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三百八十六章 玄瑟与凯东的过去(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玄瑟迅速地布置好房间,但十张黄符就想要击杀一只恶灵,这有点难度。他有力量,但也需要道具才能把力量释放出来。

  恩,真的很难。

  待玄瑟稍稍对冬雪发出指令,她便是拉着凯东一个转身,让他往屋内跑,而凯东还不知道是什么状况,他刚才按照玄瑟的话是在躲藏啊,为什么自己又跑起来了?

  而最让凯东不安的是,总觉得背后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追着,心中恶寒,不由止住加快了脚步。

  人紧张起来,自然是往自己熟悉的、自认为安全的地方走去。

  所以当凯东打开房间门的时候,却是看见玄瑟单膝跪着,而他跟前,用那些黄色的写满红字的纸摆成了一个圆。

  本能地止步,因为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但他却又是被无形的力推着,直接就跌倒在玄瑟身后去了。

  就在他彷徨地回头看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凯东却是目瞪口呆,天啊!他的身后,那个黄纸圈中,一个披头散发张牙舞爪的女人正朝着他扑过来!

  这真的不是什么愚人节节目吗?真的不是谁的恶作剧吗?!

  凯东有点头晕,这样的惊吓对他来说太刺激了!

  他本人已经失去了想要逃走的想法,若这真的是鬼,还能逃吗?

  就在此时,一直准备着的玄瑟,冷冷一声低喝:“天雷一百零八道,天启!”

  总感觉在这一声冷语之后,会有些什么发生。

  凯东心中是奇怪地期望着。

  而他的期望只维持了两秒,一声撕裂空气的霹雳雷响在耳边响起,震耳欲聋。而最重要的是,他肉眼可见的一道紫白色的闪电,就那么劈穿了建筑,劈在那女鬼身上。

  但因为耳膜被那落雷声说惊扰,只残留着嗡嗡作响的声音,凯东听不见,听不见那女鬼惨痛的嘶叫,却是亲眼所见她的灰飞烟灭。

  事情也并非就此结束,落雷不只是击杀了女鬼,更是把屋子硬生生地劈了个大窟窿,开始崩塌的房子,砖块不断掉落。

  凯东已经惊呆了,直到玄瑟一下子挡在他跟前,为他挡住了一块掉落的砖块,他才稍稍清醒回神。

  鲜血顺着玄瑟那俊白的脸一直流下,如炽热的火焰一般,滴落在凯东脸上。

  “别发呆,这地方不安全,先出去。”玄瑟依旧语气平淡,想挣扎起来,却又是力不从心,没能爬起来,却是倒在了凯东身上。

  这可再次吓坏了凯东,他刚从女鬼的惊吓中恢复,这救命恩人啊!却是为了救他而重伤!

  扶着玄瑟,他们迅速地从屋子走出去。

  “回国之后,来玄氏集团找我,有东西给你。”半昏迷的玄瑟,往他衣服口袋塞了张卡片,便是被不知道从哪赶来的几个衣着打扮奇怪的人,匆匆地接走了。

  因为那房子的事闹得很大,凯东也不再念剩下的课程,早早地结束学业,回国去找那玄氏集团,他下定了决心,要跟着那个高人学法术!也是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

  玄瑟的话回忆到这里,便是停下来,看着跟前两个女子,见她们都不说话的样子,不由在想自己的回忆是否有点离题。

  却见沈衣衣默默上前,轻轻地揉着他的后脑勺,一副吃痛的样子,玄瑟会意,哦,他似乎不应该把受伤的事说出来,让她担心了吧。

  “凯东的生辰八字特殊,很容易招惹鬼怪,我给了他檀香木牌,把他留在玄氏,一来是为了不让他受到鬼怪的侵扰,二来是方便我消灭那些送上门的鬼怪。”玄瑟把沈衣衣的手拉了回来,这才继续认真地解说下去,“如今檀香木牌丢失,他的灵魂被邪灵惊扰了,才会这般。”

  顿了顿,他明显是在叹气:“新做的檀香木牌并不起作用,必须要找回之前给他的檀香木牌。”

  “玄瑟,邪灵是什么?消灭了邪灵也不能让凯东好起来吗?”沈衣衣眉头浅皱,按道理是这样的吧?受到什么威胁,那排除威胁不就好了?

  “治标不治本,我已经让秋霜留在这,但没用。”这也是玄瑟无奈的地方,若是可以,他也不会拖到今天,更不会把这事情跟沈衣衣说。

  倒是小雅,异常的冷静,靠在墙边细细地沉思着,良久才低声喃喃:“要找回檀香木牌?这应该范围不大,毕竟凯东每天的活动范围,也就那么几个地方。但我不懂得事,凯东是因为疲劳过度被送回林家休养的,然后却是在林家虚弱起来,这难道是林家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她或许一时没发现,她这分析还蛮吓人的。

  沈衣衣不自觉地紧紧揪着玄瑟的衣服,她的脑海里,刚才那么一瞬间,想起了之前在林家院子里见到的那个小女孩,那到底是人是鬼?

  “关于林家,也是很有历史,他们家有特殊的封印,我不能随便走进去,否则会破坏掉,到时候影响到林家的风水,会让其没落。这也是我说估计得,所以唯独林家我没办法。”玄瑟轻叹,看着沈衣衣又是看着小雅,“所以,把事情告诉你们,是希望你们能够进去林家,不懂声色地寻找一边,把檀香木牌找回来。”

  “为什么要隐瞒林家的人?”这一点,不只是沈衣衣,就连小雅也不明白。

  “这与匿藏凯东是一个原因,而另一个原因则是,凯东的母亲并不相信玄家学术,被她发现,很有可能会毁了檀香木牌,这造成的后果会比较严重。”玄瑟不想吓她们,但这是事实,也希望她们意识到这其中的严重性。

  沈衣衣和小雅对望,果然彼此眼中都闪着一丝担忧,她们都想到了同一种可能,那就是凯东的妈妈发现了檀香木牌,然后夺走了,结果却是让凯东一蹶不振。

  若真的是这样,她们岂不是要去凯东妈妈的房间里找?可她若是带在身上呢?那可又该怎么办?

  “玄瑟,若……若那个檀香木牌找不回来,还有别的办法帮凯东吗?”沈衣衣不知道这算不算作最坏打算,但若没有后路,她们也只能是拼一次。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