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四百二十八章 点燃浴火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这所谓的同居生活,还没正式开始。

  这是沈衣衣对目前状况的理解。

  玄瑟虽然让她搬到‘七十三号’去住,但是!预想中温馨互动呢?!一起煮饭吃饭看电视看星星浇花聊天……都没有!

  至于睡觉问题,玄瑟晚上不睡觉,让凯东把文件送到屋子里,感觉跟办公室没啥几样。一整晚都是在看文件,写写画画的。

  到了白天,沈衣衣醒来的时候,没说上几句话,他就倒头睡了。

  这就是连续几天的同居生活!沈衣衣捧着茶杯坐在后院,看着那已经冒出嫩芽的百合花,连声叹气,这该不会就是以后的生活方式吧?那她是不是也要把睡觉时间调整过来?不然两人不就等同一直错过吗?

  又是一声轻叹,她几乎把自己埋进茶杯里。

  突然一双温暖的手从后面环住她,沈衣衣一顿,那隔着茶香而来的,是淡淡的青莲味。

  “怎么这么早就醒了?”赶紧把茶杯放到一旁,免得碰撞洒出,但沈衣衣的确奇怪,现在才刚刚过了正午,玄瑟这起床的时间不对啊。

  那估计还睡得迷糊的玄瑟,埋首在她的秀发中,低声喃喃:“我在找你。”

  这,还真的让沈衣衣忍不住轻笑起来,伸手轻柔着他的秀发,沈衣衣也是细声地笑语:“你现在这样子,就像是睡迷糊的小孩要找妈妈似的。”

  “过来。”玄瑟剑眉轻挑,本来尚有的几分随意也散了,暗暗哼声,直接把沈衣衣拉了起来,往屋内拉走,居然说他是小孩子,岂能不做出点证明反驳一下?

  沈衣衣未来得及惊讶,便是被直接丢到沙发上,而玄瑟,由上而下地欺压着她。

  “哇!大白天!你要干嘛啊!”沈衣衣赶紧推着玄瑟,紧张得满脸通红,但闪烁不定的眼神,又是慌张中带着点点期待。

  就像是看穿了她的小心思,玄瑟抓着她的手拉高,自己则是靠近抵在沈衣衣额上,鼻尖相碰,那轻声的话如魔鬼耳语:“大白天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一直期待着,不是吗?”

  话毕,玄瑟堵上她的红唇,不让那羞涩得想逃离得人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当然,玄瑟表示,只是想戏弄一下她,真的,只想戏弄一下。

  然而这一吻,却如同点燃了的导火线,让他怎么也离不开。

  因为沈衣衣没有挣扎,玄瑟的手自然不会再扣锁着她,而是滑落在她那凌乱的秀发间,紧紧地拥抱着,恨不得把她整个人都融入自己身体内一样。

  被这一长吻吸取得脑袋一片空白,沈衣衣只管双手环住玄瑟的脖子,不让他离开自己。

  彼此脑海中,都想着,趁现在顺水推舟……

  就像是达到了共识,轻吻过后,玄瑟依旧低着她的额,微微急促的喘息如同他的心情一般,有点小激动。嘴角不自觉地拉起好看的弧度,轻柔地问道:“要继续吗?”

  本来羞涩得沈衣衣,这就变得更加羞涩,这种事就不要来问她了吧?!好难为情啊!不过,却是想起之前玄瑟说过的,在得到她肯首之前,不会碰她。这是在遵守承诺吗?

  轻咬红唇,她低声地喃喃:“嗯。”

  “我要你说出来。”玄瑟的笑容带着些许坏坏的笑意,感觉着彼此的气息,这种感觉让脑袋有点放空,让人特别的享受。

  说出来?!沈衣衣脸红的觉得自己都要烧起来了,还怎么可能把那种话说出来,而且他是想让自己说什么啊!

  话,她是真的说不出口,而且这紧张的心跳声也不知道到底是来自于自己还是玄瑟,让她那本来就一片空白的脑袋,更是想不到任何对策,干脆稍稍抬头,直接堵住那咄咄逼人的坏笑。

  这可比任何话语更能引起他内心的那团火,玄瑟回应着她的吻,那修长的手指亦是开始在她身上游走不定。从那洁白的脖子一点一点地往下,落在胸口那抹柔软之上,隔着衣服慢慢地感受着这片从未触碰的圣域。

  搔痒让沈衣衣忍不住发出轻喃,本是抗议的轻喃却让玄瑟更为肆意,灵巧的手左右逢源,就像是为了点亮更多娇声而努力。

  他的吻,也不再安于现状,待沈衣衣喘息,便是滑落,避开那衣服遮掩不到的地方,落下一个个属于自己的印记。

  沈衣衣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这时候她应该做些什么吗?除了紧紧搂着玄瑟,只能是感受着他在身上留下的炽热。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有着从未试过的感受,她咬着红唇,不敢发出那让人觉得羞涩得声音,但又是忍不住轻喃。

  “玄、玄瑟……”面对玄瑟的双手已经在她衣角的腰间游走,沈衣衣莫名有点慌,接下来是什么?她貌似知道,毕竟没见过也听过吧,基本那么一回事那就那么进行的吧。

  可纸上谈兵和实战,是两码事啊!

  听到她的呼唤,玄瑟停下动作,抬头看着她那依旧绯红的面容,温柔地浅笑:“麟瑜,要叫这个名字。”

  是的,如今的他,每一次说话都如同魔障,沈衣衣除了娇羞地应声,也不知道该怎么才好。

  轻吻着她眉间的不安,玄瑟让她对上自己的双眼,柔声道:“不用怕。”

  “我……不是怕,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沈衣衣声音有点颤抖,紧张而不知所措让她感到慌乱,最不争气的是,眼中竟是泛起雾气,不争气地,滑落泪珠。

  这一滴泪,就像是一桶冷水泼到玄瑟身上一样,冷却了他整个人,冷却了他的所有冲动。俯身趴在沈衣衣身上,低着她耳边轻声地说:“没关系,没关系的。”

  他那简单轻浅的话,不知为何竟然沈衣衣感觉到有几分苦涩,让她那本来环着玄瑟的手,不自觉地收紧,紧张地说道:“不是!我……我只是……麟瑜……不、不要走开!”

  她不知道自己语无伦次地在说什么,她不是怕,不是不想,只是觉得那种事陌生而让她有点紧张。但她却知道,若就这样停下来,下一次又会是在何时才能……

  像是要表达自己的想法,沈衣衣主动地亲吻在玄瑟身上,从脖子,一直往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