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二百七十一章 这就是过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让她再上去那个钟楼是不可能了,所以沈衣衣和凯东站在钟楼下,看着玄瑟和冉玖跑到了钟楼上方。

  “刚才没能保护你,抱歉。”凯东低声地说着,他此刻心中更为畏惧的,不是对刚才那恶灵,而是不知道该怎么跟玄瑟解析。

  “你不用道歉啦!反倒是我应该跟你道歉,如果不是我自以为是,也不会让你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对不起。”沈衣衣淡淡地笑着,苦笑着。

  她的话让凯东很惊愕,但同时也是自嘲。并没跟沈衣衣说过他的过去,所以,定是他的表情表现让她担心了吧。

  到钟楼上的两人,很快就下来了,双双一面了然的样子,却又都不说话,这让纠结着的沈衣衣,忍不住上前抓着冉玖,紧张地问:“怎么样,发现什么了吗?”

  “恩恩……是啊,发现什么了呢,恩恩……你猜我发现什么了。”冉玖轻轻挑眉一脸恶趣味地笑着,那笑脸看的沈衣衣心里毛毛的。

  一旁,玄瑟伸手过来就直接把冉玖给弹回了原形,这才冷冷地看着沈衣衣:“你刚才在爬上去了?”

  啊?他这是又要生气吗?沈衣衣不自觉地后退,却是被玄瑟一把拉到跟前,折断了所有的退路。沈衣衣好委屈,别过头不敢看他,只能是低声地嘀咕着:“对不起,我不应该做危险的事。”

  “这句话你跟我说了多少次,沈衣衣,哪一次说话算话的?”玄瑟一点一点地逼近她,真的很想拆开她来看看,这个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怎么该记住的话一点都听不进去呢!那他为什么要接受道歉!

  沈衣衣委屈地摇头,除了别开视线,面对他此时逐渐的压迫,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玄瑟他这是不是转移话题了啊?!他们不是在说那个胖子是怎么被杀的吗?

  “那个、先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可以吗?”报以诚恳的眼神,沈衣衣努力让自己不要慌,前往不能慌,一定要冷静地直视他。

  看着那微微颤抖着却是固执坚持的眼睛,玄瑟不得不轻叹,指着那边的钟楼,淡淡地反问:“既然你到过顶上,有发现什么?”

  沈衣衣愣了一下,他这是要问自己吗,可是,上面赶紧的什么都没有不是吗一尘不染的样子。轻轻摇头表示自己没发现什么,沈衣衣也说不清那到底是什么状况,应该是有点什么才对吧。

  “那个人是怎么上去的,想过吗?”玄瑟也不着急,反正事情的结局已经是结局,如今也不过是谈谈而已。见沈衣衣点头指着那边的梯子,又是摇头,他这才慢慢地把话接下去,“对,是从梯子爬上去的,而且是自愿爬上去的。”

  “可如果他不是要自杀,为什么要爬上去,那上面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不是吗?”沈衣衣还是想不明白,自己上去,那上去做什么?又为什么会掉下来了呢?他杀的话,就不可能是失足吧。

  玄瑟带着她稍稍地远离了一点钟楼,然后让冉玖站在那个钟楼的边缘,这才继续说明:“那是因为当时钟楼上并非只有一个人,还有一个人让他到上面去了。然后,12点的钟声敲响,公园灭灯。”

  伴随着他的话,沈衣衣能够想象到当时的画面,站在钟楼边缘,没眼前突然一片黑暗,人的本能是往后退,然而钟楼上的地方根本就不足以让那个胖子乱动,所以失足掉了下去?

  不对,既然是他杀……那就是说那个胖子是被人趁黑推下去的?

  疑惑地看着玄瑟,沈衣衣还是没弄明白,却见玄瑟伸手指着钟楼让她看,只见钟楼上的大铜钟晃动了起来,一下子就撞在了冉玖身上,把冉玖整个推了出去,从钟楼上掉落下来。

  “啊!可是……这,总不能说是因为把胖子带上去就算是他杀吧?毕竟这也只能算是失足不是吗?”沈衣衣这好不容易想明白的事情,又觉得有着越来越多的疑点出现了,那到底是为什么算他杀啊?怎么也说不过去吧?顶多只能算是连带关系不是吗?

  看着冉玖从地上爬起来,对着玄瑟和钟楼上的冬雪嗷嗷大叫,这又是让沈衣衣微微一震,难道说……

  “恩,这个高度摔下来,那人并没有死,但摔晕了过去。”带着她重新回到钟楼下,玄瑟在附近的花丛中左右看了一下,然后指着草地上一个被什么东西压出痕迹的凹槽,“这里曾经放着一块石头,那人就是因为这石头而身亡的。”

  啊?沈衣衣左右看着,摔落在那边,却是因为这边的石头而身亡,这到底是……

  “笨女人,你这还没听明白吗?有人拿这石头去把那胖子给砸死了,然后只需要把石头放在尸体下,其他人就会认为胖子是因为掉下来撞到这石头才会死的。”冉玖伸手摇了摇她的脑袋,她这么天真,在这世上真的可以存活下来吗?到底是怎么存活下来的啊!

  好像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沈衣衣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这种时候,她更是觉得,人心比鬼可怕。

  “凶手已经落网,就是那个与死者同行的人,至于动机,哼,是情杀。”玄瑟说着,冷漠地笑了声,真是愚蠢。

  然而他这一下冷笑,却是让沈衣衣和凯东不由一愣,等等,情杀?三角关系?就跟他们现在这种关系一样吗?!玄瑟这是在暗示着什么吗?!

  冷,这种时候,比遇到鬼更要冷!

  沈衣衣和凯东,也不用对眼神,是很自觉地上前,低着头弱弱地说道:“对不起!我们不应该瞒着你的!”

  玄瑟淡淡地看着他们,并不说话,这隐瞒了他这么久,最终还是要来坦白吗?

  “那个……玄瑟你先别生气,一定要冷静地听我们解析,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也就是我爸妈莫名其妙地把凯东当成了我的男朋友而我却无法给他们解析清楚,而已……”

  沈衣衣咽了咽口水,总觉得今天经历的说有事,都不及玄瑟此刻一个眼神恐怖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