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一百七十四章 黑暗的男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为了不让他继续讲述奇怪的童年,沈衣衣果断转移话题,虽然有点生硬,但也总算是让叶泽从他的回忆中转移了出来。

  “你刚才说谁?”本来昏昏欲睡的男人,这时候却是两眼闪过一抹光芒。

  让沈衣衣忍不住与他稍稍拉开一点距离,才再次细声地说道:“何晏。”

  “啊啊,何家嫡子,一个能与玄大少爷媲美的男人,你的目光还真的是一如既往的好。”叶泽的目光又再缓缓变得散漫,但目光中带着那点点感兴趣的神色。

  倒是沈衣衣有点表情复杂,虽然叶泽这话听起来像是在讽刺,但他的神情却又没有讽刺的神色,似乎真的是默默佩服。沈衣衣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析这是误会,但还是算了,他要怎么想都行。

  叶泽也没有在意她的反应,只是自顾自地回忆着:“何晏,与东汉的何家先祖同名,甚至有人说他就是当年的那个何晏。一个气场十足的男人,在玄学界内颇有威名,被冠以‘死神’的称号,自身能力涉及范围很广,而且一般情况很平易近人。哦,对了,他脸上永远缠着绷带,没有人知道原因,但相传他是个相貌俊美的男子,听说小时候是个可爱温顺的孩子,可在我印象中他与可爱温顺还真的不搭边,甚至可以说是个残酷冷血的人,这一点玄大少爷比他好多了。”

  叶泽说着,顿了顿,似乎陷入了什么复杂的回忆之中,眉头浅皱地沉思着。沈衣衣却是对他说的话无法质疑,叶泽说的都符合她印象中的何晏,一个笑里藏刀的男人,难怪玄瑟说他危险。可这都不是她想知道的事,一个男人对别人而言或许很危险,但对自己所重视的人温柔体贴不就可以了吗?

  “他……当年为什么要接受银儿的婚约,这事,你听说过吗?”低声地问着,这才是沈衣衣想要知道的事,毕竟陆银琶是在家族聚会上达成的婚约,叶泽总该知道吧?

  “你说那件事啊,那可以说是圈内无人不知的大事。我只记得,那天是一个雨天的酒会,年幼的陆大小姐跟她父亲一同出席,粉嫩可爱天真无邪的样子;然后酒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就听到她一声大喊,便是看见她指着何晏跟她父亲说‘我要嫁给他’,所有人都哇然,只当时童言无忌的闹剧看待,但没想到何晏却是当场答应了,平静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然后,聚会就顺便变成了他们二人的订婚宴,如今想起来,那还真的是像开了个玩笑一样。”

  叶泽说着,轻轻舒了口气,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沈衣衣要赖跟他打听何晏的事,看着那惊愕不已的沈衣衣,叶泽淡笑地靠在椅子上,轻声说道:“你就别太上心他们的事了,依我说看,他们两个倒是绝配,‘死神’与‘小恶魔’,哈,总觉得这样的组合会危害社会和平。”

  看着叶泽迷迷糊糊要睡下去的样子,沈衣衣稍稍起身,向他微微行礼:“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没什么,这本来就是圈内事,大家都知道。就当是我沾了便宜,答谢你的救助吧。”叶泽苦笑地指了指自己的手臂,脑海中不禁想起当时惊醒所看到的,陆银琶那惊慌却故作镇定的面容,或许这次旅程结束之后,就不会再见到她了吧。

  那边忙碌的医生也终于有空走过来给他检查伤口,沈衣衣也不好再做打扰,便是告辞离开,顺手把小黑也一起抱走。

  待走远了,她才轻轻地说道:“冬雪,这事不要告诉银儿,好吗,毕竟她不想说的话,我还是假装不知道比较好。”

  缓缓把镜子拿出,沈衣衣看着跟在她身后的冬雪,那带着木面具的脸,缓缓点了点。

  突然,镜子中出现了一抹黑影,顿时冬雪消失在镜子中,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被刘海挡住了半张脸的男人。

  “我们有见面了。”

  沈衣衣被他这种出场方式所惊吓,差点把怀中的小黑给丢了出去,赶紧往前跑了几步,这才眉头紧皱满目抱怨地回头看着出现在她身后的何晏。

  “不用那么惊讶,既然知道你是玄瑟的人,我自然不会随便对你出手,虽然我对你挺感兴趣的。”何晏淡淡地笑着,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也没有让沈衣衣离开的意思。

  “你是银儿的未婚夫,出于这一点,我会尊重你,不过,我们还是在正式的场合见面比较好。”沈衣衣坚持着后退,不知是因为听说了何晏的事,还是他本身释放出来的气息让沈衣衣觉得紧张,总之何晏的出现让她感到很不安。

  浅笑地往前了一步,何晏的笑容依旧:“正式场合?你觉得我们会在那种状况下见面吗?你觉得会存在那种机会吗?毕竟你跟玄瑟……”

  他的话说到一半,却只是笑着摇头,似乎隐隐间暗示着什么。这让沈衣衣忍不住心中一突,他……知道她与玄瑟之间的事?!他为什么会知道,不知才第一次见面吗?

  但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先离开吧,不能再跟这个男人待下去,太危险了!

  突然扭头就跑,因为来的时候把路走得太熟了,沈衣衣几乎是准确无误地冲回到玄瑟的房间,丢下那有点惊愕的何晏,在那失声轻笑。

  房间内,陆银琶趴在床上安然入睡,沈衣衣却是紧紧地抱着小黑,跌坐在地上,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地面,啊!她居然成功地逃回来了。

  这才知道要紧张,心跳加速,用力喘气……

  她逃回来了,在那个男人面前逃掉,为什么让她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哈,大概是因为那个男人太危险。

  “姐姐?你回来啦?”陆银琶感觉到有人闯入房间,但精灵没有警示,所以她只是爬起来看了一眼,见到是沈衣衣回来,也终于松了口气,翻了翻身子继续睡觉。

  看着她这个样子,沈衣衣不禁失声轻笑,恩,某种程度上,陆银琶跟何晏是真的很般配,两个都是怪人,堆在一起说不定真的会为祸世界啊!

  轻轻开门走到隔壁房间,玄瑟依旧在床上沉睡,甚至不曾转身,依旧是她离开时的姿势。沈衣衣浅笑着趴在床边,许久才是低声喃喃:“还是你好,你比他好多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