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四百三十四章 特意安排的房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玄瑟冷漠地看着边上的房子,那个多事的女人,还真的什么都来参一脚。但既然是她安排的房子,那一切应该都安排妥当了,看在动用了玄家的人这份上,姑且在这住下来。

  对于月姬,与其躲避还不如直接面对,不然她一定会有更多的花样耍出来。

  而且,大家都累了,需要尽快休息恢复,毕竟逗留的时间有限,而他们的目的又是那么的迫切。

  “在这住下。”玄瑟淡漠,带着沈衣衣开门下车,往房子走去。

  进门的瞬间,便是闻到整个屋子都充斥着玫瑰花的味道,是那种新鲜的玫瑰花。那一瞬间,玄瑟想要转身就走,这那是什么花香,简直就是充满了不妙的味道。

  “少爷,少夫人。”这时,两个大丫鬟妹子恭恭敬敬地走出来,一左一右迎着他们进去。这种复古打扮在这西欧风格的房子里,还真的是格外的别扭。

  “啧,那个女人。”玄瑟咂舌,直接拉着沈衣衣无视她们走进屋子里,月姬还真的是什么都安排好,甚至还把家里佣人也安排了。此时他有一种想法,那个女人说不定会直接出现。

  不过,按照自己对玄家的了解,身为家主的人,是不可能长时间离开本家的。

  其他人也是走进来,顿时屋子变得热闹,大丫鬟妹子把他们都分别带到房间去,这还真的让人激动。

  所有的房间都是配对的,也就是说,程煜和于洁珊一个房间,他们本来就是夫妻,这倒无所谓。然而小雅和凯东也是被安排到一个房间,这个助攻有点明显啊。也就是说,沈衣衣和玄瑟一定就被安排在一个房间。

  沈衣衣羞涩地别着头,她是期待但又不好意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唯一被安排单人房的陆银琶,却是笑得最没心没肺,故作酸溜溜地说道:“真好的,都成双成对的。”

  “银、银儿!我跟你一个房间!”沈衣衣赶紧走到她身边,把银儿手中的钥匙跟玄瑟换过去,见他依旧憋眉,不由苦笑地解析,“你的休息时间不都跟我们倒过来嘛,所以你自己一个房间能安静一些。”

  玄瑟哼声,倒没说什么,只是不断在心中告诉自己,不差那么几天。

  各自休息了一晚上,次日起床的时候,玄瑟出门回来了,对,他一个人悄悄地出去了一晚上。

  陆银琶抱着枕头站在房间门口看着他,揉着那睡迷糊的眼睛低声喃喃:“师兄,不知道还以为你出去鬼混一天呢,你在这陪姐姐吧,我要去把你们的礼服赶出来。”

  说着,她自顾自地往那边的房间走去,顺手就锁门。

  玄瑟微微皱眉,那昨天为何要换房间?

  房间内,那宽大的双人床上,沈衣衣小心翼翼地睡着,这虽然没醒,但这睡相可不想是平日那般舒适。

  她这是怕睡觉的时候打扰到陆银琶吗?玄瑟不由轻笑,在床边蹲下,伸手轻揉她的脸蛋,细细地说:“衣衣。”

  “嗯?”听到熟悉的呼唤声,沈衣衣也是迷糊地醒来,睁眼的时候便是看见玄瑟的面容,一如既往,让人安心,“回来了啊。”

  模糊地看着外面天已经凉,沈衣衣摸索着爬起来:“你等我一下,我去给你泡杯茶,喝了再休息。”

  玄瑟也不拦她,趁机整理了一下一晚上收集回来的资料,按照实地考察,他安排了这几天排查的路线,希望能以最短的路程完成这一次探索。

  哈秋!

  突然,门外传来这么轻轻的一声,打断的玄瑟的思路,才想起刚才沈衣衣走出去的时候,都没有********,如今的法国,也是大冬天啊。

  拿着外套到厨房去找沈衣衣,直接给那个忙碌而单薄的身影披上,趁机轻轻环住她的纤腰:“今晚,让银儿到那边房间去睡。看你这黑眼圈,昨晚是根本没睡着吧。”

  那几乎贴在耳边说着的话,让沈衣衣脸上一阵绯红:“不、不用了,只是那床睡不习惯。”

  “是床的问题?还是因为睡在边上的人不是我?”干脆把她转过来,玄瑟直勾勾地看着她那因为被说中心底话而慌乱的眼睛,“回答呢?”

  “就知道欺负我!我本来就不习惯跟别人一起睡嘛……除了你……”她的声音细小如蚊,恐怕除了玄瑟,就连她自己都听不到。红着脸哼声,她挣脱玄瑟的手臂,继续去弄茶水。

  玄瑟是不能平静地看着她的背影,她不知道这话说着,其实是导火线吗?果然要尽快结束形成,好好回去过二人世界。

  待沈衣衣把茶水端上,玄瑟这次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继续淡淡地说:“让银儿去那边房间,反正我晚上也不睡,而且,早上回来还可以跟你待一会再休息。”

  “你……晚上都要出去吗?”抬头看着他,看着那双深邃的冷眸,看起来倒没有疲惫的神色,但沈衣衣知道他该去休息了。

  不待他回答,便是推着他回房间,让他睡觉。

  转身想走,却再次被人拉住,一拽,直接的就丢到了床上,玄瑟随意地侧身躺着,淡淡地说:“陪我。”

  这是请求吗?这分明就是命令,不容抗拒的那种。

  真让沈衣衣哭笑不得,但玄瑟环着她细腰的手没有松开的意思,就那般抱着,自顾自地沉睡。

  沈衣衣也很想睡,但心里却紧张得不行,这不像在家里的时候,大家都在屋子里,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会闯进来,如果是那样的话,就真的是让人紧张啊!

  当然,沈衣衣又怎么会知道,玄瑟留她的时候,就已经让冬雪她们守在门外,谁也别想进来打扰他休息。

  而且,沈衣衣的担心有点多余,凯东他们一早就出去了,要忙着安排婚礼的事,而陆银琶也是把自己关在房间内弄了一天的衣服。

  她紧紧张张地在床上躺着半天,最终是抵不住无聊,睡着了。

  这次,梦境之中,她再见到那天使雕像的场景,以及那在雕像下虚弱的何晏。

  何晏也终于与她对上了眼睛,哆嗦着张嘴,似乎在说什么。

  沈衣衣听不见,忍不住靠近,而随着她的接近,何晏的表情是闪过一丝紧张的神色,那双眼睛所看着的,不是沈衣衣,而是她背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