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四百零九章 破咒的方法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哈哈哈,你果然很特别,又或者说你是真的喜欢他。我没什么目的,若说有,那就是报恩吧,这一点你可不要跟麟瑜说,被他知道就不好玩了。”月姬乐呵呵地笑着,但她既然能够告诉沈衣衣,自然就预料玄瑟也会知道。不过,就算让他知道,只怕也想不起当年的事吧。

  沈衣衣依旧眉头浅皱,啊?报恩?总感觉他们有一段什么复杂的过去,不过沈衣衣没有兴趣知道,她现在更为在于的是玄瑟身上那个诅咒,既然赌约是跟月姬签订的,也就是说月姬能够解开他身上的诅咒?

  “好了,不说那些陈年旧事,你会来玄家,是为了一个梦,对吧?”月姬随意地挥手,不再提及那些过往的事,她并不想给沈衣衣解说多年的恩怨情仇,毕竟都过去几世了。

  哦!沈衣衣赶紧点头,说起这个,是她这次来的目的,如果自己不问,玄瑟一定又会嫌她笨吧。闭目细想,沈衣衣有点为难地低声说:“破碎的镜子,无尽的黑暗,无尽的深渊……还有怎么也够不着的玄瑟……越来越远……”

  月姬安静地听着,就像是从她的话语中找到了她说看见的画面,毕之,淡然。

  “此乃预言之梦,乃是天机。我只能告诉你,之后你会有一大劫,唯一能给你的提点是,尽快找齐灵魂碎片,也不多,再找两块就好。三魂七魄,虽未齐全,但再找两魄,就能够助你渡劫。”月姬掐指盘算,淡淡点头,这梦所示,她也是第一次见。

  沈衣衣的反应倒是平淡,这没什么,至少比起当初认识玄瑟的时候,他来的第一句就是‘你要死了’,比起这个冲击力要少太多。就像一个人经常告诉你‘你要死了’,然后现在再告诉你‘你快要死了’,感觉并没什么差别。

  待月姬说完,她也只是轻轻点头,反而是紧张地跳转话题:“那个……要怎么让能让玄瑟摆脱诅咒?”

  “嗯?你不担心一下自己的事,反而在意他那些。他的诅咒能够打破哦,恐怕也只有你能做到。只是,如果因此而耽误了你寻找灵魂碎片的事,在他摆脱长生的诅咒之后,你却无法渡过大劫,很有可能你们会从此错过,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月姬轻轻挑眉,咬着烟枪嘴角带着玩味的笑意,这人生在世,没几个是真的不自私,尤其是生死关头,本能会让自己优先考虑自身的安危。

  沈衣衣苦笑,却是摇头:“我也怕死,也怕错过了他,但想到玄瑟几千年都在重复多少次这样的痛苦,就是要用我这一生的命来换取他自由,我也不会后悔。”

  “他若是听到你这番话,恐怕是不会高兴的呢。”月姬勉唇笑着,十分欢乐,稍稍吸了一口青烟,这才淡淡地说,“可以哦,就告诉你怎么给他打破命运吧。”

  说着,她稍稍顿了顿,依旧是玩味地看着沈衣衣,看着她比起刚才跟在紧张集中精神的样子,便是向她勾了勾手指,让沈衣衣靠近自己,才缓缓地说:“以处子之血作阴阳调和。”

  啊?沈衣衣不由一愣,这话拆开来一个个字,她能知道是什么意思,可为什么拼在一起,她就听不懂了?

  见她一面诧异的表情,月姬又是乐呵呵地笑着:“不懂?这么跟你说吧,麟瑜这么数千年来,都是严谨遵守玄家祖训,戒酒,戒色。酒戒他已经犯了,失去可见能力的代价也是根据他摄入的酒量而定。至于戒色……哦,看来你已经明白了。”

  沈衣衣捂着泛红的脸蛋,她的确是想到了,戒色,就是不禁女色,她跟玄瑟之间,牵手拥抱,甚至亲吻都有了,如今缺的是那夫妻之实,所以……

  她说的能够让玄瑟打破诅咒的方法,就是要跟他……跟他……

  呜……太羞涩了,说不出口。

  “反正还有时间,这事就交给你了。”月姬乐呵呵地笑着,这次可有好戏看了,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完成这个仪式呢?

  月姬轻推着那羞红了脸不知所措的沈衣衣离开内堂,当二人重新出现在大厅的时候,玄瑟赶紧迎了上来,眉头紧皱地盯着月姬,又是紧张地把沈衣衣接了过来。

  “别那样看着我,我可什么都没对她做,只是谈话哦。好了,我乏了,你们都下去吧。”月姬说着,也是随意地挥手,自顾自地离开。

  若不是要带着沈衣衣,玄瑟真想把她揪回来把话说清楚,啧,暗暗咂舌,他直接把沈衣衣横着抱起来,往屋外走去。

  沈衣衣被他吓了一跳,赶紧回神:“玄、玄瑟!快放我下来!我、我自己能走啦!”

  这脸红至耳根的反应,让玄瑟越发在意,她们到底在里面说了什么,这一会的功夫,怎么就让沈衣衣那羞涩感发挥到极致?

  挣脱了玄瑟,沈衣衣脸色绯红地看着他,却又是在躲避着他的眼神,只是轻轻推了推玄瑟:“你、你不是去泡温泉吗?我自己回房就行。”

  说着,她扭头就跑,根本不给玄瑟时间来阻止她,转眼就跑了没影。

  玄瑟憋眉,但也看出沈衣衣是需要时间来冷静,对门外两个大丫鬟妹子挥手,让她们去把沈衣衣带回他的院子,免得在玄家又会遇到什么奇怪的事。

  暗暗叹气,他淡漠地转身,让他去天池也行,但在那之后,得有人来跟他说明一下目前什么状况。

  而且,沈衣衣那反应完全在他理解之外,月姬到底跟她说了什么,才会让她的表情那个模样?能让她脸红的人,不是只有自己吗?那绯红的脸色,是羞涩了吗?为什么?月姬说了什么让她羞涩的话?

  玄瑟在想,如果自己不追问,沈衣衣会主动说吗?刚才那落荒而逃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在意她们的谈话内容!

  在他步入天池的时候,沈衣衣也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直接埋头藏在被子里。脑海却不禁想起,玄瑟最近对她那方面的欲望是越发明显,难道说他早就知道了方法?所以是一直想跟自己那啥那啥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