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一百三十一章 舞会前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舞会?

  玄瑟看着那渐渐关上的房间门,而沈衣衣则是看着那边的裙子,他们将要参加舞会?

  沈衣衣很想说,她头晕啊,就不去参加了吧,可是如果玄瑟是一定要参加舞会的吗?那谁是他的舞伴,这一点沈衣衣又是非常在意。

  在内心复杂的纠结之后,她终于下定决心,目光坚定地看着玄瑟说道:“玄瑟,教我跳舞。”

  本来,玄瑟就没打算参加今夜的舞会,但看着沈衣衣的反应,突然又觉得可以参加试试,因为某人看起来很期待。向着她伸出手,不是要把她从床上拉起来,反而是一把按到在床上,这才淡淡地说:“先休息一下,还有时间。”

  “好吧。”沈衣衣低声应许,拉过拉过被子盖着自己半张脸,却是看着玄瑟,他准备坐在床边看她睡觉吗?这又是怎么样的一幕?!

  微微脸红,她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见玄瑟身子微微摇晃,就像是关掉了开关的木偶一样,倒在她身边,很随意地就开始了自己睡觉!沈衣衣又是一愣,啊?!什么情况?他也要睡觉吗?!

  不过算起来,现在是白天,的确是玄瑟的正常睡觉时间。

  但他为什么要……

  沈衣衣又是热血冲脑,晕乎乎的,有点反应不过来现在是什么状况,她是不是应该离开床铺呢?

  但目光却是不自觉地落在他那张沉静的面孔上,有点移不开眼睛,真的很美!美得让人羡慕,修长的眼睫毛如同蝴蝶的触角一般微微颤动,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细细地观察玄瑟,这样沉睡的样子,有点像那梦幻的精灵,完美得无暇可剔。

  伸手轻轻地拨开他额角那凌乱的刘海,玄瑟他看起来还真的是清瘦呢,不知道胖起来会是个什么样子?沈衣衣暗暗偷笑,那一定会很滑稽吧。

  只不过,玄瑟睡得舒服,沈衣衣又不禁想起昨晚的疯狂,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心情又稍稍变得激动不已,她还是不要继续躺着了,赶紧远离比较好。

  刚准备起身,却是被拉住了手,猛然回头看着那依旧闭目沉睡的玄瑟,他……这是在梦游?

  “玄……玄瑟?”沈衣衣愕然,他是醒着吗?但均匀的气息却又明显是在沉睡。

  不待反抗,直接就被拽倒在床上,旋即轻轻地拥入怀中,低沉的声音在沈衣衣耳边响起:“别走。”

  声音虽然低沉却是轻柔,而且带着一丝丝的无奈和苦涩,似乎梦见了什么重要的人要离开。那人会是谁呢?沈衣衣心中有种说不清的感觉,不禁把脸埋入玄瑟胸膛,真的很在意,他这时候梦见的人是谁。

  二人迷迷糊糊地睡到下午,期间陆银琶过来敲门找沈衣衣去吃东西,但没有得到回应。

  “难道说他们出去了?还是……”嘿嘿地笑着,她让精灵进入到房间内偷偷观察,又是一阵欢喜,看来,她可以回去准备梦幻系列的婚纱了。

  --

  当沈衣衣醒来的时候,窗外已是黄昏,她愣了一下,看着那站在窗前的玄瑟,才想起说好要学跳舞的事,不由得整个人从床上跳起来,对着玄瑟惊呼:“你为什么不叫醒我啊!舞会什么时候开始?!”

  玄瑟淡淡回头,这女人似乎并未发现,他也不过是刚起来。淡然地扭转沈衣衣,把她推到那边的裙子前,低声地在她耳边轻语:“去,把裙子换上。”

  “啊?舞会已经开始了吗?可是我……”沈衣衣一愣,她连基本舞步都不会,玄瑟这是准备把她直接带到舞会吗?

  “你还有30分钟练习。”玄瑟只是淡淡地站在一旁,其实练习与否,他并不觉得有必要,因为他不准备在那群人面前扮演小丑。

  在沈衣衣匆忙地跑到浴室去换衣服之时,玄瑟又再回到窗前,看着那夕阳的霞光。他的‘可见’能力尚未恢复,所以这代价的时限是多久?会是永远吗?

  而刚才睡觉之时,他又做了一个复杂的梦,如同眼前所见的夕阳就是梦境的开始,这是否说明,那不只是梦而是预言,这样的话,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他能控制多少,又能保护多少?

  “换……换好了。”沈衣衣羞涩从浴室走出,双手紧张地揪着裙子。就如同在店铺所担心的那样,她并不想让玄瑟看见她穿这条裙子,因为怕听到他说不好看。

  玄瑟并没有什么大反应,只是一脸平淡朝着她伸出手,优雅而唯美做了个邀请的动作。

  脸色微红,沈衣衣牵住了他的手,低下的刘海挡住了眼中一闪而逝的失望神色,没有听到赞美的言词。不过,也没有听到让人失落的话。

  “开始了。”把她那微小的表情看在眼内,玄瑟只是伸手环住她的纤腰,带着她踏出第一步。

  夕阳的余晖也渐渐消散,夜幕正式降临,点点的星光浮现在墨蓝色的天际。

  半个小时,在沈衣衣极度紧张中度过。

  “呼呼……结……结束了吗?”终于被放开,沈衣衣无力地跌入在沙发上,她真的不知道跳舞是那么累的事。

  玄瑟淡漠地看着她,累?她好意思说累?半个小时踩了他上百次,到底多愚笨的人才会做出这种事?暗叹一声,他自顾自地去换礼服。

  随意地倒在床上,沈衣衣满脑袋在回想舞步,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她现在还有点混乱,比起学那些复杂的手印,这舞步更加难记。

  听到浴室门打开,她稍稍抬头,只见一个身穿白色礼服的男子朝着床边缓步走来,那一瞬间她有点愕然,花了好几秒的时间,才惊讶地从床上跳了起来。

  不由得又是一阵脸红心跳,天啊!这人是玄瑟?本来一身休闲,此时正是一身雪白的西欧宫廷装束,金线描绘鸢尾花的燕尾服、简洁整齐的内衬,把他看似瘦弱却结实的身躯包裹在其中,雪白的锦缎领结上挂着属于家族的花纹徽章;修长的刘海被随意地翻梳上去,让这张看起来一样的脸变成了截然不同的另外一个摸样。

  虽然这种称呼有点幼稚,但沈衣衣脑海中只想到了一个词‘王子’。

  这让她不禁有点黯然,平凡的自己,真的能够站在完美的他身边,出席那种重要的场合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