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89章 挡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这是什么?”沈衣衣失声,这里不是研究院吗?但为什么到处都是人偶?

还有,为何环境如此血腥。

充斥着鼻子的,不是血腥味,而是那浓浓的消毒水味道。沈衣衣眉头深锁,原来是这样啊,是要掩饰这个地方吗?

随着眼睛适应了昏暗的环境,一阵强力的反胃感便随之而来。沈衣衣双手用力地捂着嘴巴,踉跄地后退几步,果然视线内的所有东西都超出了她的接受能力。

凌乱的房间,撕扯成碎片的衣物,散落在地的各种手术工具,支离破碎的玻璃试管碎片,还有那被飘洒在地被鲜血染红了的文件纸张。

然而沈衣衣发现,这么一个恶心的环境下,却唯独不见任何的尸体。

猛然抬头,她的双眼瞪得圆润地看着那些身体光滑的人偶,难道说……

就在此时,突然!有人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沈衣衣吓得浑身一震毛骨悚然,若不是双手一直捂着嘴巴,她的尖叫声只怕会遍布整个研究院。

是玄瑟吗?

沈衣衣不敢回头,但玄瑟不会拍她肩膀啊,从来都是直接上来就捂着她嘴巴!

“你在这里啊。”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有点陌生又有点耳熟。

于是沈衣衣再次鸡皮疙瘩起来,跌跌跑跑地往前一步,与身后的人拉开距离。

这回头看,又让她微微一愣,这人,是莉莉的妈妈。她为什么在这?昨天才是莉莉的葬礼,如今她就有心情投入工作吗?此外,就算化悲愤为力量,也不是这个时候吧?现在不都是深夜了吗?

“你来到这里正好,就让我来把你做成漂亮得人偶吧。”莉莉妈妈突然笑了起来,那笑声让人浑身一阵恶寒。

沈衣衣浑身一震,竟是忘记了动弹,也就是说,刚才追杀他们的,就是眼前的人?!

“衣衣,快躲开!”

玄瑟的声音突然出现,带着一点焦躁、不安和愤怒。

沈衣衣一愣,并没有去看玄瑟,而是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女人,只见那飘散的黑发下,是一双泛着红光的眼睛。

这,再次与梦境连接上了,也就是说,接下来的是……

身体随着思想而行动,沈衣衣连连后退,扭头向着玄瑟冲了过去,不顾他惊讶的表情,直接冲到她背后。

在这同时,一直隐藏在玄瑟背后的某个身影,正是手起刀落。

寂静的环境下,一切声音都是那么清晰可听,衣物被撕裂的声音,甚至皮肉被割裂的声音。

顿时,沈衣衣只觉背后一片冰凉和刺痛,那疼痛感直接就让她眼前一片模糊。

“玄瑟……你快走……”最后的力气,沈衣衣倒在玄瑟的背后,残留下的,只是她虚弱的气息和浓郁的血腥味。

玄瑟愣住了,这一切都不在他的掌控之内,因为担心沈衣衣而忽略了自己的背后,而沈衣衣居然会冲过来为他挡下一刀。

让他快走?为何要走?明知道对方有两个人却疏忽,是他的错,而且不报仇就离开,这可不符合他的原则。

“夏芝,在房间内布下结界,秋霜、春语抓住他们,冬雪……衣衣交给你。”玄瑟轻轻地把沈衣衣放在一旁,此刻的他,是异常的冷静。

让冬雪暂时冰封着沈衣衣的伤口,应该能够争取一点时间,而本来准备封印这冤魂的他,此刻却只有杀之而后快。

反手亮出了桃木剑,玄瑟迅速咬破指尖,一边念动着咒文,一边飞快地在桃木剑上画下‘杀令符’,挥剑之间,一道赤色的红光闪现。

而此刻的玄瑟,眼睛泛着红光。

那边被冤魂操纵的夫妻两人,对玄瑟的举动感到非常恐惧,想逃却又是在触碰到大门的时候被结界反弹了回来。

惊慌之余,便是双双挥动着手中的菜刀,面目狰狞地向着玄瑟冲过去。

一直低着头的玄瑟,稍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俊容,即使如此,却是未能遮掩他那挂在嘴边的肆意的冷笑。

桃木剑对菜刀,那是单方面的厮杀。

或许在材质上来说,木剑是比不过铁刀的,但也要看是什么人在使用。

玄瑟手中的桃木剑,就如同游蛇一般,每一次快要与菜刀接触之际,便是一个灵巧的侧闪,穿了过去直接砍在对方身上。

这下了‘杀令符’的桃木剑,就如同那削铁如泥的宝剑一样,只要是玄瑟想砍的东西,就没有砍不断的。

每一次的攻击,对方总有一部分肢体失灵,虽然肉身完好,但灵魂却是被切断。

胜负几乎是瞬间就分出,待把那冤魂从的四肢被切了之后,玄瑟这才冷漠地转身,去把刚才找到的怨气最深的一对人偶拿到他们面前,桃木剑挥下,直接把冤魂粉碎。

之后,念动符咒,贴下符纸,把人偶碎片烧尽。

看着渐渐消散的火光,玄瑟不禁单膝跪下喘气,总算是结束了。

“夏芝,秋霜,把他们带出去。”玄瑟有些乏力,但还是坚持地把沈衣衣背了起来,感觉到她那依旧残存的微弱气息,看来这一次冬雪控制得很好,在没有伤及沈衣衣的情况下给她止住血。

玄瑟冷漠地环视着房间内,这个地方,果然还是烧了吧。

正当他要带着沈衣衣离开的时候,却是看见了门前站着一个小女孩,黑发白衣小红鞋,这就是衣衣说的那个叫莉莉的小女孩吧,如今,已经是鬼魂了。

“大哥哥,谢谢你。”莉莉礼貌地朝着玄瑟弯腰行礼,说着又是看着一边的父母,乖巧地点头行礼。

之后,她的身体渐渐在月色下消散。

玄瑟还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不是因为见到灵魂消散,而是因为那真诚感谢的笑容。从小他就能够见到那种非人的存在,然而他所感觉到的却只有无尽的贪婪和对他的恐惧。第一次有灵魂是对他持有感谢心态,玄瑟一时间不知道用什么表达他的心情,愉悦吗?

“夏芝,把这个房间烧了。”玄瑟淡漠地丢下这句话,便是背着沈衣衣缓步地离开研究院。

至于莉莉的父母,他让式神趁着混乱带到研究院外面。

在这,凯东的车,刚刚到达。

“师父,衣衣?!发生什么事了!”当凯东停好车看到玄瑟背着昏迷中的沈衣衣出现的时候,他惊愕有点手忙脚乱,才离开一天一夜,为什么就生命垂危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