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一百一十五章 玄家家主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在沈衣衣忙着每天在两处地方上下班的同时,玄瑟也在玄家别院迎来了他的客人。

  在大门前,玄瑟淡然地站着,四个式神分别站在他身后,随后的是别院里的一众人偶丫鬟。

  门外,停着一辆黑色林肯,在这无月之夜显得分外的阴沉。

  黑衣保镖纷纷下车,拉开了车门。

  一身黑色旗袍的贵妇安然下车,带着黑色蕾丝手套的手,随意地握着一个细长烟斗,丝绢刺绣的烟袋随之而晃动。

  黑色的高跟鞋带着有序的脚步声,缓缓地向着玄瑟走过去。那如瀑布一般的齐刘海长发,一直覆盖至脚跟,那整齐的刘海下是一张雍容华贵的面孔,像宝石一般的眸子,还有那如同饮血办的红唇。

  玄瑟稍稍躬身,淡漠地说道:“家主。”

  话毕,便是被那如白骨般精细的手,抬起了下颚,本在数米外的人此时站在了他跟前,红唇轻启,女子如是说道:“叫母亲。”

  “家主一把年纪,就不要玩小孩子的过家家把戏了,好吗?”玄瑟稍稍后退,便是挣脱了她的手,表情依旧淡漠,反正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

  女子也不在意,把那细烟斗放在红唇上轻轻地吸喃,淡淡地吐出烟霞。

  “你还是那般无趣,本以为你有所改变,毕竟对顾家那孩子出手了。我很好奇,你动怒的原因,是因为那个小丫头?”

  玄瑟并未回答,只是把她请入院内。

  月姬,是玄家现任家主,于巫山外嫁进玄家的巫女,芳年三十却以强大的实力替代了原家主之位,与长老们约法三章不改玄家姓氏等原则之后,成为了玄家最年轻的家主。

  “请用茶。”在客厅内,玄瑟与月姬平坐,在这里,他是主人。

  “喝了,你能回答我的疑问?”月姬却是靠在椅子上,炊烟袅袅。

  “若家主来只是为了这种事,大可请回。”玄瑟冷然,那些都是他的私事,若因为这事而受罚,他也认了,可要他解析那是不可能。

  红唇浅笑,又是一缕青烟,月姬倒也不在意他这样的态度,浅酌一口清茶,才淡淡说道:“赌约之事,被那些老家伙发现了。”

  玄瑟皱眉,这件事甚至连凯东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发现?略带怀疑地望着眼前的女人,唯一的解析就是,她又有什么阴谋。

  月姬这个女人,没什么不好,就是闲不住,有点唯恐天下不乱的感觉。

  “也就是说,长老生气了,他们要来阻止赌约,至于最直接有效的方法,自然是破坏赌约条件。”见他依旧不为所动,月姬忍不住提醒一下,她就是想看到玄瑟脸上有不一样的表情。

  玄瑟却依旧表情淡若,破坏赌约,无非就是把他禁锢,可那群老家伙并不知道,他有能力反抗。

  只是,若那群老家伙向沈衣衣出手呢?

  “难道说,一定要举行婚事才算条件达成吗?有婚约签字的证书也不行?”玄瑟,眉头浅皱。

  月姬继续吞吐着烟霞,看着他憋眉的表情,果然还是觉得不够。而对于他的提问,当初赌约上只是含糊地写着‘一年之内娶得命格为。得女子,名为沈衣衣。‘,如今要细说这个问题,还真的是让她不想细说。

  嗯,其中的达成条件,自然不会是‘娶得‘那么简单,她要的是玄瑟深爱沈衣衣,但这不能跟他说明。

  “反正还有时间,我会尽量阻挠他们,而你只需要继续保护下去,一年之后,赌约便算达成。”暧昧的回答,月姬轻笑,看样子是不打算继续讨论下去。

  保护吗?若玄家的长老出手,他又能保护多少?

  暗暗叹气,有必要的话,他会主动放弃赌约,因为他是真的不希望沈衣衣受到伤害。

  “时限没问题,我会维持下去,只是希望家主也能稍微认真点阻拦,毕竟这份赌约发起的人,是家主你。”淡漠地直视她那如魅惑的眸子,玄瑟满目严肃。

  “说起来,灵魂的碎片找到了,你可以去为她夺回第二块灵魂碎片。”说起认真的问题,月姬却是躲避着不回答,因为她不能认真阻拦,所以不能承诺,作为巫女,一旦承诺就是必然会发生的事。

  玄瑟微微敛眉,关于沈衣衣灵魂碎片的事,他自然没有忘记,毕竟那才是大事,可作为巫女,她的办事效率是不是太慢?距离上一次找到灵魂碎片,都好几个月了!

  “关于家主你的‘预见‘能力,请不要再用在沈衣衣身上,尤其是关于我的事。”说起灵魂碎片,玄瑟就要跟她谈谈,关于之前沈衣衣在邻市因梦境而受伤的事,若不是她肆意透露了未来,说不定沈衣衣不会出现,而专注的他也就不会分心。

  “对于那丫头受伤的事,我深感抱歉,本以为她能阻止你接近那个地方,却没想到她会傻傻地为你挡刀。”月姬淡淡地吐着烟霞,这事真的不是她本意,谁知道那孩子会这般笨拙呢?

  “那告诉她关于‘阳气‘之事,又非家主本意?”玄瑟微怒,这些事她还想推搪吗?

  月姬顿了顿,这孩子居然在跟她动怒,太稀奇了!成为他后母二十年,第一次见他动怒!果然这次的赌约值得!不过得忍住,不能让他察觉到自己欢喜的心情。

  “你应该知道,作为玄家家主,我必须以你的性命为优先。对于那孩子,若是因此而受损阳气的话,大可换一个。”红唇轻笑,月姬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却又是细细观察着玄瑟。

  只见他捏紧杯子的手青筋暴起,许久许久才得以放松,语气中无不适冷漠:“不必,只是再有下次轻视她性命之事,这赌约我自行终止,然后会尽一切可能,见你送回巫山。”

  话毕,玄瑟只留下一声冷笑,丢下月姬一人,直接离开客厅。

  月姬还真的是愣住了,就连手中的细烟斗也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哈哈哈。。谁说是我挑选的人,可真的让我忍不住想要见一面。”月姬的轻笑声在大厅内徘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