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第74章 外伤与内伤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沈衣衣,回去之后,给我好好解析。”跑了好远的地方,玄瑟这才轻轻放下沈衣衣,而在他们面前,那是一面镜子。

啊?沈衣衣微微一愣,回头看着玄瑟,这莫名得又生气了,为什么,她哪里惹怒他了?!

不待她浪费时间,玄瑟轻轻一推,便是把她推进了镜子里。

回头让冬雪去把那人偶冰冻,最起码短时间不能让它对沈衣衣出手。

现实世界,躺在床上的人徒然睁开双眼,眼前是她那熟悉的床铺,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感觉到手上似乎抓着什么,不禁微微收紧了手。

咦?这触感,是手掌啊!

挣扎着爬起来,沈衣衣扯下那贴在她额上的黄符,果然,玄瑟趴在她的床边,正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这种感觉很微妙,两人手掌上的温度是近似的,有着一种分不清彼此的感觉,让人想不起一丝的抗拒。

说起来,她从未抗拒过玄瑟的接触,为什么?

突然听到脚步声从房间外传来,沈衣衣不由得一阵紧张,玄瑟还没醒来,而这屋子还有其他人?!

“醒来了?脖子是怎么回事?”走进来的人一脸淡定,缓步站在床边上看着沈衣衣,眉头浅皱。

“凯东?你怎么在这?”沈衣衣有些惊讶,才想起她还拉着玄瑟的手,不由得脸上一阵温热,迅速收回并把手藏在背后。

这状况似乎有点点尴尬。

悄悄抬眼看向凯东,却见他一脸认真地从药箱里取药,完全没有预期中的嬉笑。沈衣衣不由得轻轻松了口气,他应该没注意到吧?

“师父打电话让我来的,你们在这打架?还是说发生了什么事?”凯东手里拿着棉花和酒精,准备给她脖子消肿,那明显就是被人掐着脖子,难道说跟她这凌乱了的屋子有关系?

沈衣衣乖乖地配合凯东给她治疗,醒来之后,她的脖子就一直处于火辣辣的刺痛感里,她从不知道被人掐着脖子会是这样的感觉。伸手撩起头发,又是因为触碰到后脑勺引起的刺痛,让她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后面还有伤。”突然玄瑟的声音响起,沈衣衣和凯东都不禁扭头看着他,这明明闭着眼睛幽幽醒来的人,为什么知道她头上还有伤?

但玄瑟并没有多言,看样子似乎有点晕眩,自顾自地走到一旁椅子上靠着休息。

而凯东则是一脸严肃地看着沈衣衣说道:“伤着哪里?”

“后脑……只是撞了一下而已,没事!”沈衣衣苦笑了一下,她可不想被凯东揪着去医院!

突然,凯东的手探入了她的长发里,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沈衣衣一愣,咦?他要做什么?若不是凯东一脸严肃的样子,沈衣衣以为他这又是在戏弄自己。

“肿起来了,谨慎起见,待会跟我去医院检查一下,撞到脑袋这种事,是会造成脑震荡的!”凯东轻轻地松了口气,便是继续拿酒精棉花去给她拭擦脖子上的伤。

冰凉的酒精涂在那滚烫的皮肤上,让沈衣衣打了个寒颤,不过清凉的感觉过后,又是那火辣辣的刺痛。

“师父。”凯东眉头浅皱,有些无奈,这不是皮肉伤,他没办法,只能是轻声地呼唤玄瑟。

沈衣衣却是伸手拉住了他,轻轻摇头,细声地说道:“别,让他睡吧,我没事。”

看见玄瑟睡着了,她可不敢吵醒,这人的起床气实在是黑暗。

而且按照玄瑟的休息习惯,恐怕从昨天晚上就没睡,一直闹腾到现在,怎么也有二十个小时了,再不让他休息,总觉得会引发什么恐怖事件。

凯东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只是有点不解,玄瑟很累吗?平时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入睡,如今竟是靠在椅子上睡着了,这可是第一次见。

“衣衣,那你也休息一下,我下去给你煮点吃的。”凯东轻轻叹气,对于沈衣衣的伤他深感无奈。内心却也是暗暗做了个决定,之后他要好好安排时间去学玄术,否则以后遇到这种事,还是一样的无措。

但沈衣衣却是挣扎起床,她好不容易从噩梦中醒来,才不要继续睡!

“我到楼下坐着。”

而且不睡觉的话,也不能跟玄瑟呆在一个房间里,看着他那张睡着了的脸,会让人莫名感到心理压力很大。

凯东也不阻拦她,随意地挥手便是率先下楼去。

沈衣衣缓步走出,看着玄瑟那张疲惫的脸,她一直想问,每天晚上他都在做什么?但一直没能问出口。因为就算问了,玄瑟也不一定会告诉她。

“玄瑟,要站在你身边的人,到底需要多努力才行?”沈衣衣轻叹,给他盖上了毛巾打开空调,最起码,让他在舒服的环境下休息一会吧。

轻轻地带上房间门,她也缓步下楼去。

本来闭目的玄瑟,这时却是睁开了双眼,看着旁边镜子中的自己,表情有点复杂。

站在他身边的人吗?这个问题他从未思考,毕竟又有谁愿意与他看着同样的风景呢?

暗暗叹气,玄瑟自然不会继续睡觉,这种环境,恐怕只有沈衣衣能安心睡觉。

“冬雪,别让他们上来。”

淡漠地下令,玄瑟从衣袖下抽出了黄符,又是一愣,刚才是不是应该先给沈衣衣消除掉脖子上的伤呢?这次的伤比起上次更为严重,看来沈衣衣的身体是越来越虚弱,他要考虑把沈衣衣带在身边才行。

现在,先来给她的房间布下结界,免得她那好不容易保存住的灵魂,再度支离破碎。

与楼上安静的忙碌不同,凯东在厨房尽可能安静地煮面条。

而沈衣衣则是坐在沙发上发呆,梦里那个人偶的身影还是不断地在她面前摇晃,为什么那个人偶会做着与那个闯进来的人一样的事情,都是想要在她家里找什么吗?

她的家里,有什么属于他们想要找到的东西吗?按道理说应该没有,不过沈衣衣倒没有忘记,这些天一直收到奇怪的东西,以及一直在做噩梦,那些事都是有关联的吗?

若是噩梦有鬼怪来找她,也罢了,为什么现实中居然有人闯进来。

尤其是那个人的双眼,是如血般通红。

沈衣衣对这样的眼睛,并不陌生,曾经何时,玄瑟的眼睛就是这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