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二百七十二章 把命都给你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在沈衣衣和凯东各种解析地把事情说了一遍之后,他们紧张地看着玄瑟,等待着他的反应。

  随玄瑟的手抬起,沈衣衣不自觉的闭眼,生怕他是要打下来。

  然而等待而来的,是凯东缓步走开的声音,而玄瑟,也只是伸手轻轻挑起了沈衣衣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

  彼此四目相对,明明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这样的光线下,但对沈衣衣而言,玄瑟眼中是什么情绪,她能看的一清二楚。

  他并没有生气,而且可以说是很平静,异常的平静。这反而是让沈衣衣有点不悦,他为什么不吃醋?按照过去的反应来看,他不是应该生气吗?

  “玄瑟……那个……你不生气吗?”沈衣衣很在意,非常在意,他这反应让自己心里不舒服啊,这般平淡。

  看着她脸色微红,脸上是微微着急的表情,这种像小兔子似的反应,真的让玄瑟忍不住伸手轻轻地掐了一把,淡淡地问:“你希望我生气?”

  “不是……不是……只是觉得你跟平常的反应不对……而已嘛……”沈衣衣支支吾吾,别开那绯红的脸色,心里也是纠结,自己这是怎么了。是因为玄瑟的出现,自己有点得意忘形了吧?这实在是,实在是让人……无颜面对。

  “我是生气了。”玄瑟依旧淡淡地说着,不其然看见沈衣衣意外回望的眼神,他欺身靠近,在她耳边低声地轻语:“我是生气,不过是气我自己。那个房子,还喜欢吗?”

  沈衣衣还未来得及他为什么要气自己,却又因为他后面的那一句而惊愕,等等,这信息量有点大,容她发愣个几分钟来消化一下啊!

  爸妈把凯东误认为是她男友,而玄瑟居然为此对自己生气,这说明了什么?他这是懊悔没有早点占据先机吗?

  嘿嘿嘿,如果是这样的话,她是不是应该高兴才对。

  然后呢?房子?啊!他们现在在这里住的那个大房子,是玄瑟安排的?所有后院才会有新种下的百合花?根据那些花的生长程度,沈衣衣能够知道,那是前不久才种下的,也就是说,玄瑟在得知他们的行程之后,就已经买通了旅行社安排了这一切?

  也就是说,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凯东与她家的那些事?!

  低头无语,她还真的什么都忙不过玄瑟啊,这个总能看穿一切的男人。

  伸手紧紧地抓着玄瑟的手,失声苦笑:“玄瑟,你该不会是在我肚子里放了蛔虫吧?”

  那是什么恶心的东西,玄瑟无奈地轻轻摇头,指着她脖子上挂着的冰坠子:“这个,跟我这里,相通。我不是说过吗?只要你呼唤,我就会出现。”

  他的手,直直地指着自己的心脏。

  “坠子碎了,我也就……”

  他这不是要吓唬沈衣衣,只是想告诉她,自己早已把命交到了她的手上,所以,对于其他事,也没什么好在乎的了。

  但,这下沈衣衣却是惶恐了,等等,怎么一下子说了那么多事情,不对啊,这不就是个护身符吗?为什么突然就跟玄瑟的生命连上了!而且沈衣衣回想起每一次!每一次都差点被人弄到这坠子,岂不是她莫名就让玄瑟陷入了危险!

  伸手想去摘下来,她的神情有点慌张,预期也有点慌乱:“玄瑟……麟瑜!这可不能开玩笑,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丢三落四的,若是不像是碰着撞着,那你不就……”

  越想,她越慌,可越慌,双手就越是不听使唤,绳子怎么也无法解开,着急得她都差点哭出来了。

  玄瑟轻轻伸手,把她扣入怀中,用大手轻轻地包裹着她那双颤抖发凉的手,淡淡的语气中,带着浅浅的轻柔:“是我自愿把命交到你手上,若我不能保护你,那我也没必要……”

  剩下的话,全部被沈衣衣以吻堵住,逼迫他吞了回去。

  或许是刚刚才面临了生死,她不只是手在颤抖,就连那抹红唇也都是微微颤抖着。轻吻过后,她稍稍离开了一点,看着玄瑟那平静的表情,心中呐喊着的话脱口而出:“麟瑜,要不要去见我爸妈?”

  答案明明是可以脱口而出的,但玄瑟到嘴边的话,却是犹豫了一下,他……还是不能任性。伸手轻抚那红粉菲菲的脸颊,他有些苦涩地反问:“你希望我去?”

  “我……”当然希望。

  沈衣衣的话,卡在喉咙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她是希望啊,可她要怎么说,说玄瑟是她的未婚夫?还是说玄瑟是她的男朋友?可不管是那一样,她都说不出口,因为他们之间,就是差了那一句确认。

  可……玄瑟都已经把重要的冰坠子交给了她,难道她还怕确认这一层关系吗?

  目光微微凝聚,沈衣衣咬了咬牙,既然如此,那干脆趁现在,就把话说清楚!

  玄瑟一直看着她,看着她眼神中的变化,只是轻轻轻笑,在她说话之前,再次把她锁入怀中,紧紧地拥抱着,抢先她把心中的话说了出来:“我不会去见他们,最起码不是现在,现在的我,还没有能力成为他们心中,那个能把你真正托付出去的人。所以,衣衣,等我好吗?”

  他的话,让沈衣衣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这个完美的男人,对自己还有什么不满?

  晚风吹动着树梢,沙沙作响,就像是在为他们作见证,见证这一刻,也见证将来。

  待沈衣衣情绪稳定,她才抬头看着选额,努力用平常心来问:“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可记得今天有向玄瑟求救啊,虽然她更是不会认为,人,能够凭空出现。

  玄瑟从衣服口袋拿出了一个信封给她,因为都是因为就顺便给她解析一下:“银儿的春季时装发布会,我顺便跟她过来。”

  当然,他不会告诉沈衣衣,是因为知道了她旅游的地点,才让陆银琶来这边开时装发布会的。

  “这是会场明天下午的入场券,你要是能来看,她会很高兴。”玄瑟淡淡地说着,却是没发现,沈衣衣的表情怪怪的。

  她想起来了,何哲说的何晏,以及何哲说的,陆银琶和叶泽,明天,真的会是安宁的发布会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