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四百四十一章 久违的顾连瑾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埋首入他怀中,沈衣衣细声地把事情都跟他说了一遍,这种事,还是不要隐瞒的好。而且她也希望玄瑟知道那个人是危险的,不能不提防。

  “抱歉,让你遇到可怕的事了,下次他再敢威胁你,你尽管打他,恩,朝脸打。”玄瑟轻轻地给她扫着背,这样能让她心情平稳一点,不过他说的都是认真的,那家伙就是欠收拾。

  “哈哈哈,他会让我打到才怪。不过那个男人真的很可怕,他就没有什么弱点吗?”稍稍舒缓了内心的紧张,沈衣衣就忍不住又好奇。其实也算不上是好奇,毕竟被威胁了,她总该要知道对方的弱点才好吧,不然就是想对他做出反击也做不到。

  “这个不能告诉你,那家伙会读心,若被他知道你发现了他的弱点,他就真的要盯上你了”轻揉着她的秀发,玄瑟目光中闪过一丝狠色,那家伙是已经盯上沈衣衣了,若不是看在他的力量份上,又岂会把他牵扯进来?

  不过,不能再让他跟沈衣衣接触,倒是真的。

  沈衣衣也是在惊愕,啊?读心?所以那个男人才会去而复返吗?就是因为听到了她在边上嘀嘀咕咕的想法?会读心的人啊!那岂不是很危险?!

  “没事,我不会再让他接近你。”玄瑟柔声安抚着,至于那男人的读心术,他其实有点怀疑,那到底是真的读心术,还是纯粹的观颜察色所得出的推断而已?毕竟那个男人一直说看不透他的心,这让玄瑟很是怀疑。

  “喂~~你们两个聊完了吗?那个小盒子震了很久哦。”冉玖一直躺着听他们说话,但是看着玄瑟放在床头的手机一直在震动,它觉得有趣就一直看着,不过这看久了也是无聊。

  听到冉玖的声音,沈衣衣似乎才记得它也在房间,微微脸红赶紧起身,看着窗外照进来的阳光,她不由惊叫:“哎呀!我们这是要迟到了!”

  说着,她匆匆往房间外跑去,这打开门,两个大丫鬟妹子就在门口候着,手中拿着他们的礼服。沈衣衣赶紧接过,给玄瑟丢了过去,而她则是拿着衣服往别的房间走去。

  “衣衣,回来。”玄瑟正看着手机上那一串号码,眉头紧皱,这号码他不陌生,甚至都能倒背如流,毕竟有时候讨厌一个人,就是那么累。

  沈衣衣倒回来看着他那一脸阴沉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了?轻轻地拉着玄瑟的手,看着他按下通话的按钮。

  “小师弟,许久不见。”电话那边,是如天籁之音的话语,分明是带着笑意。

  玄瑟皱眉,沈衣衣是浑身一阵,打电话来的人是……

  顾连瑾!

  不禁咽了咽口水,沈衣衣不自觉地往玄瑟怀里躲,跟顾连瑾相处的那一次次,可都尽是不好的回忆啊!

  “你还没死,居然还有力气搞这么多事。”玄瑟冷笑,他就知道,就知道是顾连瑾在幕后弄着花样,那一切都说得过去了,顾连瑾让人刺杀叶泽,让人带走了何晏,然后再在法国伏击他。只是,他还有想不明白的事。

  “如果我没有选择来法国而是去了埃及,你的计划岂不是白费?顾连瑾,你的目的是什么?再三纠缠,我对男人可没有兴趣。”玄瑟冷笑地哼声,扬手让式神顺着电话的信号去找来源,他相信顾连瑾此时距离他不会太远。

  电话那边,顾连瑾轻笑着,淡若春风:“既然小师弟你都说了,这是在下的计划,又岂会让你们不按计划来走?不然我怎么会大费周章把何少爷请来呢?就是为了给你家的小猫咪报梦哦。”

  玄瑟眼中燃起杀意的怒火,没想到连沈衣衣的梦境都被他算计,如果顾连瑾此时在眼前,他真的会扑上去撕毁他。

  “小师弟你变了很多呢,如果是以前,早就砸了电话吧。你刚才问在下的目的,呵,为了打败你。”顾连瑾越说笑意越浓,是那种胜券在握的狂莽,能把玄瑟逼到这份上,他觉得好有成就感。

  疯子!玄瑟却只有这种想法,这个男人是疯子!以前他还以为顾连瑾只是看中了玄家家主的地位,如今看来,他这纯粹是私人恩怨。至于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他,玄瑟可记不起来,这种病态的人,谁知道他到底在意些什么?

  “把何晏放了,我现在就来见你,如你所愿,将你砍杀。”玄瑟一字一句地说,他对顾连瑾可谓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既然是妨碍他的存在,还是抹杀了比较好。

  “当然是巴黎铁塔,不过小师弟,赴约的人数你应该清楚,何少爷的命,可就看你了。”顾连瑾留下肆意的笑声,挂断了电话。

  房间内一片沉寂,沈衣衣紧紧地拉着玄瑟的手,顾连瑾的意思很明确,是要让他单独赴约,可这怎么行!怎么可以明知道有危险还让他去!

  “我也去!”

  是啊,至少带上她一起,不管结果如何,她也要在玄瑟身边。

  旋手把她扣入怀中,玄瑟深深地一吻,许久才放开,本来激动的内心,也得到了平静:“正有此意。”

  他拉着沈衣衣去翻找行礼,把事先准备的秘银细剑拿出,这本来是用来对付吸血鬼的,如今用在顾连瑾身上,还真的是便宜了他。

  “你是真的打算杀了他啊?”沈衣衣看着那锋芒四射的利剑,这是开封了的啊!虽不知道能不能削铁如泥,但这是真的能够杀人啊!紧张地拉着玄瑟的手,杀人是犯法的事,可不能让他做!

  “不会杀他,因为他而弄脏自己的手,不划算。”玄瑟淡笑地安抚她,小心地把秘银剑收好。啊啊,是不会杀他,不过,却是要废了他。

  带沈衣衣出门,玄瑟也是不断地发信息,看他那紧皱的眉头,看来其他人都无法帮手了。至于婚礼那边,因为有那金发男子的所在,他倒是能够放心,至少顾连瑾没办法向那些人出手。

  一直不吭声的冉玖,悄悄的隐去身型,既然玄瑟没有吩咐它,也就意味着,暂时还不需要用到它的力量,所以它只需要躲藏起来,等到最适合的时机出其不意,就是最好的计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