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一百二十八章 交换保护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玄瑟淡淡地看着她,真亏她能够想到这个办法,这并非不可信,而是太危险。

  “不,先回去。”拉着她转身就走,玄瑟可不会让她去惹怒里面的鬼,这不就是眼睁睁地看着她去冒险吗。

  沈衣衣倒是一愣,啊?为什么要走?玄瑟平时不都是直接冲上去吗?匆匆地与他并肩而行,沈衣衣目光中带着满满的疑问:“玄瑟,你是不是没睡好?”

  被她察觉到了吗?玄瑟用眼角看着她,他竟然在这时候犹豫着要不要跟沈衣衣把昨天的事说清楚。只是,说出来会不会让她为难,如果自己直白,她会因为羞涩而逃掉吧。

  “没事,走吧。”牵着她的手继续远离控制室,反正不打算让她离开自己身边,那种事说不说都无所谓吧?玄瑟是这么认为的。

  当他们回到陆银琶房间的时候,人已经回来了,还抱着一只黑猫。

  “小黑!你没事太好了!”沈衣衣惊喜地跑过去,把小黑抱在怀中,太好了,在横巷分开之后,她就一直担心小黑有没有被那些人怎么样,如今看来,小黑的状况比她好。

  而小黑蹭了她一会,便是从沈衣衣怀中挣脱,跑过去亲昵地贴近玄瑟,就像是得到允许似的,直接就跳到玄瑟的肩膀上,懒洋洋地挂着。

  沈衣衣愣了一下,不满地双手撑腰,明明她这么平易近人,为什么要去粘玄瑟这个大冰山?

  “女神姐姐,你就放弃吧,小黑只要见到师兄,就离不开。”陆银琶也是叹气,双手托着脑袋地趴在床上,看着那边挂着萌猫的冷峻男子,这种反差萌却又让他显得有点平易近人。

  玄瑟侧着头看着肩膀上的那懒洋洋的小黑,如今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只普通的黑猫,暗暗叹气,虽然作为平凡人的感觉很不会错,但失去力量的感觉却十分不妙,尤其是沈衣衣需要他保护得时候。

  “衣衣,过来。”玄瑟暗暗做了个决定,让沈衣衣走到镜子前,他虽然看不见式神,但沈衣衣能够看到。

  疑惑地眨了眨眼睛,沈衣衣缓步走到镜子前,只见站在她身后的玄瑟轻轻弹指,四位式神的身影顿时浮现在镜子之中。然而都是一副很着急的样子,就不断地在沈衣衣身边挥手,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

  “她们怎么了?”沈衣衣不解,玄瑟要让她看式神紧张的样子?

  “她们这几天就跟着你,你可以给她们下命令。”玄瑟暗暗舒了口气,还好,他的状况没有影响到式神的存在,沈衣衣还是能够看见她们,至于式神现在什么反应,他大致能够想象。

  沈衣衣见四个式神对着她又是拉又是扯,虽然不能触碰到她,但那个着急的样子是一点也没有减少,这种六神无主的样子,让她不禁皱眉,目光紧紧地盯着玄瑟,一定是玄瑟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让式神这般失态,平日她们冷静得与玄瑟没什么区别。

  “那你呢?”紧紧拉着他的衣袖,这种未知让她很不安。

  玄瑟淡淡地指了指肩膀上正在打哈欠的小黑,意思是跟她交换。

  “这怎么行!”沈衣衣立即反对,这样的安排分明不妥,就就算玄瑟本意是保护她而让式神留在她身边,可是式神在玄瑟身边不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吗?还是说玄瑟这样很做是有事隐瞒?

  “这有什么不好,毕竟在这种地方。不过,师兄,别让小黑太闹腾,我们现在可是在船上。”陆银琶本没打算参与他们的交谈,不过想起来好久好久没见过小黑在玄瑟身边的样子,她有点怀念,小黑完全解除封印之后,那种极端恐怖的威慑也差不多该在此出现。

  虽然还是觉得不妥,但看着陆银琶那信心满满的表情,沈衣衣只能点头,心中却是有点惆怅,对于玄瑟的事,她几乎一无所知。

  “说起来,师兄,刚才叶家少主让我转告,他在泳池那边等你。”陆银琶伸了伸懒腰,一个翻身跳下床,随意整理衣服就准备出门,“我也要去看看师姐他们,唉,真想跟你交换呢师兄。”

  虽然不情不愿,但陆银琶还是礼貌地行礼,然后离开。

  “走吧。”说起那个叶家少主,玄瑟还是愿意见上一面的,如今这种状况,自然是拉拢更多人站在自己这边比较好。

  然而沈衣衣却是轻轻摇头,自顾自地在床上坐下,对着他抱歉地苦笑:“我就不去了,你们谈那些事我又不方便听。”

  而且她还想趁着玄瑟不在身边,好好地问一下冬雪她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这种小心思,玄瑟一眼就看穿,缓步走到她跟前,向沈衣衣伸出了手,语气让人听不出是认真还是开玩笑:“还是你想我抱着你过去?”

  “尽欺负人!我自己走。”沈衣衣脸上微微泛红,赶紧躲开他的靠近,被抱着过去,那就真的无法低调了。

  但玄瑟却是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可不会让她有机会到处乱跑,紧紧地拉在身边,带着出门。

  跟随着玄瑟那不快不慢的脚步,感觉着他那紧紧拉住自己的手,沈衣衣暗暗浅笑着,昨天的事,虽然她假装不知道,但玄瑟并没因此而避让,这些比起过往更加霸道的举动,让她感觉到的不是害羞,反而是依赖。

  只是,他为何也不提起昨天的事?不过,他提起的话自己又改如何回应?轻轻甩头,沈衣衣决定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毕竟现在的状况可不容许她说那些事来分神。

  掏出镜子,看着那几个有点沮丧地跟在自己身后的式神,沈衣衣无声地做着口型,‘他到底怎么了?’

  冬雪慌忙掏出笔墨书写,慌乱地自语就如同她此刻的内心,‘主人、看不见、听不到、没有感觉、怎么办’

  沈衣衣微微一愣,脚步一顿把玄瑟拉停下来,对着他那淡淡的表情,沈衣衣只是稍稍地收紧了手,从这他傻笑:“没事,本想着去补个妆,但我的包包不见了。”

  “没必要,这样就好。”玄瑟轻轻抬起她的下巴,给她顺了顺刘海,便是淡然地继续前进,面对他这种举动都没有脸红,也就是说沈衣衣正在为什么事而紧张,既然她不愿意提,自己不问也暂且不问。

  不过,刚才看见她手中的镜子,应该是跟式神有什么交流吧,也就是说,八成沈衣衣已经知道了他目前的状况,看来他需要提防一下,提防这个女人突然又跑出来给他挡危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