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一百九十五章 九尾的过去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在空中轻舞,那是一种什么概念。

  是人类的一大梦想吧?

  大概……

  但沈衣衣却一点都没有这种向往,她除了紧紧地揪着九尾狐妖的衣服,只敢双目紧闭,不敢动弹丝毫。

  “比起其他人类,你怎么这么胆小?又怕水,又恐高。哦,倒是不怕妖魔鬼怪。”九尾狐妖看到她这个样子,是忍不住打趣,这真的是个神奇的女人,该怕的东西不怕,不该怕的东西去一直害怕。

  沈衣衣一愣,猛然抬头,看着那被风吹得凌乱的妖孽的面容,低声惊呼:“你怎么知道我怕水,啊!在游轮上抓弄我的人,是你!”

  面对这个后知后觉在抓狂的女人,九尾狐妖反而是轻轻地笑了,果然有趣。

  “提醒你一下,这里距离地面的高度,摔下去的话,作为人类你是一定活不了的。”提醒那一直挣扎的沈衣衣,九尾狐妖也不着急,只需要稍稍提醒,她就会乖乖地粘着自己。

  果然,沈衣衣浑身一阵颤抖,紧紧地抱住了九尾狐妖,不敢再乱动。只能是低声地提出自己的疑问:“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却见九尾狐妖神秘地一笑,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缓慢地降落到地面去。这里依旧是一片森林,不过比起别墅前的树林要更为荒芜,似乎尚未有人来得及整理,又似乎是因为荒废太久了才会变得这般原始。

  “这是我出生的地方,经过了漫长的岁月,早已物是人非。”他指着眼前的一片草地,俊美的面容上泛起了苦涩的笑容,纤长的手指指着前方一大片草地,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准确的位置是在哪里。

  轻轻眨了眨眼睛,沈衣衣倒是有些愕然,这里是他的出生地啊,这种感觉还真的是……平淡。本以为他会让自己看些什么,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地方呢?是先告诉她,他永远无法离开这个岛吗?

  却见那纤长的手指稍稍移动,指着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那薄唇再次轻启,这次且说语出惊人:“那里,就是我身死的地方。”

  惊愕地抬头,沈衣衣上下打量着他,这到底是人是鬼啊?!他不是能触碰到自己吗?为什么会是‘死’了的亡魂啊?!

  “很惊讶吗?死亡并不是结束,知道里世界的你,居然还没能体会到这一点?”九尾狐妖反而对她感到惊讶,这个女人,她对里世界的事,到底知道多少?

  “可是……可是……不是说残存在现界的灵魂,会化作厉鬼吗?”沈衣衣露出疑惑的表情,稍稍后退了一步,拉远距离开看着这个站在她身边的,除了过分妖媚之外,倒是无比正常的男人,他怎么看都不像是厉鬼啊。

  “哈哈哈……”九尾狐妖不禁昂头大笑,这个女人到底有多无知啊!明明已经接触了里世界,甚至还能使用法术,而她居然对里世界的事一无所知?

  “愚蠢的女人,既然你已经踏足里世界,我劝你还是对这一方面的事深入了解一些吧。那个世界的事,最忌讳就是一知半解。我虽然残存于现界,但我并没有怨恨,自然不会化作厉鬼。”说着,他顿了顿,似乎想起了一些挺忧伤的事情,苦笑着轻轻摇头,“死后的第七天,如果未能前往转世,亦没有化作厉鬼的话,就会自然而然地淡化,重归尘土。而我,偏偏在第七天的时候,被这里的人所供奉了。”

  供奉?供奉的话,就能不用去转世了吗?沈衣衣依旧是一脸茫然,这些事,玄瑟都没有跟她说,虽然她也没什么兴趣就是了。不过如今听起来,却是出乎自己的意料。

  稍稍低头看着身边的女子,九尾狐妖似乎也陷入了沉思:“他们擅自地供奉我,擅自地请求我原谅,后来我猜只知道,是因为那段时间,村子里有冤魂闹事,而他们擅自地把那些事全部都归咎于我。”

  “因为他们供奉的对象错误,厉鬼的闹腾一直没完没了,甚至开始变本加厉。终于在出现第一条人命的时候,那些儿村民就变得更加愚昧。他们开始了活祭,把一个又一个的生命在我面前葬送。”

  痛苦的回忆让他全身微微颤抖着,就像当年的一幕幕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沈衣衣看着也是皱眉,但却想不出来该怎么安慰,不容细想,只好伸手把他紧紧地拥入怀中。她只记得每次玄瑟都是这样让她安心下来,也希望这样做能够让狐妖也平息心情。

  而明显真的奏效了,九尾狐妖的确冷静下来,深深地吸了口气,继续哆嗦着把话说完:“第一个活祭,是一个年轻的女人,我还记得她的摸样,金发碧眼,脸上一直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就像是安然接受了这一切。她的鲜血洒满了那块石头,但她最后的面容却是安详的……”

  “别……别说了这个,后来呢?”沈衣衣忍不住打断了他的回忆,重新地记忆一个人死去的最后一刻,这种事实在是太痛苦了!

  九尾狐妖倒是平静,这么多年了,他要感伤也早早干枯了眼泪,只是很神奇,都多少个百年了,很多事都记忆模糊,为什么偏偏对那张脸记忆犹深?

  “后来啊,因为不想村民门继续犯傻,我就去把厉鬼吞噬了,那可不是什么好东西,特别难吃。可是那些愚昧的村民,反而认为是因为送上了活祭的原因,才让村子平息的,从那之后,每当有什么事他们就会给我奉献活祭。随着时代的变迁,这岛上的人生死离别,对最初献祭的事已经想不起来,但他们却默默地每隔一段时间就活祭一个人,直到这岛上最后一个祭司把自己的生命献上。这种愚昧的行为,即使是当年岛上的领主也没办法避免啊。”

  虽然他说得轻松,但沈衣衣却是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事情原来是这样的啊!可是……

  “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们?这样的话……最起码你不用孤独一个人,不是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