩,“或许就是因为你这种冷静,反而让她更加内疚。罢了,那与我无关。总之就是让她知道,孩子是你的,就行了吧?”

  玄瑟欲言又止,最终是点头。

  他是在意,若孩子不是他的,若孩子是顾连瑾的,他这样欺骗沈衣衣,就是伤害着彼此。可若不是欺瞒她,那就是看着她一个人痛苦。既然说好了两人一起面对,那就痛苦一起承受吧。

  “若你在意,也不是没有办法验。”作为男人,程煜佩服他,是真的佩服他的冷静大道和包容。

  看着沈衣衣已经回来,他们这话题也就此停住,程煜拿着样本去化验,让玄瑟带着沈衣衣在医院内部走走,回头还有很多检查需要做。

  玄瑟带着沈衣衣到花园,看着那些在花园中散步玩闹的孩子,他们就这样彼此安静依偎着。

  “衣衣,听好了,我不允许你对我的孩子做任何危险的举动,知道吗?以后我们一家三口也会像他们这样,开开心心的。”玄瑟搂着她,如镜面般的眸子映照着沈衣衣的颜容,映照着她那苦涩的表情。

  “可是……”

  “没有可是,你是我的,孩子就是我的。你要是敢做傻事,我就把你绑起来。”捏着她那煞白的脸,玄瑟看着是不习惯,这张面容,还是红粉菲菲的时候最漂亮。

  沈衣衣有些不知所措,脑袋乱乱的,内心暖暖的,即是内疚,又是欣慰,几次张嘴,最后是揪着玄瑟的衣服,低声喃喃:“这孩子……果然不能留下……你不知道,顾连瑾抓走我的时候,跟我说过,要让我给他生孩子……恐怕……”

  那掐着她脸蛋的手稍稍用力,把那煞白的脸给捏红了。玄瑟用严肃的眼神看着她,那是沈衣衣久违了的冷漠:“那如果这个孩子是我的呢?你也打算不要吗?”

  “我……”沈衣衣被他的眼神所撼动,到嘴边的话却是说不出口。

  “不要跟我说什么还会有第二个孩子第三个孩子!沈衣衣我告诉你!这是你我第一个孩子,我不允许你伤害他!”玄瑟说着,冷漠地把她抱了起来,直接往医院内部走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