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一百七十六章 正式见面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沈衣衣从梦睡中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眉头浅皱地走出去开门,只见侍应生拿着一个信封递给了她,上面写着陆银琶的名字。

  送信?一大早?

  轻轻地揉了揉太阳穴,舒缓了一下刺痛的脑袋,随意地把信封丢在桌子上,便是坐在床边看着那依旧沉睡着的陆银琶,昨天她们一直聊到深夜,最后是怎么睡着的,她有点不记清了。

  就连那一直默默坐在边上的玄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也没察觉,是回到隔壁睡觉去了吧。

  伸了个懒腰,她走到窗户边上去看着,据说今天就能到那个岛,感觉自己好久没见到陆地,这种感觉还真的是微妙。

  在她梳洗一番出来的时候,陆银琶也醒来了,迷迷糊糊地看着她好一会,似乎才回想起是怎么一回事。也是伸着懒腰地匆匆起床,因为今天有重要的事要做。

  “姐姐,好了吗?走吧!时间快到了。”陆银琶以非常快的速度折腾好自己,便是拉着沈衣衣匆匆往门外跑出去。这次,依旧是前往甲板。

  不同的是,这一次没有奇怪的气息,也没有摆奇怪的阵法,只是放了好多凳子,而前面还有着一个小讲台。

  “演讲?”沈衣衣不解,然后就被陆银琶拉着跑到船头最前方的位置。

  只见陆银琶兴奋地指着前方的海面,让沈衣衣顺着她的指尖看去:“姐姐,看那边!看见了吗?”

  看见了什么?沈衣衣半眯着眼睛,太阳的光芒让眼前整片海面都波光粼粼,除此以外就是蔚蓝的天际,至于其他东西,她是看不见。

  “在那!那个方向!”继续给她指着,指着那边天上飞翔的海鸥。

  “以她的视力看不到那么远。”突然一个带着淡淡笑意的声音加入了她们,并且把一个小型望远镜递给沈衣衣。

  伴随着声音的出现,陆银琶明显全身一震,而沈衣衣也听出了这是谁的声音,二人不禁皱眉地回头。

  “宴哥哥,早啊。”回头之际,陆银琶已是张开了笑颜,直接就往那出现在她们身后的何晏身上扑了上去,紧紧地搂着。

  看着那笑颜依旧的男人,今天是一身西装的打扮,配着他那束起的长发,总有着违和的感觉,果然还是和服比较适合他啊。不过,这种时候,沈衣衣觉得她还是先离开比较好。一来她不想与何晏见面,二来她也觉得这种时候不要打扰别人会比较好。

  “不介绍一下吗?你的朋友。”何晏的声音让沈衣衣硬生生地止住了脚步,说起来他们好像没在任何人面前见过面,除了玄瑟。

  陆银琶眨了眨眼睛,倒是有点奇怪说道:“这是沈小姐,是我师兄的未婚妻。姐姐,这是何晏,我未婚夫。”

  “你好。”沈衣衣实在是不想回头,总感觉这样的气氛怪怪的,也所幸这时候她看见了叶泽的出现,匆忙告辞,“银儿,我去一下那边。”

  无视何晏想要挽留的眼神,沈衣衣匆匆地向叶泽跑了过去。

  “一早就看见你这慌张的样子,怎么?这次又有谁走丢了吗?”叶泽浅笑,与她一同靠在护栏边上看着那些陆续出现在甲板上的人。

  沈衣衣轻叹,用目光以示他看看自己跑来的方向:“遇到何晏,就忍不住跑开。”

  “啊,这倒是个明智的选择,毕竟能在那男人身边待那么久的人,也只有陆小姐。何晏身上,总有让人觉得畏惧的感觉。”

  看着那被陆银琶揪着不放的何晏,沈衣衣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感觉此刻他脸上多了一丝宠溺?

  “那么,沈小姐,我也先告辞了,不然待会被玄大少爷看见,造成什么误会就不好。”叶泽暗笑,不管是身旁的沈衣衣还是那边的陆银琶,都是很了不起的女人啊,不然怎么会跟在两个如此绝品的男人身边?

  提起玄瑟,沈衣衣只是随意地挥手,她也没想到玄瑟那么容易吃醋的,轻声叹气地把目光回望在那波涛粼粼的海面上,淡淡地说道:“他在睡觉,不会出现的,银儿也没空,你就陪我一下吧,这船上我认识的人也不多。”

  “这么说,我是有幸能与你成为朋友了?”叶泽轻笑,靠在护栏上,目光却始终无法从那边娇小的身子上移开,说起来,他还没有好好地跟她道谢。

  沈衣衣这时候正用那小型望远镜在看刚才陆银琶所说的方向,似乎真的有看见了什么,在海平线上,隐约可见的一点点凸起的影子。

  “叶泽,那边就是我们要去的岛吗?”沈衣衣惊喜地回头,却是发现叶泽的目光还停留在同一个方向,顺着看过去,是在跟何晏玩闹的陆银琶,“他们,怎么了吗?”

  “啊?没……没有。你说那岛啊,那的确是这船的目的地,你也要登岛吗?”叶泽快速回神,有些尴尬也有点意外,玄瑟居然答应让她跟着去?又不是不知道那座岛上的危险。

  沈衣衣也不在意他的惊讶,只是微微侧着头地看着他:“我不能去吗?倒是你,手臂上的伤再怎么也得静养吧?”

  叶泽只是轻笑地摇头,果然玄瑟会很累啊,就算他再怎么强,带上沈衣衣的话不就等于给自己带上了累赘吗?不过,他倒没有资格说别人,看了看负伤的手臂,他不也是固执着要前往那个岛吗?因为莫名的理由。目光忍不住再次看向那边嬉笑的小身影,更是坚定了内心的决定。

  “说起来,现在是为什么而聚集在这里啊?”沈衣衣看着这聚集在甲板上的人是越来越多,果然有谁要发表演讲吗?

  “遗忘之阵。那个信封你们也收到了吧,里面是生死契,签订那个,才能下船,若不签的话,就在这等着被洗礼,忘却关于岛的事,忘却关于雾海的事,然后回去。”叶泽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沈衣衣,里面是一张古老的羊皮纸签了这个的话,也算是完成了某种仪式。

  沈衣衣眉头浅皱,羊皮纸上写着的内容很复杂,又或者很古老,看不太懂,大概的意思就是,但凡下船登岛之人,生死与‘道学联盟’没有关系,游轮会清除掉关于这部分人的登船记录,等同完全免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