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二百七十四章 清醒点啊少女!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可爱?玄瑟轻轻挑眉,这种词语,她居然敢用在自己身上?!

  如果他这属于可爱的话,那这个笨女人属于什么?二缺吗?

  伸手轻轻地探了探她的脑袋,玄瑟把目光定落在手机那水晶考拉上面,依旧眉头浅皱,考虑着要怎么处理。

  “不要拆掉嘛!这可是我一个人费了很大劲才买回来的!你也知道我的英文水平,所以,看在我这么努力的分散,就这样挂着好不好?”

  沈衣衣抓着他的手,轻轻摇晃着,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他,直直地看着他,直到玄瑟叹气,无奈地点头,这才嘿嘿地笑着。

  轻轻地搂住她的纤腰,玄瑟淡漠看向钟楼,时间也不早了,虽然不舍,但也是时候把她放回去。

  “走吧,送你回去。”

  沈衣衣犹豫了一下,这两天失魂落魄不就是因为见不到他么。虽然不想承认,但沈衣衣站在原地,就是不动。

  “再、再坐一会。”细声地嘀咕着,沈衣衣快步地往一旁的椅子走去,干脆来着不走了。

  她不知道这个样子真的很引人犯罪吗?玄瑟默默地咽了咽口水,也是走到她身边,对着身后的夏芝说了什么,便是让她们几个先去屋子那边,也让她们顺便带走冉玖。

  明白主人的意思,冬雪等人迅速行动起来,抓着冉玖直接就消失在公园内。

  昏暗无灯,只有月光辉映着。草坪里,小虫子有序地低声鸣叫,夹杂在那被清风轻抚的沙沙声中,就像是午夜的大自然在演奏着一曲自然的交响乐,美妙动人。

  玄瑟与沈衣衣并排而坐,这样近距离安静地坐着,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这种体验也是第一次啊。但这种宁静不会让人觉得气氛尴尬,只会让他们彼此觉得享受。

  沈衣衣本以为自己会很紧张,但此情此景,她居然是这般异常的宁静,真的很意外。抬首看着天上繁华星海,这里看见的信心,与当初在玄家别院看见的那种感觉不同,这里是融洽在大自然之中的星空,这种真实感让人无法怀疑。

  很快,那本来就疲倦的沈衣衣,是支撑不住那越来越重的眼皮,无法抵抗它们的打架,终是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想。

  感觉到那渐渐靠在自己肩膀上的人,玄瑟眼角一直盯着她,看着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迷迷糊糊地往下滑,最终是倒在自己的大腿上,呼呼地睡了起来。

  这是不是太没有防备了?玄瑟眉头浅皱,看着她那凌乱的秀发下,是果露着的香肩,吊带的裙子已然滑落,露出了一片白滑。

  玄瑟不自觉地伸手轻抚,修长的手指在那白皙的肌肤上游走,最终是停留在她背上那道浅浅的伤疤上。这疤痕相比当初,已经算不算由痕迹了,可就算身体康复如初,在他心中那永远有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也不知是因为玄瑟弄痒了她,还是因为这初春的季节露水重,让她觉得冷了,甚至微微抖动了一下,不自觉地卷缩起来。

  多想就这样看着她到天亮啊!玄瑟轻抚那半张熟睡中的脸,小心翼翼地把沈衣衣抱了起来,看着那娇瘦的身子如同小猫一样窝卷在自己怀中,玄瑟是真的有想过,就这样把她带回家而不是给谁送过去。

  不过,他需要理性,不是吗?

  就像是贪婪他身上的温度一样,沈衣衣不自觉地往他怀里钻了钻,闻着那熟悉的味道,睡相更为安心地低声喃喃:“不要走……”

  这真的很犯规!玄瑟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生怕自己会如狼似虎地对她出手,毕竟经过游轮那次,他对沈衣衣的渴望就像是吸血鬼见到鲜嫩血肉一样,心中总有一股魔性在催促他出手。

  因为颠簸,沈衣衣微微皱眉,幽幽地醒来看着玄瑟,目光中有点不满他吵醒了自己,似乎没意识到自己是窝在别人怀里,任性地攀上玄瑟的脖子,狠狠地在他肩膀上啃了一口。这咬着让玄瑟一阵刺痛,眉头浅皱地停下脚步,扭头看着那趴在他肩膀上,一脸满意样子的沈衣衣,看着她又迷迷糊糊地睡着。

  强忍着把她丢出去的冲动,玄瑟俯身贴在她的脖子上,礼尚往来地给她留下吻痕。可这本来只是嬉戏,却是拨乱了玄瑟脑海中残存的理智,舍不得离开她的肌肤,又是用力地吸取着,一点一点往下。

  搔痒般的微微刺痛,让沈衣衣不悦地再次醒来,双眼迷糊地看着玄瑟,低声喃喃:“你在干嘛啊?”

  “我想吃了你。”玄瑟双眼遍布着血色,说着的也是真心话,谁让沈衣衣每一次都是对他这般没有防备呢?他也是正常人,也有正常的贪婪。

  但,沈衣衣睡迷糊了,只是淡淡地应了声,有趴在他肩膀上继续呼呼大睡。

  这算是最没情调的情话吗?玄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失败,还是她太傻。

  顿时什么情绪都被她这一声淡淡的回应给冲破了,就那样抱着她,缓步地往屋子走去。

  那边,凯东和小雅在屋子门外静坐着,似乎在闲聊,看见玄瑟抱着沈衣衣回来,他们赶紧迎上来,却见沈衣衣熟睡得跟什么似的。

  而这样的她黏在玄瑟身上,二人都是第一次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是给他开门,让玄瑟把沈衣衣放回房间。

  看着那熟睡着的沈衣衣,三人都暗暗地轻叹,她真的是一点紧张感也没有。

  “师父,那你接下来要去哪?”凯东似乎也闹完了别扭,这看不出来跟平常有什么区别,只是很平静地问玄瑟。

  “给她找点东西,这是入场券你带好,明天带他们去会场找银儿就行,我就不出现了,回国再见。”玄瑟把事情都交代好,顿了顿似乎细想了一下,才尝试地说了句道别的话,“假期,好好玩。”

  说着,他扬手便领着一众式神离开。

  “还真的是个潇洒的人,不过如今看来,他们两个的感情是稳定了对吧,那为什么玄瑟不来承认啊?他跟衣衣之间就是那么一回事不是吗?难道说他想不负责任?!”小雅嘀咕着,越说越是不满,若不是凯东紧紧地揪着她,恐怕真的追着玄瑟去了。

  “好啦,他们的事他们自己烦吧,那个,小雅,有件事想拜托你……”凯东领着小雅往门外走去,目光坚定,并没有在沈衣衣身上多残留一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