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五百二十七章 到底谁更煽情啊喂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当玄瑟来到古藤居接沈衣衣的时候,他眉头浅皱地看着跟前这‘灰姑娘’,又是看着一旁全然无辜的店长。

  “咳咳,玄瑟,你真的不让我收拾一下古藤居吗?”沈衣衣把木纹镜的盒子递给他,轻轻地拍着身上的灰尘。简直不敢想象,刚才自己是怎么从那堆动力里面把这盒子拿出来了。这里是人多,但全都是碰不到东西的鬼魅,她只能靠自己。

  玄瑟轻叹着给她擦脸,他也没想到东西会那么难找,难怪之前让玄家的其他人来取都拿不到,原来是掉在那么深的地方。但,为什么沈衣衣能够找到?

  他看着店长,店长却是无视他,还挥手让他们可以走啦,不要在这里秀恩爱。玄瑟皱眉,这是要造反吗?

  “走吧,我饿了。”明显感觉到他们气氛不对,沈衣衣赶紧推着玄瑟离开,感谢地向店长点头,匆忙离去。

  玄瑟很想说什么,但喂饱沈衣衣为优先,店长的事,回头再找他算账。

  车上,沈衣衣揪着安全带看着玄瑟,细细打量他,不过也没看出什么来:“呐,没有打架吧?”

  “我是去谈话,不过,他先动手的。”玄瑟平静地回答,非常坦白,真的不是他先动手,不过是他默许对方攻击。

  “什么!真的打架了!伤了么?!”沈衣衣惊呼,有点后悔,到底跟谁谈话去啊,居然真的动手了!早知道她坚持也要跟着去!

  “没有,没有人能伤我。”玄瑟哼哼,这是事实。

  沈衣衣轻叹,伸手往他脸上戳了戳:“这个我当然知道,我是想问,你没把对方怎么样吧?你到底跟谁谈话啊?”

  玄瑟沉默,他回想了一下当时的状况,他把人直接打晕,这算不算伤着?应该不算吧。回头看着那一脸紧张的沈衣衣,淡淡地回答她最后一个问题:“我去了林家。”

  林家?啊!凯东!霎时间,沈衣衣也沉默,玄瑟是去找凯东谈话啊,居然因为她而动手,这……沈衣衣觉得特别愧疚,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给他放了长假,没把感情事弄好,就不用回来了。”玄瑟淡淡地说完事情的结果,不管凯东到底怎么想,也不希望这种事一直在延续,影响的人太多,还不如他自己去了结,是死是活,直接给个痛快。

  回到‘七十三号’,把车子停好,玄瑟也没急着下车,侧身看着沈衣衣:“你是不是有什么要跟我说?”

  沈衣衣还在愁凯东的事,被他这样一问,当下有点内疚:“我……之前有没有跟你说过,凯东对我的感情?”

  “那是他的事,已经交给他自己解决。而且你的心在我这,我只需要知道这个就够了。”玄瑟平淡,她有没有说过都不打紧,因为他本来就知道,而且,现在他要问的又不是这件事,“衣衣,这个盒子,你是怎么找到的?”

  “啊?就是……让大家帮忙找的。”被他这样看着,沈衣衣就不自觉有点心虚,可她明明没有做错事,为什么要心虚,“玄瑟,有件事我一直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直接说,我听着。”玄瑟表面平静,内心却有点小复杂,生怕沈衣衣说出来的,就是他所担心的。

  沈衣衣吱唔了一会,伸手指着后座的四个式神,低声地说:“自从灵魂回到身体之后,就一直能够看见她们,还有……古藤居里面的大家。”

  单手扶额,玄瑟重重叹气,他最担心的事,还是无法避免吗?

  “麟瑜,你听我说,我呢,终于能够跟你看到一样的世界,能够体会到跟你一样的心情,其他的都无所谓了。毕竟我跟着你一辈子,至少这样,我们不会缺共同话题。”沈衣衣拉过他的手,平静地笑着,毕竟这是她一直期望的,如今愿望实现了,说起来还要感谢顾连瑾呢。

  “你先进去。”玄瑟没有抬头,只是稍稍收回了手,听着沈衣衣下车的声音,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这不是生气,他被感动了,很少能让他承认自己被感动,但的确是如此。

  感动得,恨不得把她狠狠地爱一遍。

  但之前答应了沈衣衣绝不擅自对她做什么,才是迫不得已让她离开,好让自己冷静一下,她若再说下去,是真的会让他按耐不住。

  说再多也是矫情,玄瑟深深吸了口气,能回报她的,就只有此生永恒的爱。

  沈衣衣担忧地回到屋内,有点不知所措,果然是让他生气了吗?懊恼自己没能说好,她是叹气又叹气,心里难过地窝在大厅沙发里,纠结着该怎么办才好。

  屋里屋外,两人各自沉思。但男人跟女人的思想不同,玄瑟随着时间的过去,是冷静下来了;可沈衣衣安静下来却越想越多越想越复杂,委屈地自己低声抽咽着。

  所以当玄瑟开门进屋的时候,黑灯瞎火中隐隐听见那低声抽咽,他一愣,赶紧大步入内,便是看见沈衣衣抱着自己躲在沙发里。

  “衣衣,怎么了?!”玄瑟赶紧把她抱了起来,这怎么就哭成泪人了?

  “我……什么都做不好,好惹你生气,我……”沈衣衣抽咽着,不敢再哭,但不管她怎么用力擦着眼泪,却是怎么也止不住。最近烦心的事特别多,小雅的事,凯东的事,再加上现在还惹了玄瑟生气,她却什么都处理不好。

  “傻瓜,我没有生气,刚才是我不好,我没说清楚,让你先进屋,是因为我被你这小笨蛋感动了。你什么都不用愁,什么都交给我就行,好吗?”玄瑟宠溺地柔声细语,果然沈衣衣还是笨笨的好,太聪明也只会想些没必要的东西。

  “呜呜呜……这样我不是更加没用了吗?!”沈衣衣却是搂着他,干脆嗷嗷大哭,心里的郁闷和纠结,是一吐而快。

  只管轻轻给她拍着背,玄瑟苦笑,看来感情这种事,他还需要好好研究一下如何处理才能妥当。

  “好了,不哭了,再哭眼睛都要肿起来啦。衣衣,把那只白痴狐狸叫回来,现在的你,身边需要个能提醒你的导盲犬。”

  “我不知道,你跟店长说的,狐狸是什么。”沈衣衣拉纸巾擦着眼泪,继续委屈地看着他,所以,他们为什么觉得自己会知道那什么狐狸?

  玄瑟一愣,心情又有点小复杂了,沈衣衣不记得冉玖?那还要不要把它叫回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