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五百一十五章 忘记又如何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崩塌的古堡内,玄瑟很忧愁,唯一的去路被塌方堵住,迫不得已他只能是后退回到地下室,这里虽然冷了一点,但至少没有出现塌方的想象。

  躲在墙角,看着碎沙落石不断,但毕竟是个古堡,过去的建筑可不会那么轻易就倒塌。

  这感觉,就像是回到了中世纪,上方城堡被不断轰炸,但怎么也不会崩塌到地下室。

  玄瑟轻叹,干脆坐在地上,如今,顶上应该全是塌方堵住了吧,除了等人来救援,他无能为力。

  不但对逃出去无能为力,更是对沈衣衣的状况感到无能为力。玄瑟苦笑,为什么会这么失败?

  所幸的是,顾连瑾被吸走灵魂之后,古堡上的结界也就消失,现在只要外面的事结束,其他人就能轻易找到他们。

  但不幸的是,根据刚才走下来的路程,古堡全塌了的话,别人要想找到地下室的位置,也是极度艰难。而且,就算他对吃喝需求比较低,沈衣衣只怕也坚持不到被救吧。

  玄瑟眉头深锁地结着手印,把几个式神强行招了回来。

  看着有几分狼狈的她们,玄瑟淡淡地问:“外面什么状况?”

  冬雪细细汇报,外面的打斗已经结束,那些鬼魅突然一哄而散,但因为古堡的塌方不断,其他人也无法靠近。

  这状况,整体来说还是比较好的,玄瑟轻叹:“去让他们重整,休息一下,再把地下室的位置告诉他们。”

  冬雪领命,如同来的时候一样,直接穿墙飘了出去。

  但玄瑟还是不能安心,沈衣衣依旧没醒,最重要的是,他不觉得顾连瑾弄个塌方就能把他们怎么样,一定还会有别的。

  “你们几个,警戒。”玄瑟低声沉吟,眉头依旧深锁。

  而沈衣衣,也是眉头紧皱地不安着,两个灵魂体的记忆在互相融合,就像是把一段自己从未经历过的事经历了一边,那种复杂的感情,然后她一瞬间有几分崩溃。

  热泪顺着眼角滑落,悲伤不已,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在为谁感到悲伤。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是睁开了眼睛,茫然地看着拥抱着自己的人,四目相望却是无言以对。

  看着那眼神,玄瑟心中一紧,就像是被什么刺痛了一样。

  那不是欢喜,不是恨,而是陌生且茫然的神色,就像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他的戒备、不信任甚至想方设法躲避。

  沈衣衣因为不安想挣脱玄瑟的怀抱,但玄瑟没有放手,一来是不想放开她,二来是这地下室很冷,衣不遮体的她会抵不住这寒气。

  “别动。”努力让自己平静,玄瑟也只是普通地搂着她,暗叹地别开脸。

  他应该能想象到这种状况的,而且沈衣衣已经没事了,至于感情,重新培养起来就好。

  只是,为什么会感到心痛?原来被在乎的人遗忘就是这种感觉吗?

  沈衣衣似乎被他那冷淡的声音吓了一跳,想说什么反抗的话,却又是怕怕的不敢发言,只好嘟着嘴巴看着他。

  这反应又是让玄瑟微微一愣,这看着跟平常也没什么区别不是吗?所以她的记忆到底有没有受到影响?她……到底还是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爱的人?

  “衣衣,我……”犹豫再三,玄瑟想问,却又是徒然一顿,猛地扭头看着边上的墙壁。

  沈衣衣还在被他突然放缓的语气吓一跳,却是看见玄瑟表情紧张地看着墙壁,本是昏暗的地下室,安静的环境传来了一阵阵沙沙不断的声音。

  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本能地往玄瑟怀里钻,但又似乎觉得不妥,稍稍红着脸想要挣脱。但玄瑟本来也是要把她搂紧想要护着,怎么可能让她逃掉?

  “你依赖着我就好,只要依赖着我就好。”玄瑟此生嘀咕却也是皱眉,地下室原本的灯已经坏掉,他能看见是因为他本身特殊,为什么沈衣衣也能看见?果然是因为这次灵魂出窍太久,让她有了可见的能力吗?

  这不好,真的不好。

  “我……那边是有什么吗?”沈衣衣羞红着脸,内心很是矛盾,她知道抱着自己的人是谁,但却想不起那种感觉,明明会本能去依赖着他,却又本能地抗拒,为什么会这样呢?

  听见她这一如既往的反应,玄瑟又是觉得安心,不管感情如何,她就是沈衣衣,这一点并没有改变。心中轻轻舒了口气,这样就好,他不敢奢求很多,但这样就好。

  站起来把她护在身后,玄瑟平静地给她解析:“那恐怕是食尸鬼。”

  这话毕,玄瑟又是眉头紧皱地看着另外一处,来的不止一只!他冷漠回头看着那被丢在一旁的顾连瑾的尸体,这还真的是他的风格,就算是死,也会算尽最后一道!

  “那是什么啊?哪有尸体……”沈衣衣似懂非懂,扭头四处张望,看着那被丢在墙角的顾连瑾,她一愣,顿时内心百感交集。

  她应该恨那个男人才对,为什么会觉得伤心?为什么会有几分怜悯的心情?最重要的是,她突然明白到,那什么食尸鬼,是冲着顾连瑾的尸体而来!

  醒来之后第一次主动伸手拉住玄瑟,她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地低声哀求:“不要让他被吃掉,好吗?”

  听到她说这种话,玄瑟内心也是复杂。就他本人而言,恨不得将顾连瑾碎尸万段,但为什么会是沈衣衣来哀求?这可比让她恨自己,更会心痛。

  但玄瑟还是点头答应了,不只是因为沈衣衣哀求他,更是因为,如果食尸鬼吃掉尸体,会增加涙气,到时候就更加难对付。

  见沈衣衣表情复杂地展开笑颜,又是纠结地低下头。玄瑟不由猜测,她现在的记忆到底属于什么程度,果然要尽快离开这里,好好跟她聊一下。

  不过现在,他们还是先解决眼前的危机吧。

  反手把沈衣衣扣入怀中,玄瑟平静地说道:“待在我身边,别动,没有东西能伤害你。”

  沈衣衣脸色微红地点头,即使想要挣扎但内心又是兴奋得如小鹿乱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