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二百一十章 勾玉的传世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冉玖那带着狂莽的笑声徘徊不断,而他看着手中的勾玉,异色的眸子遍布鲜红的血丝。

  “冉玖?”沈衣衣低声轻呼,现在是什么情况,冉玖这个样子让她看起来觉得有点可怕,这种充满了兽性的表情和反应,真的是她说认识的冉玖吗?

  对于她的轻呼,冉玖并没有反应,随意地丢开她,目光凝聚在手中的勾玉之上,看着那如同鲜血般的气息流入他的身体内。

  玄瑟匆匆跑了过来,眉头紧皱地看着冉玖,淡漠地对跟在他身后的沐听琴说道:“这趟浑水,你们自己慢慢玩。”

  说罢,他抱起沈衣衣就往边上走去,远离这边即将爆发的打斗。

  “玄瑟?冉玖怎么了?”沈衣衣紧紧揪着玄瑟的衣服,好不容易让自己激动的内心冷静下来,刚才的冉玖实在是太吓人了。

  轻轻摇头,玄瑟也是皱眉,这事情有点超出他的控制范围,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这里的封印,原来是封印着冉玖的力量。如今让他所担心的,是与冉玖有契约的沈衣衣。

  “你的身体没事吧?”放下沈衣衣在一棵树下,让她站稳,玄瑟这才上下打量着她的身体,看来除了脸上的伤痕,暂时并没有什么问题。

  这样的状况,只有两种解析,要么就是冉玖还在努力控制着力量不然其反噬到沈衣衣身上,要么就是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契约。

  对于契约的说法,玄瑟宁可信其有,也不会否认这种可能,否则一旦冉玖失控,第一个受到伤害的人,也只能是沈衣衣。

  “有不舒服的话,要立刻跟我说。”玄瑟淡漠地紧紧握着她的手,目光却是一直注意着那边已经展开了打斗的二人。

  对于冉玖和沐听琴之间的实力差距,玄瑟是心中有数的,光凭沐听琴,要想赢冉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但有沐听琴的出现,就意味着有琵鹭的帮助,两人合力的话,能坚持到什么程度,就不好说了。

  “玄瑟,刚才那个勾玉,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冉玖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沈衣衣面对眼前那就像武侠大片似的打斗场面,觉得自己都快搞不清自己是不是在现实世界了。

  尤其是冉玖,明明刚才还是一副重伤虚脱的样子,为什么却在拿到勾玉之后,气势都改变了呢?

  她的疑问,同样也是玄瑟的疑问,说起勾玉的话,会不会是当年听说的那个?如果是的话,那冉玖这次定是凶多吉少。

  “传说中,妲己就是有一块由万人鲜血浸泡的勾玉,并且以此来霍乱朝纲,后来勾玉丢了,妲己也终于是败了。”

  那块传说中的勾玉,玄瑟多番寻找未果,也因为之后一直没有所闻,不得不暂时放弃寻找。

  “为什么每次在你这听说的历史都那么与众不同?按你这么说,如果妲己没有弄丢勾玉的话,岂不是一直祸害千年?”沈衣衣也不是说不相信他说的这些,毕竟之前就有那‘荆轲之匕’,如今就是再出现其他东西,也不会觉得特别奇怪。

  玄瑟并没有否认,只是很奇怪,当年到底是什么人把勾玉弄走的,如果妲己是以此来作为力量的话,她不可能会不小心弄丢。而且那块勾玉的力量,足以影响任何触碰到它的人。

  就比如现在的冉玖。

  看着那边的打斗,琵鹭已经出现来帮忙了,可就算加上他跟沐听琴两人,也没办法占据上风,依旧渐渐地被冉玖逼于劣势。

  他们落败的话,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而这时,玄瑟淡淡地低语:“春语,确认岛上所有人的位置。”

  “怎么了吗?”沈衣衣看着周围那轻轻晃动的树叶和草丛,能明显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扩散出去,这就是春语的力量吗?

  玄瑟轻轻摇头,指着那边的打斗,淡淡地说道:“我不希望与冉玖打斗的时候,还有什么人来围观。”

  这让沈衣衣不禁皱眉,什么?他也要去打斗?

  就像是感觉到她的疑虑似的,玄瑟继续淡然地解析:“与冉玖打一场,并且把他败下,然后顺势把他手作式神,这样就能够带他离开这里。”

  这是他原来的计划,玄瑟轻叹,可是事情的发展已经脱离了他的计划,原本只是演戏地打一场,如今看来不可避免要动真格了。

  要与冉玖开打,并不是问题,就怕因此而伤害到沈衣衣,毕竟她与冉玖之间兴许真的有着契约。

  为此,只有一种确认方法,就是让沈衣衣喝停冉玖,如果真有契约的话,冉玖就算是疯了,也必须要听从沈衣衣的话。

  至于怎么才能让沈衣衣在不知道契约的事而对冉玖喝令呢?玄瑟决定选择一个比较愚笨的方法,当他被冉玖击败的话,沈衣衣会忍不住惊呼吧?

  这时春语也是汇报了岛上所有人的位置,秦老和秦白依旧在别墅那边无法动弹,刘照和叶泽也双双昏迷在这边上,再加上眼前打斗的沐听琴和琵鹭,如今更是确认了陆银琶照顾着身体虚弱的何晏。

  也就是说,当沐听琴败下,就轮到他出手了。

  沈衣衣听了玄瑟的计划之后,也多少松了口气,好吧,只是演戏的话,那到无所谓,只要他们不是玩得太过火就好。

  “那你小心点,反正他们都晕倒了,你们差不多就停吧。”沈衣衣努力让自己笑起来,好让状况看起来轻松一点,说到底这一切的闹剧,也是因为她提出要带走冉玖才会发生的。

  玄瑟只来得及留下一抹浅笑,便是冲出去阻止了冉玖对已经昏迷的沐听琴痛下杀手,眉头浅皱,这果然开始失控了吗?

  那双异色的瞳孔,此时已经变得异常的通红。

  “看来我们之间这一战,是没办法避免。既然你让衣衣受了那么多苦,我也是时候回报一下你了。”玄瑟冷笑着,手中黄符挥出,伴随着一声低喝,如同剧烈的炸弹一样劲爆。

  瞬间推开了他们彼此间的距离,双双落在地上。

  与玄瑟那肆意的冷笑不同,冉玖的脸上是有着扭曲而不稳定的笑意,就像是在努力地压抑着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